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死亡通告

    说是带温烨去京海酒店吃顿大餐庆祝他开学,但是等走进酒店贵宾间的时候,温烨就知道,他被无良师父给涮了。

    房间里气氛并不怎么好,地上五花大绑地绑着个倒霉蛋,嘴里塞着抹布,脸色白得纸似的,眼神惊恐。尤其当看见夏芍走进来之后,眼神就更惊恐了。

    而坐着的刀疤脸男人,温烨认识。在跟泰国降头师斗法的时候,这人带着帮会的兄弟帮忙做过搬尸工。

    如果吴震海知道温烨内心对他的毒舌印象,估计他能气笑了。堂堂京城地界儿的黑道头子,在这年纪不过十三四的少年眼里,就是个搬尸工。不过吴震海不知道,所以他一见夏芍和温烨进来,便笑着站了起来,“夏小姐,温少,我还以为你们能来在王家那姓潘的娘们后头,没想到你们倒比她快。”

    吴震海称呼温烨一声温少,自然是消息灵通,知道夏芍在跟泰国降头师斗法之后收了温烨为徒。哪怕温烨的年纪比吴震海差了两轮,在他眼里,他就是个孩子,这声温少也得叫。除却温烨是夏芍亲传的弟子这点,他的功夫也是不弱的。吴震海能感觉得到,在他眼前的虽然是个孩子,但他发出的气场却隐隐让他这种外家高手有种忌惮的感觉。

    两人要真过过招,他未必能赢这少年!

    吴震海的感觉可谓准了,如今的温烨在修为上已经突破了炼气化神的境界,功法上也进入暗劲了。

    他年前在跟通密那一战时,为保同门强行突破,险些害了自己。经过半年的调养,过年的时候回到香港,唐宗伯和张中先两人见他身体无大碍了,亲自指点他突破的境界。如今,他虽然刚刚迈进暗劲的门槛,还有待磨炼,但确实已迈入高手行列了。

    吴震海其实也不弱,他今年四十七岁,六岁开始练功,四十年如一日,外家拳法早就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且他对敌的经验绝非温烨这年纪可比,两人若是切磋,温烨不使用玄门术法的话,可能会堪堪战平,或者温烨会吃点亏。

    但以温烨刚刚十四岁的年纪来说,他的天赋可谓绝高了。

    这时候,夏芍已带着温烨坐了下来,她一坐下来就瞥了眼地上绑着的那人,玩味笑道:“我能不快点来么?来慢了,说不准命都没了。”

    成贵被夏芍这么含着笑意一瞥,那才是感觉自己的命要没了!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这么离奇!吴震海约了潘珍,明明看起来是接了这桩生意,没想到就回头就把他绑了,通知了夏芍。

    成贵的内心不得不产生了一个惊悚的想法——难不成,吴爷是故意约了王家人来,今天是想让王家也栽进来?

    这、这不可能吧?王家是什么权势,什么背景?利弊都跟吴震海分析到了,他为什么还是要站在夏芍这边?

    成贵的眼珠子滴溜溜地望着夏芍,惊恐而又诧异,这女孩子,到底还有什么能量啊?

    “哼!想要夏小姐的命,他王家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吴震海冷哼一声,一指地上的成贵道,“这不开眼的小子我给夏小姐绑来了,还有个躲在背后的,我给约了来。一会儿,随您处置。”

    成贵心都跟着沉到底了,眼神发直,还真被他猜准了?

    这时,吴震海转头望了眼门口,骂道:“来得可够慢的!妈的,这些当官的,摆架子摆到老子头上了!”

    夏芍微微一笑,京城的权贵向来眼高于顶,就算是有事求人,也要摆摆身份。黑道的人他们并非不惧,只不过王光堂算得上军委领导人,潘珍看不上黑道的人也正常。吴震海约她见面,在她眼里就是想接这桩生意、想要王家的好处,既然这样,潘珍手里也算有谈判的资本。她摆摆身份晚点到,不过是不想把身段放得太低,免得一会儿吴震海狮子大开口。

    “那我们就先吃饭吧。”夏芍淡然一笑,看了身旁小脸儿严肃的温烨一眼,“小烨子下午还得上课。”

    吴震海一愣,立马道:“好好好,告诉酒店服务生,上菜!妈的,等那娘们干嘛?”

