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世上最贵跑腿费

    艾伯特的尸身莱帝斯家族已经妥善保存,到时候只要夏芍带去别处,说是在别处杀的,那就可以了。斗法那天晚上,宾客们都在别墅里,后来虽然看见了停机坪处的惨况,但吐都吐不完了,谁有胆子多看?连莱帝斯家族也是在事后打扫那些雇佣兵尸身的时候,才发现死的人里有艾伯特伯爵的。

    所以,这件事情只有玄门的人和莱帝斯家族知道,就连安德列、亚伯和后来那个叫亚当的人当时也是在外面斗着,未必看见前面伯爵是怎么死的。莱帝斯只要一口咬定人不是死在他们这里的,让夏芍承认是在别处杀的就行了。

    反正在凶手的问题上,对方一定能猜出是玄门下的手,那对夏芍来说就没什么区别了,只不过是在哪里杀的问题而已。在这里和在那里,有区别么?

    对她来说没区别,但对莱帝斯家族来说能免去信徒们的报复和怒火,这一切不过就是她张张嘴的事。

    夏芍笑了,“听起来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伯顿先生,我有帮你的理由吗?”

    老伯顿一听这话并不意外,反倒笑了笑,很有准备,“如果夏董能帮我们这个忙,莱帝斯家族一定有大礼奉上!”

    事情虽然很容易办到,但老伯顿确实担心夏芍不肯帮他,所以,他安排了大礼。

    “哦?我能听听是什么大礼吗?”

    “呵呵,这礼物我保证夏董会喜欢。我们家族已经商议过了,如果夏董肯帮我们度过这次难关,我们将奉上三世佛的敦煌壁画,送给夏董,让你带它回归!”老伯顿盯着夏芍,目光灼灼。

    夏芍却怔住了,什么?

    老伯顿见她这副神色,总算心里大石落下一半,内心却在滴血。以为他愿意啊?都说忍痛割爱,他这不知是忍了多大的痛!如果不是觉得夏芍对壁画很关心,他不会选择拿壁画投其所好,那可是十亿英镑啊!

    当然,家族损失了这么大的利益,是经过衡量的。如果莱帝斯家族牵扯进伯爵之死的事情里,损失会更大,那将是全世界范围的产业受到冲击,到时损失可能就不止这些了。再者,见识过夏芍神鬼莫测的本事,送她这样的好处,其实也是家族有意结交她。

    不管怎么说,这十亿英镑虽然很痛,但是也值得。

    老伯顿相信,这个大礼一定很合夏芍的心意,她一定会同意!但他没想到,夏芍只是刚听到时怔了怔,不过片刻便意味颇深地笑了。

    “为什么我没感觉到伯顿先生的诚意呢?”

    “什么?”老伯顿张着嘴,眼一瞪,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他没有诚意?她只要肯说一句话,他就奉上十亿英镑,这还不叫诚意?!世界上有谁的一句话值十亿英镑的?她还嫌没诚意?

    “伯顿先生,我想你没明白。壁画你就算是送给我,我带回去也是归还国家,华夏集团能得到什么?我不过是跑腿的。我有什么利益可言?你连跑腿费都没给我。”夏芍气定神闲地瞧着老伯顿瞠目结舌的样子,笑容想让人掐死她。

    老伯顿真的想掐死她,跑腿费!她居然还想要跑腿费!

    “夏董,我看得出来,你是很爱国的人。你很想让壁画回归你的祖国,我送给你,让你完成心愿,这难道不够诚意?”老伯顿深吸一口气,管住自己的手,不要伸出去掐人。

    哪知道夏芍一笑,说了句更欠扁的话,“爱国,只是我的情怀。可是我是商人,不能靠情怀吃饭,只有利益才能驱使商人。”

    老伯顿差点吐血,这回喘了好几口气才压下来,“夏董,难道你将壁画带回去归还你的祖国,华夏集团得不到利益吗?据我所知,你们国家的舆论对华夏集团很不利,如果你能将壁画带回去,你将会是英雄!这不仅能解除舆论危机,还能使华夏集团在民众心目中树立最崇敬的形象。身为掌舵者,我想你应该知道,民众的拥护会为华夏集团在国内的根基起到多大的好处。”

    这次世界拍卖峰会,有不少国家的拍卖公司将目光放在了中国市场,他们将来进入,不可能对华夏集团的市场份额没有影响。但如果华夏集团能受到民众的拥护,那谁也抢不走属于它的市场份额,它的根基只会更加牢固,没有人扳得倒!

