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前往英国,特工小队

    夏芍从书房回到客厅,徐彦绍、华芳夫妻和徐彦英已经到了。今天本来就是齐聚一堂讨论订婚细节的,但当三人听夏芍说要延期婚礼时,都愣住了,很是意外。

    徐彦绍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和蔼地呵呵一笑,道:“不碍事!这事既然老爷子同意,那就没什么了,我们是没有意见的。年轻人嘛,事业为重!而且这次去英国,国内只有华夏拍卖一家受到了邀请,这自然是很荣光的事。咱们国家拍卖行业起步比欧洲国家晚很多,华夏集团既然能收到邀请函,表示在行业里已经是优秀的了。而且这次拍卖峰会啊,咱们国家……唉!算了,总之去了拍卖峰会上好好干!为国争光!”

    敦煌壁画的事,以徐彦绍的级别自然是知道的。他虽不知有特别行动,但却知道有这么回事。外交部发表声明就在这两天,但徐彦绍却不敢跟夏芍说这事。他怕夏芍会误以为他的意思是让她把壁画买回来,别说国家根本就不鼓励民间购买流失在外的文物,哪怕是允许,也不知道夏芍愿不愿意出钱,毕竟那是私人的钱,文物收回来也是要归国家的。

    徐彦绍是怕夏芍万一不愿意,他说出敦煌壁画的事,反而引起她的误会和反感。

    想到这里,他不由苦笑,共和国堂堂委员,出门都被当做国家领导人来对待,除了老爷子,他何曾对别人说话这么斟酌语句,小心翼翼过?不过,夏芍算是对他们夫妻有成见了,不论这半年他怎么表现得和善,她的态度都不冷不热。

    华芳自知做了最多得罪夏芍的事的人就是她,所以这半年来,见到夏芍她都不说话,只是在一旁坐着。也就是这些日子,她才看起来像个大家族的儿媳妇。

    徐彦英尚不知敦煌壁画的事,她听了夏芍的决定只能一叹,“幸亏是订婚,不是结婚。咱们之前低调,请帖都还没发出去,不然可真难办了。”

    “事情突然,叫姑姑费心劳神了。”夏芍歉意地道。对徐彦绍夫妻她是不冷不热,对徐彦英她还是从内心很感激的。这些日子徐彦英忙前忙后,准备了很多订婚的方案,就等今天一家人看过,由她和徐天胤点头了。结果出了这么件急事,夏芍倒觉得挺对不住她。

    这话让徐彦绍夫妻脸上火辣辣,他们这半年来也没少对夏芍示好,从来没听见她以晚辈的姿态说这么句话。徐彦英倒是笑了笑,“我劳什么心神?做长辈的,到了这年纪晚辈的婚事可不就是乐趣?我也就是爱凑个热闹。这事你得好好跟天胤说说,这孩子嘴上不说,我瞧得出来,他是最盼着订婚的。延期的事估计对他影响最大,你们小两口的,有话好好说,可别吵架。”

    “您觉得,胤的性子,有人能跟他吵得起来么?”夏芍忍笑道,师兄那性子要会吵架,天就要下红雨了。

    徐彦英一愣,接着也是噗嗤一笑,“他那性子,有人要能跟他吵得起来,确实是得有点功力。”笑了会儿,徐彦英又沉吟道,“天胤向来疼你,只要你们两个感情不受影响,老爷子也没因为这事生气,那就是最好的了。其他的人都没什么话说。年轻人是该以事业为重,不过家庭也要顾虑着,听说过年前还有个好日子?那时候你该没事了吧?”

    夏芍在年底虽然不能说不忙,但也确实是一年之中唯一的假期了。那时候她会回家陪父母,推掉一切应酬饭局,除了公司的年终舞会,其他的事都不参与。今年若订婚的日子在小年夜前一天,公司方面的事她会安排,绝不会再耽误了,“那时候我会把事情提前安排好的,再有什么事,我也不顾了。”

    “那就好。”徐彦英这才松了口气,苦笑,“你这孩子啊,比我们这些人都忙,总感觉日理万机的。”

    “一个集团就好比一个王国,可不是日理万机?”徐彦绍笑着插了句嘴。

    夏芍没理他。

    过了一会儿,老爷子和徐天胤从书房里出来,两人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夏芍只是事后被告知,这次去英国,除了徐天胤以为,还会有三名特工协助他,四人的身份由华夏集团安排。