    菜早就点好了,正宗的京味宴席,几分钟菜就上齐了。夏芍拿了碗碟来,给温烨夹了些他平时爱吃的菜。男孩子到了他这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绝大多数是无肉不饱,温烨也一样。夏芍夹的菜,温烨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狼吞虎咽,看得一旁吴震海都乐了。

    “温少这是……早饭没吃?瞧这饿的。”

    夏芍笑道:“慢点,别噎着。”

    温烨也不听,低头迅速吃了个半饱。他不是饿,是要早点吃完,一会儿好揍人!

    而在地上倒着的成贵呐呐望着温烨的吃相,再看夏芍慢条斯理捏了块栗子糕放在嘴里咬,心里已经闹不清这是什么情况。这看起来像是一会儿要出大事的样子么?

    大事,自然是要出的。此刻,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一切在二十分钟后,潘珍到场的时候打破。

    不过,这一刻成贵没看到。

    安亲会在酒店下面安排了人手,潘珍一到,上面就得到了消息,“人到了!有警卫,四人!”

    住在红墙大院里面的那部分人,出行有警卫是正常的。更何况来见黑道的人,潘珍不会这么傻乎乎的只身前来。她带来的四名警卫都是警卫团的,身上挂着军衔,无一例外都是特战部队中的顶级人员。

    夏芍听说人来之时,笑着放下碗筷,抬眸瞥了眼墙角地上躺着的成贵,道:“人来了,咱们总得让人进门。有没有什么地方让这位躲一躲,再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

    吴震海明白夏芍的意思,潘珍带着的警卫确实不是吃干饭的,如果一开门发现里面有人绑着,第一时间就会护住潘珍,连门都不会让她进。外头就是走廊,他们要离开很容易。未免出现不必要的波折,这人确实藏起来比较好。但吴震海还是很佩服地看了夏芍一眼,桌上的碗筷数量和屋里的人数不符,没想到她连这点破绽都顾及到了,实在思虑缜密。

    命人把碗筷收拾下去两副,只留了三副在桌面上。吴震海一扫房间里,这房间里并没有小间,但目光一扫之时,吴震海看见了面前吃饭的餐桌。餐桌上盖着金黄的桌布,长度直到地上,藏个人在里面,绝对没有问题。

    吴震海一个眼神,两名护法过来把成贵提着就塞到了桌子下面,人到了桌子底下,要尽量蜷缩着身子才不会被发现。

    “警告你,给老子老实点!敢发出一点声儿来,老子一枪崩了你!”吴震海低声威胁成贵的时候,夏芍带着温烨闪身到了门后!

    两人的修为都非常人,闪身之时,两人便已收敛起气机。此举把屋里的吴震海和那两名护法都给惊到了!如果不是他们看得见夏芍和温烨在门后,只用感觉,他们竟都感觉不到眼前有人!

    眼前明明有人,你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的时候,可想而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但三人没有太多震惊的时间,门在这时候被人敲响了。

    吴震海给两名属下递了个眼色,两人走去门边,其中一人打开了门。门口,两名军人站姿的男人站着,把后头的潘珍挡得严严实实,而潘珍身后,还有两名警卫,在安亲会的人打开门的时候就严阵戒备,目光如铁。

    这驾驶只让吴震海笑了笑,隔着一扇门,望向潘珍,“王夫人,等你多时了,请进。”

    警卫却没动,而是目光往屋里一扫,尤其往桌上的碗碟上落了落,目光犀利如鹰。吴震海内心冷笑一声,便见那名警卫点了点头,两人率先入内。潘珍这才跟在后面往里面走,而她身后的两人,看样子竟是要守在外头。

    见这情况,站在门边的两名安亲会护法在潘珍走过身旁的时候,猝不及防出手,抓着那两人的手腕便往房间里一拉!