    但夏芍却好像听不懂这话,好笑地眨眨眼,“抱歉,伯顿先生。我想你不知道,就在刚才我进入会场的时候,曾接受过媒体采访,发表了一些对于壁画竞拍的看法。我的同胞们其实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爱国,所以才会心系国宝,造成国内的舆论声势。他们或许会受人挑拨煽动,但他们不会永远给人当枪使。我相信他们会理解我的话,理智地看待这次拍卖的。”

    什么?

    老伯顿震惊了,刚才她发表过对壁画竞拍的看法,有可能会改变国内舆论趋势?

    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

    其实,夏芍刚刚的那番话是针对日本大和会社的,她得先让国内的舆论趋于理性,然后再指明事情的幕后操控者,让大和会社自食苦果,承受舆论的愤怒,迫使其进入国内市场的计划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没想到老伯顿竟然要将壁画送给她,夏芍不要壁画回归的功劳,师兄为这件事奔波了这么久,这功劳她要它属于师兄。但她不介意拿此事来敲这老头一笔好处!

    要知道,壁画本就是当年英方盗走的,现在还回来是应该的!但怎么拿走的就怎么还回来,这并不是公平。这么多年了,难道不该付点利息,给笔赔偿?

    想只还本?门都没有!

    “伯顿先生,现在不是我要怎么想着平息国内舆论的问题,而是如果你们莱帝斯集团将壁画进行拍卖,将会承受我的同胞多大怒火的问题。”夏芍笑着,舒服地往沙发里一融,不紧不慢道,“现在,你来告诉我,我的利益在哪里?”

    老伯顿哑口无言。

    “看来,伯顿先生还没想好我的跑腿费,那我先去拍卖大厅了,等伯顿先生想好了再来找我吧。”夏芍起身,作势告辞。

    “等等!”老伯顿出声阻拦,脸色很难看。等他想好了?他哪里还有时间!壁画今晚就要拍卖了!

    其实,就算像夏芍说的这样,她不需要以壁画回归的事来平息国内舆论,壁画的回归依旧可以带给华夏集团荣誉。但她现在摆明了就是不知足,还想让他再出出血,这点他在商场半生,岂能看不出来?

    虽然,他可以对夏芍说,既然她不看重壁画回归带来的利益,他可以不把壁画送她了,给她别的大礼。可是,她又说她有爱国情怀!就算他无视她的爱国情怀,为表诚意,他还是得拿出跟壁画价值相当的利益来给她,不然,她这个连“跑腿费”都算的小狐狸是不会答应的!

    送壁画还送别的,对莱帝斯集团来说所花的价码都一样,何不尊重她的爱国情怀,就当卖她个人情了?

    “你说吧,还想要什么?”老伯顿忍痛道。

    “我要莱帝斯集团百分之十的股权。”夏芍转身笑道。

    老伯顿瞪大眼,张着嘴,动了两下嘴皮子,却始终没发出声音来,好似觉得夏芍疯了,要不就是他耳朵幻听了。

    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莱帝斯集团百分之十的股权,她知道有多少吗?莱帝斯是世界拍卖行业龙头,全世界三十九个国家有分公司,如此庞大的跨国集团,别说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是百分之一,也足够她三辈子吃穿不愁了!

    百分之十,足以顶得上如今一个华夏集团了!她这是要了整整一个华夏集团去,简直是狮子大开口!这恐怕是世界上最贵的跑腿费了!

    而且,华夏拍卖公司和莱帝斯是同行,这点也是老伯顿最担心的地方。眼前这女孩子是商界奇才,她从白手起家到现在才短短五年,就成就了莱帝斯百分之十的基业,如果她成为莱帝斯集团的股东,他对她的目的和未来的成长很忧心。

    他可不想引狼入室。

    “伯顿先生,世上很多事,有风险才会有利益。莱帝斯集团虽然是世界拍卖行业龙头企业,但近两百年的历史,发展至今已多年不见增长。集团老化,瓶颈期太久,这不是好事。我的职业你很清楚,如果是自家人,我在很多事情上会不吝相告的。”夏芍淡淡笑道。

    “伯顿先生应该看得出来,华夏集团不会仅仅只在国内,这点,我有没有莱帝斯集团的股权,你都阻止不了。我看重的是莱帝斯集团股东身份的便利,我们确实有一天会成为竞争对手,但未必竞争对手就要斗个你死我活,良性竞争对行业和企业的发展都有好处,只要莱帝斯不打华夏集团的主意,我绝对不会动用别的力量,摧毁莱帝斯集团。”

