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斗法!

    老艾伯特跑向的方向正是西面停机坪!夏芍一看他往那边退,脸色一变,冷哼着手一挥,头顶的煞气呼啸而去,滚滚黑云般的阴煞好似天塌般自老艾伯特头顶上压下。

    老艾伯特八十高龄,腿脚竟还很利索,速度一点都不慢。他抬头一望头顶,手杖往地上一点,借力便往后退!他知道夏芍在身后,退的时候便没有向后,而是向着旁边擦去。如此浓烈的阴煞,玄门弟子们遇到都感觉气息翻涌,这老家伙躲起来倒是身手利索,纵然东西方修为有异,他的修为也是不浅的!

    但夏芍手中的龙鳞和她可以操纵龙鳞的修为显然也给老艾伯特的压力不小,他虽然擦着偏躲过头顶一劫,但却不敢再用背对着夏芍,而是原地一转,面向身后追来的夏芍,手杖往地上一点,借力又往后退去!

    然而,正当他向后退去的时候,见追来的夏芍一声冷笑,老艾伯特忽然脊背一紧,霍然回头!

    只见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那到头顶铺来的阴煞已经如同一道幕墙般横档在他的退路上,拿眼一扫,就像夜里生出的黑雾,浓如泼墨,一眼望不透雾的那一头。更令人心惊的是,黑雾中恍惚有血红的裂隙涨开,里面扭曲的人脸露出来,张着嘴,像地狱恶灵般,咬向老艾伯特的后背!

    老艾伯特这时候正往后退,已经是刹不住脚,惊急之中他不得不又猛地一个回身,手杖迅速在空中画出一道逆七芒星的图案。

    五芒星类似于东方的三才阵,体现的是天人合一的思想。六芒星是阴阳和合的咒语,聚集天地元气的大卫之盾,而七芒星在西方巫术里,却很少被使用。

    七在西方是一个很有魔力的数字,就像东方以九为尊。在东方,天有九重天,地有九神州,龙生九子,帝王为九龙至尊。而在西方,上帝用六天造人,第七天休息;人类有七宗罪,天堂有七位大天使,地狱有七位君主;圣经启示录中有七封印、七灯台、七号角等等。在中国古代,平民是不能用九的,在西方,七同样也是个禁忌。

    没有巫师敢用七芒星。

    因为据说,七芒星很不平均很难操控,即便是画也很难一笔画出,施术失败是要遭到反噬的。而且哪怕是画出来,其六个角代表包括光明与黑暗在内的六种元素,第七个角代表虚无。正是因为这虚无,人类很难操控,巫师也不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并且,传说七芒星魔法阵是一种召唤阵,召唤出来的东西是重量级,虽然力量很强大,但对巫师的反噬也会令巫师本身无法承受。

    久而久之,七芒星在巫术里便成了一个禁忌。

    老艾伯特在这时候画出七芒星来,连夏芍也不知他究竟想干什么。一般来说,没有到了被逼上绝路的时候,谁也不会施展禁术。而现在两人才刚照面,交手连一个回合都算不上,夏芍不认为这位西方巫术上的泰斗级人物会被她逼到使用禁术的绝路上。

    虽然猜不透老艾伯特搞什么把戏,但夏芍下手却丝毫不留情。在老艾伯特迫不得已转身背对着她画出七芒星图案的时候,她手中龙鳞寒光一闪,反手便劈!

    “锵!”地一声,黑暗里一声脆响,响声就像是两件翡翠玉器撞在一起,悦耳声直冲人的脑门。

    夏芍目光一敛,只见老艾伯特在她刺来的时候,竟迅速回身,用手杖格挡住了龙鳞的攻击,龙鳞的刀刃撞上黑水晶,这才发出了刚才一声脆响。而老艾伯特,更是在回身的一瞬,一只手接替了手杖的工作,迅速在身后完成了那道七芒星的图案。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用法器施展术法和用手施展,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夏芍虽不知他这道七芒星是干什么用的,但显然她刚才背后一刺给眼前的老家伙造成了很令他恼火的麻烦,两人的法器刚一撞上,便只见老艾伯特身后,龙鳞的阴煞和逆着的暗紫色的七芒星两相发出一道逼人的光芒,周围的气场骤变!

    夏芍和老艾伯特的目光也在这一瞬骤变,两人果断分开,一左一右错开着向极远处退开。

    就在两人退离的一瞬,原地像刮起一道飓风,龙鳞的阴煞呈龙卷之势被乍亮的七芒星吸入!但那道七芒星在刚才未完成时曾因夏芍的突袭,老艾伯特不得不中途撤去手杖来应对她,导致这道七芒星虽然是画成了,但最终在能量上却极不稳定,存在薄弱点。

    龙鳞的阴煞也不是好对付的,眼见着七芒星发出强大的吸收力,像是要将它吞没,它便干脆旋转成龙卷,送入七芒星的能量中心!但龙鳞自己送上门和被迫被吸收吞没自然不同,七芒星等于在承受两倍的能量,眨眼间,暗紫色的图案便开始扭曲。老艾伯特用手画的那部分图案扭曲得最为厉害,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那个地方倏地碎裂!

