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芍姐的动作,再见杜平

    夏芍所说的好戏,徐彦绍没看出来,他只看见了王家的行动。

    王家并未如他预料般,在夏芍风水师的身份上做文章。又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这时间。

    夏芍回京城大学报到的第二天,潘氏企业便曝出贿赂地方官员的丑闻,虽然涉事人员都是潘氏旁系,但事情被曝光在国内门户网站华乐网上,点击量之高,引起了官方极大的重视。次日,潘氏企业涉事人员就被带走,地方涉事官员被调查!

    这突来的事,让潘珍愤怒至极!

    秦系居然真的敢动手!

    秦系动手了——这也是徐彦绍的感觉。秦系过年这段时间就在调查潘家,有些风声已经传出来了,只不过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动手了。

    徐彦绍得知这消息的时候皱了皱眉头,老实说,他不太看好秦系的这次举动。秦系没有直接动潘家的人,而是动了旁系,这固然是投石问路,可也有些打草惊蛇。秦系这一动,那些跟潘家有来往的官员以及潘家的重要成员,必然是会忙着收拾一些证据,等秦系再想动主要的那部分人的时候,哪还那么容易找证据?

    不出徐彦绍所料,潘氏企业在恼火之后,确实是最先做了这些善后。但潘家也好、徐彦绍也好、京城圈子里看戏的人也好,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两天后,华乐网上再曝潘氏企业的丑闻!

    丑闻这回涉及的人是潘珍的弟弟,传他在外面包养二奶,此二奶种种仗势欺人的劣迹。事情有图有真相,甚至有苦主,有监控视频,容不得抵赖。这样的丑闻,比起官商勾结来说简直就是小事,但毫无疑问,这次的爆料已经指向了潘家的重要成员!

    事情是在华乐网上曝光出来的,这件事必然与夏芍有关联!潘家为此震怒,如果是其他网站曝光他们的事,潘家完全有能力封了这家网站,或者要求封杀这条消息。但他们的手却伸不到华乐网身上!夏芍的背景不比潘家低,没有人敢动华乐网!

    丑闻曝光仅一天,潘家还没有商量出对策来,次日又发丑闻。

    潘氏企业以酒店业为主,在国内各省市都有连锁,这回曝光的丑闻正是酒店服务方面的。比如客人换房后被单没有更换、比如用过的杯子没有进行消毒,再比如,客人得罪了酒店服务生,服务生竟往送的菜里吐口水一类恶心的事。这些事,以前不是没有客人反映过,但是都被酒店低调处理了。这些曾经发生过的事,为什么会被找到证据在网上曝光出来,潘家匪夷所思!

    他们自是不知道,这些事对徐天胤来说,要找实在是轻而易举。

    他们更没有预料到,这一连串的丑闻一下子将潘氏旗下的酒店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网上骂声一片,潘氏的企业形象严重受损!潘家人不会想到,年前王家算计夏芍,让她在京城大学的舞会上被带走,企图以赝品之事影响华夏集团声誉,这回夏芍便让整个潘氏企业暴露在网络上,受更严重的波及!至于王卓的西品斋,待案子审下来,一个赝品事件足以毁了他的声誉!

    夏芍报仇,要么不报,要报就要加倍奉还!

    潘家红顶子商人做久了,总以为权势大过天。虽然他们知道网络的影响,但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这火会烧到自己身上。

    这一连串事件的影响,远远超出了王家的预料。事情虽然是指向潘氏企业的,但是潘家和王家是姻亲,加上之前的贿赂丑闻,王家在网上已经受到了讨伐。若任事情再发展下去,民意难违,让潘家被带走的那几个人和那几名官员坐实了行贿受贿的罪名,那接下来就是潘家嫡系,然后就是王家!

    在这种情况下,王光堂虽不知外界发生的情况,王家的其他成员却都找到了潘珍,一起商量对策。他们虽然对秦系和夏芍恨之入骨,但这时候没有心思去对付夏芍,保自身最要紧!等局势稳定了之后,定要让夏芍吃不了兜着走!

