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正文

    亚伯不知道的是,当他威胁夏芍的时候,他就失去了与她合作的机会,所谓的合作,不过是将计就计。

    “夏小姐,这次多谢相助。请放心,我承诺过的,一定兑现。”当夏芍准备返回时,亚当在后头说道。

    夏芍回身,见亚当独自立在悬崖前的夜色里,经历过一场大战,男人毫发未伤,西装衣角纤尘不染,绅士而有些淡淡的忧郁气质。亚当这与平时没什么不同的样子让夏芍垂眸一笑,意味耐人寻味。

    今晚,亚当出的力并不多,收获却颇丰。对撒旦一脉来说,最畏惧的威胁老伯爵艾伯特已经死于徐天胤之手,拉斐尔一脉的领袖安德列和亚伯父子又被她的龙气重伤。虽然拉斐尔一脉还有长老会和其他子弟在,但群龙无首,形势已经发生了逆转。亚当想要成为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家主,他面对的阻碍虽然还很多,但相比从前,撒旦一脉这次所面临的应该是家族历史上最有利的形势了。这样的有利局面,亚当如果还把握不住,那就是把家主的位置送给他,他也坐不久。

    当然,夏芍看得出来,比起亚伯来,亚当更为优秀。论修为、论心性、论谋算,亚伯都差得远。所以,她对奥比克里斯家族今后的变天很期待。因为,她这忙可不是白帮的。

    “亚当先生,你的承诺当然要履行。不过,我更期待你在家族的承继问题上有令人可喜的成就。到时,我会亲自前来祝贺的。”夏芍深意地一笑。

    亚当望进她这副小狐狸的笑意里,笑道:“我也希望我能有收到夏小姐祝贺的时候。”

    “那我就等亚当先生的好消息了。”夏芍笑罢,再不多言,转身离开。

    转身时,她嘴角却是轻轻一勾——希望到时候你还能这么说,呵呵。那会是个巨大的惊喜。

    ……

    夏芍跟着师父,与弟子们一起离开后院,走到前头时,正遇上老伯顿带着人迎上来,“唐老、夏小姐,这、这是结束了?”

    “伯顿先生,今晚真是很抱歉。事出突然,玄门不得不应战。贵庄园的损失,由玄门来负责。”唐宗伯面色严肃,虽是道歉,但老伯顿一跟他的目光对上,便不敢开口再多问。

    夏芍忍住笑,师父这次来英,虽说是为了门派事务,但他老人家对英国方面拍卖中华国宝的事也是耿耿于怀,态度会好才怪!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封了老伯顿的嘴,免得他多问。

    “伯顿先生,我们有事,就先行离开了。希望今晚的事不要影响到后天的壁画拍卖。华夏集团可是很希望能一睹这幅壁画的风采的。到时见。”夏芍说罢,点头告辞,老伯顿却脸色一僵,呐呐盯着夏芍。

    这、这话不会是有什么深意吧?

    今晚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在场的宾客们此时唯一想的就是怎么离开,谁在这个时候还会关心壁画?别说关心壁画了,连命都关心不过来了!现在这些宾客估计有不少会今晚就打算回国,退出这次世界拍卖会,保命要紧!国宝再有价值,能有命重要?但夏芍却在这个时候提醒他后天晚上是拍卖会不要受影响,这说明了什么?

    她果然对这次壁画拍卖的事十分关注!

    当然,壁画来自中国,夏芍关注它理所当然。但今晚这种情况下她还特意拿出来说,老伯顿便心疑了。今晚,警报一直在响,或许有心人已经猜出了直升机里放着什么东西,现在能让莱蒂斯这么紧张的,除了壁画还能有什么?如果说,夏芍没想到这一点也倒罢了,她若能想到,明知壁画险些被盗,还提醒他如期拍卖,那这里就大有文章了。

    该不会真像他想的那样,她跟今晚壁画的事有关联吧?

    这念头让老伯顿心乱如麻,如果这事真跟夏芍有关,那莱帝斯集团该怎么办?

