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徐天胤之怒

    徐天胤的速度在夜里如同一道杀机森冷的疾电,人未至,夜空里忽现数道金芒,远远望去,就像是流火划破夜空。流火绚烂,染了半片天,而半片天下,男人速度如豹,黑色的身影带起一道黑色的煞气,一路好似残影。

    老艾伯特正与金蟒缠斗,夜空中的数道流火转瞬到了他眼前!他倏地一惊,凹陷的眼里露出惊色,霍然抬头!就在他抬头的一瞬,夜空流火降下,刺眼的光芒照得他眼都睁不开。就在他眼虚了虚的时候,面前一只巨大的头颅霍然咬了过来!

    老艾伯特手杖往地上一点,迅速后退,身后却有一道金光劈来!他再次一惊,脚步刚点地,便猛地往旁边一移!他移动的时候,余光不仅看清了身后那道金光的来路,也看清了周围降下来的数道金光的真容。

    那竟是八名两人高的巨大金甲人,金甲凛凛金光,由浓厚的阳气聚成,手持关刀,阳煞之浓郁让身在其中的老艾伯特头脑嗡地一声,气血翻涌!

    但,没有给他压制气血的机会,眼前八斩刀便一起劈了下来!那不是八斩实体的刀,落下无风,带起的阳煞却是他这种修习黑暗术法的人最为畏惧的。那刀光真真是八面而来,躲都无处躲!但老艾伯特不是第一次面临险境的,他桀桀一笑,面临生死之险,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这老头儿果然是神智癫狂了。

    只见八斩刀劈下的时候,老艾伯特敏捷得一点也不像一位老人,侧着身从其中一个缝隙里擦过,顺势直接从两名金甲人中间擦了出去!

    一擦出去,他便原地一滚,手杖在空中一画,准备回身给身后的金甲人致命一击!但他刚一回身,嘴边的笑容顿时僵住!

    眼前,还是八名金甲人,他就站在金甲人包围的正中央。刚才从缝隙里擦出去的举动好像是一次幻觉,而他其实什么也没做?

    那八名金甲人却不给他怔愣的时间,阳煞刀光再次劈来,老艾伯特不得不再次从缝隙里擦出去——又试了一次!

    然而,结果一样!

    当他起身,他还是站在金甲中央,一切从未变过。

    这诡异的事让研究了一辈子诡异术法的老艾伯特都惊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懂怎么回事,在对面的夏芍四人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师兄!”夏芍在对面忍不住唤了徐天胤一声,神情焦急。

    师兄也太乱来了!

    撒豆成兵的术法是以天地元气里的阳气为引,聚集成煞。但是在这夜晚的时间,阴盛阳弱,阴气易聚成煞,阳气哪有那么容易聚成煞?徐天胤这是以自己的元阳为引,聚成了八名金甲人!夏芍在香港的时候曾见他使用过这术法,金甲人幻化而成的是两个人的体型,所需的元阳可想而知,那时候他在夜里施展术法,只幻化了三人,而今晚却幻化了八人!

    徐天胤的修为虽高,但他的元气并非像夏芍那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如此举动简直就是打算超负荷!一个人拿自己的元气在拼,岂非就是拿命在拼!这八名金甲人,会加速他的元气消耗,他能坚持多久,实在令人焦心。

    只是这一个举动就够令夏芍担忧了,但当看见徐天胤接下来的举动,向来淡定的她都心里咯噔一声!

    张中先更是一跺脚,气急败坏,“这小子!胡来!”

    只见对岸,八名金甲人将老艾伯特围在中间,所站的方位正是八卦方位——那不仅仅是八名金甲人这么简单,更是以金甲人为阵位,布下的九宫八卦阵!

    八卦阵本来就是以相同的东西为阵眼,迷惑敌方的视觉,造成视觉上的迷宫,令人深陷其中,走不出来。但通常布阵的东西都是静止不动的,比如一草一木,一花一石,或者任何相同的参照物。以能活动的东西、甚至是以元阳聚成的幻化之物来作为阵眼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唐宗伯在奇门江湖行走一辈子,自己都从来不没试过用幻化之物来作为阵眼。确切的说,不是没试过,而是根本就没想到过这种办法!奇门术法,学有所成本身就是件困难的事。大部分的弟子在学成之后多会遵循祖师爷所传下的术法方法,以墨守成规来传承所学。有人一生为了能将术法威力发挥到极致而拼命增进修为,却从来没想到过以其它的方法来试试看。

    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和悟性,也就是为什么玄门收徒重视天赋的原因。

    徐天胤在奇门阵法上天赋,确实是奇才!