    警卫团里的人都是强手中的强手,军方训练出来的人,反应绝对不是吹出来的。在安亲会的两人伸手的一瞬,那两人就反应了过来,手腕迅速回手,掌心里已经多了把枪!而走在前头的那两名警卫员也在这眨眼的工夫迅速回头!

    然而,当他们回过身来,眼神却顿时有些发直——他们看见了门后,那里一名女孩子对着他们微微一笑。

    只是一笑,两人的脸色却大变!门后有人!他们竟然没发觉!

    而两人的反应也让潘珍一惊,跟着回身,当她看见站在门后的夏芍时,脸色刷地一白!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那两人脸色也跟着大变——他们拔枪之后,身体就动不了了!身体动不了的后果就是两人被安亲会的人伸手一带,便拉进了房间里!

    “砰”地一声,门关上。安亲会的两人在门关上的一瞬出手极为迅速,闪身到了两名警卫员身后,一人一记反掌手刀,直劈在后颈!同时脚尖往两人腿腕一踹!那两名警卫员顿时倒地,但却睁着眼,并没有晕过去。安亲会的两人脸色发冷,却并不奇怪。虽然两人用了全力,但军方的人,尤其是进了中央警卫团的,不仅身手了得,抗打击能力也是出众。一记手刀根本不足以打晕两人,于是两人二话不说,上去连补三记,那两名警卫员这才晕了过去。

    而就在这两名警卫员倒地的一瞬,门后一道少年的身形窜出,对着另外两名警卫员一人一掌直击丹田!他的手刚碰上两人,两人便向后飞撞出去,双双撞向墙上,砰地栽落在地,墙皮震落几块盖在两人身上,两人却是不动了。

    这一幕,看得刚站起身来的两名安亲会护法脸色都跟着一变!他们都是搏击术方面的高手,刚才用了三四下才把人给打晕,没想到这少年不过是一人一掌,就解决了两名警卫员!这武力,也太夸张了吧?

    同样嘴巴张成鸡蛋大小的还有潘珍,从她刚刚进门到四名警卫员倒下,连三秒钟都不用!她的脸色已经不是发白,而是用尽词汇也难以形容的精彩!

    她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她只在意夏芍为什么会在这里,压根就没注意到她身边还有个十二三岁模样的男孩。而正是这男孩,转眼解决了她的警卫。她带了四名警卫,特战部队里的佼佼者,竟然进门就被撂倒了?!

    “喂,是你要杀我师父?”正在潘珍发懵的时候,屋里传来温烨的声音。

    温烨的手插在兜里,朝潘珍走了过来。他的个子差潘珍近一个头,微微低着头,声音正是变声期的男孩子特有的低沉,气势却让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凝滞了几分。

    潘珍这才反应了过来,惊恐地往后一退,脚踝一崴,险些摔倒,“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有没有王法了你们!”

    “比起我们做的,王夫人眼里恐怕更不知王法为何物吧?”夏芍垂眸,淡淡一笑,悠闲地经过潘珍身旁,往桌旁一坐,脚尖往桌子底下轻轻一点!

    顿时,一名五花大绑的男人从桌子底下猛地擦出,正冲着潘珍撞去!

    潘珍“啊”地一声尖叫,扑通一声坐到地上!那男人则擦着她的脚尖儿撞去墙上,当即喷出一口血来,翻了两下白眼就晕了过去。那口血正喷在潘珍脚面,她顿时又尖叫一声,身子发抖着往后退,退了好几步才看出那人是谁来,瞬间张了张嘴,却震惊地连声音都没发出来!

    成贵?他怎么在这里?

    他、他不是回去了吗?

    潘珍接到吴震海的电话之后,曾给成贵打过电话,详细询问了他谈判的过程。她也是怕有诈,听了成贵的话之后她才放心下来的。其实,她本来想约成贵见一面,当面问问,但是吴震海把两人见面的时间就定在中午,打电话的时候离见面就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潘珍来不及,这才放弃了亲自见成贵的心思,只在电话里问了问,然后嘱咐他先回去,晚上再说。

    潘珍是怎么也没想到,成贵居然没回去,而且被人绑来了酒店里!而且,夏芍也在这里,也就是说,吴震海设了个套儿给她,把她给出卖了?