    王家最先想到的是姜家。而这时候,其实姜系也在想办法保王家。

    虽然王家现在是深陷水深火热之中,但是王家在军界的地位还是不可撼动的。姜系在政,很需要王家在军界的人脉和势力,失去王家,对姜系来说也将是一个巨大打击,往后再想与秦系斗基本已是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出事之后一直比较低调的姜家做出了反应。

    姜家三代里的姜正祈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京城四少之一,现在地方上任市长,年纪仅三十三岁,算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市长。此人为人低调,在派系争斗的紧要关头,几乎看不见他的身影。但这时候,姜家出面放出消息,姜正祈将订王家三代王梓菡为妻,待今年暑假订婚,明年王梓菡大学毕业两人就完婚。

    姜王两家联姻!

    这消息一出,震动了京城!姜正祈三十三岁,至今没结婚,早在几年前就有人猜测他的婚事。当时,最被看好的就是王梓菡。毕竟姜王两家算是门当户对,在京城圈子里,能配得上姜正祈的也就只有王梓菡了。但没想到,两家迟迟没有消息,事情一拖拖到现在,姜家竟然在这个关头出面,定下了两家的婚事!

    不得不说,姜家下得一手好棋!姜王两家这时候联姻,对姜家有莫大的好处。第一,王家现在正值多事之秋,墙倒众人推,唯独姜家伸出了援手,此举势必获得王家的感激。日后王家有救,军界的那些势力会毫无保留地借给姜家使用。第二,姜家此举雪中送炭,不管他有什么目的,表面上倒也成全了仁义的名声。现在离上头当权的那位退下来还有两年,京城的派系争斗虽然紧张,但是这时候分出胜负来还早。那位假如想平衡下两派势力的话,这时候是不会让姜系垮台的。只要他有这种想法,哪怕是王卓可能会坐牢,王家本身也不会倒!、。姜家此时的做法可能迎合了那位的心思,属于加分之举。再者,这次联姻对姜家本身来说,也等于是挽救自己的势力。

    一举,三得!

    仅仅是一个联姻的举动,就把这些天来王家所面临的困境一举击破,隐隐有翻盘的趋势。在这样的趋势下,京城圈子甚至是国内政界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秦系和徐家身上。

    徐老爷子向来是不参与派系争斗的,他的目的看起来只是处置王卓。但现在徐家已经被归为秦系了,在这种情况下,老爷子会有什么举动?

    徐康国什么举动也没有,连夏芍也没有什么举动。

    夏芍该上课上课,该去公司去公司。期间把盯住肖奕资金动向的事教给了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方礼。

    方礼是中英混血儿,一头深棕色短发,五官英俊。他今年三十有一,看起来却像是二十五六的大男孩,性子颇为活泼。夏芍将肖奕的账户情况交给他的时候,他坐在总经理的办公桌后,笑容夸张,语气夸张,“哦!这又是哪个倒霉的,不幸被董事长盯上了?”

    夏芍一笑,不理他夸张的语气,只吩咐道:“盯紧这个人的资金动向,随时向我报告。”

    方礼不仅对西洋古董方面有很高的鉴赏能力,本身对股市和金融证券方面也有很高的天赋才能。这样的人才即便是在英国也能有很好的发展机会,他却是个天性好玩的,看中了华夏集团的发展潜力,当初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他为什么要来华夏集团,他竟答因为对年轻美丽的董事长很感兴趣,让面试官极度扶额。

    当然,这不过是他开玩笑而已。方礼有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两人感情很好,他的未婚妻还在英国剑桥大学进修硕士学位,等拿到学位,两人就会完婚了。

    “现在西品斋因为董事长的算计无限期延后开办拍卖公司的事,那我手里这个倒霉的家伙又是谁?”方礼看着手里的账户资料,很感兴趣。

    “我们的敌人。”夏芍的回答很简洁。

    “这点资产,还不至于成为我们的敌人吧?”肖奕的资产不过五十亿,跟目前资产数百亿的华夏集团相比,实在不够看。

    “别忘了,华夏集团是怎么走过来的。”

    方礼闻言挑眉一笑,很感兴趣,“可惜,我来华夏集团的时候,董事长的传奇故事我只有听的份儿。什么时候让我也参与参与,亲眼见识见识?”