    夏芍当晚就打了个电话回东市,告知父母订婚推迟到年底的事。夏志元和李娟也很意外,李娟接过电话来,还把夏芍给说了一顿,“小芍啊,妈知道你也不容易,又要管理着公司、顾着学业,还得顾着家里。妈不想你什么都做得最好,只是想告诉你,天胤那孩子对你不错,这事虽然你有理由,但是可得跟他好好说,多顾念顾念他的心情。别让那孩子太难受。”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李娟现在是把徐天胤当女婿了。

    夏志元这回倒替女儿说起了话,“这不是急事么?咱们国内就女儿的公司受到了邀请,那是为国争光的事!为什么不去?再说老爷子不也同意了?那就没什么说的了。大不了今年过年咱们一家去京城,把订婚的事搞定,直接在京城过年!”

    年底是日子是小年夜前一天,正好在京城过年,这样安排确实是不错的。这些事夏芍就交给父母安排了,家里亲戚也叫他们去说,她只准备赴英国的事。

    世界拍卖峰会是八月一号开幕,但徐天胤的队伍打算提前进入英国摸清敦煌壁画的保存地点。夏芍给几人安排的身份是秘书和保镖,她在公司一直没有董事长助理,只有两名文秘。徐天胤的队伍里有名女军人,夏芍将其安排成了临时助理,另外的人便安排成了保镖。不论她自己是不是高手,请保镖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毕竟身手再好也躲不过子弹,上层圈子的名流出行有保镖是众所周知的事。

    但前往英国的时间也不宜太早,免得引人疑窦。夏芍决定提前一周前往英国,理由是去看望一下她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的朋友胡嘉怡。这个理由再好不过,夏芍一提出来便得到了通过。

    夏芍带徐天胤的队伍先行,其余华夏集团的人由孙长德和陈满贯带队,一行十人拍卖峰会开始前一天再齐聚伦敦。

    ……

    伦敦七月底的天气比京城冷很多,晚上八点,Heathrow机场。

    一名东方女子从头等舱里下来,在伦敦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里,东方人很常见,但女子一下飞机,还是引起了不小的注目。

    女子看起来年纪并不大,在西方人眼里,她大概只有十六七岁,却符合人们对东方美女的所有想象。她一身白色长裙,上身套着件浅粉的小外套,在异国情调的霓虹里,步态优雅漫然,眉眼含笑。伦敦夜凉,月色几乎不见,她身上却似笼了层淡淡珠光,肌肤玉瓷生辉,独成一身宁静神秘的气韵。令人一眼望见,便联想到东方古国那沉淀千年的瓷。

    机场里,不少人忍不住回头驻足,有几名英国男子更是眼神一亮,接着很大胆地走过来,打算搭讪。但几人刚走几步,便都停住了脚步,看向女子身后。

    女子身后,三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跟着走下来,为首的男人貌不惊人,目光却如暗夜里的孤漠冷傲的狼,一眼便叫几人咽喉都感觉一紧,不自觉地后退。男人的下巴上一道伤疤,却并不难看,反而多了几分男性魅力。不过,这男人一看就不好惹。

    而男人身后还跟着两名东方面孔的男子,两人身高都只是中等,连相貌也都不起眼,其中一人眼神很凶悍,而另一人则身形偏瘦,眼神有些机灵,一下了飞机就四处瞄,目光警戒。

    这三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两个字——保镖!

    带着保镖出门的东方美女?什么身份?

    正当机场驻足的人脸上露出疑惑,后头又下来一名女子。女子扎着黑色马尾,一身职场装。她身后提着只拉杆箱,下来后就直奔夏芍身边,露出职业化的笑容道:“董事长,酒店派了车来,已经在机场外面等我们了。”

    女子说的话没人听得懂,就只是感觉得到她态度十分恭谨。这不由让周围的人更加感兴趣——这女孩子,看起来真是身份不一般,到底是什么人?

