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世界拍卖峰会邀请函

    直到华夏集团在京城古玩和拍卖行业的龙头地位奠定,社会各界这才把目光从王家的事转到了华夏集团上。

    夏芍再次进入到人们的视野,这次收获的是不亚于她缔造商业传奇时的关注目光。

    华夏集团和西品斋的纠葛已经是街头巷尾众所周知了。只是去年十月份,当华夏集团旗下诸公司到京城落户的时候,有谁想过西品斋居然会败,而且败得这么惨?

    说起来王卓之所以会死在看守所,跟两家的纠葛是分不开的。如果不是一开始在慈善拍卖会上,王卓摔了个跟头,也不会就此跟夏芍杠上。而两人你来我往交锋的结果,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那件赝品案居然是真的,虽然王卓已死,但其他涉案的人员已经判决。案子还是水落石出了,竟真是王卓安排人欲拉华夏集团入网,好跟徐家绑好关系!结果却是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虽然王卓的死是个悬案,但华夏集团的成功却是肯定的。

    也正因为案子水落石出了,才有更多的人对夏芍在拍卖会上的镇定和反击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不少人连连称奇,这女孩子才二十岁,心思怎么这么缜密?

    华夏集团今天的成就,果然不是靠运气!

    而这女孩子才二十岁,华夏集团就有如今的成就,若再给她十年,会是怎样的盛世光景?

    太远的光景人们大多不可想象,很多人还是愿意想近的。

    话说起来,华夏集团能战胜得了王家背景的西品斋,跟徐家的背景是分不开的。去年圣诞节的时候,不是还听说徐老爷子为了给夏芍作证,亲自去了趟警局么?这等于是承认了夏芍了,可是怎么这一晃眼都半年了,徐家再没消息了呢?

    徐家有消息,只是没对外公布而已。

    年初回来的时候,徐康国就督促着夏芍把订婚的日子给唐宗伯算算,好和徐天胤两人暑假时就订婚。但后来出了王家的事,一连死了三人,事情大到徐康国也被惊动了。他这两年,因为年纪大了,基本上不是很重要的国事,他已经很少出面。但是这件事却是把他给惊动了,毕竟王卓进看守所,是他铁面要严办的。徐康国倒没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有错,只是结果太出乎他的意料。他原先只想让王卓认罪伏法,但没想到最后他死得悬而又悬,王光堂夫妻也相继过世了,连王家也衰落了。

    这事让老人很不好受,他虽铁面清廉,但不代表不懂人之常情。王卓犯法,必须要伏法!王光堂夫妻教子有失,也该他们挨个教训,但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人父母的无论子女怎样,出了事终究是担心。徐康国一直以为,王光堂是因车祸伤势在身,儿子的案子又眼见着没有办法,日夜熬心,熬出了急症来,这才撒手人寰。而潘珍受不了丈夫儿子都离世的消息,竟也病故了。徐康国觉得,两人的死虽然根本原因在王卓犯法的事情上,但跟他也有些关系。

    在后来王光宗也出了车祸,王家衰败已成定局的那些日子里,徐康国情绪一直挺低落。为此,徐家人没少劝他,夏芍更是周末就来陪老人,陪他斗嘴,让他一吐胸中积郁。另外,夏芍还教了套适合老人的吐纳方法,徐康国早晚按着她教的办法呼吸吐纳,一段时间后,心情平静了很多,脸色也比前段日子的灰白多了些红润。

    因为王家的事,徐康国一来很忙,二来心情积郁,徐天胤和夏芍两人订婚的日子,他一时忙得都忘了问。

    但徐康国忘了,其他人记着。尤其是徐彦绍。

    徐彦绍隔三差五地就给夏芍打电话,问唐宗伯那边算订婚的日子算好了没,对两人婚事的热络程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儿子徐天哲要娶媳妇。

    徐彦绍确实是殷勤地跟以前判若两人,他自从看了出王家的“好戏”,他这才真正感觉到,当初夏芍对他们一家是多么地手下留情。如果他们不是徐天胤的叔婶,估计下场跟王光堂夫妻差不了多少。

    他警告华芳,王家的事是夏芍所为这件事,谁也不准说!就连老爷子也不能说。华芳平日里在家里的性子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这回徐彦绍态度暗含警告,依着华芳以往的性子,一定会跟他争几句,但这回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做别的事去了。

    至于徐彦绍,他自然不会往外头说。经过这次的事,他算是看出来了,夏芍能带给徐家的绝对不是政治联姻能比得了的,那些军界的千金政界的千金,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在权势之外的人。

    但夏芍对徐彦绍的态度一直是不冷不热,徐彦绍问她要订婚的日子,她只说师父太忙,还没告诉她。实际上,唐宗伯老早就把日子算好了,夏芍就是不理徐彦绍,徐彦绍也不生气,每次通话或者见面都一如既往地笑呵呵。直到日子上了六月份,京城的天气热了起来,徐彦英彦眼见着还有一个多月京城大学就放暑假了,订婚的许多章程还没订,她也急了,这才提醒了老爷子几句,让他出面问问。顺道还有点埋怨,他不是最急孙子订婚的事吗?怎么反倒不问了?