    但,唐宗伯的表情却很严肃,在看见徐天胤使出阵法的时候,老人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没错,以幻化的金甲人为阵眼来布阵,确实让九宫八卦阵发挥的不再仅仅是一个迷宫的作用,还能令金甲人斩杀对手于阵中,杀伐极厉!但这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阵法!那八名金甲人耗去的元阳就足够厉害的了,再操纵它们催动阵法的话,有多少元气够消耗?这不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胡来!胡来!臭小子!停下来!”不待唐宗伯说话,张中先当先跳脚。

    但就在他喊话的时候,夏芍沉着脸,忽然盘膝坐了下来!

    天眼大开,夏芍抬头望向夜空,此时正值夜晚,天地元气中的阴气确实极盛,而且别墅院子里斗法已久,阴煞受到各种术法的吸引,正渐渐聚来,阳气越发稀少。

    夏芍目光一寒,周身元气全数震开,闭目入定。她这种入定的方法,把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都吓了一跳!

    入定吐纳本是修炼的最基本方法,每天在金乌初升之时,天地间第一道紫气升来的时候吐纳,最能吐出体内浊气,吸收天地间最纯净的元气入体。没见过有晚上吐纳的,一来因为晚上阴气重,二来今晚这环境,吐纳岂非伤身?

    “丫头,你又在干什么?胡闹!”张中先急得团团转,掌门师兄收的这两个弟子,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当初一个自己跑去收金蟒、救龙脉,现在一个自己干这种金甲八卦阵的事!现在的年轻人,就不知道他们这些老人在一旁看着有多揪心,难道就没个让人省心点的娃吗?

    “嘶!这是?”唐宗伯一惊,明显看明白了夏芍的意图,脸色一变!

    夏芍要做的哪里是吐纳?她是以自己的元气为引,以吐纳的方法吸引更多的天地元气到别墅里来。而她需要天地元气的原因自不必说,当然是为了帮徐天胤!哪怕晚上阴气盛阳气弱,但只要天地元气多了,阳气再少也会积少成多!

    可是,要积少成多,要引来多少天地元气才行?

    正当张中先震惊的时候,他忽然一震,抬头向别墅的后方看去,霎时目光震动更甚。

    只见源源不断的天地元气并非从别处而来,而是从别墅后方被引来——那后方,是大海!

    这丫头是想引大海龙气过来助阵?

    张中先捂住胸口,顿时看夏芍的目光充满震撼。这丫头,也是个胡来的!以一人之力引大海之龙气,天地间如此壮阔的自然之力,岂是人力能借用的?她以为她面对的是香港那条龙脉吗?那条龙脉并非主龙脉,能救已经是大手笔了,而如今跟一面大海的龙气相较,当初那条小小龙脉就如同小虫一般!

    “张师弟,小烨子,布阵!三才位!”这时候,唐宗伯果断喝道。

    他是知道自己这两个弟子的,这辈子也是他幸运,能寻得这么两个孩子收为弟子。但他这两个弟子论天赋天下无双,论胆量那也是天下无双的,有的时候连他也头疼。一个连失传的术法都能无师自通、自创杀阵,一个连龙脉都敢救、天地之力都敢借用……唉!

    唐宗伯长叹一口气,听着是忧心,眼里却有这自豪的神色。但这自豪一闪即逝,关键时刻,他必须要为这两个弟子护航一次!夏芍此举是大手笔,但却有很大的危险。她将自己周身的元气大开,纵然她的元气是用之不竭的,以一己之力将海之龙气引来很有可能会成功,但她精孔也在此时大开,吐纳的时候,她很有可能将此时别墅里的阴煞吸入体内,这对身体伤害是极大的。而且,大海龙气万一真道了,她浑身精孔大开,万一受到冲击,经脉是承受不了天地之力的!

    三才阵攻守兼备,总能帮她护护航!

    张中先和温烨一听,两人都没有意见,迅速以夏芍为中心,找准三才位盘膝坐下。唐宗伯以玄门的掌门法器罗盘为引,温烨拿出他的浮尘来,张中先接了唐宗伯身上带着的龟甲法器,三人齐喝一声,元气激荡,三才大阵转瞬即开!

    而正当三人坐下来的时候,老艾伯特还是被困在阵中不得出,徐天胤闪身入了阵!

    ……

    老艾伯特已经试了少说十来回,每次都在原地,他的行动是徒劳的,眼前看见的一切也似乎都是幻觉一样。但若说是幻觉,当金甲人挥刀劈下的时候,阳煞对他造成的威胁却并非幻觉!他一生醉心黑巫术的研究,对于东方的奇门术法了解不多,刚才遇到,还觉得兴奋,想要一较高下,试试东方术法的威力。但是每试一次都好像在重复之前的行为,这种被愚弄的感觉非常地不好。

    老艾伯特的性情本就癫狂易怒,当他再次尝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的时候,他忍无可忍地怒吼一声,手杖往空中一举,快速连画!黑水晶在金光里散发着森冷的光芒,枯槁的手将其高举起来,在金甲人的刀光纷纷落下之前,试着快速成画。

    然而,正当老艾伯特将精力都集中在跟金甲人抢时间这件事上的时候,身后无声无息闪过一道黑影,刀光从后面划过来,一瞬,森冷!