    空气都在这时候出现了裂痕般一震!

    龙鳞一举冲破七芒星,如在夜空里劈开一道豁口,而碎裂的七芒则在短暂的安静之后,能量骤然失去平衡,向四周猛地炸开!

    情况比那晚夏芍和亚当的斗法还要惨烈,天地能量的爆炸威力何其猛烈,地面顿时被炸开一道深不见底的巨大深坑,接着便是地震般的剧烈摇晃,两条巨大的裂缝在黑夜里如同张牙舞爪的巨兽,蜿蜒着在一瞬间将莱帝斯的海滨别墅前段横着切断!一路上,阴煞气场所到之处,花草树木一瞬皆枯!

    ……

    就在地震般的晃动传出去的时候,别墅里。

    聚在大厅里的宾客们传来阵阵惊呼,“怎么回事?”

    “外面出什么事了?”

    “不行!让我们出去!伯顿先生,你不能强制把我们留在这里,我们有回去的权利!”

    这些名流们好不容易被老伯顿劝了回来,听见这声巨响,哪个还坐得住?呆在别墅里也不安全,离这里远远的才是办法!

    老伯顿急得团团转,听见这些人话险些忍不住多年的修养破口大骂!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想知道出了什么事吗?这里可是他的别墅!外头的巨响简直就像是炸弹爆炸,他都怀疑自己的别墅遭遇了恐怖袭击,难道他不想出去看看吗?可是那些风水大师们守在外面,他们行事自然有他们的道理,哪怕是没道理,他也不能轻易得罪。那些人让他劝住这些宾客,他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让他们冲出去。再说了,就算不看在门外的那些风水大师的面子上,今天客厅里的这些人都是国际上鼎鼎有名的,哪个出了事,对莱帝斯来说都是麻烦!既然那些风水大师们说外头危险,他目前当然是选择相信。

    “诸位,你们要走我也拦不住,我这可不是在非法囚禁你们,只不过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想想今天上午吧!如果你们打定主意要走,我绝对不拦着,但是后果自负!到时候不要让我们莱帝斯负责!”老伯顿脸色一沉。

    在场的宾客们却是一愣,脑中纷纷闪过上午夏芍把安倍秀真给废了的那场景,上午是她一人,可今晚是玄门二十多名风水大师都在!而且唐宗伯大师和艾伯特伯爵都在外面,谁知道会斗成什么样子?这要只是武术家之间的武斗也就算了,在场的人都带着保镖,谁也不见得怕。可是神秘学这一类的事谁也说不准,今天上午他们就曾集体出现过幻觉,今晚又是这样,谁知道出去后会怎样?

    想到此处,宾客们这才犹豫了下来,没有出去。

    ……

    而同样是地震般晃动传出去的时候,西侧停机坪。

    一张巨大的甲板被掀开大半,徐天胤的将军匕首超乎想象的锋利,让王虺三人都看得好奇又心惊。切开甲板并没有费多少工夫,但是拆除里面的报警器却废了些工夫。现在,警报器已经顺利拆除了三个,还有一个埋在暗处。

    王虺趴在地上,脖子伸进改装的夹层里,眼上戴着先进的夜视仪器,手中拿着根钳子,钳子口极细,正小心地从报警器后头的线中穿过。

    徐天胤、毕方和英招抬着厚重的甲板的三面,给王虺制造出更多的空间,英招紧张地盯着王虺。那报警器安的角度非常刁钻,几乎是个死角,很容易触动,不过应该没问题。毕竟,王虺是拆弹、拆报警器这方面的专家。

    空气都是死寂的,只要拆了这最后的报警器,把壁画拿出来鉴定一下,直升机立马就可以开走,任务就可以顺利完成!

    王虺的鼻头上都渗出了汗滴,他的目光却死死盯着报警器的后头,钳子小心翼翼地找到目标点,张开细微的一毫,眼看着就要剪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强烈震动!

    “轰!”

    整架直升机都跟着一晃,蹲在地上的毕方和英招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身子也跟着惯力一晃,两人手中抬着的甲板忽然一震,向着王虺切去!

    两人手中抬着的甲板不仅厚重,刚才经过将军的切割,边缘此刻锋利如刀!由于那枚报警器安装得太深,王虺趴在地上,半个肩膀都在夹层里面,此刻,英招抬着的甲板正对准王虺的左侧脖颈,她身子一晃间,整个人都向地上扑去,而压在她身下的甲板更是往前一送!

    眨眼间,王虺的颈动脉就会被割断,甚至整个头颅被切下来都是有可能的。

    而王虺在夹层里也心知肚明,他在晃动的一瞬间便脸色一变,只要他反应快,把手收回来抬一下头顶甲板,或许就能逃过一劫。然而,他手中的钳子已经接近报警器,只要他果断下手,拆除就能成功!