    徐康国听了把眼一瞪,“急什么?现在问了,还有一个多月得等!等京城大学放了假再问,有的是人手,还怕来不及?”

    徐彦英闻言张了张嘴,随即又好气又好笑。闹了半天,老爷子是怕提前问了还要等好久,一天天数着日子过得太慢,这才索性不问,等着京城大学放了假他再问时间,这样数的日子少点?

    “爸,这日子都是看八字的,万一唐老看的日子就是放假那几天,小芍的家里人到时候过来,咱们得招待、得准备,哪里来得及?”

    一提八字,徐康国在亭子里打太极的手便顿了顿,随即想起唐宗伯对夏芍命格的推断,脸上又露出了老狐狸的笑容。他知道夏芍命格奇特,连唐宗伯都推演不出她的命理来,算日子这种事,应该只需要看徐天胤的八字哪天是吉日就行了。唐宗伯知道两个徒弟要京城大学放了暑假才有时间订婚,他总会为两人留出准备的时间来,不可能来不及。

    但这话徐康国却是不能实说的,他只是眼一瞪,道:“想当年我和你妈结婚,不过是跟组织上打个申请报告,领导签个字就算结婚了。现在的年轻人,比那时候多了那么多花样不说,怎么还得搞那么大的排场么?告诉那两个小的,等老唐把日子算好了,叫他们两个一人给我写份申请报告,我签个字批准!就算他们订婚了!”

    说完,徐康国太极也不打了,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杖,蛮不讲理地走了。

    徐彦英傻在当场,半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订婚还得写申请报告?现在哪还是那个年代啊!不过,要真是老爷子签字批准两人订婚,在那个年代,这对新人可是不得了啊。

    但徐彦英回身就把这事儿跟夏芍当笑话说了,夏芍在电话里笑道:“现在只有部队里还打结婚申请书,不过我可不是部队的人,老爷子想要我的申请书,先给安排个军衔跟职务呗?”

    这话要是让徐康国听见,他必然要被气得瞪眼了。徐彦英笑了一阵儿,这才问夏芍日子选好了没,徐家好赶紧准备。

    既然是徐彦英问的,夏芍便没有隐瞒,其实唐宗伯早就把日子定好了,跟徐康国想得一样,果真在暑假后给两人留了近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订在了八月六号。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早就知道了,夏家人一早就商量好了,打算在夏芍放假的时候,一家人带着两位老人一起来京,一来拜访拜访徐老爷子,二来帮忙徐家一起准备订婚的事。

    可是这世上很多事,计划当真赶不上变化。

    在夏芍放假这天,她收到了一封邀请函。

    这封邀请函是来自英国莱帝斯拍卖行的,内容是邀请华夏拍卖公司出席八月份的世界拍卖峰会。

    莱帝斯拍卖行是现代拍卖行业的老牌企业,称得上是鼻祖了,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拍卖这个行业,虽然有学者研究表明最先起源于古巴比伦,但真正被大众所接受却是在十八世纪。而十八世纪中期以后,拍卖行业确实最先是在英国兴盛起来的,而当时的莱帝斯拍卖行就已经成立了。

    受莱帝斯的影响,后来多个国家才开设了拍卖行。但受历史原因影响,共和国成立后,拍卖行业在市场上一直受到限制,国外的拍卖行业渐渐退出国内市场,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初期,国内在华夏拍卖公司之前也成立过几家拍卖行,但由于当时的经济原因,成绩都不理想。华夏拍卖公司成立在香港回归之后,国内经济开始快速增长,夏芍又借助元青花大盘和香港富商李伯元的名头,一下子打响了名气。可以说,华夏拍卖公司的成名,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但不管怎么说,华夏拍卖现在在国内已是不具争议的龙头企业,在世界拍卖峰会上受到邀请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张邀请函发去了华夏拍卖公司的总部,身为华夏拍卖公司的总裁,孙长德接到邀请函当天便紧急订了机票,赶来了京城。他也看出了这次峰会的重要性!华夏拍卖公司已在全国一线城市和古玩市场所在省市设立分公司,占领国内市场的最大份额是事实,龙头企业的名声已是尽所皆知。但孙长德知道,夏芍的目光绝不仅仅在国内。

    她的目光放在更远的地方,那么这次的世界拍卖峰会就是个绝好的机会。

    孙长德来到京城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打电话给夏芍的时候,夏芍正走出学校门口。

    这天正是放假的日子,京城大学门口结伴搭车回家的学生成群,但下午三点的时候,人并不是很多。但即便如此,门口还是引起了骚动。

    京城七月初的天气已是暑热连连,下午三点是阳光最毒辣的时候。校门口一辆高大霸气的军用路虎车前,男人手捧着鲜花低着头,看脚下的影子。这么热的天儿,他竟穿着身黑色的衬衣,但黑色无疑很适合他孤冷的气质。天气虽热,看见这男人的一瞬,无人不觉得冷。如果不是他手里抱着捧颜色娇艳的玫瑰百合花束,这男人真的看起来冷得毫无温度。这捧花虽然跟他的气质不太搭调,但却很微妙地化解了些他的冷,仿佛铁面将军也有那么点柔情。

    在京城大学的学生们眼里,徐天胤不算陌生的人,他去年做下去京城大学礼堂里求婚的事,谁不认识他?

