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八字

    唐宗伯打电话给夏芍的时候,告诉她徐天胤也在,让她不要担心。夏芍却怔愣了片刻,师兄不是说他去买早餐了吗?

    但师父是不会说谎的,夏芍当即便知事情不对,赶紧出了门。

    唐宗伯和夏家人住在同一酒店里,夏芍来到酒店房间的时候,徐天胤并未在房间里,张中先正在屋里气得直哆嗦。

    “混账!那个老不死的!掌门师兄怎么不问问他在什么地方?我上门宰了他去!”

    “师父,师兄呢?出什么事了?”夏芍进门问道。

    唐宗伯坐在套房客厅里,面前放着的茶水已冷,面色威严,带着几分沉重,见了夏芍到来便叹了口气,“你来,坐下,师父有话跟你说。”

    夏芍依言坐去唐宗伯对面的沙发里,老人在说话之前递过来一张纸条,“你先看看这个。”

    ……

    在夏芍接过纸条的时候,远在茅山脚下一座宅院里静养的老人,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老人一身白色功夫装,鼻梁上架着副眼镜,威严里带些文人气。老人立在清晨寒冷的院子里,手颤颤巍巍,不知是冷得,还是情绪所致。

    “喂?欣儿!”电话接通的时候,老人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痛心和怒气,“这就是你送给天胤的订婚贺礼?”

    电话那头,传来女子轻快的笑声,“爷爷,你觉得我的贺礼不好么?”

    “……”老人险些一口气没有喘上来,憋了半天,憋得脸色发青,一掌碎了院中一块青石,怒道,“你给我回来!”

    他真是错了!

    他不该同意孙女去京城,更不该为了让她死心,把天胤的八字告诉她!

    冷家就剩下这么一个孩子,自从她父母去世,他费尽心力抚养,事事依着她,却没想到将她养成了偏执的性子。这孩子,也不知怎么喜欢上了天胤,还去学了人格分裂的黑巫术!他前段时间才发现,可已经为时已晚。她身怀的门派修为已经被废,终生不能再修炼任何奇门江湖术法,强行修炼,只会让她的精神遭受极大的折磨。没有在修炼的时候自杀或者精神崩溃,已经是奇迹。

    当他发现她模仿的是谁时,更是震惊,这才看出这傻孩子不知在心底默默喜欢天胤多少年了……

    他向来知道这孩子固执,发现她这心思时,她已经将要和奕儿订婚,为了让她死了这条心,他无奈之下才将天胤的八字告诉了她。

    七杀、破军、天煞孤星!如此命格,天生将星,权柄滔天,天下难寻!只可惜,天妒英才,此乃绝命命格,主一生孤独,无妻无子。天下女子,岂有人敢嫁他?

    嫁他的女子定逃不过天机,必死无疑!

    当初,掌门祖师收此弟子之时,曾将八字拿出来齐聚门派四大长老一起推演过,最终的结果是众人都摇了头,谁都没有办法。连他们这些老人都没有办法,欣儿这已被逐出门派废除功法的人自然更不能阻挡天机。他原以为,给她看过八字,她就会知难而退,从此死心。而她也确实乖乖和奕儿订了婚,哪知道,奕儿……

    前段时间,天胤传出订婚的消息,欣儿便提出要前去祝福他。他们祖孙俩并没有接到请帖,他自知当年对不住掌门师兄,出了奕儿的事后,他更不愿见自己,便不想自讨没趣,大喜的日子去惹他的不快。没想到,欣儿执意成行,并称这是她多年的心结,去一趟,只为给自己一个交代,从此了结前事旧怨。

    他听了这话,想起自从她父母去世,多年来她境遇上的不易,最终动摇了。他没脸去京城,便准她独自前往,并嘱咐她早些回来。哪里知道,她走的时候那般平静,他以为她真是去了除心结的,哪里知道,她竟在天胤订婚那天,送上了他的八字作为大礼!

    “你知道你这次捅了多大的篓子吗?”老人对着手机那头沉声命令,“你马上给我回来!”

    掌门师兄对此事十分震怒,今早打电话来质问他,记忆中他回香港清理门派那晚,都不曾动过如此怒气。欣儿定然还在京城,如若被找到,后果他实在不敢想!

    “你马上回来,爷爷带着你离开!”老人闭了闭眼,毕竟是他的孙女,血脉亲情,他怎能看着她往死路上走?

