第八十八章 香港之行

    夏芍和徐天胤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安琪拉脸色大变,就连亚当嘴角的弧度都微微一僵。

    “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安琪拉转着头,震惊地盯着门口。房门是内锁的,他们怎么可能不声不响地进来?她和亚当,都是巫师。且不说她,亚当在房间里,怎么可能连他也没发现?

    夏芍只笑不语,有师兄在,开个门不被发现的手段自然是有。亚当如果全盛状态,自然能发觉,但他有伤在身,刚刚挨了她一掌暗劲,哪怕他修为再高,内脏都有受损,他此刻感官敏锐度下降是自然的。

    亚当许是也知道这点,所以他坐在沙发里,还算淡定,只是在微僵之后笑了起来,“夏小姐能找到这里,真让人佩服。”

    安琪拉的脸刷地又白了白,她刚才只在意这两人不声不响地进门的功力,却忘了这两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她来中国的事,只有亚当知道,他们是跟踪亚当来的?亚当怎么没发现?

    “你们想干什么?”安琪拉如临大敌地往亚当面前一档,手里一道人形纸片泛着黑气,“是你们打伤了我哥哥?”

    夏芍的资料,安琪拉是看过的,所以她也算一眼认出了她来。

    “不,是你哥哥有意受伤的。”夏芍淡淡一笑,徐天胤牵着她的手,将她半挡在身后,手中将军的黑气可比安琪拉手中的纸片厉害得多。他目光冷如黑暗中的狼王,盯着安琪拉的手,只要她敢有轻举妄动,今天这里就得躺下一具尸体。

    亚当跟徐天胤过过招,当即便起身,笑着把妹妹也往身后一挡,姿态优雅,从容不迫地笑看向两人,“听夏小姐的意思,似乎我们的谈话也被听到了。”

    安琪拉在亚当身后,却没他这么从容。他们的谈话被听到了!说明这两人在门口站了一段时间,要命的是,他们两人真的事先一点都没有察觉!这样的事,以前从未发生过。简直就是在身为巫师的他们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奇耻大辱!

    夏芍却并没有顺着亚当的话回答。她不想告诉他,她的唇语还在学习中。现在如果对方说的是中文,她可以看懂一大半,但是亚当和安琪拉说的是他们的母语,英文。她只能从几个词汇里猜测。还好,胡嘉怡所去的医院和酒店都在市中心,离得不远,她和师兄赶过来的时候,听见了最后关头的那几句话,也算是听见重点了。

    “我想对亚当先生和安琪拉小姐说的是,你们的诚意我远远看不到。想表现出诚意来,很简单,跟我去趟香港!”夏芍重复进门时的话。

    安琪拉脸色一恼,“你想做什么?把我们当做人质,要挟我父亲来送死吗?我和我哥哥是不会答应的!”

    “安琪拉。”亚当微微回头,看了妹妹一眼,示意她不要插嘴。然后回头看向夏芍,点头道:“好。如果这样能让夏小姐感受到我的诚意的话。”

    “亚当?”安琪拉不可思议地盯着他,“不可以!他们会拿我们来做要挟的!”

    亚当没理安琪拉,继续道:“不过,我希望我一个人跟夏小姐去香港。我的妹妹,她对当年的事也没有参与,所以我希望她能回家。”

    “亚当!”安琪拉这回的神情变成了担忧和焦急,“不行!香港是他们的大本营,你去了会有危险的……”

    “不行。”夏芍的拒绝跟安琪拉的声音同时传来,“亚当先生看起来很疼爱你妹妹,我需要一个不怎么强大的人来牵制你。”

    “你!”安琪拉听出夏芍这话的意思是说她的修为不够看,她顿时由白脸变成了红脸,羞愧恼怒。

    亚当却深深看了夏芍一眼,笑容意味不明,“夏小姐真是率直的人。”

    “哪里,比不上亚当先生会绕圈子而已。”夏芍冷哼一声,回嘴。

    “那我可以问问夏小姐,我们兄妹到了香港之后,夏小姐会令我们兄妹成为人质,用来威胁我父亲去香港吗?”亚当终于不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问。

