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王家覆灭!

    他已经死了。

    一句话,病房里安静了下来。原本想要跟夏芍“商量”的王光堂怔在病床上,僵得像是黑暗的房间里一件萧瑟的摆设。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张开嘴,想要说话,嗓子却嘶哑无声。

    夏芍的手指轻轻对着王光堂的脖颈一划,一件看不见的阴气封了他的喉管,而夏芍的表情也彻底冷了下来,“闭嘴。别问我在说什么,别问我说的是真是假,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给你报丧的。”

    王光堂嘴还张着,眼底懵愣、震惊、疑惑纠结在一起,看着夏芍的手指。他的嗓子发不出声音,是不是眼前的女孩子所为,他已经没心思去想了,他脑海里只有她刚才的那句话。

    她说……谁死了?

    “我来这里,是有几句话要对王委员说。”夏芍手收回来,却忽然在空中一折,猛地一挥!

    王光堂的瞳眸骤然一缩,一直捂在腹肋下的手青筋暴露,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我想说,徐天胤,不是你能对付得起的。”夏芍缓缓道。

    王光堂腹肋下的伤势剧痛,一口血还没喷完,便猛地抬头,不可思议地望向夏芍——她、她这话什么意思?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说,徐老爷子知道王家在军委的势力,但他更知道他的孙子肩上的军衔是用血和命换来的!”夏芍的这句话,证实了王光堂的想法。

    她果然是知道的!

    可是,她究竟是怎么……

    这念头还没想完,夏芍手又一挥,王光堂手捂向胃部,又喷一口血!

    “王家的功勋,不会有人忘。可那是属于王老爷子的,不属于你王光堂!”夏芍声音低沉,手一挥,王光堂身子向后一仰,在黑暗的病房里,他的脸色竟然都能看出煞白来。

    “徐天胤的功勋,是他用十年的血和命换来的!堂堂正正,当之无愧!”夏芍的声音里已含了怒意,而王光堂的脸色已几乎没有人色,不知是因为夏芍的话,还是因为伤势。

    “没有王家,你王光堂什么也不是。没有徐家,徐天胤一样可以在军界混出名堂来。他身上的伤,每一处都是他的功勋,谁也不能剥夺!谁要夺他的功勋,我夺他的命!”夏芍语气森凉,空气里似有一把杀气凛凛的剑,直插王光堂的心口!

    王光堂仰倒在床上,眼直愣愣望着天花板,脸色由白转青,瞳眸已经焦距涣散。

    夏芍缓缓放下手,注视着床上血迹斑斑的被子,目光仍然森凉。杀人不过头点地,哪怕是仇人,像王卓那样跟她有积怨的、甚至想杀她的人,她也可以给他个痛快。唯独想动师兄的人,她绝不轻饶!

    王光堂望着天花板,身上因车祸留下的几处重伤均像是被重新碾过一般。超越常识的事,在一人挥手间完成,王光堂再没有精力去想。他的头脑开始渐渐发白,在弥留之际,听见一句话传进耳朵里。

    “你可以跟你的儿子团聚了,很快,你们一家人都会团聚。”

    王光堂的身子陡然一震!明明已经涣散了的眼神忽然凝聚起什么光,眼睛睁大,再睁大,最终身子一挺,软了下去……

    他生命中最后一刻是怎样的心情,没有人知道,夏芍也不想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她却像来时一样,慢条斯理地退出病房。来到病房外头,她看向那两名警卫,两人被阴人附身,此刻还静静地站着岗,毫无所觉一般。夏芍抬起掌心来,聚元气在二人丹田处轻轻一震,随后手指在虚空中迅速作清光符箓,往二人印堂处一弹,随即迅速离开!