    老实说,他这么小心谨慎地故布迷阵,就是为了确保壁画安全。但是今晚还是被人发现了他的意图!就在刚才,当他看见这些宾客的恐慌,一瞬间还真有停止拍卖的念头!他当然不是不想要这十亿英镑了,而是壁画被盯得太紧了!今晚发生的事,让他不得不考虑将壁画暗中出手。反正这次拍卖峰会,全世界都知道壁画在莱帝斯集团手里,有些大买家也很有兴趣,即便不拍卖,也一定会有买家联系莱帝斯的。可是,夏芍表示对壁画很感兴趣,一下子给他这念头浇了盆冷水!

    壁画到底是拍还不拍?

    答案是肯定的。

    老伯顿白着脸看看自己别墅院子里这满目疮痍,这些都是今晚风水师们搞出来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莱帝斯集团虽然在国际上很有名望,可毕竟就是个生意人,哪里惹得起这些人?

    夏芍看着老伯顿苍白的脸,垂眸一笑,掩了眸底精光。她说这话的目的就是为了敲打敲打这老家伙的!免得他动什么歪心思。壁画必须拍卖!现在不仅仅是师兄的任务需要,华夏集团也需要以此来平息国内舆论。

    见老伯顿已经有了计量,夏芍便不再理他,而是转身看向了龚沐云和黎良骏等人,问道:“你们要走么?”

    刚才斗法,他们与外界必然联系不到。现在前面破坏得太严重,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这里,等莱帝斯家族向外界求援的人到来,估计还得等很久。此刻院子里阴气太重,呆久了对身体不好,她自然不希望朋友们和师父的故友在这里久困。

    宾客们闻言都是一愣,面面相觑。走?怎么走?

    龚沐云淡定一笑,知道夏芍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什么办法。其实,他出行在外,身边带着的人会跟总堂定时保持联系,今晚他失去联系两个小时,帮会英国总堂方面早已派了人来。只不过在别墅外的山道上遇到了三合会的人,双方发生了交火,此刻交火未毕,就在刚才,他与外界联系上,专机马上就会到。

    不过,既然夏芍这么问了,想必她的方法与众不同,他倒是很有兴趣试试。

    但龚沐云还没说话,戚宸便比他先开了口。

    “这地方是你给毁成这样的,就应该你把人送出去!”男人语气不是很好,手放在裤子口袋里,夜风吹来,眉宇深重,半敞的胸前玄黑大龙张牙舞爪,肆意狂傲!戚宸往前一站,摆明了要比龚沐云先过去。

    夏芍见了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有些人是一辈子也改不了这性子,这点事都要争。而且,想出去就不能好好说话?但夏芍也懒得跟戚宸计较,反而眸中笑意微深,道:“行啊,那就先送你过去。”

    她笑意有点狡黠,夜色里光华明润,看得戚宸一愣。但正是这愣神间,他忽觉脚下劲力莫名一抬,戚宸目光一变,身子已凌空飞起,转瞬间越过前方裂隙,眨眼间已在对岸!

    双脚落地之时,戚宸的脸色还没变过来,对面便阵阵惊呼!

    怎么回事?人是怎么过去的?

    在众人看来,戚宸就像是武侠剧里的高手一样,凌空飞起踏地掠云,几丈宽的裂隙,转眼便去了对面——太神奇了!

    这一切,都是夏小姐所为?

    宾客们看看戚宸,再看看夏芍,目光惊奇而敬畏。戚宸的反应倒很快,目光闪动过后,便皱着眉头负手站在对面,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却对夏芍咧嘴一笑,笑完他还看了龚沐云一眼,目光挑衅,仿佛在说:我比你先,我赢了!

    夏芍扶额,对戚当家这小孩子性子暗暗摇头,抬眸对龚沐云笑道:“安全。我送你们也过去吧。”

    这话一出口,戚宸的笑容一滞,皱着眉头瞪向夏芍,脸色渐渐发黑——什么意思?难不成,刚才这女人是拿他当实验品呢?

