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峰回路转

    “你想干什么!”肖奕的手一收紧,张中先一声怒喝。

    唐宗伯从旁拦住要冲出去的张中先,目光落在肖奕收紧的手指上,脸色冷沉,“我与你师父道无大师在年轻时候曾有些私交,我二人之间并无仇怨,你对玄门的敌意从何而来!难不成,我玄门有对不起你们茅山派的地方?”

    他自然也能从肖奕的面相上看出他心思重来,接下来果然就证明了他看得不错。他似陷入沉思,内心一定有诸多想法,可是他却一句也不说。

    “掌门师兄,还跟这小子啰嗦什么!他断香港龙脉在先,伤小烨子在后,帮着通密那个心思不正的老头,今天晚上还暗算天胤,还有什么跟他说的!”张中先怒道。

    唐宗伯摇头,目光威严,“我与道无大师有些私交,不管怎么说,这是他的嫡传弟子。不弄明原委便出手教训,我怕日后等我去了地下,无法向老友交代。”

    张中先一听,顿时没了脾气。掌门师兄是性情中人,有此坚持,也不意外。只是这小子太可气了!

    肖奕却冷哼一声,并不见得领情,“我做的事,将来我会向师父交代,用不着唐大师代劳。”

    “混账!”张中先脾气刚压下去,一听这话,火气又冒了出来。

    唐宗伯怒极反笑,点点头,“好,那你就是没什么话说了?”

    “本来我们茅山派和玄门,就没什么好说的。”肖奕冷笑。

    “那好!那就按着江湖规矩来!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对玄门有这么大的仇怨,我身为玄门掌门,你身为茅山掌门,我们两人面对面清算!先放了无关的人,今晚我跟你一对一,生死由命!”唐宗伯道。

    “掌门祖师!”这话刚一说出来,弟子们急了。虽然不知道肖奕和玄门有什么恩怨,但他劫持阿辉是事实,要清算,他们也想算算他劫持阿辉的账!

    唐宗伯一摆手,转着轮椅上前,独自站在了人群的最前面,“放人!”

    “放人?唐老前辈,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傻的人么?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我单枪匹马,一旦放人,我还能走得了?”肖奕好笑道。

    唐宗伯却猛地一拍轮椅扶手,怒道:“现在才想到走不了?你身为茅山派掌门,怎么就不想想,你做下的这些暗算之事,玄门会找你师门清算?”

    肖奕一听,大笑:“唐老先辈连跟我清算都要顾及跟我师父以前那么一点点的私交,会因为这些事迁怒我的师门?你不会。不过,即便你会,那也无所谓。茅山派的弟子虽少,但他们身为门派弟子,是茅山派成就了他们这些一代大师高人,在门派有需要的时候,他们也理应效力。我的决定就是门派的决定,他们只有听从的份儿,没有立场怪罪我。如果怕玄门宣战,他们就不配为茅山弟子。我身为掌门,会首先让他们将从门派得到的东西全数归还。”

    肖奕仰头大笑,笑罢眼中却有冷意。海风从他身后拂上来,男人的身体半遮在阿辉后面,只露出的半张面容冷峻,睥睨。

    “混账!”唐宗伯脸一沉,“你看你师父当初把衣钵传给你,就是茅山派最大的不幸!”

    唐宗伯身为玄门的掌门祖师,深知肖奕说得虽有道理,但如此行事,与专断独裁无异。弟子拜入门派,一切是要听从师门,但不代表弟子们对师长不能有质疑的声音。越是身在高位,越要有容人之量。肖奕此人,天赋奇才,修为高深,精于算计,手段狠辣。放到以前,绝对会是个枭雄,但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样子是没有谈判的必要了。

    肖奕听唐宗伯提及他师父,脸色也是一冷。他不认同师父避世自修的态度,但不代表他不敬重师父,唐宗伯这番话,正戳在肖奕心头,令他掐住阿辉喉咙的手骤然一收,阿辉的脸色瞬间涨红,由红变紫,夜风里诡异的咯咯声。

    “住手!你给我放人!”唐宗伯也不欲再多言,他掌风一震,当即便震向肖奕制住阿辉的手肘。

    肖奕不可能真的杀了阿辉,他还要靠着人质逃脱,但他面对唐宗伯的掌风,却是将阿辉一带,正对向唐宗伯震来的掌风!唐宗伯一惊,肖奕大笑,“唐老既然这么珍视弟子,不知道弟子死在你手上,会怎么样?”