    要命,还是要完成任务,他这唯一伸到夹层里的手,只能有一个选择。

    然而,王虺的脸色虽变,目光却连动也没动,红外线夜视镜遮挡了他此刻的眼神,他伸到报警器旁的手却青筋毕露,坚定不动!属于军人的铁性和血性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不被任何人看到,却没有丝毫改变。

    抉择,在直升机晃动的一瞬,几乎没有出现,他本能地稳住了自己的胳膊,不让其发出丝毫抖动,找准了那根要剪除的目标,狠狠一剪!

    然而,正当钳子握动的时候,一道大力从王虺身上传来,甲板一瞬间被掀开,他一把被人从后头提了上来!王虺只觉头晕目眩,眼前一阵发黑,同时只听砰地一声!

    英招被提着摔去一旁,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呐呐望着前方。

    王虺也坐在地上,反应过来后,同样抬头呐呐仰望。

    “队长……”

    但他这声队长却掩盖在刺耳的警报声中——任务,失败。

    毕方蹲在地上,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他们跟着队长出任务,从来没有过败绩,什么突发情况都遇到过,然而今天……但他却不悔恨,反而眼圈发红地看向自己还活着的战友,又抬头仰望站在三人面前的徐天胤。

    这个平日里孤冷如狼的男人,此刻低着头,他们看不见他的眼神,只见他握着手指缝中,鲜红的血一滴滴落下来。那是刚才千钧一发的时候,甩开英招接过甲板拽出王虺时,被锋利的切面所伤。他静静站在三人面前,像平时那么安静,胸膛沉沉的起伏却似受伤的野兽,无声,却叫三人胸口都跟着一震!

    “队长!我……”王虺试着从地上起来。

    徐天胤却转身,没有丝毫安慰,只道:“没事,任务我会负责。”

    三人闻言,眼圈都跟着发红。英招垂眸,面色悔恨,这次的任务,失败都是因为她,如果她刚才能不脱手……刚才,她险些害死了自己的战友!

    “外面怎么回事?”毕方这才转头看向外头。

    这话让英招和王虺都迅速回神,警报响了,莱帝斯家族肯定被惊动了,外头出了什么事?必须出去看看!而且,任务失败,他们必须尽快离开,不能落到英方手里,给对方留下把柄!

    王虺、毕方、英招三人迅速起身,将枪拿在手里便往外冲。但三人刚迈出步子,徐天胤便在前面震出一道劲力,三人撞上,连连退到机头位置,听徐天胤道:“待命!”然后,他自己便打开舱门,跃了出去。

    “队长!”英招一急,跟在后头便往外追,毕方和王虺自然也不能眼见着外头情况不明,让徐天胤一人去冒险,于是也跟着追了过去。

    但三人追到舱门口,却都震惊地愣在了当场——

    外头三百米开外,地上现出一道巨大的深坑,坑两侧的地面裂开一条深壑,远远看去,就像是刚才的地震将地面震开了一条大裂缝,将莱帝斯的别墅划在了海面那一侧,而他们的直升机刚好在这边。

    此刻,警报铃声响彻夜晚的天空,外头却极为安静,在裂缝的两侧分别站着名女子和一位身形佝偻的老人。

    女子一身白色长裙,手中匕首寒光如雪,黑暗里静静而立,气度悠然。而她身后,一条顶天的金色大蟒盘桓在后,蟒身粗如千年老树,头生尖角,竟似蟒非蟒,金色鳞片凛凛生辉,月色里映得人眼都睁不开。而女子就立在那金色辉光里,夜色里,周身也似珠光轻笼。

    一条深纵的裂隙,一架响着警报的直升机,一名立在对面的女子,这画面瞬间映进奔到舱门口的王虺、毕方和英招三人眼中,久立不动。

    那女子,他们认识。

    夏芍!

    夏芍的表情其实很不好,她自然听到了这响彻夜空的警报声。今晚只能说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进行,只是算漏了老艾伯特会往这边跑。他必然不知这边有直升机和国宝壁画,一切都是偶然。

    对于这样的结果,夏芍当然是郁闷的,但世上任何事都逃脱不了意外。但有意外也没什么,他们此行的目的不会变!

    师父的仇要报!国宝要归还!

    既然警报已经响了,那就先顾眼前事。

    夏芍一扫面前地面的裂缝,这裂缝宽达两三米,她过不去,老艾伯特却可以从大门逃走。所以刚才在地面震裂的一瞬,夏芍果断把大黄给召唤了出来——想走?没那么容易!

    而看见这一幕的王虺三人却直了眼。

    “这、这他妈是什么……”毕方眼神发直。他执行任务多年,各个国家什么地方没去过?就是原始森林里面,也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大家伙!

    “我怎么知道!”王虺张着嘴,那东西看着不像蟒,倒像是传说中的蛟龙!

    蛟龙?王虺被自己这个念头给斗乐了,这怎么可能?

    英招则死死盯着眼前这一幕,连声音都发不出。这一幕,已经超过了他们所有人对这世界的认知。

    ……

    而此刻,发出一声惊叫的不仅是毕方三人,还有别墅门口,老伯顿听见那声警报时宛如被针扎了似的,一蹦老高,再顾不得他对宾客们说的话,拉开门便往外奔。

    门一拉开,他眼直了,“这、这是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八章 斗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2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二十八章 斗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