    “这我就做不了主了。你们到了香港,见了我师父,一切就得听他老人家的。”夏芍道。

    亚当闻言垂眸,半晌抬起眼来,点头,“好。”

    ……

    事情就这么定了,夏芍把大黄召唤出来,把徐天胤也留在酒店房间,让两人看着亚当兄妹,自己回了医院。

    胡嘉怡傍晚的时候醒了过来,她一醒过来就情绪激动,称夏芍和徐天胤有危险,惹得守在病床前的胡广进夫妻和柳仙仙都莫名其妙。三人跟胡嘉怡说了胡家发生的事,胡嘉怡正不敢相信的时候,夏芍回来了。

    见夏芍没事,听说亚当受伤逃走,胡嘉怡坐在床上,整个人失了神儿似的。

    胡嘉怡的记忆很明显没有受到影响,可见当时夏芍冲进来的时机及时,打断了亚当最后的仪式。但她记得所有的事,确实看起来很受打击。夏芍有些纠结,不知道该不该把亚当故意受伤的事告诉胡嘉怡。从她的角度上来讲,她不希望胡嘉怡和亚当牵扯过多,两人的性情相差太大,未必是良配。而且这两人之间各自的真感情有多少,有待商榷。但从胡嘉怡的角度,她有权知道真相。

    夏芍略微考虑,最终决定还是将真相告知。这件事,应该由胡嘉怡自己去处理。无论结局是好是坏,这经历都会使她成长。

    于是,夏芍将胡广进夫妻和柳仙仙劝出去,自己留在病房里,将事情经过和盘告知。夏芍说的只是事情的经过,至于她的一些猜测,比如亚当在房间里不出手的原因是不是出于对胡嘉怡的保护,夏芍并没有说。这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便不想误导。

    夏芍连亚当是故意受伤跌落窗下的事都没有说,但胡嘉怡却听了出来。她抬眼,眼圈已经红肿,满是鼻音,“他说他这次来接到了家族的命令,要么说服你,要么杀了你。他要杀你,为什么不还手?”

    夏芍见她看了出来,这才点头,“他是故意被我打中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胡嘉怡茫然,小女孩一般,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要你去问他。我的答案,终究不是他的答案。”夏芍垂眸,淡道。

    “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我们认识半年,他什么都好,好得就像童话书里的完美骑士。我每天跟他在一起,就像生活在梦幻里。我开始觉得很美好,直到现在……我觉得什么也看不清。”胡嘉怡瘪瘪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看得出来她的伤心,或许她认为这半年生活在一个美好的梦里,到头来却都是目的和欺骗,完全不真实。

    夏芍见她这副迷惘的模样,叹了口气,“嘉怡,你对亚当的喜欢有多少是男女之情,你自己考虑过吗?”

    胡嘉怡怔住,抬起头来。

    “你应该清楚,你不可能成为一名职业巫师。你家里有事业需要你继承,你去追梦,不过是去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你早晚都要回来。而在学校里,任你天赋再高,你不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就不会有机会学习高等巫术甚至秘术。可亚当不一样,他是奥比克里斯家族撒旦一脉的未来当家人,成就颇高的大巫师。他身上有着你从小到大的向往,你憧憬他。可是憧憬,终究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他对你无微不至地照顾保护,让你摆脱了很多来自周围的危险和暗害。你感激他,可感激也不是男女间的感情。我只想问你,你憧憬的是他,还是你从小到大的梦想?你对他的喜欢,除去憧憬和感激,还能剩多少?”夏芍的话淡而慢,却一字一句,犹如当头棒喝。

    胡嘉怡整个人怔愣地坐在病床上,抱着被子,任眼泪儿啪嗒啪嗒往下掉,却忘了擦。

    “或许你是真的喜欢他,我的这些话不过是我的看法和猜测,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个明白。”夏芍垂了垂眸,又看向胡嘉怡,神色认真,“如果你想明白了,你是真的喜欢他,那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的。尽管我的门派跟亚当的家族有仇怨,但那是上一辈人的恩怨,无过错的下一代人不该受到牵连。我知道,假如你是真的喜欢亚当,玄门和亚当家族的恩怨一定会令你为难。但我只想告诉你,我只能跟你就事论事。你为难,这仇也是要报的。若你真喜欢亚当,也不必顾及我。那是你的感情,你有追求的权利。我只会祝福你,因为我们始终是朋友。”