    这怎么可能?!

    潘珍不可思议地抬眼,她坐在地上,狼狈至极,这时候却顾不得形象,只是望向夏芍和吴震海。

    夏芍坐在椅子里,眉眼含笑,却凉薄。吴震海却哈哈一声大笑,道:“王夫人,没想到吧?花钱来安亲会买夏小姐的命,亏你们王家想得出来!”

    “听说王夫人出五百万美金买我的性命,怎么,潘氏企业这是要没落了?”夏芍挑眉一笑,笑意有些玩味。

    潘珍听得出她话里的讽刺意味,顿时咬着唇脸色涨红。她这时候才站了起来,鞋上满是血迹,高绾的发丝也散乱了几缕,整个人狼狈不堪。但她起身后却高昂起头颅,转身看了看门边,果然有安亲会的两人在把守,而她前头,温烨站在那里,紧紧盯着她,小小少年,竟令她一步也不敢往前挪。

    潘珍不敢走去桌前跟夏芍平起平坐,只好站在原地,把脖子昂起来,看向吴震海,“吴先生,我希望你想清楚,王家在军委的地位和能给你们带来什么。如果,你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能跟王家相比,那好,你尽管跟王家作对。日后贵帮派在国内会受到怎样的打击,我就不敢保证了。”

    吴震海一愣,这潘珍竟然当着夏芍的面儿说服起他来。这是见事情暴露,局面对她不利,索性也不遮掩了么?

    “呵呵,王夫人这话有趣。”夏芍微微一笑,“安亲会为何能存在这么久,其历史渊源想必王夫人清楚。王家做安亲会的保护伞,确实做得。但是要打击……呵呵。”

    潘珍脸色一变!她其实这话也不算威胁,安亲会和三合会在国内存在这么久,确实有很多原因。如老树盘根般的利益集团就是其中一项,很多高层都牵涉其中,或多或少有一部分利益关联。但话说回来,任何一种势力,国家都不会允许其做得太大。只要王家以威胁论在军委里提一提,以王家自身的势力和以前王老爷子部下的影响以及人脉,打击安亲会是绝对做得到的。

    只不过,这样一来,确实得罪人。

    在王家鼎盛的时期,可以不顾及得罪这些人,但现在这个时期,王家确实不能不顾。现在打击安亲会,或许王家会收获一些功绩,但是却损人脉,这对王家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请安亲会取夏芍的性命,那是因为王家确实能给安亲会带来巨大的利益,安亲会有被诱惑的理由。但若说要威胁打击安亲会,王家现在是不能做的。

    只是没想到,这女孩子居然连这点也能看透!

    潘珍深深望向夏芍,她跟夏芍是第一次会面,因为她,王家才走到这步,她自是对她恨之入骨。但今天的这次会面,潘珍竟心底升起些凛然,有些没有底。在这种时候,她居然忽然间明悟了一点,那就是为什么以她普通家庭的出身和风水师这么敏感的身份,徐老爷子仍支持她嫁进徐家。

    这女孩子,真难以想象,她才二十岁!

    儿子说得没错,这女孩子,活着就是对王家的威胁!

    正当潘珍心底凛然的时候,吴震海冷哼一声,“王夫人,我看在你们王家打击安亲会之前,还是好好保住自己吧!”

    潘珍一愣,脸色一沉,“你这话什么意思?”

    夏芍却在此时一笑,起身,“意思就是,我这人虽然知道杀人是要担业障的,但如果有人想要我的命,我还是不会让他好过的。”

    潘珍脸色一变,见夏芍走了过来,便紧张地往后一退,“你、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想告诉王夫人,你可以走了。”夏芍在潘珍三步远处站定,微笑。潘珍愣住,还没反应过来夏芍为什么肯就这么放她走,便见她眉眼弯起来,慢悠悠笑道,“王夫人,回去之后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王家的日子,不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九章 死亡通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九章 死亡通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