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正文

    酒店房间里,床上传来浓重的喘息声。男人粗重的喘息让漆黑的房间里气氛暧昧,然而,床上隐约的轮廓里,并没有男女交缠的身影,只是看见静静相拥的两人。男人压在女子身上,脸埋在她的颈窝,呼吸压抑而微颤。

    他习惯性的动作,以往总令她莞尔,今晚她却轻蹙眉尖,抚上男人的背,轻轻安抚。

    徐天胤不知何时回来的,夏芍今晚本就心绪不宁,黑暗里有人出手,她当即便回了手,下手没有丝毫留情。然而,当她的掌风击向对方的时候,对面掌风震来,正迎上她。两道掌风震在一处,竟没击起太多的震动,明显是对方将她的掌劲巧妙化解了。

    以夏芍如今的修为,能化解她全力一掌的人,当今江湖上只怕寥寥无几了。但对方不仅有能力化解她的掌劲,显然还不想伤着她。他的掌劲隐隐比她弱一分,在掌风震荡之时,余力便反震向了他的胸口。

    夏芍当时脸色一变!因为在两人对招的一瞬,她已适应了屋里黑暗的光线,看清了那对面的轮廓,以及闻见了熟悉的气味。在两人之间的余力震向对面的时候,夏芍急切抬手,化了那剩下的余力。

    也正是这时候,男人握了她的手腕,成功捕获了她,抱着她来到了床上。

    徐天胤的气息里今夜染了浓重的血腥气,以极端的方式杀了那十名雇佣兵和老伯爵,让他的身上此刻染了浓烈的煞气,整个人在黑暗里像是裹在一重漆黑的浓墨里,看不清,却煞气极重。

    夏芍眉尖儿蹙地更紧。在安抚男人的时候,她掌心元气顺着男人的脊背汇入他的经脉脏腑,试着帮他化解这煞气。然而,她抚摸的动作却似让男人真实地感受到了她的存在,他的身子微微一震,呼吸更为粗重,本只是在她的颈窝里寻找她的味道,此刻却并不再满足于此,而是像寻找到了甜美的食物一般,渴望地舔吻上了她的颈窝。

    他的唇是冰冷的,呼吸却烫热如火,冰与火的奇妙感受在血腥气里蔓延,压抑与迫切,小心翼翼与肆意狂暴,矛盾的气息在黑暗里令人惊心。夏芍并不害怕,她知道他只会压抑自己,却从不会伤害她。今晚只怕是他一生中除去三岁那年,最为恐惧的一夜,他险些失去师父和她,此刻,他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抱着她,这对他来说并非发泄,而只是安抚。

    男人像是饥饿的孤狼,迫切地需要食物般,在她身上肆意索取,夏芍也由着他,渐渐的,房间中男人粗重的喘息里带起女子低低的吟转。黑暗里,衣裙半落,隐约可见一弧曼妙的腰线,男人的烫热有力的手掌覆上那抹腰线,游移中女子轻轻一颤!

    这颤动看似动情,夏芍的眸却在黑暗里忽然睁开,目光往腰间男人的手掌上一落,轻轻蹙眉。男人却仍旧渴望地在她身上找寻慰藉,但当他的手掌在她腰间游动,夏芍却眉头渐渐皱得更深,终于一把按住男人的手。

    “师兄!”

    在徐天胤微怔的时候,夏芍已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这看似暧昧热情的举动,下一刻却并非春宫无限,而是夏芍一倾身,手一伸,打开了床头的灯。

    昏黄的灯光在黑暗中乍亮,柔和的光线也让人眼睛不适应地一眯,夏芍却一把翻过徐天胤的手心,目光落去,瞳眸一缩——徐天胤的掌心上,赫然一道血色淋淋的刀伤!伤口未经处理,血虽已干,皮肉却外翻着,内里全是凝结的血块,灯光下触目惊心。

    “这伤哪来的?”夏芍倒吸一口气,徐天胤身上血腥气极重,她以为是杀人时染上的,却没发现有这伤。若非刚才他的掌心接触她的腰间,让她感觉出有些不对劲,她根本就发现不了他竟还受伤了。