    有了求婚的先例,今天见徐天胤在校门口送花,学生们也就不那么大惊小怪了。不过跟他近距离面对面,有人还是免不了驻足,毕竟这是徐家的人,京城那红墙大院里的红顶子贵族!

    京城大学里家里有背景的人也不少,试着去跟徐天胤打招呼的人无一不是走出两步就被冻成了冰渣。

    这时候,夏芍从校园里走了出来。她知道今天徐天胤来接她,因此没开车来学校。人群自动让开,徐天胤抬起头来,见校门口走来一名女子,仍旧是那一身白裙,眉眼含笑。她的容颜比之在青市一中的时候略微褪去了青涩,眉眼间那悠然宁静的气韵比以往更加令人移不开眼。而徐天胤今天的目光也比以往更定凝,孤冷沉寂的眸深处竟有难以抑制的涌动。

    那目光只叫校门口的学生们惊奇,却只有夏芍能读得懂——两人的婚事总算要订下来了。虽然是订婚,但这男人还是很期盼。

    其实,夏芍也很期盼,她笑着走过去接过花来,尽管还是那一束,却还是珍惜地抱在怀里低头轻嗅,笑着等徐天胤为她开了车门才上了车去。

    在众人的目光中,徐天胤把花放去后座,刚坐进来打算发动车子,夏芍的手机便响了。一接电话,夏芍轻轻挑眉,“孙长德来京城了,先改道去下公司吧。”

    原本今天晚上是约好了去徐家吃饭,打算徐天胤接了夏芍就直接去徐家,好商量夏家人什么时候来京、以及订婚细节上的事。但孙长德在这时候来京,夏芍知他必定有事,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挺高兴。

    只是没想到,到了公司总经理办公室,见到了孙长德和方礼后,夏芍接到的会是一张世界拍卖峰会的邀请函。

    夏芍捏着手里的邀请函,看着孙长德和方礼兴奋的眼神,自己却有些怔愣。以前没有听说有世界拍卖峰会,而邀请函上也写明了是第一届。只是举办的时间很不巧——八月一号到八月十号,为期十天!

    而夏芍和徐天胤的订婚日子在八月六号……

    “董事长,以莱帝斯集团的古老和庞大的人脉,他们现在属于拍卖领域的跨国集团,不仅在英国本土有分支机构,还依靠连锁经营的模式在全球四十六个国家和地区、一百多个城市设有连锁拍卖机构和办事处,可谓国际拍卖市场的霸主,在世界拍卖市场上占有很大份额。”方礼在英国长大,对莱帝斯耳熟能详,几乎是听着莱帝斯的名头长大的。

    “我在接到邀请函的时候已经核实过了,这次的峰会意在各国古艺术品的交流,世界拍卖行业的发展座谈会,以及由莱帝斯举行的为期三天的西方艺术品拍卖盛会,出席峰会的企业可以送展一件古董,可谓盛会啊!到场的拍卖行都是世界各国的龙头企业,咱们国家只有华夏集团受到了邀请!”孙长德也目光灼灼笑道。

    只有华夏集团受到了邀请,那表明华夏集团这几年的迅速崛起和夏芍在商场上的作为,已经在国外商界引起注意了。这张邀请函代表着对夏芍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的肯定!孙长德很期待夏芍能在国外崭露头角,大干一场!要能把那些洋鬼子给震一震,倒也是大快人心的。

    夏芍却捏着邀请函垂眸,她身为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怎会不知道莱帝斯的名头?从成立华夏拍卖行的那一天起,她就有心将华夏集团引领成跨国集团,这次的世界拍卖峰会,可能会有多少机遇和挑战、对华夏集团未来的影响能产生多大的契机,她怎会不知?

    而且,这是第一届拍卖峰会,对出席的企业来说意义非凡,且能出席的企业,定然会受到很大的关注。

    只是,这时间……

    夏芍有些犯难。孙长德和方礼期待的目光让她清楚,她是华夏集团的掌舵者,从公司成立到现在,每前进一步,就会有新的人跟随她。她被员工信任和期待,带领集团前进是她的职责所在。但她同时是个即将订婚的女人,心爱的男人等她四年,等的不过是一个订婚。

    去,对不住她心爱的男人。不去,对不住给予她信任和期待的员工。

    一边是职责所在,一边是儿女情长。饶是夏芍这样的人,也犯了难。

    而就在这个时候,徐天胤伸手,拿过了夏芍手里的邀请函。

    ------题外话------

    看在今天更得早和我结婚的份儿上,不要揍我!

    好吧,妞儿们,我忙去了,晚上来幽会乃们。

    上章有求月票,但是月票这事儿,还是不希望大家为了攒票太破费,有票的娃愿意投的就投张,没有的看看就过了。

    群抱你们!晚上见……呃,肯定会很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五章 世界拍卖峰会邀请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五章 世界拍卖峰会邀请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