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伯爵之死,龙气

    老艾伯特左臂被斩,血喷如泉,身子一个趔趄,却强忍着站稳,四下里疯狂地扫视,怒喝:“谁!谁!谁在那儿!”

    连喊三声,回答他的却是三刀血线,老艾伯特一口血喷出来,此刻的他已经衣衫褴褛,浑身上下都是被划破的血痕,活像受过大刑的人。然而,暗处的那人却似乎觉得这还不够,依旧让他没有前路地逃,逃一次,割一刀。

    渐渐的,老艾伯特已经不记得他被割了多少刀。他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家主,皇室亲授的伯爵,万民敬仰,信徒千万。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以如此狼狈的姿态被人追杀,血失得越来越多,头脑越来越模糊,腿脚越来越迟钝,这个时候他心里竟奇怪地闪过一个念头,觉得现在的他好像东方古国的书籍里记载的一种残忍的刑罚。

    凌迟。

    但这也不像凌迟。凌迟是让人活生生看着自己的肉被一片片割下来,而求死不能。他的肉还在身上,只是已经不知道被划开了多少道,一百?两百?还是几百?老艾伯特已经数不清,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上到处都是被割翻的肉,原本就佝偻削瘦的身体,此刻劈肉见骨,躲避之时,地上满是血痕,身上却白花花一片。

    这时候,老艾伯特手上还拿着黑水晶的手杖,但他这时候哪里还有力气画魔法阵?就连挥动的力气也渐渐没有了。起初他还能敏捷地躲过金甲人的攻击,到了这时候,只剩下抬抬手,用手杖作挡了。

    这手杖其实不是手杖,而应该称之为法杖,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封印之物。家族历代家主的经历都富有传奇色彩,得到的法器多用做传承之物。但是这根法杖是家族十三世家主命令封印的,因其上面附着着怨灵,十分凶恶,向来都只有历代家主才能见到,家族子弟有很多人甚至都不知有这根法杖的存在。他因迷恋黑巫术,将这根法杖的封印解除,用来当做了施展黑巫术的助力。因为有法杖在,他完成了很多被认为不可能完成的古老黑巫术,更因此对法杖的威力很有信心。

    八名金甲人虽然是法杖的克星,但却帮老艾伯特挡下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让他十分信服它的力量,并因此升起希望。

    这个希望就是等待。

    他是伟大的巫师,知道东方的术法和西方的巫术是相通的,没有人能一下子操控这么多傀儡,又布下诡异的迷魂阵法,还能坚持这么久。那暗处的人所承受的比他多,他现在一定也不好受!

    想到此处,老艾伯特咧开嘴,笑得直喷血沫。他干脆不躲了,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气,拿着法杖挡着金甲人的攻击,目光在四周搜寻,却是拼着一口气心中默念咒语,等。

    等这该死的迷阵没有了,等他看见那该死的杀手,他一定要让他体会深深的恐惧!他一定要坚持着活到那个时候!

    但让老艾伯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念头刚在他脑海中闪过,他便听见了一声细细的崩裂声……

    这声崩裂细如发丝断裂,在周围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中并不那么容易被听到,但是老艾伯特却觉得掌心里有轻微的震动。霎时,他的心底掀起惊涛骇浪,目光小心翼翼地移到举着的法杖上,借着强光,他看见法杖上一道细小的裂痕在蔓延……

    眼睛倏地睁大,老艾伯特死死盯着那道裂痕,这时头顶刀又齐齐落下来,没有金属刀刃砍在水晶上的铿鸣声,有的只是他右臂上的刀伤因压力喷出的血线,和裂痕再次地蔓延扩大。

    这、这不可能!

    这是奥比克里斯家族第十三世家主主持封印的宝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老艾伯特不愿意相信,任何宝物,哪怕是法器都有承受的限度。他已经不知道用法杖承受了多少次阳煞的攻击,阳煞对黑水晶法杖来说本就是克制之物,徐天胤炼神还虚的修为,如此高强度的攻击,哪怕是黑水晶的法杖也有承受不住的时候。况且老艾伯特身受重伤,早就没了抵御的力气,他早已将承受阳煞攻击的所有压力都交给了法杖,自己一点修为也拼不出了,法杖损坏是迟早的事。

    再厉害的法器也需要主人的引导和控制,修为越高的人越能发挥出一件法器的威力来,如今在老艾伯特手中的法杖恐怕连它本身五成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断裂,实属必然。

    眼睁睁地看着裂缝一次比一次大,老艾伯特这才露出惊恐的目光,法杖是他最后的防线,没有了法杖他只有死路一条!深知不能再这么下去,老人挣扎着又从地上爬起来,打算再次逃跑。虽然知道跑不出去,但是他可以拖延时间,毕竟这些金甲人也总有会消失的时候。

    但这一次,老艾伯特刚站起来,便猛地扑倒在地!他的大腿上传来剧痛,一条腿在他爬起来的时候仿佛不是他自己的,他趴在地上回头一看,一条腿静静躺在血泊里,已经从他身上被斩了下来。