    胡嘉怡看着夏芍,咬着唇不说话,看起来有点懵。她才刚刚被当头打了一棒子,开始怀疑自己对亚当到底喜不喜欢,夏芍就开始说起如果她喜欢亚当,事情该怎么处置了。

    但夏芍紧接着又道:“可如果你不喜欢他,我希望你能早点振作起来。你在英国这半年的经历,对你来说是伤害,也是历练。你如果想将来接受家族企业,就要学会甄别和思考你身边的任何人和事。早日成长起来,毕竟这是你的责任。”

    胡嘉怡咬着唇,闻言默默低下头,半晌,才抬眼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开导我,小芍。你放心,我会好好想清楚的。”

    夏芍这才笑了笑,拍拍她的肩,“别让你爸妈和仙仙担心就好了。”

    “嗯!”胡嘉怡抬手,狠狠抹了抹脸,露出个难看但真心的笑容来,“叫他们进来吧。我可以出院了,本来就不是生病。”

    夏芍起身将门口探头探脑的胡广进夫妻和柳仙仙叫了进来,柳仙仙今天很郁闷,胡嘉怡和亚当的事、夏芍和亚当的事,她一概不清楚。以往就属她最八卦,现在有这么大的八卦在她面前,她却一点也没弄明白,实在是憋出了好大的内伤来。

    胡嘉怡坚持回家,不想待在医院。胡广进夫妻叫来医生,确定她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情绪低落之后,这才同意办理手续,带她回家去。

    夏芍没跟胡广进夫妻一起回去,她称自己还有事,并再次对毁坏了胡家房间的事表示了道歉,称会有艾达地产的人去重新修复并赔偿。胡广进愣了愣,随即很大度地摆手称不用,自己家里又不是缺那点钱。夏芍只是笑了笑,自然不会当真,她称有事会打电话跟胡家联系后,就离开了医院。

    回到酒店,还没进房间,夏芍便听见房间里刺耳的尖叫声。

    “啊!你、你别过来!别过来!亚当,这条蛇好讨厌!”

    夏芍推门进去,见徐天胤守着出门必经的走廊盘膝坐着,雕像般一动不动。屋里,安琪拉被一条手臂粗的金蛟追着满屋子跑,窜来窜去,边奔走边尖叫。亚当坐在沙发里揉耳朵,见夏芍推门进来,便道:“夏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可以把这条阴灵收回么?安琪拉她怕蛇。”

    夏芍见安琪拉脸色发白,湛蓝的眼眸里满是雾水,顿时便觉得有些黑线。安琪拉是撒旦一脉的嫡系,虽然是女孩子,但黑巫师怎么也不该怕蛇才是。话说起来,安琪拉这名字应该是天使的意思,一个撒旦一脉的女孩子,取这样的名字,还怕蛇,真是白巫师的料。

    扶额,这撒旦一派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大黄,过来。”夏芍唤了一声,金蟒果断停下追吓,慢悠悠游到夏芍腿旁,嘶嘶吐信,有邀功的嫌疑。

    安琪拉瞪大眼,不敢相信夏芍居然让那么滑溜溜恶心的蛇类碰她的腿,她想想就汗毛倒竖。而亚当则轻轻挑眉,神情有那么一点的……怪异。他是听得懂中文的,虽然不太清楚“大黄”是什么意思,但是听着似乎就觉得……不那么美。

    夏芍抬眼,看见亚当的神情,垂了垂眸,道:“我刚刚去了趟医院,嘉怡醒了。”

    亚当怪异的表情瞬间一僵,随即垂眸,微微转头看向窗外。他应该听到胡嘉怡去了医院,但却没说什么。

    夏芍盯着亚当不放,继续道:“还好,她的记忆还是完整的。”

    亚当望着窗外,此刻外头天色已渐黑,城市的霓虹星点如辉,映进房间里,落在姿态优雅的男人脸上,看不见他的神情。只看见他微微低头,唇角一抹浅笑,声音特有的忧郁韵味,“完整的,对她未必好。”

    “哦?那你觉得残缺的记忆对人才是好的?”