    这他还真猜对了。夏芍刚才是引了龙气将人送过去的,但这跟把肖奕从悬崖底下震上来不同,把握的分寸上确实不好掌握。夏芍心里也没数,便只引了一丝龙气,极为稀薄,只要能把人送过去就行。当然,她事先以自己的元气护住了戚宸,不仅不可能会伤到他,对他的身体还有不少好处。但这话夏芍可不会跟戚宸说,谁让这男人态度不好。

    龚沐云一笑,看了眼脸色黑如锅底的戚宸,笑道:“多谢戚当家勇为人先。”笑罢这才低头对夏芍道,“走吧,我们过去。”

    夏芍闻言再次扶额,她刚才还说戚宸小孩子气,龚沐云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连这种事情都要争个先后,一个非要小心眼地挤兑他。其实,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人之间的仇怨,瞧着还以为两人是损友。

    或许,假如没有那么多的恩怨,这两人真会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也不一定。

    但正这么想着,对面戚宸却目光一寒,一把黑色的手枪瞬间从腰间拔了出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指向了龚沐云!

    所有人都惊愣了,夏芍抬起眼来,见戚宸面色冷嘲,杀气腾腾,“过来?龚沐云,你以为你过得来么?半山腰,杀我那么多兄弟,你以为你今晚还能走出这里?”

    话音刚落,别墅大门便被人踹开,布兰德利带着三合会英国总堂的人冲了进来,将戚宸护在中间,前头的人将枪口齐齐指向龚沐云,后头的人则转过身,将枪口对准后头的山路。

    外头果然传来呼喝生,一阵枪声过后,两队人马从侧目冲了进来,举枪指向三合会的人,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对面的宾客们听见枪响的时候就尖叫着往别墅里跑去,转眼见原地就只剩下龚沐云等人和玄门弟子了。

    老伯顿被管家拉到远处,远远喊道:“两位先生,这里是莱帝斯家族的私人庄园,我以主人的身份希望你们停手、停手!”

    没人理他,龚沐云在对面负手而立,这回他没拔枪,反倒是身旁的杰诺手里把玩着一把枪,脸上带着吊儿郎当的笑,“戚先生,我看也不见得吧?你这么说,好像死的只有你的兄弟似的。龚先生的兄弟也没少死啊。”

    杰诺并没离开,这种场面他见得多了。但令人意外的是,李卿宇竟也没离开,他身后的助理早就吓哆嗦了腿,生拉硬拽地劝他离开,他却动也不动,仿佛认为打不起来。

    龚沐云和戚宸不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碰面了,以往夏芍在的时候,两人都尚能自持。

    但这回,李卿宇猜错了。

    “砰!”戚宸二话不说,抬手冲着杰诺便是一枪,眉宇间气息冷戾暴虐,“给我闭嘴!”

    杰诺正吊儿郎当地耍着枪花,戚宸突然开枪,他却一手把身旁的李卿宇往后一推,手中枪花耍着,不知从哪个角度开了一枪,子弹竟在半空炸开火花,竟是精准地一枪打在了戚宸射来的子弹上!

    神乎其神的枪法令人咋舌,布兰德利却面色一寒!这个男人,这些天一直像跟班一样地跟着夏芍,今晚却总算展现出黑道悍将的狠戾来。只见他竟双手拿枪,子弹同时射出,在戚宸和杰诺的子弹撞上的一瞬,两颗子弹从两旁擦过,向着杰诺的眉心和心脏!

    千钧一发之际,龚沐云袖口里一把银白手枪滑落,抬手便是两枪!那两枪横着射出,夜空里撞出两道火花,竟也是正中布兰德利的两枪!