    再次大量的失血让老艾伯特眼前又是一黑,这回他的视线很久都没有恢复,本能地挥动法杖又挡了一次金甲人的攻击,他顾不得手上再次传来的清晰的震裂感,再次往前爬去。

    而这一次,他失去的是另一条腿。

    这回,老艾伯特是真的再没了逃跑的力气,他倒在血泊里,仰面朝天,两条腿和一条胳膊就断在不远处,而他此时就只剩下一只手——拿着法杖的那只手。

    那只手开始发抖,脱力、剧痛并不是最难熬的,最难熬的是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只手会被斩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法杖会断裂。那身在暗处的人很懂得如何让一个人在临死前吃尽苦头,尝尽恐惧。他一直给他留着一只手,就是想让他品尝更多的痛苦和恐惧。

    但老艾伯特不懂,那个人应该不比他好过,为什么他愿意忍着元阳耗尽的危险来对付他?他不是来盗壁画的吗?跟玄门有什么关系?他到底是什么人!

    但这个答案他恐怕是永远得不到了。

    再难熬的恐惧也有尽头,老艾伯特的尽头便在法杖断裂的那一刻。

    当法杖断裂的一瞬,他清晰地感受到手心有被玻璃割破的感觉,没有什么感觉比这一刻绝望,最后的倚仗已经失去,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然而死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令老艾伯特没有想到的是,法杖断裂的一刻,一股令人畏惧浓烈黑气从断裂处涌出,像是被封印了很久的死亡气息忽然得到了释放。刹那间,有死灵的尖啸冲在耳旁,而他握着法杖的手被死亡的气息缠住,顷刻在强光中呈现青紫色!这青紫的颜色顺着他的手臂向上蔓延,手臂上被刀割开的皮肉以可见的速度腐蚀变黑,转眼一只抓着法杖的手成了森森白骨。

    老艾伯特眼底充血,这种滋味比死痛苦百倍,到了这一刻,他宁愿他的这只胳膊也是被斩断的。只可惜没有,他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胳膊成为一条白骨的时候,法杖从他手中滑落在地,头顶金甲人的金色大刀毫不留情地斩来!

    这回他没有了任何可以抵挡的办法,在阵中挣扎逃窜了这么久,第一次被实打实地击中!

    天灵、胸口、肚腹,阳煞的冲击让他一口血喷了出来,血沫降下来,洒了满头满脸。而这个时候,法杖上的死灵之气对他的身体仍旧在进行腐蚀。腐蚀到他的肩膀、肋骨,速度比刚才腐蚀手臂的时候慢了不少。这一切自然是因为有金甲人在,阳煞在攻击的时候对阴煞进行了克制,身在阵法中,这些杀伐极厉的阴煞也没有机会散出去,在金甲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中,一次次被消灭。而这个过程中,老艾伯特所受的痛苦却是双重的。

    他感觉到身体在一点点变成血水,而脏腑却在一点点地胀起来。或者说,发胀的不是他的脏腑,而是他的经脉气血。阳气过盛,气血便旺到极致,血流加快,胸腹发胀,渐渐地胀得像要炸开一般。

    老艾伯特在痛苦中转头,想最后看一眼阵法的外面,想记住这个让他尝尽痛苦的人,他发誓要变成死灵,绝不放过他!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看见,一生中最后的记忆是一片飞溅的血肉,渐渐地,归于黑暗……

    在显赫的家族中出生,曾经受皇室信重,受世人敬仰,人人眼中慈祥和蔼的大主教、大巫师,老艾伯特自己都没有想到,最终他会以如此难看的方式结束了一生。

    他的命是了结了,但这场斗法还远没有结束。

    在对面,两位老人和一名少年围坐成三才阵,三人手中法器金光大盛,连接成一坐三角形的巨大防护阵,而阵中心,一名女子盘膝而坐,周身元气大开,吐纳间别墅后的海面上,风云变色!

    这种变色,普通人也能感觉得到,只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从来到别墅开始一直都能听到的海浪拍岸的壮阔声,停了。

    不仅浪停了,连风都停了。

    大海变得很安静,这种诡异的安静其实并没有被此刻别墅客厅里的宾客们注意到,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门外前方。别墅这里的视野并看不见太远的地方,西侧的停机坪被院子里停放的车辆和花园里的喷泉、园艺挡住,停机坪上发生了什么,没人看得见,只是因为金蟒太过巨大,因此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只不过从刚才开始,那条金蟒就远远地退到一旁不动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客厅里弥漫着惊恐、焦虑的情绪,最为焦虑的莫过于老伯顿,他的壁画到底怎么样了!那边不是还有威尔斯花重金雇来的雇佣兵吗?怎么会被人上了直升机,并且发现了赝品下面的夹层?

    老伯顿急得恨不得冲出去看一看,但那边有一条恐怖的生物盘踞着,门口又有玄门的风水师们堵着,别说出不去,就是能出去,估计他也不敢过去。现在他就担心那边的战况,刚才还听见了枪声,明显战况很激烈,壁画、壁画还能保得住吗?