    夏芍一笑,“你只需要看好这个人的资金动向就好。不要轻敌,要拿出对待王卓百倍的心思。”

    这话让方礼一愣,脸上趣味的笑意微敛,难得认真起来,“有这么严重?”

    “有。”夏芍也敛了笑意。

    在方礼的印象中,眼前的女子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一副淡然含笑的模样,她这态度还是很少见的。他当下又看了眼手头的资料,这回认真点头,“好!我会盯着的,有什么情况,会向董事长报告的。”

    ……

    在见过方礼之后,夏芍还见了杜平一面。

    上回去杜平所在的大学几回都没见到他,夏芍也是心里有数了。因此这次她回到京城后没有立刻去他的学校,而是经常开天眼看着他校门口和宿舍楼下的情况,直到看见有辆豪车开进学校,确定是宫少那几人,杜平也在车上,夏芍才开车去了杜平所在的学校。

    她到了的时候,宫少那群人正开着敞篷跑车在校园里兜风,惹了不少学生的目光。大冷的天儿,这些人也不嫌冷,在宽阔的校园里恣意奔驰,所到之处,寒风里呛人的酒气。

    杜平坐在副驾驶座上,沉着一张脸,听着车上几名富少欢呼的声音和沿途对女大学生们吹口哨叫喊,他只是坐在车里,一言不发,显得很严肃。

    学校里的女生见这情形都躲得远远的,没一会儿,大学操场上就没了人,只听见跑车飞快疯狂的奔驰声。跑了一阵儿,观众都跑没了,杜平也不吱声,这几名富少都觉得扫兴,这便要把车开去他宿舍楼下,送他回去。这时候,一辆白色奔驰远远驶来,那几名刚刚把车停下的富少们兴奋了起来!

    那车是去年的新款,可不便宜,有个一百八九十万的样子。而且那颜色,一般是女孩子喜欢的。

    一猜来人是女孩子,还是富家千金,那几名富少顿时兴奋起来,欢呼着朝来人吹起了口哨,顺手将车灯打亮,直直朝那辆车的驾驶座上照去!

    行车的过程中被强光突然照射,车技不好的人,出事翻车的可能性都有。那几名富少却压根不考虑这点,他们只想看看那开车的是不是美女,然后看看美女惊慌失措停车的样子。

    然而,那辆车却在车灯打开的一刹,原地一个甩尾,九十度转身,夜色里白色的车身擦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停车!

    宫少等人张着嘴,有一瞬的怔愣,但随即便都叫好起来!鼓掌的,吹口哨的,几双眼睛紧紧盯着车门,都想一睹车里下来的是什么人。

    车里下来的果真是名女孩子,灯光里,一身比车身还雪白的羊尼大衣,下车时身子轻轻一转,现曼妙曲线。车灯刺眼,她微微低着头,宫少等人还在屏息惊艳之时,杜平脸色一变!

    就在这时候,夏芍的手轻轻一扬,操场上风沙骤起!宫少等人只觉忽来一道飓风扑面,刮得几人站立不稳,纷纷以手遮头,扑通扑通往车座里仰倒。一时间,人仰马翻!

    而随着几人仰倒,只听“砰砰”两声巨响,宫少几人坐着的敞篷跑车前面的大灯骤然炸裂,玻璃渣子四射,操场上一暗,车里却有连番哀嚎声和怒骂声传来。

    “操!这什么情况!”

    “谁、谁他妈的……”

    “邪门了!快、快开车!”

