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先斩后奏

    东市市委书记连忠勇确实挺年轻,只有三十六岁。这些年,随着陶瓷产业和古玩产业的红火,有香港嘉辉国际集团和华夏集团两大巨头的注资,东市俨然成为了青省第二经济大市。来东市任职可谓肥缺,随时有政绩可捞,连忠勇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东市市委一把手,当然是颇有背景的。

    据东市上层圈子里的人私下里传,这位连书记是原赣省省长的长子,这位连省长刚到退休年龄,传闻因政绩不错,有可能会调往国家部委部门继续任职。

    怪不得连忠荣那天在夏志元面前敢提背景,这背景,普通百姓确实惹不起。

    这些都只是东市人的猜测,据闻这位连书记去年上任至今,行事还算低调,从不提家中背景。但他弟弟连忠荣在商界行走,常常时不时露一句,大家也心知连书记年纪轻轻,能来东市任一把手,背后肯定不简单。于是猜来猜去,在国内的高官里便只猜到了连省长一人。久而久之,就有这样的传言了。

    这些传言,夏志元很少去打听。夏志涛却知道得很清楚,他酒肉朋友多,喝酒的时候常听见这些小道消息。

    这天晚上,夏芍回来,席间问起来,夏志涛便知无不言地把听见的小道消息全抖搂了出来。

    夏芍回家,老夏家的人都欢喜,席间连两位老人都喝了点酒,夏志涛喝得最多,舌头都有点大了,什么话都说,“什么低调?我看就是假清高!他不愿提家里背景,怎么不把他弟弟管住了?连忠荣那孙子天天在外头摆谱,咱们市里那两个民窑的旅游项目和陶瓷产业的投资名额他怎么拿下来的?他哥不是连书记,抢这种赚钱事儿的人多了去了,轮得到他这个去年才来的外来户?我就不信连书记不知道!真避嫌,这哥儿俩就不应该一起来东市,我看这两兄弟就是来咱们东市捞一票的,一个捞钱,一个捞政绩,捞完了就走。跟咱低调,那是不愿意搭理咱,连身份都懒得在咱东市露!心大着呢!”

    “志涛,这些话,你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出去和你那群朋友喝多了酒,嘴上可得把门。知道了么?”夏志元皱了皱眉头,他不爱打听官场上的事,有些话不能听,有些话也不能说。这些话,今天女儿问了,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到了外头难免隔墙有耳,被人听了去都是祸根。他知道夏志涛的性子,他这些话就是在外面也是敢说的。

    “大哥,这不是小芍问了嘛……”夏志涛夹着菜抬眼。

    “小芍是问你听说了什么,问你对连书记的看法了吗?别发表你那些看法,还不知道有几句是准的,就知道拿出来胡显摆!”蒋秋琳暗地里踩了丈夫一脚,赶紧骂他,骂完对夏芍讨好地笑道,“小芍,你叔叔就这样,看你回来,他是高兴,喝了两杯酒,你当他胡扯好了。”

    夏芍微微一笑,笑意高深。

    还别说,夏志涛说的这些话,难得有点道理。

    “我爸说的有道理,官场里的闲话,在外头都忌着点儿。”夏芍扫了眼席间,尤其是夏志涛。即便他说得有道理,也得敲打敲打他。这些话,以他的性子,在外头确实敢说。

    “哎、哎!忌着,忌着……”夏志涛就怕夏芍看他,淡淡一眼,就能让他发憷。尤其这趟从国外回来,总感觉威严比以往更盛了。本想问问壁画是怎么从莱帝斯那样的大集团里面要回来的,可他愣是不敢问。就怕这里面涉及什么商业的事,犯了夏芍的忌讳。小芍是最忌讳别人打听华夏集团的事的,这不,连忠荣不就犯了忌讳了?

    连忠荣深一层的那些心思夏志涛是不知道的,他只是认识的人多,风声也多,早就听说了前段时间连忠荣几次去华夏慈善基金会里见夏志元,都被拒之门外。夏志元很少做这么不给人留情面的事,那人还是连书记的弟弟,夏志涛一好奇,一打听,笑了。

    没别的话说,小子,等着挨抽吧!

    ……

    这晚,比起一家人席上的恭贺,夏芍倒更在意另一件好消息。

    张汝蔓今年高考,如愿以偿,以省高考榜眼的成绩考上了京城军校,刚拿到录取通知书三天,明天就回东市!