    唐宗伯的掌风已然震出,要收回来是不可能了,眼看着阿辉就要伤在他掌下,令人震惊的事却发生了!

    只见那道掌风的劲力已经震得阿辉的发尖儿都往后一竖,却忽然在他面前倏停!阿辉的面前,海龙气不知何时积聚而来,在他面前一挡,生生将那道掌力挡下,阿辉一点事儿也没有,玄门弟子们却是都惊愣了。

    海龙气!又是海龙气!

    今晚这龙气真是古怪,三番两次帮玄门的忙,到底怎么回事?

    肖奕却脸色一变,带着人往后一退,目光狠辣,“唐老不想让人死的话,就让你的人让开。”

    弟子们纷纷看向唐宗伯,不让,逼急了肖奕他狗急跳墙,阿辉可能真会有危险。可是让了,这人以后继续和玄门作对,不知还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再想抓着他一定不容易。

    怎么办?

    “让!”唐宗伯二话不说,往轮椅上一拍,气劲一震,自己先行退后。弟子们一看,这才跟着也慢慢后退。众人退得极慢,但悬崖前的空地上还是慢慢让出了一大片的空间。空间一大,站着的人就越发明显,弟子们纷纷愣住——夏芍没动。

    肖奕一眼扫向夏芍,见她浅笑立在原地,便眉宇深锁,眯了眯眼。这女人,比唐宗伯还要麻烦,她的谋算和修为都超出他的预估。当初断香港龙脉,他一直不知是谁破了他的术法,在京城和通密合作的时候,他忙着处理衣缇娜,也未曾亲眼见到她是如何杀了通密的。但今晚,那道大海龙气竟然能成功被她引过来,他这才不得不认为,当初破他术法的人,就是夏芍!

    “看来,是有人不顾同门死活了。”肖奕冷冷一笑,指间又想用力。

    就在这个时候,前头夜空两道五芒星撞在一处,气场震得夜空的云层都散出一道巨洞,玄门弟子们惊呼一声,纷纷抬头,注意力一下子被分散了开。肖奕手指一顿,目光一变,带着阿辉便往人群里冲去!

    “糟了!”弟子们反应过来,紧急戒备,却都有些犹豫,不知该堵还是不该堵。

    这时,肖奕已经冲入人群中,眼看就要冲出玄门弟子的包围圈,但前方的包围圈却忽然散开,肖奕一抬头,安德列、亚伯父子和亚当边斗边冲过来,弟子们纷纷向两旁让开,带三人发现周围情况停下来,玄门弟子已经又形成了大的包围圈,将肖奕、安德列、亚伯和亚当四人都围在了里面。

    刚才在玄门与肖奕对峙的时候,安德列三人在前面又一次交手,亚当以一敌二却一直不落下风,让亚伯心焦不已。多年来他一直不知道亚当的修为这么高,他和父亲联手,他居然也不落下风!但此刻打来了后院,亚伯一看周围形势,顿时神色一松,仰天大笑,“太好了!亚当,这次你是自寻死路了!”

    说着,亚伯转头看向远处正缓缓走来的夏芍,神色惊喜,“夏小姐,是不是到了该履行我们之间协议的时候了?”