    夏芍不知这伤是徐天胤救王虺时被切割的甲板所伤,她不等他回答便一个翻身下了床去,来到浴室放了盆温水,让酒店送了药箱上来,紧急帮徐天胤处理伤口。

    男人上半身赤裸着坐在床边,肌肉线条精实漂亮,昏黄的灯光里淡淡的古铜色,修长的双腿被黑色长裤包裹,静寂里却有着深潜的危险的力道。

    在私密的房间里,任何人眼前坐着这样的男人都会脸红心跳,夏芍却只低着头,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掌心里,仿佛那就是此刻全部。她鼻头精致如玉,眼睫在灯影里长长的剪影如画,落在他手心里的指尖儿更是暖玉般柔软,暖了男人孤冷的世界,抚了他今夜险些失去她的恐惧。

    她就在他眼前,穿着身酒店的睡袍,雪白丝质的袍,不抵她玉润的肌肤色泽惹人。她向来是含蓄的,哪怕两人早已有过肌肤之亲,但每回她都是把睡袍穿得严严实实的。但今晚她许是急切,她连睡袍的带子都没系好,只是松松垮垮在腰间一拦,胸前一线雪光春色,皆在他眼前。

    但今晚,男人的目光却也不在那春色上,而只是落在她微蹙的眉尖上。

    房间里,灯光下,女子看着男人的掌,男人望着女子的眉,时光静好,一瞬浅窒。

    “这伤怎么伤的?问你呢,说话。”夏芍声音不大,头也没抬,手里拿着棉签,蘸着温水轻轻擦拭那些凝结的血块,当擦到刀口附近翻开的皮肉上时,她越发小心翼翼,轻得他掌心都觉得发痒。

    徐天胤的目光不肯从女子的眉尖上移开,仿佛那是最美的风景,话却一如既往地简洁,“救人。”

    话虽简洁,但他会救的人,无非就是王虺、毕方和英招三人。夏芍会意,也不问究竟是救谁,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今晚的任务失败,这些她都不在意,她想知道的只是他是怎么伤的。只要不是被人所伤,那就好。

    “你执行任务多少年了,怎么连受了伤都不知道处理?”夏芍的眉头又一皱。

    男人漆黑的眸顿时在她的眉头上一顿,似是看出她的不高兴来,但憋了半天,还是只憋出三个字来,“没时间。”

    确实是没时间。当时他调息好,第一件事就是将三名战友从直升机里转移出去。离任务约定的时间已过,他们没有将直升机开到指定地点,按照惯例,负责接应的特工会将事态按照任务失败处理。未免全线暴露,所有人员都会隐匿撤离,要再联系,需要更换新的地点和联络方式、密号等等。当时,再将直升机开出去已经没有接应的人,他便将队友先转移走。考虑到后天晚上才是莱帝斯集团对外公布的拍卖壁画的时间,因此这次任务还有一次行动机会,徐天胤便在转移之后即刻与上级联系,与下线再次取得联络,商定下次行动的方案和配合方式。

    这一切事情在三小时内完成,每分每秒都是紧张的,徐天胤确实没时间管手上的伤。

    夏芍闻言却从徐天胤的掌心里抬起眼来,果然被他气笑了,“哦,没时间?那你倒是有时间一回来就躲房间里,玩突然袭击?”

    这人回来了,就算是有任务在身,还易容着,不能去师父那里。但他有这时间在屋里门后等她回来,就没时间处理伤口?

    “刚回来。”看出女孩子笑容里凉凉的杀气,男人定凝着她许久,诚实地道。

    夏芍一噎,徐天胤从不说谎,他既这么说,那就一定是凑巧了。但她却眉头一挑,笑容甜美,语气温柔,望着目光诚实的男人,“你今晚话很多?接话接得倒快。闭嘴。”

    她很少被人噎住,今晚算是头一回。但让人说话的人是她,让人闭嘴的也是她,女人的情绪徐天胤果然是不懂。只是见夏芍瞪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帮他清理伤口,他便以为她生气了,想了一会儿,稍稍倾身将她往怀里一拥,拍拍背,“小伤,不疼。”