    混乱中,有名富家子弟的声音传来,宫少正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他从车里挣扎着爬出来,哆嗦着去发动车子。然而,车子发动了几下,一点反应也没有!惊急之下,他壮着胆子爬出来探着身子往前天一瞅,登时脸都绿了!

    只见自己这辆上个月才买的豪车,不仅是前头大灯炸裂,连车前盖儿都凹下去一大块,发动机估计是坏得死死的了!刚才那莫名其妙一阵风,没把车子掀翻,却是把这车给报废了!

    车里的几名富家公子哥儿见宫少半趴着身子,僵直不动,显得很诡异。这才都哆哆嗦嗦探出头来,伸着脖子往前头一看,当即都一个个地直了眼。

    这时候,夏芍已经慢悠悠走了过来。宫少等人后知后觉地抬眼,只见走来女孩子手放在大衣兜里,逆着光,看不清她脸上神色,只见她步伐悠然散漫,却给人莫名的压迫感。

    宫少等人脸色大变,这时候本能是应该逃的,但却谁也没动——夏芍走到跟前来,这几个人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容。

    宫少的一张脸由绿变白,张着嘴,舌头都打了结,“夏夏夏、夏董?!”

    其余几人也盯着夏芍,脸色发白,眼神发直。刚、刚才的事太诡异了,他们险些以为这世界玄幻了!可、可是,难不成真是夏小姐所为?

    夏芍却看也不看这几人,只望向杜平,“你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说完,夏芍转身就往自己的车子处走,听后头宫少哆哆嗦嗦地道:“杜、杜哥,夏小姐找你有事……”

    杜哥?杜平是宫父为儿子请的保镖,不知情的人听这声称呼,还以为杜平是这帮人里的老大。夏芍步子未停,只往后扫了眼。

    杜平在这里沉着脸,没说话,点头就下了车,随着夏芍走了过去。若不知情的人看见这一幕,瞧他这气度,还以为他真是这帮人里的老大。其实,实际情况也差不多。自从上回见到夏芍,宫家人得知杜平跟夏芍是发小,关系很好,夏芍还称他一声“杜平哥”,宫家对待杜平的态度就发生了极大的转变。现在,杜平还是宫少的保镖,但宫少却看起来更像是他的跟班儿,连宫少身边那些富家公子哥儿也称杜平一声杜哥。

    夏芍走到车边,并没有进到车里,而是站在车旁等。杜平走过来之后半低着头,车灯昏黄的光线照着他半沉着的侧脸,不等他开口,夏芍便开门见山,“我过年的时候见到杜叔杜婶了。”

    听见自己的父母,杜平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但仍是没抬头。

    “你两年没回家过年了,他们很想你。本是托胖墩给你带句话,但你上回把人打了,所以想想,还是我来吧。杜叔杜婶盼你暑假回家团圆。”夏芍要说的就是这件事,但杜平一直半低着头,连眼都没抬过。夏芍传完话,见他这副样子,也不由敛眸,眼神微寒,“我不知道你勤工俭学是为了什么,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路要走。你有理由、有权利、有自由去做你想做的事,你可以不顾及我们这些朋友,但望你还能记着自己的父母。当他们每年每年站在村口,看着我和胖墩都放假回村子里的时候,但望你能体会他们的心情。”

    杜平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脸,却能看见他胸口沉重的起伏。

    夏芍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上车,发动车子之前道:“我要传的话都传到了,暑假,回家。”

    说完,夏芍再不看杜平,车子发动,扬起一地尘沙,开出了校园。

    夏芍不知道的是,当她的车子开出校园的时候,王卓的母亲潘珍走进了看守所。

    ------题外话------

    昨晚没去烧烤,某人有良心,回来带了一碗的鸡翅,十来只吧。烤鸡翅的味道……还能下咽。吃了一小碗,早晨起来一称,居然还瘦了一斤!

    叉腰笑,赶脚我勇敢了,这是用事实在证明,减肥这事儿偶尔也有不科学的时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六章 芍姐的动作,再见杜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六章 芍姐的动作,再见杜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