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国宝与尊严

    世界瞩目的壁画拍卖终于到来!

    今晚,莱帝斯集团出人意料地允许世界各国媒体派代表入场。这令媒体们惊讶,却也令媒体们惊喜,虽然所有人都觉得莱帝斯集团的这个决定奇怪的慷慨。

    前几天拍卖峰会会议的时候,莱帝斯集团只在会场辟出了媒体采访区域,这三天的拍卖盛会也并非所有拍卖门类都对外开放,有些场次是不允许有媒体入内采访拍摄的,比如说一些名人遗物或者隐私度比较高的拍卖门类,也有宾客不希望自己竞拍到手的物件和价码对外公开而拒绝拍摄采访的。

    总之,越是稀贵重要的拍卖专场,越很难对外开放,能进场的都是莱帝斯集团指定的合作媒体。今晚的壁画可是国宝级的,在莱帝斯的拍卖史上绝对是最受瞩目的,堪称这三天拍卖专场之最,竟然允许各国媒体悉数入场,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但不管怎么说,能入场拍摄拍卖盛事,众家媒体自然欣喜。天刚傍晚,各国媒体便进入拍卖大厅,按编号找到自己的区域,边准备边派出一批人去外头守候,等待拍摄进场的宾客。

    拍卖会晚上八点开始,还不到进场时间,一般来说也没有宾客会来这么早。但到外头守候的媒体记者却都一愣。

    有人来了!

    三辆黑色加长版的宾利车依序停在会场门口,车里下来的男人下巴上一道疤痕,夕阳里站在清冷宽阔的长街上,孤漠如狼。男人打开车门,最先跃入记者们眼帘的是一双女子黑色的高跟鞋。

    黑色的鞋,没有任何多余装饰,夕阳里却衬得女子脚踝白皙如玉,线条柔美。

    女子从车里下来,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西方哥特式建筑的古雅长街,似被夕阳划开一道时空的流河,女子站在那暖融的霞彩里,深紫的羊尼大衣罩在肩头,素色旗袍浅白芍色,白皙的腕间翠绿圆镯一点,发间浅黄狐簪融了夕阳浅黄,刹那间时空错影,令人恍惚。

    后面的两辆车里陆续下来十来人,孙长德、陈满贯、刘板旺来到女子身后,陪她一起走上会场台阶。

    直到女子上了台阶,记者们才反应过来——华夏集团!

    眼中惊艳未褪,各国记者纷纷围上来,闪光灯比夕阳更耀眼,问题如雨。

    “夏董,您好!请问今晚为什么来这么早?”

    “您这两天都没有出席拍卖盛会,有传言称您是迫于国内舆论压力才不露面的,是这样吗?”

    “请问华夏集团今晚会对壁画进行竞拍吗?”

    “壁画估价十亿,英方至今没有对归还壁画一事进行回应,请问华夏集团是否有将其拍下来归还国家的意愿?”

    问题如雨点般砸来,但记者们对夏芍回应这些问题却没抱太大希望。像这样的追问,一般情况下都是得不到回应的。华夏集团如果对这件事已经有方案了,没道理不对媒体公布,缓解国内舆论压力。可是到了今天都对此避而不谈,想必是没有好的应对办法了。

    但令记者们没想到的是,夏芍竟然停下了脚步,看向了最后问她问题的那人。

    那名记者一愣,只见女子目光淡然不惊,不慑人,叫人心里一突。四周记者提问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归于安静。

    安静的气氛里,夏芍开了口,“我从未见过不将矛头指向窃贼,反而指向同胞的做法。谁窃取,谁归还,华夏集团并非窃取方,不会替窃取方履行归还义务,也不会向窃取方支付巨额赎金,涨其气焰。”

    记者们一愣,都觉得这话听着有点绕。但想了一会儿,明白了!这意思就是说,华夏集团不会参与壁画竞拍,参与竞拍无异于助长英方气焰。而且,夏芍这话里颇有批评国内一些舆论的意思——你的东西被贼偷了,不去向贼索要,反而怪自己家里人没向贼重新买回来吗?

    这逻辑听起来实在可笑。

    记者们反应过来,闪光灯纷纷向夏芍打来,这可是她首次回应这件事!

    “我只想国内同胞们明白一件事,壁画的回归途径不该是买卖。华夏集团有财力买回这幅壁画,但我们流落在海外的数以万计的国宝要如何回归?买卖得来的回归,当真光荣?国宝回归,回归的不仅仅是国宝,还有我们的尊严。拿钱赎了国宝,卖了尊严,这真的是你们想要的?”

    闪光灯下,女子目光淡然,留下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便在公司高管的陪同下,走进了会场。

    陈满贯、孙长德和刘板旺跟在夏芍身后,若有所思。他们三人今天也是第一次听夏芍对此事的看法,之前并不知她到底要怎样解决国内的舆论危机。尽管此时他们还是看不出来她有什么办法,但是她的话确实有道理。

    买卖得来的回归,并非光荣。

    当年,多少国宝文物被人抢盗出境?这已经是历史的耻辱,如今我们还要花钱从抢盗者手中把这些买回来,这岂非更是耻辱?有钱也不该往那些强盗口袋里送!况且,这件事根本就不能开先例,假如今晚的壁画是买卖的方式回归,那其他的国宝文物呢?下一回对方缺钱花还用这种方式来,我们还有多少钱要往别人口袋里送?