    夏芍离开的时候,有两道黑乎乎的东西从两名警卫身上弹出来,跟着夏芍一起退走。

    约莫过了三分钟,那两名警卫的目光慢慢变得清明,两人一清醒过来便不约而同皱了皱眉头,但转头看了看,似乎也闹不明白为什么有种奇怪的感觉。但见自己还站在原来的位置,两人便没有多想,继续站岗了。

    一个小时候后,一名穿着粉色外套的女子出现在走廊里,她走过去,两名警卫员一见是她,便行了个军礼,“王小姐,您回来了。”

    “嗯。”王梓菡点点头,气质端庄,脸上带了这段时间少见的微笑,显然今晚去姜家的晚宴让她心情不错,“开门吧,今晚我来看护父亲。”

    她说着话,熟门熟路地扫描了自己的指纹,警卫员输入密码后,王梓菡便进了门。

    但是两分钟后,病房里传出惊恐的喊声!

    但是,一切都迟了。

    王光堂被紧急送往急救室,但是在送救之前,他就停止了呼吸。

    当晚,王光堂的死讯惊动了共和国的上层和王潘两家。高层的人召开紧急会议,一夜未眠。王光堂是军委的五把手,他的突然去世对军界的影响乃至对京城派系争斗的影响是巨大的。怎样对外公布,在历经一个晚上的时间讨论了出来——核实王光堂突然离去是病情恶化所导致,对外公布死讯,召开追悼会,安抚王老爷子的旧部,补恤王家。

    而这个决定在做出来的时候,王家同样不平静!王光堂突然离世,这对王家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第一天晚上,消息尚未散开,王家瞒住了潘珍。第二天,院方和法医方均证实他的确是病情恶化,突然离世。第三天,身体有所好转的潘珍准备去看丈夫,王梓菡怎么说谎哄劝都没用,事情瞒不住了……

    于是,潘珍成了第一个被这道雷给轰死的人。当她得知丈夫突然离世,当场心脏病发,晕厥着送进了抢救室。她生命力也算强,儿子死因成谜,丈夫又突然离世,短短几天,家里就剩自己和女儿,这种老天待之不公的悲愤感难以用语言述说。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她坚持了三天三夜,愣是从急救室里醒了过来。

    潘珍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要求彻查王光堂的死因。

    王光堂的死因确实令人疑惑。他之前明明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了,为什么会突然离世?而且,医院方面对他的身体有监控,那天晚上却没有收到任何身体指标失常的报警,岂不奇怪?

    这显然是在怀疑院方,院方很郁闷,也很无辜。当晚他们确实没有收到任何报警,医院的专家、护士都是国内顶尖的,医疗器械也是当今医学界最先进的,别人用了都没事,唯独王光堂这里失了灵,这岂不是倒霉催的?

    当晚负责警戒工作的两名警卫也接受了调查,两人均称没有听见王光堂的呼救声,还以为他像往常一样在休息。而那晚医院的监控录像也显示了一切正常。

    最终,院方和法医检验方坚持原来的判断,一致认为王光堂是急发病症,吐血身亡的。

    这结论让吊着一口气的潘珍吐血身亡了,她一口血喷得老高,心脏像是被人一把捏碎,死前也是望着抢救室的天花板,跟王光堂的最后一刻一模一样。不过,她死前脑海里浮现的不是丈夫,也不是儿子,而是夏芍的一句话。

    “王夫人,回去之后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王家的日子,不多了。”

    人之将死,往往灵智非比往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潘珍无比清晰地认为,王家的一切就是夏芍造成的。但她不懂,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她到了下面就会知晓,但至少在世间来讲,让永远成为一个未解之谜。

    ……

    但未解之谜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王家在短短一个月内,王光堂、潘珍夫妻和王卓相继离世,王家的权势可谓塌了一半。本该是忙着举办葬礼的时候,王家剩余的人已经在打算挽救权势。原本王光宗等人想劝王梓菡笼络住姜家的心,但王梓菡却哪里还有这心思?她父母和哥哥去世,一时间成了孤儿,这对于从小到大都一帆风顺的她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眼看着王梓菡是不能用了,王家人便将心思放在了上层的一些意思上。

