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阴阳师

    拍卖会场里,此刻静悄悄,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老伯顿一行落在了夏芍和宫藤俊成身上。虽然才一早上,但是华夏集团遭受的舆论攻击实在是太严重了,处理不好,很容易因此在场的人都有所耳闻。不少人都想看看夏芍怎么处理这次的危机,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站到了宫藤俊成面前。

    难道,这次的事是日本大和会社所为?华夏集团这么快就查清了?

    可宫藤俊成一脸严肃的否认,让在场的人都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大和会社所为,只能静观发展。

    夏芍不急不恼,只是一笑,气定神闲道:“宫藤社长,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不要紧,只要记住我接下来的话就可以了。中国市场的需求和潜力是巨大的,华夏集团从来都不希望霸市。我们欢迎有竞争力的对手,因为我们相信,只有对手才能造就我们的强大。今天一早,华夏集团所遭受的舆论攻击也是一样,在我们看来不过是商业竞争中的手段。虽然并不算高明,但确实令人意外,仅凭这点,我们的对手就值得赞扬。我想对宫藤先生说的是,华夏集团欢迎这样的对手来中国市场,跟我们一较高下。”

    “……”什么?!

    不仅是宫藤俊成愣了,拍卖会场里竖着耳朵的人都愣了,绝大多数人用一种近乎审视的目光盯着夏芍。

    这女孩子,没开玩笑吧?

    她说得没错,确实商业竞争才能造就一个企业的强大,成就有多高,倒下的对手就有多少,这是成正比的。任何商业帝国都是踩着对手的尸体过来的,只有强大的对手才能造就自身的强大,这话是没错的。任何想要更进一层的企业都不应该畏惧竞争,欢迎竞争是很好的心态。但是,这只是从理性上来说。

    从感性上,没有人在被攻击暗算了之后会不恼怒的吧?在场的人都是国际商界圈子里鼎鼎有名的人,自然都不是傻子,华夏集团今早受到的舆论攻击其实并不好解决,无论怎么做都是两难,可见对手想要一击打垮华夏集团声誉和名望的野心。公司是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没有人在面对有人意图毁去自己心血的时候还能保持理性,揪出对方,打倒敌手就是最高的冷静了,哪还有欢迎别人进入自己的市场,跟自己抢利益的?

    这女孩子是认真的,还是说漂亮话?

    宫藤俊成显然认为夏芍在说场面话,但他不知道,夏芍的话还没说完。

    静默凝滞的气氛里,夏芍慢悠悠笑着说完后半段,“但是,日本的公司除外!”

    什么?所有人又是一愣。

    夏芍的目光这才冷了下来,“别的行业我做不了主,但华夏集团的行业领域里,绝不允许日本公司踏足!至于原因,宫藤社长应该清楚。我们不欢迎日本企业,今早大和会社的所作所为,他日必会自食其果!”

    宫藤俊成脸色一寒,身后跟着的日本员工都脸色含怒,其他人却都怔了怔。夏芍所说的原因,众人心里都明白,无非是战争时期的历史渊源。让众人在意的是夏芍那句自食其果的话,大和会社虽然现在问题很多,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半个多世纪的大集团,如果他们有心进入中国市场,不是华夏集团说不许进入就不许进入的。

    “夏董事长,我认为你在侮辱我们大和会社的尊严!”宫藤俊成冷着脸,一身怒气。

    夏芍却悠然一笑,“不,宫藤社长。我没有时间侮辱大和会社,我对你说的话只是通知。无论你信与不信,大和会社都进入不了中国市场,不出一周,贵公司对华夏集团的所作所为,必将自食其果!”

    不出一周?!

    周围嘶嘶的抽气声,听见这话的人震惊不比宫藤俊成小!不少人都瞪着眼看着夏芍,想知道她这话从何说起,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把握?唯有龚沐云等人面色如常,他们知道夏芍不是说大话的人,她这么说,必有应对之法。

    而黎良骏和他身旁的人则互看一眼,目光微变。夏芍是风水大师,大和会社得罪她是没有好结果的。她连龙脉都能救活,动动大和会社的风水是很容易的事。想当初在华尔街,唐宗伯年轻的时候,得罪他的人现在都已经不知道落魄到哪个角落去了。

    老伯顿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因此他的目光最为闪动。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当年的景象了,难不成,如今要重演?