    “你小姑他们一家在青市那边摆酒请客,请的是你姑父单位里的领导同事。听说你今天回来,他们早几天就订了明天的酒席,说明天回来请一家人去吃顿饭!”李娟在散席的时候对夏芍道。

    这件事夏芍在香港的时候就听说了,张汝蔓一收到录取通知书,李娟就高兴地打电话给女儿报喜了。只是听说明天要去酒店吃饭,夏芍不可察觉地挑了挑眉,随即笑着点点头。

    晚饭过后,夜色已深,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离开,两位老人留在了家里。夏芍帮母亲在厨房里收拾了碗筷,出来之后,李娟就撵她去休息,夏芍却说不累,来到客厅陪爷爷奶奶和父母坐在一起聊天。一个暑假没回家,夏芍也知道父母想她,这次回来也只能在家里住一个星期,期间还得去趟青市,华夏集团的总部看看,然后便要开学了。

    因此,夏芍索性就晚睡些,坐下来陪长辈多聊聊了。

    这一聊就聊到了壁画回归的事上。面对父母和两位老人,她倒是不介意透露些事,因为知道他们不会往外说。

    这些事夏芍还是隐去了许多细节的,只是模棱两可地说了几句过程,就把一家人给惊住了。

    “你、你跑腿费要了莱帝斯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那、那得是多少啊?”两位老人不懂和李娟都不懂这些,这两年夏志元却有些见识,当即就觉得自己才人到中年,就要得心脏病了。

    “好!就应该这样!当年那些洋鬼子从咱们这里抢的东西,可多着呢!”夏国喜听不懂股份这些事,他只听到孙女说这些股份用来跟莱帝斯集团做交易,牵制其十年内不准拍卖中华国宝,他便激动地叫好。但叫好完,对上孙女看过来的眼神,他便老脸挂不住,咳了声不说话了。

    江淑惠和李娟两个女眷却不管这些事,她们只对夏芍的婚事上心。江淑惠放下孙女递来的茶,牵过她的手来,拍拍,目光慈爱,“瞧瞧,这大事是做下了,婚事却推迟了。女孩子家的,婚事终究是大事啊……”

    夏志元一愣,回过身来,“妈,是订婚,又不是结婚。”

    江淑惠看了儿子一眼,皱了皱眉头。老太太性子慢,即便是不赞成这话,说话也是不紧不慢,“女孩子家,声誉最要紧。订婚就是订下是男方家里未来的媳妇了,以后来往,就是名正言顺。这还是不是大事,那在你这个当爹的心里头,什么是才是大事?”

    华夏集团前段时间舆论风波的时候,夏志元夫妻怕两位老人在村子里听闲话会忧心气坏了身子,便干脆把两位老人接到了家里,由李娟整日出去买菜照料着,在这宅子里,老人不用出门,也不会听见什么闲话。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位老人还是听说了些事的。江淑惠向来心宽,华夏集团没了不要紧,孙女还不用成天那么忙了呢!关键是婚事,赶紧把婚事定了,以后生个大胖小子,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老太太想法朴实,天大的事也没有孙女的婚事重要。

    夏志元一噎,李娟看了丈夫一眼,忍着笑。她还不知道他那些心思?上回小徐来拜访,嘴上他是承认了,心里头还是想再留女儿几年。有人抢他的闺女了,他当然心里头不是滋味。

    “妈,放心吧。订婚的日子早就算好了,八月份的日子推迟了,就腊月二十二办!那也是个好日子,正巧小年夜前一天。以前不是说好了吗?推迟了也好,赶到过年,咱们一家去京城,这年就在京城过了!”李娟笑道。

    “以前是以前,这不是出了点事吗?”老太太虽心宽,却不傻。前段时间都说徐家要悔婚,老头子整天叨念着老主席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儿女婚事,徐家那边有心不改初衷,就该跟夏家打声招呼。哪有男方不说话,女方一头热的?嫁不嫁得成徐家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这孙女,从小乖巧懂事,自己疼进了心坎里,不管哪家小子来娶,都得先依着老辈的规矩,名正言顺地上门提亲,然后夏家才能准备婚事。别让外人瞧着,自家这么好的孙女像是上赶着送上门去似的。这可不成!