    夏芍看重的确实是股东的身份,有了这个身份,莱帝斯集团在全世界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的人脉她都可以用。虽然,风水大师的身份让她不缺人脉,而且也刚刚和亚伯签订了一个协议,但她必须要预防一手,太过依赖一种条件便会被这种条件牵制。她自身、奥比克里斯、莱帝斯,三方的人脉力量足以在世界上拉开一张大网,华夏集团要成为世界级跨国企业,这张大网会让它迅速成长,至少在人脉上不会遇到磕绊。

    只要莱帝斯集团不是太防着她,在背后对华夏集团使阴招的话,她便会遵守商场的游戏规则,一切按商场的规则来玩。

    夏芍虽是实话实说,但老伯顿听了却内心惊骇!他惊骇于夏芍用的一个词——摧毁。

    如果此时换成任何一个人对他说这句话,他都会大笑三声,问他:“你见过蚂蚁摧毁过大象吗?”但这话从夏芍口中说出来,他觉得并非吹嘘。

    她并非普通人,见识过她神鬼莫测的术法和身手就会知道,世界上的任何规则,她都是超然于外的。她是立在这些普通人建立起来的法则之外的存在,只要她愿意,不必用商场上的手段,她就可以摧毁任何她想摧毁的。

    在外界看来,莱帝斯集团是世界拍卖行业的龙头,但在她看来,莱帝斯可以什么也不是,让这个集团垮塌,不过是动动她那些术法的事。世界上任何的巨头在她眼里,估计都是一样的存在。

    可是自从她初涉商海到现在,那些商界传奇里,从未听说过她有动用过别的手段,打的都是实打实的商战!她明明有能力摧毁那些对手,却选择了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打拼事业。她是在享受,享受靠着自身力量攀越巅峰的成就感。

    如果不是这样,如果她只想要钱,她可以不要莱帝斯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全然占为己有也是可以的。

    老伯顿蹙起眉来,“这件事不是我说了就能算的,得董事会商讨决定。”

    夏芍如果成为莱帝斯集团的股东,在风水方面确实相当于特聘的顾问,对公司帮助很大。但如她所说,华夏集团日后必然是竞争对手,这也算是风险。

    果然,利益总是伴随着风险的。可是,即便老伯顿不同意,也改变不了华夏集团日后成为竞争对手的事实,与其现在得罪夏芍,何不试着合作?

    但如此大额的股权他说了也不算,开董事会是必须的。

    夏芍一笑,也没有逼得太紧,“好。那就给伯顿先生商讨的时间。”

    老伯顿这才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这个季节的英国天气已经凉了,他竟然还会紧张到出汗,这是多年没有的事了。

    夏芍却得了便宜还卖乖,“伯顿先生也别怪我,我是商人,谋求最大利益是本分。”

    你已经是很成功的商人了!老伯顿在心中无力嚎叫。

    本来壁画白送给她就是大礼了,她还算计着要跑腿费,而且她的跑腿费比壁画本身还贵!这叫什么事?他商场打拼半生,自认为很会经营盘算了,却被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给算计了进来,这么精的算盘他真是头一次见!今天出的血够他疼一辈子的了,好在他也算有好处拿,不然他真的要吐血了。

    夏芍看着老伯顿的脸,垂眸一笑。如果他知道她和亚当之间有联系,假如亚当能处理妥当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事,老伯爵的死根本就不会引起波澜,这一切的大礼不过是他杞人忧天自己送出来的,会不会吐一缸的血?

    夏芍唇角翘起来,眼眸微弯,心情很好。再让这老头想拿偷来的国宝卖钱,再让他搞那么多迷障,把壁画藏在直升机甲板下面,害师兄割到手!

    老伯顿不知道今天损失惨重,他见夏芍答应了,心里的大石总算是放下了,起身笑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今晚我就向来宾们宣布,这幅三世佛的壁画送给华夏集团!”

    夏芍闻言,笑而不语,垂眸喝茶。

    还有件事老伯顿不知道。那就是夏芍打定主意要将壁画回归的功劳归徐天胤,所以这件事她不打算跟徐天胤说,让他们今晚照常行动。到时候,老伯顿要送她的大礼没了,这老头就得想办法再补给她个大礼。

    嗯,让她想想,要什么好呢?