    夏芍却并没为在场的人解惑,她说完这话便笑着转身离去。老伯顿一行不自觉地跟上,众人的目光随着这一行人的离去而远去,站在原地的大和会社员工却个个脸色愤怒。

    “社长!这个女人太无礼了!她是在侮辱我们大和会社!”

    “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不允许我们踏足中国拍卖行业的话,这绝对是对大和会社名誉的至高损害!”

    “区区商界新秀,竟敢对我们大和会社如此无礼!社长,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一群人义愤填膺,宫藤俊成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回身一巴掌扇到了那人脸上,“混蛋!”

    狠辣清脆的一巴掌,打得所有人都噤声,那人脸上五个青红的手指印,却身子一顿,猛地点头,大声道:“是!”

    “现在是她在给我们颜色瞧!大和会社的颜面都叫你们丢尽了!”

    “是!”

    “我们花重金聘请的团队,才三个小时就被人给追踪到了!简直是耻辱!”

    “是!”

    大和会社的人都低头听训,宫藤俊成发了一通怒气,这才稍微平息一些,转头问:“龙介,安倍大师去哪里了?”

    宫藤龙介是宫藤家的直系子弟,是宫藤俊成的侄子,这次随他一起前来,正是为了在世界拍卖峰会上寻找让宫藤家族走出困境的机遇。没想到在峰会会议第一天,家族就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和潜力。华夏集团才成立五年,根基与经历了半个多世纪风雨的大和会社自然不能相提并论。华夏集团并没有在国际市场上参与过商业竞争,最大的一次手笔是在香港,因此大和会社在峰会当晚连夜通过了进入中国市场的决定。

    其实,大和会社这几年不是没想过向外发展,但是公司老化面临困境,加上大幅度裁员、资产缩水,公司现在只能维持在日本国内的经营,根本无力开拓外部市场。但国内的业务这几年也不见太大起色,面对家族、公司董事会的双重压力,宫藤俊成每天都被问询拯救公司困境的对策,甚至已经因他的作为不大而影响到了他在公司的地位。在这样的情势下,转型和想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已经成为了迫切之事。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和会社收到了世界拍卖峰会的邀请函,他们在这个时候把目光投向中国市场,通过研究,认为华夏集团作为新秀集团,竞争力或许不如其他国家的公司高,如果能在中国取得一些市场,那利益是很可观的!

    但宫藤俊成并非躁进之人,要进军国外市场,公司必须要将大部分的流动资金调动出去,成则能救活公司,败则很可能会破产。因此,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宫藤俊成自然会将华夏集团的崛起经历、经营模式和以往的手段都了解清楚。但他同样是个敢于行动的人,在他紧急让部下去收集华夏集团所有能找到的资料的时候,他同样做了些部署,想摧毁华夏集团在国内的声誉,先削弱对手,以便将来公司进入那边能最快速度地占领市场。

    但令宫藤俊成没想到的是,华夏集团里竟然有精英团队存在,才仅仅三个小时,他的计划就被人发现,还令公司在这样重要的场合里丢了脸。

    那支精英团队是宫藤龙介向伯父推举的,这些人是他曾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黑客朋友,他们曾经做下过很多的大事,他对他们很信任,这次的事也承诺给了他们颇高的报酬,没想到这么快就败露了。宫藤龙介知道在这件事上他已经给伯父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因此听见宫藤俊成的问话,他便赶紧态度恭敬地答道:“安倍大师刚才遇到朋友,到会场外面说话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伯父,您是想请安倍大师对付华夏集团?”