    虽然今晚撒旦一脉只有亚当一人现身,但是撒旦一脉以亚当为首,只要解决了他,他那个懦弱又优柔寡断的父亲很好解决!撒旦一脉的长老会里也一定有愿意与拉斐尔一脉和平共处的。所以,只要解决了亚当,其他的事情就都好办了。亚伯很惊喜,不管亚当有多强,在眼前这名女孩子面前,他必然不是对手!这女孩子,连海神波塞冬的力量都能召唤,她一定会成功杀了亚当!

    不仅是亚当,还有……

    亚伯深深看一眼夏芍,他们之间的协议,除了要解决撒旦一脉,夏芍还要助他登上家主之位!他并非想要杀了亲生父亲,但玄门可以给家族一些压力,逼他父亲让位。实在不行,今晚他不介意让父亲受些伤,以便日后“不便”接管家主之位。当然,这件事不能他来动手,可以是打斗中的“意外”。

    亚伯这深深的一眼,包涵深意实在是多,夏芍对上他的目光,微微一笑,慢悠悠走了过来,站到了他身边,“是啊,有些协议,是该履行了。”

    她这话慢慢悠悠,总让人听了觉得也有些深意,但亚伯闻言便大喜过望,根本没有多考虑,而是快意地看向亚当。

    亚当一笑,竟面色不改,不慌不忙地走向了肖奕身旁。

    安德列和亚伯都是一愣,这才看向肖奕。这个东方男人是谁?他们看出肖奕是刚才被逼过来的人,但他的身份两人却并不清楚。很显然,他也是玄门的敌人,现在亚当和他站在一起,这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两人联合了?

    张中先为首的玄门弟子们却都愤怒地看向亚当,“这小子!当初在香港,真没看出你是个忘恩负义之徒来!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掌门师兄,当初就不应该信你!玄门是放了个白眼狼回来!”

    张中先一生最恨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他和弟子们都不知实情,见亚当和肖奕站成一队,自然愤怒。在他们看来,这两人说不定就是之前就勾搭上了,今晚是专门狼狈为奸的。

    “当我们玄门没人了吗?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看你们今晚怎么走!”弟子们怒道。

    亚当听着这些愤慨之言,坚定地站在肖奕身边,笑道:“是么?那就试试。”

    “夏小姐,还跟他废话什么?动手!”亚伯在夏芍身旁催促。说话间,他自己先画一道五芒星,抬手便震了出去!

    亚当当然不会站着挨打,他抬手也是一道五芒星,看起来,两人又要重演刚才的站况。然而,正当众人这么以为的时候,亚当面前忽成的一道五芒星,竟反手一震,向着旁边震去!

    旁边,正是肖奕!

    肖奕一惊,出手的亚伯一愣,但正当他愣神的刹那,夏芍骤然出手!

    凌空数道金色符箓夜色里晃着人的眼,也惊着人的心,因为那数道金符震向的不是亚当,而是亚伯!

    亚伯正惊愣对面情况,感觉到身旁元气震动,转头一看,瞳眸一缩,忙急速后退。但他画出的五芒星已震出,夏芍出手又正在这时机上,亚伯后退急躲也躲不过数道不同方位的金符,瞬间便被符箓击中!

    “噗!”一口鲜血喷向夜空,亚伯重重摔在地上。震惊的安德列脸色大变,刚抬头看向夏芍,身旁忽然有令人心头一紧的气场袭来,那气场的感觉正是海龙气!

    面对海神波塞冬的力量,安德列本就心存敬畏,事情又是突发,猝不及防间胸口也被击中,与儿子一起吐血倒地,远远地跌出老远。

    而就在安德列父子中招的一瞬,肖奕也是瞳眸一缩!但他手里有人质,目光猝闪间步伐急退,一把便将阿辉送上了亚当震来的那道五芒星上。

    亚当却忽然伸手!一把抓向阿辉胸口,正逢肖奕将阿辉送上来,阿辉被一把抓了个正着,一把被亚当带了过来,往玄门弟子的圈子里一送!阿辉踉跄着退到圈子里,被弟子们接住,所有人却都呐呐抬头。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在场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这、这到底是谁打谁啊?

    怎么回事?