    夏芍只是点头微笑,“好,那我们走吧。”

    一行人在机场众人的注目礼中走出机场,进了两辆黑色宾利车,扬长而去。

    这两辆车是酒店派过来的,而夏芍所订的正是三合集团在英国的酒店。在住宿方面,夏芍当然注意保密性和安全性,她提前跟戚宸打了声招呼,一下飞机自然就有人在机场外头等了。

    来接机的人态度也十分恭敬,进了酒店后,经理亲自带夏芍到了总统套房,并命人送了晚餐来。服务生一退出房间,酒店楼下便又来了三辆宾利车,从上面下来的人都是黑道的人马,进了酒店便整层戒备起来,没有夏芍的允许,什么人都进不来。

    而房间里,送来的饭菜却没人动,五人坐在沙发里,商讨明天的事。

    此刻,徐天胤带着的三名特工人员坐在沙发里,腰背挺直,双手倨膝,一副军人坐姿。

    “队长,据我们的情报称,莱帝斯家族对壁画的保管很严密,目前可能放置的地点一在大英博物馆,二在家族内部。”说话的是名男特工,此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形都普普通通,是三人中最没有特色的。用句老话说,丢在人堆里都认不出来。

    然而,夏芍知道,越是这样的“普通人”,越不引人注目,也就越适合做情报工作。以前在影视剧里或者小说里看到的特工无一不是俊男美女,事实上,并不能说没有俊男美女的特工,但这样的人少。现实中对特工的要求是越像普通人越好,没有令人一眼记得住的特征,也就更便于隐藏。

    特工是危险又寂寞的工作,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那么光鲜。他们大多默默无闻,所做的工作连家人朋友都不知道,所立下的功勋也不为世人所知。他们是行走在暗处的人,时刻需要隐藏,时刻需要让自己普通。世人都向往功成名就,他们的功只在档案里,他们的名只在自己心里。哪怕所有人都笑你是普通人,笑你一生碌碌无为,你也不能愤而宣扬自己的功勋。有的人一生都要把荣誉和功勋埋藏在心底,永不能对人提及。

    不被人知道,不被人崇敬,寂寞,孤胆,这才是特工。

    夏芍在来英国前与这三人见过一面,便深有感触。他们与她见面的时候都是易容的,真实姓名也对外保密,她所知的只有他们在这次行动中的代号。

    负责情报的这名特工代号王虺,王字听起来是姓氏,其实王虺二字意为大蛇。蛇是游走在阴暗中的生物,用来当做情报人员的代号再贴切不过。

    “此次的壁画是莱帝斯家族先寻得的,存放在大英博物馆的可能性不大。但莱帝斯家族有放出消息,称在拍卖会之前,会将壁画放在大英博物馆里进行展览。这消息可能是真,也有可能只是障眼法。但大英博物馆里的防盗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把壁画放在那里,确实安全性有保障,所以不排除莱帝斯家族真会这么做。我们需要对博物馆进行搜索。”王虺继续道。

    “这件事需要夏小姐的帮忙掩护。她对外声称是来见朋友的,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前往剑桥小镇,去见夏小姐的朋友。目前正是大学放假的时候,我们想请夏小姐邀请朋友来伦敦,让她的朋友带领我们游览大英博物馆,我们就以游客的身份进入,玩儿他娘的一天!”另一名男特工说道。这人身形偏瘦,眼神机灵,是此刻三人里唯一脸上带着笑容的,给人的感觉比较活跃,代号毕方。

    而那名身份是夏芍的临时助理的女军人也点头道:“没错,夏小姐的任务就是掩护和配合我们。”

    这名女子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夏芍只知她代号英招。此刻,她已经收敛起刚才在机场时职业化的笑容,脸色严肃,说话语气也严肃,颇有军人的铁血气质,只是这话略微令人不太舒服。夏芍在这次国宝夺回行动中确实是外围,毕竟她并非特工人员,任务的执行核心她接触不到,这女子的话其实并没有错,在这次的事情上,夏芍就是负责掩护和配合的。但这次的行动特殊,连国家方面都需要华夏集团的协助,夏芍不喜欢摆架子,但她希望被人尊重,而不是因为她是外围,就对她用命令和排挤的语气说话。哪怕是这话里加个“请”字,给人的感觉都会舒服很多。

    这并非是夏芍挑理,她是风水大师,对一个人的气场很敏感。她感觉得到,这女子对她确实有敌意。不过因为她是特工人员,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和控制情绪,因此这感觉并不明显。

    感觉到这点,夏芍只是淡淡一笑,并不跟英招计较。只是抬眼,挑眉,笑意颇深地瞥了徐天胤一眼。

    徐天胤是这次行动的队长,他没有代号,王虺、毕方、英招三人却对他极为尊敬。夏芍曾听毕方喊过他一声“头儿”,因此夏芍猜测,徐天胤可能不仅仅是这次行动的队长,或许他应该是那个神秘部队的首领。他们几人应该是合作过很多年了,彼此很熟悉。

    徐天胤对英招的话微微点头,但却接着道:“我们的任务也要保护她的安全。”

    英招一愣,严肃的脸色微微一僵,看了夏芍一眼。夏芍笑着端起桌上的红茶,轻品一口,气韵悠然。她这副悠然高深的样子让英招很看不惯,但军人的铁血和纪律性却让她对徐天胤的命令点头道:“是!夏小姐的安全我们会负责!”