    宫藤俊成闻言看了自己的侄子一眼,没有说话。他对华夏集团的研究还不够透彻,但他已经得到消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是位风水大师,这点对大和会社来说非常不利!因此,他庆幸这次拍卖盛会,安倍大师一起跟了来,遇到这样的事或许可以请安倍大师帮帮忙。

    正想着,远处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一身白色西装,五官俊秀,但脸色却比普通人少一分血色,看起来有些病态的白皙,气质略显阴柔。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日式扇子,眉毛是当今社会很少见的蛾眉。

    现代的穿着,平安时代的面容打扮,这让男人看起来很怪异,所到之处,回头率甚高。

    宫藤俊成却一看见男人便迎了上去,脸上挤出些笑来,“安倍大师,您回来了。”

    “嗯。宫藤君,遇到麻烦了么?”安倍秀真的声线奇特,说话有气无力,怎么听都是个病秧子,但宫藤俊成对他却十分恭敬。

    “是的,安倍大师!刚才……”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听到了一些谈论了。”安倍秀真打断宫藤俊成道。

    宫藤俊成脸皮一紧,谈论这么快就传开了,大和会社的颜面真是扫地了。他抬起眼来看向安倍秀真,有些欲言又止。出来的时候,宫藤俊成曾经请安倍秀真占卜过,算他此行吉凶。可安倍秀真给出的结果很高深,他竟称此行吉凶难断,最终决定跟他一起前来看看。

    “安倍大师,临行前占卜的结果是否应在今天的事上?”

    安倍秀真没有回答,只是摇着扇子,露出深意的微笑,远远地将目光投向了夏芍。

    ……

    安倍秀真看向夏芍的时候,夏芍正在休息区停下脚步。

    “芍,介绍一下,这位是杰诺,我的大学同窗。”李卿宇道。

    夏芍闻言抬眼,对上李卿宇深沉静敛的眸,这才望向他身边。

    李卿宇身边,被介绍到的杰诺并不领情,夸张地抱怨道:“亲爱的李,我跟着你们走了大半圈会场,你到现在才想起向你的朋友介绍我,实在太忽视我了。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我要求补偿!”

    “没有。”李卿宇直接回绝。

    夏芍一笑,“杰诺塞家族的二公子,久仰大名。”

    “你知道我?我已经这么有名气了吗?”杰诺眨眼笑道,顺道跟夏芍握了握手。但两人的手一握上,他便夸张地叫道,“哦!李,她的手好滑,皮肤真好!你不介意我吻她一下吧?”

    杰诺所说的吻自然是吻手礼,但他非要把话说得很暧昧,结果自然是收获了四道不友好的目光。龚沐云淡淡看了杰诺一眼,两人在美国市场上有合作,算得上是伙伴了,但这一眼还是看得杰诺后背冷飕飕。戚宸则眉峰沉沉一挑,就连李卿宇都看向杰诺,深沉的目光一瞬间有慑人的光芒透着金丝镜片而出。

    除了三人,尚有一道杀气凛然的目光从夏芍背后而来。那目光只是一瞬,但龚沐云和戚宸的反应却极为敏锐,当即便转头看去!

    夏芍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神色不露,转身对徐天胤道:“这里面没什么事,你们去专区吧。”

    徐天胤一行人今天还有任务,他们要摸清会场,这时已在休息区,正是找理由让把他们支走的好机会。

    “你带他们过去。”夏芍对英招吩咐道。英招这次是以她的临时助理身份来的,夏芍也顺道找了个理由把英招也支开。

    临走前,徐天胤不着痕迹地看了夏芍一眼,好在他也明白任务为重,因此并没有再表露什么,便跟着英招离开了。

    戚宸看了眼徐天胤的背影,大咧咧往沙发里一坐,“你还用带保镖?警卫团的?身价涨了?”

    夏芍一听就翻了个白眼,这人嘴里就一句好话也没有。明明就是在讽刺她还没嫁进徐家,出门就开始带保镖了。夏芍懒得理戚宸,徐天胤刚才的杀气,不管他们怎么认为,只要没看穿就好了。

    夏芍寻了个座位转身坐下,本想着跟朋友聊两句,但她刚一坐下,便目光一敛,抬头望向远处!

    ------题外话------

    差点,明天早晨补完。

    明天中午有宴席,晚上更新时间依旧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二章 阴阳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二章 阴阳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