    弟子们没看明白,连张中先都愣了,却见这时候肖奕已经冲出了人群。

    肖奕没了人质在手,反应却快,趁着安德列和亚伯跌出去时弟子们让开的缺口,直接便冲了出去!夏芍跟着后头,竟不阻止,反而走过弟子们身边时,出手微震,将弟子们都向后头震去,肖奕前路无人阻止,身后也没了能再挟持的人。夏芍从人群里慢悠悠走出来,那闲散的步伐跟肖奕的速度简直相差太大,这速度根本就不像是要追人,即便是追,哪能追得上啊?

    然而正是这时候,肖奕急奔向前院的步伐却是急停,空气里龙气正挡在他的前路上。在场的人都是一惊,那道龙气挡来的时候如同一道纵开的海浪,横劈着直直划过,不仅挡了肖奕的前路,更是将整个悬崖前头的路都给挡死了!

    强大的气场令在场的人心神俱颤,唐宗伯祭出罗盘法器,再次将弟子们护在其中,夏芍却对着停下来的肖奕微微一笑,“我说过,你来了就走不了了。让我师兄吐血的人,我会让他吐个够!而显然你刚才吐得还不够。”

    肖奕回身,面色发沉,目光闪动。今晚的龙气实在是太诡异了,直到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怀疑,难不成是眼前这女孩子操控的?这可是天地间的灵气,受人力操控?可能么?

    这疑惑只是在他脑中一掠,眼下的形势容不得多想,肖奕哼道:“看来,茅山派再次被小看了?我不得不说,玄门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目中无人。”

    夏芍闻言挑眉,一如既往?这话听着似乎是有旧怨啊……

    “人外有人,高手不是只有你们玄门才有!”肖奕目光一寒,掌心中忽然出现一道微泛蓝光的元气,聚集速度极快,转眼便是一道圆球般的气场,抬手便向夏芍打来!

    “嘶!五雷咒?”远处传来唐宗伯惊讶的声音,显然识得这术法。

    茅山的攻击术法传说有数百种,当然,在千年传承的时间里已经失传了绝大部分,如今留下来的已经很少。这术法的原理是什么很难说,据说是与五脏之气有关,但具体的不是茅山派的传人,只怕谁也不得其中奥妙。唐宗伯跟道无大师有些交情,年轻时候曾听他提过,只是年轻时候的道无大师可还没有练成这术法,倒没想到被肖奕炼成了!

    肖奕此人别的不说,天赋修为确实是青出于蓝的。

    玄门弟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类术法,一时忘了刚才夏芍和亚当的古怪举动,却只见夏芍并不应战,只是站在原地不动。那道伴随这雷声轰鸣的传奇术法在她面前三尺便忽然炸开!

    挡住五雷咒的正是今晚几番帮着玄门的海龙气!龙气对上五雷咒,两道强大气场遇上,场面可想而知。唐宗伯虽以法器护着弟子们,却手一挥,带着他们纷纷后退!刚退出几步,便听夜空闷雷滚滚,地上沙石滚动,半空中炸开的气场像将空气给割裂成真空,震开的夜风似刀,倒在地上的安德列和亚伯父子尚未爬起,便被卷着向后翻去,两个成年人的身子竟像落叶般在地上翻滚,被扫出去的过程中衣服被风刀一缕缕割开,刀刀见血!

    夜风里血腥味顿散,两人却带着道道细密的血线翻滚出人群,不动了……

    而夏芍和肖奕这边,龙气震开五雷咒,成三次将炸开的气场向肖奕震去!空气里,仿佛都能听见“砰!砰!砰!”的三声,肖奕沉着脸色迅速后退,然而,他身后却忽来另一道龙气挡住了去路!

    肖奕一惊,转身便往左侧崖边处退,但刚挪动腿脚,左边一道龙气斩过来,再次截断了他的去路。

    如此,前后左右都被龙气断路,转眼间他被困在了天罗地网里,再无可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六章 峰回路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六章 峰回路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