    布兰德利震惊地看向龚沐云,戚宸却一眯眼,一枪射向龚沐云的眉心!随着他的出手,安亲会的人大怒,也纷纷开枪,三合会迎击,两个帮会的人瞬间枪战在一起。老伯顿这处别墅刚刚经历过一场斗法,现在又开始经历枪战,这别墅经过今晚,算是彻底毁了。

    “混账!都给我住手!”正当院子里枪林弹雨之时,一道老人的怒喝声响起,伴随着震得人心口发颤的声音,一阵大风卷过,刮得两帮人马站都站不稳,随即渐渐惊骇地停了手。

    “你们两个,当我不在是不是!现在是什么时候?身在国门外,自家人还跟自家人拼命,丢不丢人!”唐宗伯震怒地看向龚沐云和戚宸。

    龚沐云听了这话挑眉,但却没说什么,只是低头听训。

    戚宸却冷嘲一笑,看向龚沐云,“谁跟他是自家人!伯父,他是我的杀父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是知道的。”

    以前两人遇上的时候都是在华夏集团的活动上,因此才能自制。但今晚是在莱帝斯家族的地界上,那自然就没什么讲究了。反正夏芍的修为和本事,两人也都见识过,枪战伤不了她,那还有什么顾忌?就算今晚不在这儿打起来,到了山下也照样是死斗!

    龚沐云闻言轻轻垂眸,半天才抬眼,目光极淡,“哦?是么。那我的姐姐呢?”

    “那是她该死!”戚宸冷笑,一身杀气非但不收敛,反而更冷酷无情。

    龚沐云也一笑,笑意却如二月春风,阳光明媚里忽生刺骨寒意,这寒意让夏芍都是一愣,转头看向龚沐云。却在这时候,龚沐云抬手极快,银白的枪口数道火线射出,夏芍目力惊人,一眼便看出五颗子弹道道在戚宸的命门!

    杀气,自从那天戚宸派杀手暗杀龚沐云过后,夏芍就再没见过。没想到今晚……

    戚宸冷笑一声,面对龚沐云的杀招,他不躲不避,仿佛认为避开便是他输了般。他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黑色的手枪举起,同样连发五枪,道道都对准龚沐云射出的子弹。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属光泽的冷芒从对面倏地扫来!

    戚宸一惊,夏芍却看出那是一道鞭子!这鞭子她曾在安亲会的地下牢房里见过,钢材打造,内里编着倒钩刺,一鞭便能让人皮肉勾裂,十分狠辣。这本是安亲会行刑的鞭子,没想到龚沐云身上竟带着一条!

    他出鞭的速度极快,从哪里出来的,夏芍刚才也没注意,但她却注意到鞭子是冲着戚宸拿枪的手腕去的!这一鞭如果中了,戚宸的手腕手筋被扯断还是轻的,重点在那五颗子弹上,道道都对准戚宸命门,哪怕有一颗打中,戚宸的命今晚就得交代在这里!

    龚沐云今晚是真的动了杀意,半点也不是开玩笑的。

    夏芍目光一变,电光石火间手底一道劲力已聚,但就在她要震出的时候,唐宗伯忽然一声怒喝!

    “混账!我让你们两个住手,你们是真没听见?!”怒喝间,老人掌心的劲力已先一步震出,这一掌也绝非开玩笑,劲力从两人中间震开,十颗将要撞上的子弹瞬间呼啸直射夜空,龚沐云的鞭子更是被震回来,连同戚宸在内,两人向后急退十数步,两方帮会的人拦都来不及拦,两人便一起跌到地上!

    沉闷的两声,四周气氛死静,龚沐云和戚宸倒地,双双闷咳一声,接着抚着胸口便是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血色发黑,却并非淤血,而是今晚两人在这里待的时间过久,阴气还是多少入了体,对身体产生了些影响。虽然一时半刻看不出来,但两人的情绪明显受到了影响。否则,今晚唐宗伯在这里,凭着他是两家老爷子结拜兄弟的情面上,两人也不会如此不给面子。

    “当家的!”

    “老大!”

    见两人吐血,两个帮会的人脸色却是大变,目光不善地盯着唐宗伯,但却都知道这老人的身份,不知该不该动手。

    龚沐云和戚宸却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

    ------题外话------

    年会中,悲催的准备了夏天的衣服,结果降温!嘤嘤,走的时候还是33度,为毛一下车就成了十几度……

    默哀去,今天还肚子疼,希望明天不要烟雨游漓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八章 正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三十八章 正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