    看不惯归看不惯,任务归任务,她分得清。

    明天的安排讨论结束后,王虺和毕方两人便站起身来,毕方笑道:“头儿,我们就不打扰了,您跟夏小姐晚餐愉快!嘿嘿。”他边说边去拉英招,顺道使眼色,仿佛在说:快走啊!杵在这儿干嘛?当电灯泡不厚道嘿!

    英招却坐在沙发里对徐天胤道:“队长,按照这次行动计划,我是夏小姐的临时助理,跟她住在一个房间。您跟王虺、毕方在隔壁。”

    王虺和毕方互看一眼,两人眼里都有叹气的意思。虽然计划是这样的,但是这一层都被警戒起来了,基本上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所以房间的安排上其实可以不用这么死板的。不过,英招的心思,他们两人也能看出来点,只是头儿从以前就对这种事迟钝得不得了。他们跟他战友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头儿的性情他们自然知道,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没人能与他比肩,但在感情上,小孩子都比他有经验!老实说,当他们去年在网络上看见头儿跟女孩子求婚的视频后,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只能说,以前可能他没遇到合适的那个人。现在他遇到了,作为换命的战友,他们是祝福他的。虽然英招有些可惜,但说老实话,干他们这一行的,都是接了命令就走的人,其实不合适组成家庭。至少他们两个在找另一半的时候,是不会考虑战友同行的。以后万一两人都有任务,家里老人孩子,谁来照顾?

    所以说,他们是支持头儿的选择的。只是看英招似乎还有挣扎的意思,于是看向徐天胤。

    徐天胤面无表情,只道:“你们先去用餐,晚点再过来。”

    英招垂眸,脸色依旧严肃,却是服从命令站起身来道:“是!”

    “头儿您慢慢用餐,不急!我们在隔壁等您。嘿嘿!”毕方笑得挤眉弄眼,一把拉了英招,和王虺两人二话不说把她给带了出去。

    夏芍抬眼,望了眼三人的背影。王虺、毕方、英招……这可都是古代神兽之名,可见国家对这次行动也寄予希望,希望这次他们真的能使国宝回归,一切顺利吧。

    夏芍感慨一叹,听见碗碟的声音她才低头,见徐天胤已经把牛排切好,放在她面前了。夏芍看着某人服务周到的样子,又露出深意的笑来,歪着头伸手戳某人胸口,“说,这又是什么时候惹的情债?”

    “唔。”徐天胤闻言抬起头来,陌生的脸,目光却是夏芍所熟悉的,黑漆漆的眸,定定望着她。

    夏芍太了解他这表情了,看了不由噗嗤一笑,接着扶额,“没什么。”

    敢情这人是惹了情债也无所觉,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嗯。”夏芍说没什么了,徐天胤便低头,继续去做他的服务工作。把奶油浓汤盛出来,又把主食和甜品一样样地摆放在夏芍面前,最后从她手里把红茶杯子拿过来,重新倒上新茶。

    夏芍看着他耐心细致地做着这些事,眼神渐渐变得极柔,开口道:“师兄,这次的事委屈你了。”

    徐天胤倒茶的动作一停,接着转头看过来,深深一眼,便将夏芍抱过来轻轻拥住,脸埋进她颈窝轻轻蹭了蹭,“没事。”除了说没事,他不会说别的安慰的话,夏芍却目光又是一柔,忍不住反手将他抱紧,转头在他耳旁道:“年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一定订婚。”

