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反噬!

    朱莉安的父母并不认识亚当,黑巫师在英国太神秘,两人并不知道亚当是黑巫师。听到亚伯称呼亚当弟弟,两人还以为为了自家女儿的事,奥比克里斯家族竟然派出了两位白巫大师。受宠若惊之下,朱莉安的父母对亚当也投去了敬畏的目光,连亚当刚才说女儿中了黑巫术的事也忘了震惊。

    亚伯对亚当的回答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转头道:“看来,朱莉安小姐不幸得罪了一位黑巫师。不过,对方显然还很稚嫩。这诅咒不会要了朱莉安小姐的性命,但会让她吃点苦头。”

    “什么?!朱莉安得罪了黑巫师?”朱莉安的父母这时才大惊失色,脸色都白了。女儿好端端的,怎么会得罪黑巫师?上帝!这太可怕了!

    朱莉安的母亲再顾不得其他,急切地带着哭腔问:“亚伯大师,那我女儿……”

    “请先出去,我需要单独在病房里待一会儿。”亚伯微笑着打断她。

    夫妻两人一愣,接着便知这是亚伯要给女儿解除诅咒了,于是忙千恩万谢地说了几句,便赶紧退了出去。

    一起走出病房的还有亚当。对于他也走了出来,朱莉安的父母很意外——这位大师难道不用帮忙?

    但是两人不敢问,见亚当在病房门口站着,两人也不敢凑过去看亚伯在病房里做什么,只知道等待的时间是煎熬的,他们像等待了半个世纪。而实际上,医院墙上的时钟才过了十分钟,亚伯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开门的一瞬间,朱莉安的父母便赶紧迎了上去,眼底是希冀的光,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女儿怎么样了。但病房里面的景象被亚伯挡了大半,两人没看见病房的床上,沉睡着的朱莉安额头上,一道金色的五芒星印记淡淡消散……

    他们也不知道,就在这印记消散的一刻,距离伦敦一百公里远的剑桥小镇,刚来到酒店房间的胡嘉怡忽然脸色一白,一口血喷了出来!接着捂着心口,缓缓倒了下去。

    ……

    医院里,当得知女儿没事了,朱莉安的父母大喜若狂,连连对亚伯称谢。亚伯却笑着问道:“沃特先生,我们白巫师的职责就是保护耶稣的子民不受邪恶的侵害。所以请帮我一个忙,回忆一下,朱莉安小姐之前有跟谁结仇过吗?”

    朱莉安的父亲一愣,她的母亲立刻道:“朱莉安是昨天晚上出事的,她回来的时候在车里还好好的!不过我听保镖说,昨天傍晚,她在剑桥镇上得罪了个东方女孩子!”

    朱莉安晚上回到家里,哭闹了很长时间,说是在剑桥镇上受到了侮辱。他们夫妻听了之后很恼怒,那家餐厅的人虽然跟家族有些血缘上的渊源,但却是家族的耻辱。以前,家族允许他们在英国的土地上生存已经是宽容了,他们竟然还敢联合外人侮辱朱莉安?两人大怒,原本还想细问,没想到朱莉安接着便说累了,上床休息后就发起了烧,送来了医院医生查不出病来,她却一晚上心脏骤停了好几次。惶恐无措之下,两人想到了奥比克里斯家族,没想到还真是诅咒作祟!这件事,一定跟那家餐馆里的杂种有关!

    朱莉安的母亲语气含怒,却没注意到,“剑桥镇”和“东方女孩子”的字眼一说出来,一直沉默不语的亚当忽然身子微微一震!

    亚伯一挑眉,显然也从这话里推测出了什么人来,顿时笑容有些奇异地转头,看向亚当。

    这时候,朱莉安的父亲补充道:“听保镖说,那名东方女孩子跟华人帮派三合会关系密切!亚伯大师,会不会是她请了巫师,诅咒我的女儿?”

    嗯?

    亚伯和亚当都愣了愣。和三合会关系密切?胡嘉怡跟黑道没有关系,倒是有个人……这么说,昨天她也在场?沃特家族得罪的人,是她?