    上层打算抚恤王家,又打算安抚王老爷子的旧部,那么会不会让王家继续在军委里有一席之地?如果那样的话,极有可能让王光宗接替王光堂,升任军委委员。

    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王家坐在这个位置上,对王老爷子的一些旧部来讲就算是王家的基业还在,也足够安抚人心。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王家就还没有倒!王家还有起势的可能。

    这点连秦系都感觉到了,因此在感觉高层有此意向的时候,秦系便以王光宗军功不足以成为军委委员为由极力反对。但这个时候,国家首要的那位领导人似乎很看重王老爷子的功勋,在王光堂的追悼会上亲自出席,发表的讲话令人深思。渐渐的,连地方上的一些官员都感觉到了王光宗升任军委委员的势头,开始攀附讨好。

    但就在这个时候,王光宗许是没这个命,居然在这紧要关头出了车祸。

    车祸是王光宗从一场提前庆祝他升任军委委员的饭局里出来回家的途中出的,并没有要了他的命,却要了他的一手一脚——他的车子侧翻,右半边身子被严重压伤,最终截去了右手和右脚,宣告了日后需与轮椅为伴的日子。

    一个后半生要与轮椅为伴的人,是不可能再坐上军委委员的位子的。这突来的事,有人惊愕、有人惋惜、有人背后笑了,有人则懵了。

    王家是彻底地懵了!任谁都要觉得,这也太倒霉了!难不成,王家这是时运尽了,注定吃不了军委这碗饭了?

    这猜测还真靠那么点儿谱。

    王光宗的车祸,不是夏芍特意而为,而在于王家祖坟的风水。

    徐天胤对王家祖坟的风水动的是杀局,夏芍却几经考虑,在某晚重新去了陵园,用龙鳞将将军的煞气吸收出了一部分,做成了衰局。

    这件事里,王光宗的妻女和王光淑一家并没有对夏芍下过杀手,虽然他们是王家人,跟王家是利益共同体,但王卓等人做的事应该由王卓等人担着,不该由别人去承受。连坐之刑、株连九族,不该在现代社会再出现。

    夏芍自知她并非纯善之人,触及她底限的敌人,她可以毫不犹豫结果其性命。但没下手害过她的人,也休想让她取人性命,她不担这业障!当然,夏芍也不会完全善良到不顾自己的利益,她会看王家到底能受这风水衰局的影响到什么程度,关键时候,她不介意动点手脚,直到王家不足以与她为敌为止。总之,放过这些人的性命,不代表她放弃自己的利益。

    而事实证明,祖坟风水对子孙后代的影响还是有的。

    在古代,祖坟风水福于子孙的影响要好过现代的。这并不是说现代风水传承的缺失和现代人对风水的信服不如古代,而是古代多是土葬的形式。现代如果用较为科学的方法解释祖坟风水对子孙的影响,只能提出基因遗传和相似的磁场说。就这种说法来说,现代流行火葬,已经是削弱了磁场的影响。一般来说,祖坟风水,全身下葬比骨灰下葬的见效时间短,而骨灰则比衣冠冢有效。

    王家老爷子的是骨灰冢,因此王光宗出事后,直到三月后,上头的决定才下达。

    军委这碗饭,王家还是能吃的。只不过失去了一腿一臂的王光宗是不能再在京城军区担任军长职务了。上头无奈之下一纸调令,以休养的名义把王光宗调去地方上,在省军区做了闲职。虽然上头也没亏待王光宗,调职前给他升了中将军衔,待遇从优,但事实上却不过是安抚之举,相比实职来讲,待遇再好,王光宗也只能做个闲散残将,带着他的妻女远离了京城这军政核心的圈子。