    夏芍闻言一笑,刚想安抚奶奶,告诉她等自己回了京城,跟老爷子见过面谈了这事,家里再准备。反正还有好几个月呢,她这不是刚回来吗?总得一样一样办,急不得。

    哪知还没开口说话,李娟便笑了,笑得脸上都有红光,“妈,您不用担心。小徐早给我打过电话了!说等小芍开学前来咱们家一趟,把订婚的日子送了,顺道接她开学。”

    嗯?

    夏芍眉头挑了那么一挑。

    李娟乐呵呵道:“小徐这傻孩子,我跟他说,订婚的日子哪用送啊?按老辈的规矩,订婚那天都是带着彩礼上门提亲,顺道送结婚的日子,男女方坐在一起,摆个酒席请请宾客就行了。小芍大学还没毕业,结婚不还得等着么?咱们是先把订婚的宴席办了,给这两个孩子正正名分,至于订婚摆宴的日子哪还用特意来送啊?可这孩子非要送,老辈儿哪有这规矩啊?我和老夏这几天正商量这事呢,你们二老今天在,要不,给个意见?”

    “哟!这么急?”老太太反倒愣了,她原想着就是让徐家打个招呼来就行,没想到订婚摆宴的日子还得来送?

    “会不会太隆重了?”老辈儿没有这规矩,老太太也拿不定主意了……

    夏志元站在一旁不说话,他很矛盾。按说,那小子想拐走他的宝贝女儿,当然得让他隆重点,全世界都知道他要娶自己的宝贝闺女才好呢!以后他就不敢欺负她,不敢赖账。但是他又不想太摆排场了,总觉得自家也不是那好摆排场的家庭……

    遇见这样的大事,一家人反倒没了主意,习惯性地看向了夏芍。自从她在商业上崭露头角,她在这家里就如同当家般的存在,一遇到不好决定的事,一家人习惯性问她的意见。哪怕,现在在说的是她的婚事。

    夏芍坐在椅子里,手捧着茶杯,这会儿正笑得很甜美。二十岁的女孩子,还是少女的脸庞,客厅暖黄的灯光里眉眼精致,粉玉般的脸蛋儿莹润生辉,让人瞧着就想摸摸,多喜人。但她的笑容却让一家人都愣了愣,这笑容,甜美是甜美,可怎么瞧着有点磨牙霍霍的意味?

    夏芍在一家人的注视里一笑,垂眸。

    好啊,有人学会先斩后奏了……

    女孩子的目光在垂下的一瞬有杀伐的光掠过,这一刻,远在京城的一幢别墅里。

    男人独自在别墅的时候,少见地开了灯。屋里客厅的地上,摆了大大小小的东西。男人手里拿着张纸,走走停停,穿梭在这些东西之间,每看一样,便划一样,认真检查。

    划着划着,他抬起头,似有所感地望向东市的方向,眸中浅浅柔和,看着,看着,低头,继续。

    而夏家的客厅里,夏芍慢悠悠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笑道:“问我做什么?您几位才是长辈。我先睡了,爷爷奶奶,爸妈,别操心得太晚。”

    说罢,夏芍笑眯眯起身,慢悠悠晃出院子,真回屋睡觉去了。

    只是回了屋,关了门,夏芍往客厅那边看一眼,轻笑出声。这种事,她才不给意见呢!本来操心儿女婚事就是长辈的乐趣,她给决定了,那多没意思?由他们折腾去吧。

    ……

    夏芍好好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起,见父母似乎已不愁了。问过之后才知道,两人昨晚决定随徐天胤了。婚俗方面的事,只要是两家人高兴,怎么来都成。

    夏芍一笑,晃去桌前吃早餐去了。好不容易回家,她这天倒是当了回闲人,一上午什么也没干,还回屋躺了半天。李娟知道她这是累了,难得休息,心疼地往屋里望了好几眼,都没去打扰。可是到了下午,夏芍想躺也躺不住了。

    张汝蔓回来了。

    张启祥和夏志琴夫妻把酒席定在了东市五星级酒店里。张启祥在东市也有认识的朋友和战友,女儿考上了京城军校,对张家来说也是光宗耀祖的喜事。这次回来请客,本该亲戚朋友一起请了的,但张启祥一家知道夏芍不爱热闹,于是今晚特意定了家宴,来的只有张家、夏家两家的近亲,在酒店包间里定了一张大桌。

    下午五点,夏志元开车带着父母妻女一起前往酒店,到了门口,夏志元就愣了。

    只见,酒店门口两旁立着大花篮,上头赫然写着“热烈庆祝我省高考榜眼张汝蔓同学金榜题名京城军校!”