    亚伯垂眸,眸底笑意颇深,露着令人看不懂的光。即便沃特家族得罪的另有其人,但朱莉安中了黑巫术却是事实,下手的人还是他所猜测的那个人。事情的发展虽然超乎他的意料,但,还真是超乎意料地对他有利……

    “亚伯大师,可以请您占卜看看这名东方女孩子的底细吗?如果她是伤害我女儿的人,我们沃特家族一定不会饶了她!”朱莉安的父母还不知所谓,愤怒地请求。

    朱莉安的母亲看向身旁的丈夫,怒道:“还有那家人,这次一定要把他们赶走!”

    亚伯闻言,冷淡地抬眼,“诅咒朱莉安小姐的巫师我们会处理,其他的事,奥比克里斯家族不会参与。”

    亚伯的话让沃特夫妇一愣,朱莉安的父亲一惊,接着出了一身冷汗!他刚才过于愤怒,竟然忘了,以亚伯的身份地位,并不是他能指使得了的。就连皇室请他占卜,出于礼貌和尊敬都会先预约,更不用说其他政商名流了。沃特家族虽然辉煌,但在奥比克里斯家族面前,完全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本!朱莉安的事还是因为可能与诅咒有关,奥比克里斯家族才特别应允不必预约。现在朱莉安没事了,再说请亚伯占卜,那就是有些忘形了。

    其实查那名东方女孩子底细的事,凭沃特家族的人脉,完全有办法。只是有位占卜大师在这里,任谁都会有想走捷径的心思。只不过这位大师的便宜不是谁都能占的。

    朱莉安的父亲赶忙点头道:“是,这些事我们会自己去查。今天的事很感谢亚伯大师!酬劳方面我们遵守的!”

    亚伯笑了笑,虽然他出马,酬劳不菲,但他是不在乎那点钱的。那跟家族的财富比起来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他只是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医院。

    亚当也随后离开,但转出走廊,他便停下脚步,亚伯果然等在那里。

    “你知道我们家族的规矩,没有任务和允许,私下诅咒,是要被清理的。安德鲁叔叔和你身为领导者,对这件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回去之后请向家族的族老会解释。至于清理的事,我会帮你的,我的弟弟。”亚伯转身笑道,看起来很像宽厚的大哥。

    亚当这时候神情已恢复正常,唇边带着完美的优雅笑意,手放在白色的风衣口袋里,窗口吹来的风拂起他金色的长发,他看起来要比亚伯更像天使,而他忧郁的眼眸对女人来说也比亚伯更有杀伤力。

    亚伯的眼神不自觉地冷了冷,亚当却笑道:“既然这件事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我怎么忍心为我的族人增添麻烦?族老会我会负责解释,清理的事也交给我。”

    “你下得去手?据我所知,你一直关注着她的情况。看起来,你对她挺关心,我还以为你对这位中国姑娘有非同寻常的感情。”亚伯嘲讽道。

    “我关注谁,你了解得这么清楚,是不是也说明你也在关心我?”亚当的笑容无懈可击,却反唇相讥,意味比亚伯更加嘲讽。

    亚伯脸色一冷,亚当已从他身旁走过,“她是我的学生,她所学的一切是我教给她的,要收回也应该由我来收回。不要妄图替我行使权力,否则,我会忍不住替拉斐尔做更多的事。”

    亚伯的脸色瞬间一寒,这是威胁!但亚当没有回头,说完这话,人已经进了电梯。

    亚伯立在原地没有追过去,只是盯着电梯的门,看着那扇门关上。然而,就在门关上的一瞬,他原本冷寒着的脸上忽然浮现起诡异的笑容,那笑容里有着正中下怀的算计、胜利者的快意、仇恨和一些难以分辨的情绪,渐渐拧在一起,扭曲。

    ……

    夏芍从莱帝斯庄园出来,便一路赶往剑桥镇。路上,英招对于夏芍将他们所有人都带去处理私事的行为颇有微词。只是刚刚经历过在壁画鉴定上面的失败,英招显然有所收敛,她看起来并不想让自己再有失水准,因此她的一切提议都从任务出发。

    “队长,我认为我们应该像昨天那样,留三个人在酒店,继续监视执行任务。陪夏小姐的事,交给一个人去做就好了。”

    徐天胤开着车,没有回头,只道:“不必。壁画的藏匿地点已经找到,昨晚联系了上级,支援正在调派,三号晚上动手。”

    什么?!