    而王家已经嫁出去的王光淑军衔也略升一级,但她在军区属于文职,不仅不顶什么作用,在王家失势的如今,她军衔再升,跟她来往的人也少了。

    王家的败落,已成定局。

    最后,就连姜系也放弃了王家,再没提跟王梓菡联姻的事,而王梓菡跟姜正祈确实还没正式订婚,王家就算是想说也说不出什么来。王梓菡在经历了家族巨变和未婚夫悔婚后,受了不少的创伤,从京城大学办理了休学手续,跟着王光宗一家前往了地方省市休养。

    王家在很短的时间内远离了共和国军政核心的舞台。

    对于这样的结局,不少王老爷子的旧部都唏嘘不已,但也仅仅是唏嘘而已。即便他们想扶王家,但王家没有一个可以扶持的人,只能说王家的后代太不争气。在这件事上,上头给的抚恤也算不错了,以后王家也就只能是领着待遇在地方上闲散度日了。

    当然,这些老将没闹起来,自然也跟上头给了他们抚恤有一定的关系。所谓拿人手短,世上有刚正不阿的人,也有明哲保身的人。即便都是王老爷子的旧部,也未必齐心。

    王家的事在社会各界都有着广泛的讨论。普通百姓茶余饭后不免谈论王家的这场浩劫,从王卓的离奇死亡,但王光堂夫妻的相继离世,再到王光宗车祸、王家退出京城圈子,短短的时间内,这怎么看怎么透着股流年不利的味道。

    市井谈论向来入不了高层的眼,但这次还真不一样,高层里也有人这么想。那就是徐彦绍一家!

    连徐老爷子都被蒙在鼓里的事,徐彦绍夫妻心如明镜——这一切,都是夏芍的手笔!

    早在他们一家年初去东市的时候,夏芍就曾说过,京城有一出好戏请他们看。当时,徐彦绍只是猜疑夏芍会不会与王光堂的车祸有关,而现在,她何止与王光堂的车祸有关,整个王家的衰败,都是她的手笔!

    不止是王家,王家一夜之间衰败后,姜系也遭受重创!现在,秦系形势一片大好,搞不好将来政局就这么定了!

    这世上,一个从政的人能影响政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别说一个不在政的人居然能影响政局!

    而且,还是名二十岁的女孩子翻手之间的颠覆!

    这太可怕了……

    徐彦绍感觉到的不仅仅是可怕,还是后怕。不算自己的父亲还在世,就说王光堂和他一样的委员身份,在世人眼中,这是权势的最高峰,红顶子的贵族,居然下场如此的落魄凄惨。

    权势,地位,或许在这世上的某一类人眼里,确实如同泡沫般容易毁去。站在世界最顶点的人,或许根本就不是站在权势最顶端的人。

    ……

    王家衰败之后,京城不仅政局发生了些改变,连商场上的局势也发生了改变。

    潘氏企业在初夏来临的时候,宣告破产。

    这件事夏芍只能说抛了块砖,她只是打了场网络舆论战,把潘氏企业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令其声誉受损。但让潘氏企业破产的却是安亲集团。龚沐云对王家要买夏芍的命的事一直不提,看着夏芍处置,离开京城后却对潘珍娘家的潘氏企业进行了商业打击。潘氏企业跟安亲集团的资产和实力比,实在不够看,几次危机后,便宣告破产。

    而潘氏企业破产后,京城西品斋也因为王家的衰败和赝品案子的事而生意一落千丈。

    华夏集团在京城古玩和拍卖行业宣告占领龙头地位。

    ------题外话------

    话说,明天居然就是婚期了,唉,晕头转向,我居然只想困觉,肿么破?

    明天评论区有小活动,有想参加的妹纸可以来玩一玩,不过我不在,我晚上会出现的,发发喜糖。

    明天那章我会早点更的,早晨八点。

    明天钻石鲜花啥的,不用砸了,别破费。有月票的娃,愿意投的就投两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四章 王家覆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四章 王家覆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