    夏芍见他这举动,本是哭笑不得,听见那句“小伤”,却心里一揪,目光不禁落到男人的胸腹处,那些浅红的伤痕,虽然已经历了多年的岁月,但仍能从受伤的位置上看出当初的危重来。相比这些旧伤,他掌心的刀伤确实不算什么,但她看着已是揪心。

    “从今天开始,哪怕是一点小擦伤,师兄都要处理,知道么?”夏芍垂眸道。或许,今晚他体会过那一瞬间有可能失去她的心情,但她却从不敢去想有一天会失去他。他是她的爱情,是她想用这一生陪他走下去的人,她不会允许他有事。

    但这些话,夏芍却没有说。她要留着,留到那一天……

    夏芍垂着眸,掩了眸底温柔,嘴角却轻轻翘起。

    “嗯。”对于夏芍的要求,徐天胤从不会拒绝,他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目光落到女孩子翘起的嘴角上,虽不知她在笑什么,但他至少知道她不生气了。

    于是,男人乖乖闭嘴,不再说话了。

    而夏芍在目光落去徐天胤掌心时,眉头又重新蹙起来,继续处理伤口。

    过了一会儿,夏芍将处理好的伤口轻轻包扎好,端着盆血水去浴室,走到门口探出头来,“穿衣服!你需要去医院缝合伤口。”

    不清理不知道,这伤哪里是小伤?虽是未伤筋骨,但整个掌面都被切伤,伤口极深,皮肉外翻,不缝合根本不行!

    见夏芍的目光又带杀伐,徐天胤很配合,起身利落地穿好毛衣外套,等夏芍换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车钥匙在门口等了。他这副模样,换成以前,夏芍早就忍不住笑了,但今晚她却笑不出来。与徐天胤下了楼之后,夏芍亲自开车送他去了附近医院,缝合好了伤口之后两人才又回到了酒店房间。

    这晚,两人相拥而眠,却都睡得极浅。徐天胤多年没有睡床的习惯,尽管遇到夏芍后,他开始学着在床上睡,但其实他夜里睡眠一直很浅。只要她动一动,他就会醒,今晚更是如此。夏芍哪怕轻轻动一动,他便会贴过来,将她拥进怀里,拥得更紧些,像是怕一松开她就会消失一般。因此夏芍尽量不动,好让他睡得踏实些。结果第二天一早,两人都是早早就醒了。

    晨起,对玄门弟子来说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那便是打坐吐纳,调整体内元气。直到晨起打坐的时候,夏芍才问起徐天胤昨天以海龙气调息,可有什么特别感受?

    “虚空。”徐天胤简单的两个字,却让夏芍一喜!但他紧接着道,“还没进境。”

    “我知道。”这点夏芍早就猜到了,但师兄也能有所顿悟,她自然高兴,想起昨晚师父双腿的事,她便把这喜事告诉了徐天胤。

    徐天胤微怔,起身便往门口走,但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尚在任务中,还易容着,哪怕师父认出了他来,也不能这么出现在弟子们面前。见他又走了回来,夏芍盘膝坐在床上,眉眼含笑。虽然他面无表情,但看他这举动就知道他有多开心了。

    这天,唐宗伯在等待回香港的专机安排,而莱帝斯集团举办的世界拍卖峰会却还在举行。

    昨晚发生在海滨别墅里的事,宾客们都没有透露出去。这些人都是人精,见识过非同寻常的力量,谁还敢把事情捅出去?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记者们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昨晚的舞会是私人舞会,莱帝斯并不允许记者采访,但还是有不少记者到了。好在莱帝斯家族的海滨别墅属于私人领地,占地极广,记者们也不敢贸然私闯莱帝斯的私人领地,因此很多人都停留在半山腰,对别墅里发生的事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众人却听见了前院裂开时的轰鸣声,感受到了那时候的地动山摇,甚至有人看见了金蟒巨大的身影。

    起初,有很多人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更有不少人拿起相机和摄影机记录下了这一幕,但诡异的事,摄影机和相机里都没有成像!