    王虺、毕方和英招三人都愣了,“壁画的藏匿地点找到了?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徐天胤道。这件事,本该在今早就说明的,但夏芍突然接到莱帝斯的邀请,去得很急,就没来得及说。

    但这话根本就没让三人释疑,反而越发震惊。昨晚他们都在隔壁房间监视大英博物馆里赝品的动向,也有人盯着酒店附近的情况,没发现队长有出去过。那他是怎么发现藏匿地点的?

    英招也看着徐天胤,目光复杂。按照任务计划,原本是她和夏芍住一个房间的,可是队长这两天晚上都在房间里,她还以为他是被美人迷了眼,任务的一些忌讳有点抛去脑后,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发现壁画的藏匿地点了?

    “头儿,壁画藏在什么地方?”毕方开口问。王虺和英招也看向徐天胤,没人问他是怎么发现的,只问他在什么地方。因为合作多年了,三人都知道徐天胤的本事,他总有些神鬼莫测的手段,时常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就已经默默把事情搞定了。共和国暗处机构的王牌头衔不是吹出来的,跟他一起执行任务,他们常常都在打下手。这种情况遇到太多次了,三人也知道问了也问不出来,不如干脆直接问重点,完成任务最要紧。

    “莱帝斯庄园,后院。”徐天胤的回答依旧简洁,却让王虺三人的眼神有点发直。

    莱帝斯庄园?这、这什么时候的事?头儿说是昨晚,那就肯定是昨晚!可是他们不是今早才第一次去莱帝斯庄园么?全程他们都在客厅里,根本没机会到场潜伏打探,这藏匿地点在莱帝斯庄园后院的结果是怎么来的?

    毕方大叹一口气,咕哝,“每回跟头儿执行任务,总是有一大堆的谜团。幸亏任务报告不用我写,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写。”

    王虺也苦笑着耸肩,“找着了就找着了吧,怎么把壁画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出莱帝斯庄园才是任务成败的关键,到时候兄弟你再出力吧。”

    毕方点点头,却扒着前边座椅的椅背,玩笑道:“头儿,到时候你不会把事情又不声不响地解决了,我们几个跟着你过去,当个苦力搬搬东西就行了吧?”

    徐天胤目视前方,专心开车,却点头道:“可以。”

    王虺忍笑撇过头去,毕方眼一直,哇哇乱叫:“别!千万别!那不是太没劲了?我还想找点刺激呢!”

    夏芍在前头副驾驶座里坐着,听着毕方在后头夸张地苦叫,便不由摇头轻笑。这些人是师兄的战友,伙伴和兄弟,甚至比他的一些家人还要信任他。如果不是出于信任,他是怎么查到藏匿地点的事,同伴不可能不问,对他现在才说的事也不可能没有怨言。无论这些人在任务中能帮多少忙,有这样的伙伴都是师兄的福分。

    夏芍转头看向徐天胤,果见男人平时线条凌厉的侧脸此刻听着同伴的哀嚎微微柔和,唇边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稍纵即逝。

    前往剑桥镇的车速丝毫没有减慢,此刻车里却有淡淡暖心的气氛。

    直到这气氛过去,夏芍才道:“昨晚的行动惹了老伯顿的怀疑,所以今早他才邀请我去莱帝斯庄园试探。我想接下来他一定会细查这几天我们的行程。你们此行是以我的保镖的身份为掩护,昨天已经把你们留在酒店了,今天再留,难免惹人怀疑。所以今天还是跟我一起吧。”