    天胤的八字,当年掌门师兄曾严令过,谁也不准告诉他。若不是他的私心,欣儿不会知道。这一次,不是他带着欣儿登门道歉、请求原谅就能解决的事,为了保住冷家唯一的血脉,他只能选择带她走。

    没想到,电话那头,冷以欣竟丝毫不觉处境危急,只是轻松笑道:“爷爷,不必担心。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什么?”老人不可思议地一愣。

    那边却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欣儿?欣儿!”

    老人怔愣了半天,再拨打过去时,冷以欣的电话已经关机。

    ……

    这时候,京城酒店套房里,气氛沉默。

    夏芍望着手中的纸条,听着师父的讲述,垂眸,不语。

    这纸条上的内容是让师兄昨晚痛苦的根源——那是他的八字。

    一直以来,师父对师兄的八字讳莫如深,当年只说过他八字孤奇,天生适合入玄门。当初算订婚日子的时候,夏芍就曾有过疑问。一年之中大喜的日子只有三天,该是怎样的命格?

    她曾打过小算盘,问了师父算出的日子,以此逆行推演,想推出师兄的命格。但信息太少,只推演出他命里可能带有孤煞,别的便推算不出来了。师父讳莫如深,一来她知道师父一定有他的理由,就像当年师父告诉她门派恩怨的时候,如果他老人家觉得可以告诉她,他一定会说。二来师兄的命格如何都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因此这件事她就等到了如今。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等到的竟是这样的八字。

    绝命格……

    “小芍子,你要怪师父,师父也不说什么。这么大的事,确实不该现在才告诉你。”沙发对面,唐宗伯闭了闭眼,深深叹气。当年,他也是有私心的,见这两个孩子感情好,想着天胤的命格再孤厉,他也能推演得出来。但这丫头命格之奇,竟是他平生见所未见,从另一方面来说,她的命格比她师兄的还要奇。这世上,若有人不惧天胤的命格,许只有她一人了,他这才任由两人感情发展。

    但不管怎么说,这孩子被蒙在鼓里,确实是他的错。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有选择的权利,他却因不想让天胤这孩子失去唯一一次的命定之女,而选择了保守秘密。

    他这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唯一觉得有愧的事,便是这件……

    “师父确实应该早点告诉我。”夏芍抬眸,第一次在师父面前露出严肃的神色,“我一直觉得,经历了这么多,不管有什么事,我们都能一起面对的。您老当初收我为徒,应该知道我的心性。我和师兄走不走得到一起,只要他是我的师兄,他的命格我都一定会想办法!”

    唐宗伯一怔,随即感慨点头,笑容自嘲。可不是么?当年她才炼气化神的修为,就敢独赴香港清理门户,不就是因为香港有他这个师父的仇人?这孩子向来孝心可表,哪怕她和她师兄走不到一起,她师兄的事,她都不可能会袖手旁观。

    “这件事是师父的错,当年不该看你命格奇特,便有心放任你和你师兄发展感情。师父跟你说清楚,让你有选择的权利……”唐宗伯低头,神情从未如此自责过。

    夏芍闻言却垂了垂眸,笑了笑。她和师兄的感情并不是因为谁的默许才走到今天的,选择的权利不需要别人给,她一直都有。当初是她自己考虑清楚的,为了这一世不留遗憾,她选择了在感情遵从自己的心,哪怕当时知道了师兄了命格,她的选择还会一样。

    她只是郁闷师父不该将这件事瞒她这么久,若她早知道,至少能多一个人想办法。

    若她没看错,师兄今年有大劫!这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劫,若安然度过,此生便权倾朝野,再无大劫,直至寿寝。

    这才是当下最值得注意的,至于这命格里孤煞一生,无妻无子的命数,她倒并不怕。

    夏芍笑了笑,眸底的柔和如此不合时宜,令人看不懂。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当得知师兄八字命数的那一刻,她心底有怎样的强烈情感。她重生而来,虽不敢说自己在天机之外,但或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这世上如果连她都怕师兄的命格,那估计再无人能给他一生的幸福。

    唐宗伯正愧疚,见夏芍看着手中纸条,脸上竟有笑意,不由奇怪。

    夏芍却抬起眼来,笑容敛起,道:“师父,我们一起经历过这么多,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我们同心所不能解决的。”

    张中先在旁边听了半晌,早就忍不住了,开口道:“你这丫头,你以为天机命理的事,能是同心努力就能改变的?能改变,我们当初早改了!逆天改命,果报太大,不是凡人能承受得起的。”

    “这件事先不谈,我和师兄在一起,他的命格对我有没有影响,可不可以改变,只要师兄还在,日后有的是时间去想办法。现在最要紧的是帮师兄度过年后的大劫。”夏芍拿起手上的纸条,挑眉,“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这张纸条是谁给师兄的?”