    这一集体的灵异事件昨晚惊吓了很多人,但仍有人决定将此事发表。只是这之后不久,各国媒体就遭遇了三合会和安亲会在半山腰的交火事件,惊恐之下,记者团纷纷撤离,并且在这晚收到了两个帮会的恐吓——不允许任何人将今晚的所见所闻发表,否则后果自负。

    黑道上所谓的后果,没有人不清楚严重性。而另众家媒体震惊的是,同样是这天晚上,各媒体的主编都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内容也是一样,不允许任何人将晚上的见闻见报!

    这让媒体记者们震惊了,大家都搞不明白,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影响到世界各国的媒体高层?要知道,这些媒体不管是国家的,还是私人的,都属于不同的利益集团,想一起封住这么多人的嘴是不可能的。总有人想要发表这件事,赚取些眼球和利益,可是令众媒体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风平浪静!

    杂志、报刊、电台、电视台、网络,所有的渠道,没有一家媒体对昨晚的事进行披露报道!

    这可是全世界的媒体!竟然没有一家!

    到底是谁?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和人脉?

    但这个问题,恐怕要成为这些到英国来的媒体记者们心中一个永久的谜了。包括昨晚在莱帝斯海滨别墅里发生的事,将永远成为他们埋藏在心底的解不开的谜……

    世界拍卖峰会继续举行,昨晚受到惊吓准备退出拍卖会的名流们经过一晚的考虑,都留了下来。见识过了夏芍的能力之后,众人打的都是趁着拍卖会这几天好好跟她建立建立交情的主意,有这么个身手神鬼莫测的风水大师在,先走的人是傻子!

    如此一来,外界并不知晓昨晚的事,这天一早,一切如常举行。今天的拍卖同样分很多专场,莱帝斯集团的董事长老伯顿亲自到场,与宾客们寒暄笑谈,极少有人能看出他脸上的疲惫来。

    艾伯特伯爵去世的事今早外界也是风平浪静,可见并没有被外界知晓。这件事莱帝斯家族是怎样处理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外界只知道,壁画拍卖将在六号晚上作为三天拍卖会的压轴,如期举行!

    世界各国民众的目光再次齐聚到拍卖峰会上,而在拍卖峰会上等着与夏芍套套交情的名流们却比较失望。因为,夏芍这天并没有到场。

    夏芍不仅这天没有到场,第二天的白天,她也没有到场。来的只有华夏集团的孙长德、陈满贯等人,作为董事长,夏芍却两天没露面,这不由让外界猜测纷纭——难不成,离壁画拍卖时间越近,国内舆论的声讨之声越重,华夏集团压力空前巨大,夏芍这是受不住压力,躲起来清闲两天?

    但事实是,夏芍一直心绪不宁,她留在酒店里,请师父、张老和师兄都起卦占算过,但三人得出的结果一致——天机不显。

    这样的结果让唐宗伯等人都皱起了眉,哪怕卦不算己,但发生在他们自身上的事,还是能占算到大概的。但自从收了夏芍为徒,只要是遇到天机不显的卦象,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这件事,是与夏芍有关,或者应在她身上!

    但这个结果至少让夏芍安心了些,好在是与她有关,只要不是应在师父等人身上,不管发生什么,她来者不惧!

    稍稍定下了心神,在拍卖会的第三天一早,夏芍将唐宗伯和玄门弟子们一起送上了飞往香港的专机,一同运送离开的当然还有肖奕的遗体。

    在送走了师父一行后,夏芍这才回到酒店,准备晚上的拍卖会。

    晚上,世界瞩目的壁画拍卖。重头戏,开场!

    ------题外话------

    妞儿们,我回来了。

    三个好消息带给你们。

    第一,可能很多妞儿都知道了,神棍在这次的年会上获得了年度最佳新人奖。这荣誉与你们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谢谢大家这一年来陪伴我走到今天。

    第二,后天开始万更。为毛要到后天,因为我明天有40万字的稿要交给出版编辑。

    第三个好消息就是神棍已经正式签约实体出版,具体的我会发公告说明,请妞儿们留意公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章 正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章 正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