    其实,夏芍倒不愿意这么多人跟着她,她有些手段,不想被太多人知道。否则以后再有像王家一类的事要处置,难免被人怀疑到她身上。今天是从大局着想,实属无奈之举。

    虽然夏芍的话里也没提是怎么找到藏匿地点的,但王虺三人听了还是惊了惊!这话里的意思,难不成昨晚头儿办事的时候,夏小姐跟在他身旁?那头儿昨晚到底出没出酒店?如果没出的话,他是怎么在酒店就得知了藏匿地点的?如果出去了,夏小姐跟着他夜探过莱帝斯庄园?那地方的守卫再严密,闯进去都不是问题,但是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跟着头儿去执行任务?

    毕方是见识过夏芍的身手的,别看他那天在车上说要回去吓吓王虺和英招,实际上他却不是个大嘴巴。夏芍没让他说,他便没往外说。所以这事对他的震惊还算较小,看着王虺和英招的眼神,毕方偷着在一旁乐。他就等着哪天让这两人自己发现,那才好看!

    ……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夏芍一行到了剑桥镇的时候才刚过中午,车子经过剑桥大学门口的时候停都没停,直奔三合集团的酒店。进了酒店,夏芍在大堂处问明了房间,便上了楼去。

    走到楼道门口,夏芍远远的便一皱眉头!在她皱眉的时候,徐天胤已伸手拦住她,“有血腥气。”

    隔着一条走廊,王虺、毕方和英招三人虽然受过特殊训练,对血腥气敏感,可也没隔着这么远就能闻到。但听见徐天胤的话,三人很迅速地拔枪,英招和毕方来到徐天胤和夏芍身前,靠墙警戒,王虺断后!

    就在三人摆开阵势的时候,夏芍已经开了天眼望向房间,一看之下,她轻巧地一个闪身,躲过徐天胤的拦截,直冲向房间!这一瞬被跟在后头断后的王虺看在眼里,目光顿时惊愣——夏小姐她……会功夫?

    而这时,夏芍已到了门口,房门虚掩着,她伸手去拍门时,徐天胤闪身过来,动作与她刚才闪过他时如出一辙,在她之前率先进了屋里。

    屋里,胡嘉怡倒在地上,面部朝下,血在她脸下淌了一滩!

    “嘉怡!”夏芍奔过去,在蹲下前,徐天胤就先把人给翻了过来,胡嘉怡脸上全是血,气息全无。

    徐天胤的手指往胡嘉怡颈侧一探,道:“休克!”

    “身上没有发现伤口,可能是血进了鼻腔导致的。”王虺和毕方关上房门守在门内,英招过来扫了一眼,手上拿了湿毛巾。

    但在她说话的时候,夏芍已经快速地在胡嘉怡胸口连点几下,胡嘉怡身子一颤,一口淤血从口鼻里喷出来,接着便开始猛地咳嗽。英招在一旁看得眼神一变!不可思议地盯着夏芍,刚才她那几下快而准确,每一击都精准地落在人体穴位上,手法专业,竟是练家子!

    她、她竟然会功夫?

    这一震惊的发现让英招整个人愣在原地,直到夏芍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毛巾,她才反应过来。夏芍帮胡嘉怡把脸上的血擦去,见她苍白的脸,便掌心按在她的丹田处,元气源源不断地补送进去。胡嘉怡的脸色这才渐渐好了起来,咳嗽慢慢停下,缓缓睁开了眼。

    “嘉怡!怎么样?”夏芍问道。

    胡嘉怡目光茫然,反应了一会儿才看出是夏芍来,缓缓摇了摇头,苦笑,“果然有反噬,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亚当让我牢记三倍法则了……”

    “你不是反噬,是招法被破了。”夏芍敛眸道。

    招法?什么意思?英招在一旁眼神古怪。

    夏芍没理她,胡嘉怡虽然是转醒了,但是术法被破,脏腑受伤不轻,需要疗养。夏芍转头对徐天胤道:“我们需要换酒店!嘉怡可能会有危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三章 反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三章 反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