    “如果她没有在英国的那段记忆,她会好。”亚当笑了笑,“她对巫术有很纯净的心,这是她的天赋。如果她生在巫师家庭里,她会很有成就。但是她的纯净之心不适合在巫师的世界里生存。”

    夏芍蹙眉,他这是想抹去胡嘉怡在英国所有的记忆,包括他的?

    亚当却在这时转过头来,看向夏芍,“你是她的朋友,她看起来很喜欢你。所以,请劝她不要再回英国。”

    “……”

    夏芍没有回答,这按理说应该是要胡嘉怡来做决定的。但是夏芍也不希望她回英国,不为别的,只为她知道奥比克里斯家族两派利益相争,学校里的学生说不定也分成两派,胡嘉怡学习巫术时间短,心机又不深,去了很有可能有危险。

    于是,夏芍当晚就给胡嘉怡打了个电话,为了怕她担心,夏芍并没有说明亚当家族面临的问题,只说希望学校方面的事她不要多想,先把自己的心意整理清楚再说。胡嘉怡经历了这次的事,对回英国也有些纠结的心理,在她看来回那里就要面临她的导师亚当,而她对亚当的感情还没有理顺。于是便答应了夏芍。

    夏芍放下电话后又给家里打了电话,她原本打算正月十五之前去香港给师父拜年,顺道见见香港的朋友们。但是世上的事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打电话称称有事要去香港,明天就从青市动身。

    夏志元和李娟很意外,但这几年也习惯了夏芍这么东跑西跑。夫妻俩只问她在香港能待多久,开学前还能不能回来家里一趟。夏芍不敢保证,谁知道到了香港事情还能发生什么转变呢?但她为了让父母放心,便说自己尽量开学前回去。

    第二天一早,夏芍、徐天胤、亚当、安琪拉一起前往青市机场。

    飞机上,夏芍和安琪拉坐在一起,徐天胤和亚当坐一起。旅途中这对兄妹还算安分,只是安琪拉把这次夏芍带他们去香港的目的看得很邪恶,因此在飞机上没少瞪她。夏芍置之不理,在三个小时的飞行之后,航班降落在香港国际机场。

    夏芍昨晚就打电话给了师父唐宗伯,玄门已经知道奥比克里斯家族撒旦一派的两位嫡系成员要来香港,因此夏芍四人下了飞机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接机了。

    接机的是张中先的大弟子丘启强和他的两名弟子,丘启强为人宽厚,但看见亚当和安琪拉的时候,脸色却不怎么好。那两名弟子更是没给亚当兄妹好脸色看,一路开车前往玄门总堂所在的老风水堂,亚当和安琪拉都在白眼中度过。

    这天是大年初六,庙街已经很热闹,不少香港市民来老风水堂求平安符。夏芍一从车里下来,便有来来往往的人认出了她来。她离开香港也就半年,在香港掀起的浪潮仍在,不少市民认出夏芍来,纷纷围过来。

    “夏大师?你回来了?”

    夏芍笑着跟众人点点头,称自己要给师父拜年,市民们这才让开路来,看着夏芍等人进了后堂。

    后堂大厅里,玄门弟子除了在前面坐堂的帮忙的,其余全都聚集在大厅。唐宗伯坐在大厅正中上首,面色威严。张中先坐在他下首左侧长老席上,其余弟子按辈分坐在右侧,辈分最低的弟子们则各自站在师父身后。

    夏芍进了门来,以往给师父拜年,一见面她总会笑,“师父,过年好,要红包。”今年却面色严肃地跟徐天胤走进来,弟子们齐刷刷看向两人身后。

    亚当,和安琪拉。

    ------题外话------

    摊爪,要继续去整理大纲。到香港了,各种人物要登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八章 香港之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八章 香港之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