    正当老伯顿满心满脑子都是他价值十亿英镑的国宝壁画时,身后的宾客们纷纷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老伯顿被这尖叫吓得险些原地窜起来,霍然抬头远望,不由倒吸一口气,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

    只见西边停机坪的方向,那条一直盘踞着不动的金蟒忽然转过头来,望向别墅的方向!它一双巨目说是像夜空的圆月也毫不夸张,大得惊人,那生物似有人的智慧,转头望来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人被这样的生物盯着能不恐惧,客厅里立刻有人喊道:“快!快!关门!”

    不等老伯顿反应过来,也不等佣人上前,便有几名宾客涌过来,七手八脚地把门给关了上。门口,丘启强等人为首布阵的玄门弟子都松了口气,他们还正想劝这些人关门在屋里待着呢,关得正是时候!他们也感觉到了,有不寻常的气场正从别墅后方的海面上涌来。

    “专心布阵!护好这座宅子!”丘启强脸色一沉,低喝一声。弟子们纷纷收敛心神,但对于海面方向不寻常的气场他们还是心里震惊,不知者气场会不会过来,如果过来,他们能抵御得了吗?

    同一时间,别墅后方的空地上,正酣战的三人齐齐停下了动作,转头望向海面。

    夜晚的海面深邃平静,云层压得极低,远远望去似与海面连在一起,染得波澜壮阔的海面黑如浓墨。没有风浪,与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不同,海面像忽然间变成了死海。

    然而,却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远方的海平面滚滚而来,似海底最深处的咆哮,似天边最遥远的力量。那力量,看不见,摸不着,但它越来越近,却令安德列、亚伯父子和亚当脸色大变!

    向来优雅的亚当这次都变了脸色,深深望向海面,蓝眸深沉里异常涌动。

    “谁?谁召唤了海神波塞冬?”安德列惊骇道。

    难不成,会是伯爵?

    亚伯脸色急变!海神波塞冬的力量是不可能被召唤的,虽然家族有召唤传说中大天使拉斐尔,或者恶魔撒旦的秘术,但没有人能做得到。在家族的传说中,人类的力量是无法召唤神灵的,即便有这种天赋如神的人,神灵被召唤出来后也不会多看人类一眼,这个人的下场通常会很凄惨。听说撒旦一脉曾经有一位天赋极高的继承人,就因为试着召唤恶魔,最终身体当场被烧成了黑灰,死状极惨。

    天地间的能量不是人能够掌控的!而且要召唤这样恐怖的能量,需要布的魔法阵很复杂,玄门的人在前面,怎么会给老伯爵这样的时间?

    亚伯不知道,老伯爵已经死了,他更不知道,正因为西方巫术最大弊端是施法的时候需要画魔法阵,消耗时间颇长,这才造成老伯爵在八卦杀阵中几乎没有反抗能力。

    眼见着远方海面的力量越来越近,根本就没有多想的时间,安德列、亚伯父子和亚当互看一眼,三人忽然向后方疾退!安德列和亚伯往别墅东边退去,亚当则往别墅西边,三人来到别墅两旁,与玄门弟子会和,这个时候不得不放下旧怨,三道巨大的五芒星在夜空中升起,三方一起抵御这涌来的海之龙气。

    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时候,那龙气涌来,却未对他们造成多大伤害,因为所有的令人畏惧的力量都是从他们头顶过境,一齐往西边停机坪处涌去。

    玄门弟子和安德列三人齐齐转头,望向西边,目光惊骇——怎么?这海龙气当真……是有人引过去的?

    这怎么可能是人力可以办到的?

    此时此刻,同样的震撼地抬起头来的还有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三人。

    只见此时整个别墅上方的夜空都变了色,云层压得极低,天像是悬在头顶上,有怒龙从远方狂奔而来,躁动,暴怒,未至跟前便已让人心底如被千军踏过,震撼骇然。

    这毫无疑问就是海龙气!

    张中先震惊地望向阵中盘膝坐着的夏芍,这丫头居然真的办到了?

    要引动天地自然之力,并非修为高就可以的。同样的修为,张中先敢保证,唐宗伯就做不到!因为他没有这么好似永不枯竭的元气!元气全开,以吐纳之法和自身气场引动大海龙气,理论上行得通,但自身气场却不是全开一会儿就行的,需要保持高度且长久的释放,所以实际上没人能做得到,龙气未到,自己就先元气枯竭而身受重伤了。

    虽说是为夏芍护持,但其实张中先从未想过她能成功。只是想着一会儿她支撑不下去了,护着她不至于受伤罢了。

    没想到,这丫头还真办到了?

    这……玄门这是收了个什么样的奇才?

    “张师弟,集中精力!海龙气要来了!”唐宗伯忽然沉声道。

    而在阵中的夏芍却是抬起眼来,望向对岸。八卦杀阵光芒渐弱,忽闪而散的金影里,男人的身影微晃,忽而抚住胸口,一口血喷了出来!

    夏芍脸色大变,冲着对岸喊道:“师兄!盘膝,调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一章 伯爵之死,龙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一章 伯爵之死,龙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