    夏志元和李娟都愣了愣,随即夏志元笑道:“小妹夫这回是高兴坏了,以前不见他这么高调的,这回为了闺女算是难得高调一回。你们先进去,我去买两挂鞭炮来,一会儿放两挂。”

    夏芍却笑了笑,瞥了那花篮一眼,“爸,进去吧。”

    “啊?”夏志元一愣。

    “小姑父要想张罗这些,鞭炮兴许早买了,咱们先进去看看再说吧。”

    “还真是……”经女儿这么一说,夏志元才反应过来,张启祥一家连花篮都买了,还能忘了买鞭炮么,他这是高兴糊涂了,“那就先进去再说吧。”

    李娟和夏芍扶着两位老人,夏志元在前头领着,在酒店服务员齐刷刷的注目礼中进了电梯。到了张启祥一家订好的包间,刚到门口,便看见里面热闹着。

    夏志梅、夏志涛两家人还没到,宽敞的包间里这会儿都是张家的亲戚,但这些亲戚去一个个表情惶恐,都站在屋里,对屋里的两个人赔着笑。

    那两人背对着门口站着,屋里的话正传出来。

    “这怎么好意思,虽然是好事,可也不劳连书记亲自来啊……”张启祥尴尬地笑了笑,今天这可真是贵客了,而且还是不请自来的。

    “呵呵,这也是我们东市的荣耀,过来祝贺一下是应该的。张队长培养了个好女儿啊。”连忠勇说话温文尔雅的,声音温和,不紧不慢。

    “连书记过奖了,您请坐、请坐!”

    直到张启祥说出这句话,连忠勇好像才发现这一屋子人还站着,道:“怎么都站着?快都坐吧。”

    说罢,旁边的人为他拉了把椅子,他这就要坐下,里头的张家人正巧有人抬头,一眼望见门口,脸色变了。

    “夏、夏董?”

    夏芍与张家人没见过几面,里面的人瞧着都眼生,张家的人却认得她。

    一屋子人纷纷抬眼,背对着门口的那两人转过身来,两人都是三十来岁的男人,其中一人夏芍昨晚在机场大厅外头已经见过了,正是连忠荣。而另一人,中等身量,五官称不上英俊,却算得上干净,笑起来很随和,属于让人一眼就看着亲近的人。

    夏芍却淡淡一笑,也不打招呼,先和父母进了门,把两位老人安排着坐下,这才转身笑道:“这位就是连书记?”

    连忠勇见到夏芍,显得很高兴,伸手笑道:“夏董,久闻大名。去年上任到现在,今天才得见,实属遗憾。”

    “连书记抬举了,市里学子高中您都亲自来祝贺,这等亲民爱民的好官,今天才得见,应该是我的遗憾。”夏芍笑着跟连忠勇握了握手。

    连忠勇笑容顿时有些尴尬,“我也是听说今天夏董会过来,就顺道一起来恭贺了。前段时间在国外,夏董可真是为国争光,为我们东市争光了啊!”

    “多谢连书记恭贺,为国争光是分内事,我身在国外的时候,华夏集团在东市的产业,有劳连书记关照了。”

    连忠勇再次尴尬。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屋子里的人听不出话外音来,但却瞧出来了,敢情连书记今天过来,是冲着夏董的面子啊!怪不得……

    连忠荣在旁边笑得更尴尬,他是懂这些话里的意思的,他就知道前段日子的事惹着夏芍了。今天本是请大哥出面,给说说情,看起来似乎不怎么顺利啊……

    果然,夏芍转头对张启祥笑道:“今天的家宴连书记到访,实在荣幸。姑父,要不要加两把椅子?”

    “不用了不用了,既然是家宴,我不好叨扰。改日再请夏董叙叙。”连忠勇当然听得懂夏芍的意思,她都说了这是家宴了,明显不想留人。

    深深看了她一眼,在张家人的相送下,连忠勇两兄弟出了包间,识趣地先离开了。

    ------题外话------

    未完,明早补点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一章 先斩后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五十一章 先斩后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