    夏芍眯起眼睛一笑,舒服地融进沙发里,捧着红茶,打着算盘。

    但这一次,她算漏了。

    老伯顿在今天约她来的时候,也是做了准备的。他打算如果夏芍不同意,就来个先斩后奏,让她得了好处,不好不答应。所以他事先邀请了各国媒体都进入会场,打算给夏芍个“惊喜”。

    现在,夏芍既然同意了,惊喜是不用了,可是场面还是要的。老伯顿打算把场面办得漂亮点、体面点,让全世界媒体都见证华夏集团接过敦煌壁画的那一刻,给华夏集团撑足了面子。

    当然,这是为了讨好夏芍。所以,当夏芍从贵宾室里出去后,老伯顿便下去安排了。

    ……

    夏芍下了楼去,便到了洗手间,这是她跟徐天胤约定下来接头的地方。毕竟除了洗手间,在哪里她都会遇上来寒暄的名流,根本就没有时间跟徐天胤等人交流情况。

    夏芍到了之后,徐天胤和英招已经在里面等了,王虺和毕方一左一右守在洗手间门口把风。夏芍也知道即便是洗手间也不能待太久,不然外面来了人却进不来,难免会让人不满和起疑,所以她一见到徐天胤就道:“今晚壁画确定会来!我会告诉你们位置,到时候你们按计划,迅速劫走!”

    确定会来?

    这肯定的说法让英招看向夏芍,但她的表情却很复杂。她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那条金色大蟒,身穿白裙的女子立在蟒身前执着匕首的画面很难忘记。那是她一生不曾见过的诡异,也让明白了她与她之间的差距。她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她一直以为队长这样的男人需要一个可以和他并肩而立的女人,那些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只能被他保护,成为他的弱点。只有她,和他并肩战斗太多次,了解他,也能守护他。

    但那晚,她知道她错了。

    和他并肩而立的人也可以是别人,比她强,比她有能力守护他。虽然她的身手看起来不像普通人,但正因为如此,她比她强。

    失败的滋味并不好受,英招眼神复杂,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她守护过,也争取过,却从未获得过那个男人的目光,但她也不算丢人,最起码没有不战而败。

    难得在这时候笑了笑,英招昂起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昂首挺胸,只觉得这样会让她好受些。

    而这时候,徐天胤和夏芍都没注意她,徐天胤点头,也不问夏芍为什么这么确定,只是看了眼洗手间门口,道:“出去。”

    “嗯。”夏芍一笑,既然交换过情报了,那自然要赶紧出去。

    但两人一走出门口,便都一愣。门口把守的王虺和毕方也愣了愣,只见前方,一些人不知道为什么纷纷快步往一个方向走,像是出了什么事!

    一行人赶紧走出去,见那些人快步走向的方向竟然是拍卖大厅!而这些人里,仔细一看,今晚到场的宾客也有,在会场外头采访的记者也有。

    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夏芍心里咯噔一声,直觉情况有变,开着天眼往大厅里一扫,脸色微变。

    此刻,豪华的拍卖大厅里,拍卖台后巨大的屏幕上正打着:“莱帝斯集团——华夏集团,三世佛敦煌壁画移交盛会!”

    这个老伯顿!

    夏芍郁闷地一皱眉头,现在离拍卖会开场还有一个小时,壁画尚未运送到。她原本想着,壁画应该在拍卖会开始前十分钟左右到,那个时候,老伯顿还没有宣布将壁画送给华夏集团的消息,趁着这空挡,既能让徐天胤劫走壁画,又不会让老伯顿公布这件事。如此一来,师兄顺利完成任务,她再敲这老头一笔,圆满!

    哪知道这老头这么急,离拍卖会还有一个小时,宾客都还没到齐,他倒是积极公布这件事!

    这下可好,事情已经对外公布,到场的宾客和在大厅里的各国媒体都已惊动,如果壁画再不见了,那世界各国看的可就是华夏集团的笑话了。

    夏芍脸色发沉,王虺等人却不知道发生了事,“走!去看看!”

    ……

    这个时候,拍卖大厅里已经炸开了锅。

    各国媒体对着拍卖大厅的屏幕猛打闪光灯,到场的宾客们却都站在原地,表情发懵。

    “这、这怎么回事?今晚不是壁画拍卖会吗?”

    “移交?华夏集团?”

    所有人都张着嘴,张开就忘了合上。

    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看花了眼,那可是预估拍卖成交价码十亿英镑的国宝壁画!莱帝斯家族要把它送给华夏集团?老伯顿那么视财如命的人,什么时候这么慷慨了?

    “请问伯顿董事长在哪里?”

    “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见老伯顿不在,便纷纷问向拍卖大厅里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笑道:“拍卖会开始的时候,我们董事长自然会出来见各位,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现在就请耐心等待吧。”

    谁有这个耐心等待,这根本就是吊人胃口嘛!

    “那夏董呢?夏董到了没?夏……”有宾客出声问,但问到一半,声音卡住,怔愣望向门口。

    门口,夏芍正站在那里,皱眉看向屏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二章 世上最贵跑腿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四十二章 世上最贵跑腿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