    华夏集团若真把这幅壁画竞拍回来,未必就能得到赞誉声,恐怕连尊严都要失去。被抢去的东西,就应该要对方还回来,这才是平等。卑躬屈膝地把钱奉上把东西赎回来,日后在国际上,还想让谁看得起?

    可不就是赎了国宝,卖了尊严么?

    ……

    夏芍在会场外的一番首次表态,被华夏娱乐传媒的记者传回国内,在很短的时间里,引发了强烈的反响,网上讨论不断。而会场门口的各国记者却还有一个问题。

    既然夏芍是这样的想法,那华夏集团肯定不会参与竞拍了。那她今晚这么早到拍卖会场是想做什么?

    以前夏芍出席活动,虽然不迟到,却也从来不早到。她是懒得过多应酬的人,今天却是第一个到了会场,而且是早到了两个小时!

    她想干什么?

    夏芍在拍卖会场大厦顶层的莱帝斯集团贵宾会客室里。

    沙发里,女子捧着杯红茶,轻啜一口,神情冷淡。

    对面,老伯顿陪着笑,闻名国际商场的老人,此刻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夏董真守时,呵呵。”

    “伯顿董事长,今晚能让我见到那幅壁画吧?”夏芍淡淡抬眼。

    今天,其实是老伯顿约夏芍这么早来的。她大抵能猜出他是为了什么事,但她还是先开口问自己最关心的。在她一来到会场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天眼搜索过了这座会场大厦,壁画还没有运送到,此刻还在莱帝斯庄园里。

    今晚是徐天胤一行完成任务的最后机会,夏芍要保证这老头子不会临时又改变主意。其实,就算老伯顿今天不请她来商谈一些事,她也会早点到,一来让徐天胤一行在会场自由活动,摸清会场情况,二来敲打敲打这老头,让他别耍花样。

    此时,徐天胤一行就在外面“活动”,这间会客室里只有夏芍和老伯顿两人。

    听夏芍开口就提壁画,老伯顿眼神一变,随即竟安心似地松了口气,笑了笑:“夏董放心,莱帝斯集团已经把壁画拍卖的消息放了出去,也把宾客们请来了,现在世界各国媒体都在拍卖大厅里就绪,就算想食言,我也不敢拿莱帝斯集团的信誉开玩笑。”

    这话确实有道理,但夏芍却轻轻挑眉。她眼尖,刚才老伯顿那安心的表情她正好瞥见,觉得可疑。

    这老头不是一直最怕她跟壁画的事有关么?怎么此时听她提起,反倒放心了?

    “呵呵,夏董,我今天请你来,其实是遇到了件难办的事,想请你帮帮忙。”老伯顿道。

    夏芍挑眉不语,听他继续说。

    老伯顿搓着手,“是这样的,昨晚……呃,昨晚艾伯特伯爵死在了我们莱帝斯的海滨别墅里,我知道,伯爵的死跟唐老先生和您有些关系。你是知道的,我们莱帝斯集团虽然国际有名,但我们只是商人,奥比克里斯家族我们实在惹不起。我想请夏董能不能、能不能……”

    “你想让我站出来承认,老伯爵是我杀的。”夏芍替他把话说完。

    老伯顿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表情尴尬。人不是他们家族邀请去的,也不是他们杀的,这事放在人任何人身上,他都会严厉要求对方出来承认!不然,就让他见识见识莱帝斯家族的厉害。但这件事落在夏芍身上,老伯顿就没底气了。

    严厉?他不敢。本是理所当然应该夏芍出来承认的事,现在变成了他的请求。

    昨晚,家族连夜商讨对策,商量来商量去,只有请夏芍出面这一个办法。其实,艾伯特伯爵死得太惨,一看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下的手,就算奥比克里斯家族知道人是死在他们这里的,也不会认为老伯爵的死跟他们有关。

    但哪怕是迁怒,家族都承受不起。而且,更让家族揪心的是艾伯特伯爵在世界各地的信徒,信徒是疯狂的,他们没有理智可言,如果让他们知道人死在他们家族,集团将遭受这些信徒的怒火和报复,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击。

    “夏董,其实我的意思是,艾伯特伯爵的死,奥比克里斯家族一定能看出我们不是凶手,不用谁站出来承认。我们只是希望夏董能帮个忙,撒个欺骗奥比克里斯家族和世人的谎言,就说伯爵是死在别处的。我们一定感激不尽!”

    ------题外话------

    第一次修稿,没经验,有点超出预料,费了不少时间,请大家见谅。

    稿已交,接下来是更新。

    说好今天万更的,还欠昨天的五千,先更三千出来,差一万二,零点前二更。

    少了的明天起开始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一章 国宝与尊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一章 国宝与尊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