    老艾伯特一惊!他也是高手,自然感觉到了这一瞬几乎贯穿他心脏的杀气,如果在阵外,他一定能躲开。但此刻在这该死的阵里,那八名金甲人的刀劈下来,容他躲闪的地方就那么一点,幸亏他身材佝偻削瘦,才能勉强侧着身擦过。那杀气从他身后来,他既要收了手上未完成的术法,又要躲开金甲人的攻击,还得躲过身后那一刀,谈何容易?

    就是再来十个高手,也别想全身而退!

    老艾伯特躲得算快的,惊急的时候,他术法未收,直接以手杖挡了挡头顶金甲人的刀光,那金甲人是他的天生克星,阳煞与黑水晶手杖的阴煞遇上,铮地一声,震得老艾伯特手都麻了麻!他死死地握住手杖,愣是没让手杖掉去地上,自己趁着这一瞬获得的躲避空间,擦着身子从两名金甲人的缝隙里窜了出去。

    当然,等待他的还是一样的地方,他还是没能出去。

    但这一回,似乎有什么和之前不一样。

    他感觉握着手杖的手心里有些发滑,像是出了汗一样。但出汗为什么会有种黏糊糊的感觉?

    老艾伯特一愣,低头看去,只见金光将他的手臂照得异常清晰。从他的手臂到手腕,一道皮肉外翻的血红刀痕,此刻他的手血流如注!

    老艾伯特凹陷的眼中顿时血丝如网,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出疼来!刚才那一瞬实在是太危险了,他忙着化解险境,所有的感官都在一瞬高度集中,手受了伤居然都没感觉到!刚才他觉得手臂发麻,还以为是和金甲人的刀光碰撞的结果。

    “谁!”身形佝偻的老人迅速回身,目光快速在包围圈里一转,却什么也没看见。

    这个时候,金甲人的攻击又到!老艾伯特这回不敢再浪费时间画魔法阵,他继续侧着身躲避,哪怕知道这不过是无用功,躲过去了面临的也是同样的境地,永远也走不出这个重复的怪圈。但他还是决定这样做,总不能给暗处那名杀手再对他出手的机会。

    但令老艾伯特没有想到的是,他侧着身闪进金甲人缝隙的时候,那道黑影不知从哪里出现在他身后,杀气一纵,老艾伯特一惊,一条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腿从腿弯到脚踝刹那巨痛!

    老人眼里的血丝都快要胀裂,猛地一回头,那人又消失得无声无息,而他的左腿裤腿却是从腿弯处划开,又是一道皮肉翻开的长长血痕,血如泉涌般地喷了出来。

    “谁!”老艾伯特又是一声怒吼,吼声混在刺耳的警报声里,愤怒,却短暂。

    因为,金甲人不知疲倦的又一轮攻势开始了。

    但是老艾伯特伤了腿,这一回,他是真的没办法躲那么快了。但谁都不想死,生死之际的潜力是无限的,他这回在躲的时候边躲边口中念念有词,手杖在他手里更是黑气大盛,在他躲了一半的时候,金甲人的刀落下来,老艾伯特将手杖往空中一送!

    腋下去忽然传来一阵剧痛!血花四溅,老人顿时收手,落下来的刀光全数劈砍在黑水晶手杖上,他不仅手腕一麻,腋下更是承受了剧痛的力道,但他还是抓稳了手杖没有撒手,翻身滚了出去。

    双手、左腿,此刻的老艾伯特身中三刀,三刀都没有伤在要害,但却失血不少。之前多次地躲避,体力的消耗加上失血不少,老人总算喘起了粗气。但他只要一时没有逃出阵去,他就得躲。可是,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他也不知道,知道的只是每躲一次,他身上就多一刀刀伤。那身在暗处的人就像是隐藏在黑暗里最残忍冷酷的杀手,起初老艾伯特以为是因为他的躲闪才没有伤到要害,但在身中十数刀之后,他渐渐开始惊恐。

    他没有伤到他的要害,却每一刀必定劈肉见骨,有几刀甚至划开他的大血管,看着他在失血和疼痛中心力俱疲。来回这么多次,他一次也没有看清他在哪里,他就像是黑暗的使者,太善于将自己隐藏在黑暗里,在他出刀的前一刻,他连杀气都感觉不到。

    老艾伯特只觉得他的眼被金光晃得什么也看不到,而在暗处的那名杀手却将他看得清清楚楚。他不像是伤不到他的要害,而像是故意看着他挣扎、恐惧、躲避、绝望……

    “到底是谁!”老艾伯特嘶哑一喊,回答他的却又是一刀血线。

    但这一回,老艾伯特痛呼一声,一条胳膊被斩了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章 徐天胤之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章 徐天胤之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