    “嗯。”她吐气如兰,让男人的眸顿时变得深暗,但听见她的话,男人又一闭眼,在她颈窝里闷声应答。答完在她颈窝里轻轻吻下,似誓言的烙印。

    夏芍一笑,却发现徐天胤吻完并不放开她,他有些留恋地吻着她的脖颈,呼吸烫人,气息渐渐变得压抑。这危险的信号夏芍已经很清楚了,但她没阻止。这些天来,虽然嘴里说着没事,但夏芍知道,他心里还是有些闷的。哪怕这才不是她必须要来,他接到了任务,两人这婚也是定不成的。不管是因为谁的原因,对他来说最苦闷的还是不能订婚这件事本身。

    任由徐天胤吻着,夏芍转头,目光柔和地看着男人,轻轻在他耳根落下一吻,试着安抚和回应他。她的安抚和回应立刻让男人的呼吸变得粗重,成为了点燃一切的导火索。

    男人将女子压进沙发里,身子覆上来,近乎粗暴地压上她的唇,肆意索取掠夺。豪华的总统套房里,很快便传来压抑的喘息,颠倒迷离。

    ……

    订婚延期的事果然让徐天胤心里很闷,他有些狂躁,虽然力道掌握得很好,始终不曾伤到夏芍,但还是让她感觉腰比以前酸,只是一回,她就累得趴在他身上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夏芍意识迷迷糊糊转醒的时候,便猛地起身!她记得晚上王虺他们临走前,说是徐天胤晚上要跟他们一个房间的。这都凌晨了!

    但当夏芍猛地起身的时候,她又是一愣,腰间似被一双大掌压住,夏杀低头看去时,正看见男人精裸的胸膛,在昏黄的壁灯下,老实说,景色很好。

    男人脸上的易容没揭下来,眼眸却是她所熟悉的。他的目光也望着她胸前,此刻两人还是在沙发上,她趴在他身上,这一挺身,胸前诱人风光展露无疑。男人的眸在发黄的灯光里又变得嗜血,夏芍见了忙拿手掩了胸前风光,另一只手去推男人胸膛,脸颊微红,嗔道:“你可悠着点儿!快天亮了,有正事呢。”

    徐天胤显然也知道,他不放开夏芍,只是镇压在她腰身上的大手微微用力,在她的惊呼声中,他已经抱着她起身,一起往浴室走去。

    等两人从浴室里出来,外头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两人这才发现昨晚饭都没吃,徐天胤打电话叫了服务生来,将昨晚冷掉的餐点撤走,换了丰盛的中式早餐来,直到两人吃完早餐,才一起出门。

    王虺、毕方和英招已经收拾妥当,徐天胤敲门的时候,三人出来,毕方看见两人,笑得很贼,“头儿,昨晚睡得好不?”

    “好。”徐天胤点头道。

    “咳咳!”王虺忍不住笑着一咳,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

    英招则脸色微黑,眼神一黯,道:“拍卖峰会这些天,我们都住在这家酒店,夏小姐的行李可以不用拿了,这就可以前往剑桥镇去见她的朋友了。”

    剑桥大学所在的剑桥镇是一座拥有十万居民的英格兰小镇,离伦敦不过一百公里,驱车前往一个多小时就到。一路上,风景极美。据说,镇子里有条河流从小镇穿过,名为剑河。公元前的时候,古罗马士兵驻扎在剑河岸,在河上建成了一座大桥,剑桥由此得名。

    而剑桥大学更是世界十大学府之一,诞生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大学,有自然科学摇篮的美誉。在这样的学府里读书,胡嘉怡自然是有些压力的。胡家的服装公司在英国有些业务,因此有些人脉让胡嘉怡进入剑桥读书,但她之前在巫术学校就读,耽误了大学半个学期的课程,因此现在只能算是在读预科,九月底才能正式入学。

    因此,眼下虽然是放假的时间,胡嘉怡却仍然留在学校补习功课,另外也会抽时间去父亲的公司,学习公司的事务。

    夏芍要来的事自然是早就跟胡嘉怡打好了招呼,因此这天上午,当两辆宾利车在校门口停下,夏芍一下车来,便有一名童颜巨乳的女孩子扑了过来。

    “小芍!想死你了!”

    ------题外话------

    更新时间改改,说不准具体什么时候,反正是白天。最近被勒令调整休息时间,晚上要早睡。

    红包继续在发,差不多还有个四五页。发完了我会说一声的。

    另:我要谢谢那些猥琐的、给我送内裤的娃。你们成功刷新了猥琐的极限,崇拜!给跪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七章 前往英国,特工小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七章 前往英国,特工小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