    张中先一怔,看向唐宗伯,两人看见这张纸条,表情都沉了下来。

    夏芍说得没错,徐天胤的命格虽然是绝命格,但只是孤煞刑克之命,哪怕无妻无子,也好过有性命之忧。人只要在,一切都还可以想办法,现在什么也比不了徐天胤年后的大劫重要。

    “冷以欣。”唐宗伯的声音里还能听出怒气。

    “哼!都是那个冷老头!当初天胤刚刚拜师,他的八字只有当初的四名长老知道,现在那些人就剩下我和冷老头还在了。除了这老头,还有谁能往外说?你师父早晨已经打电话问过了,那老头承认是他说的。这个冷老头,越来越不靠谱了,当初就应该把他和余九志那些人一块儿宰了!”张中先怒道。

    夏芍目光一寒,冷以欣!

    果然是她!

    这纸条她一接到手,就知这娟秀的字迹出自女子之手。天底下能在师兄订婚的时候,送这样的东西来搅局的,除了冷以欣,还会有别人?

    “掌门师兄,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置?冷以欣已经被逐出门派了,冷老头却还算是门派里的人。当初他发誓不往外说,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来,你管不管?”张中先问,大有唐宗伯不管,他就自己带着自己一脉的弟子杀上冷老爷子家门口寻仇的意思。

    唐宗伯怎能没有处置?

    “冷师弟那性子你清楚,他向来明哲保身,不会主动害人。比起处置他来,我倒对欣儿比较在意。以前真是小瞧她了,以为废了她的功法,把她逐出门派,她纵使心性有问题,也掀不起什么浪来。没想到……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她!这比处置冷师弟要有用。”唐宗伯皱眉道。

    夏芍对师父的判断点头赞成,比起冷老爷子,冷以欣才是不安分的那个人。

    当初,冷以欣杀害同门,按照门规,本该以死祭同门,但念在她是冷家最后血脉、念在冷老爷子苦苦相求的份儿上,留了她一命。原本,夏芍也以为她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毕竟任何的阴谋在武力面前都比纸薄,但她竟将师兄的八字当做贺礼送了来。

    师兄向来重情,可想而知他得知自己的命格,该如何难过了。

    夏芍前所未有的恼火,仅凭这点,冷以欣此人,就不能再留。而且,以冷以欣的性情,她可能不止会做这一件事,许还会有后续。过了年便是师兄命中大劫,这个时候,她不能允许他身边有任何可能威胁到他的人。

    这女人,要立刻找出来!

    夏芍看了眼手中的纸条,她有办法找出冷以欣在哪儿!

    时间宝贵,夏芍当即起身,来到客厅里的空地上盘膝而坐,将纸条置于掌心中。这张纸条是冷以欣手写的,上头有她的笔迹,便有她的气机在。要找她很容易!

    张中先推着轮椅和唐宗伯一起过来,两人远远看着,面色严肃,谁也没有打扰夏芍。如今,夏芍的修为是玄门中最高的,由她感应气机,自然是最快的。

    当初王家覆灭的时候,徐天胤曾经动过王家祖坟,那晚他晚归,夏芍曾用同样的方法感应过他的气机。那时候,她能感应到的只是个范围,人究竟在哪里,她还需要开着天眼一路边感应边找寻。但如今修为精进,在感应上也发生了质的变化。

    夏芍静心入定之后,只觉天地间的元气都在眼中,每个人的元气不同,纷纷杂杂,纸条中的气机仿佛一条细细的线,在雾蒙蒙的世界里牵引向远方。

    夏芍开了天眼,顺着那条细细的线,一路远望,渐渐来到京郊,她的脸色忽然一沉!

    机场!

    “她要离开!”说这话的时候,夏芍凭着气机的牵引,一眼便找到了冷以欣的所在。

    机场过道里,一名穿着白色长身羽绒服的女子正准备通过登机检查,她气质出尘,明明那般超然,仿佛身在红尘之外。但却偏偏眉眼含笑,一副悠然近人的样子。这颇为相似却又十分四不像的神韵让夏芍顿时精神洁癖发作。

    冷以欣要走,而且是已经准备登机了。

    夏芍在京城的人脉现在调动起来,阻止她登机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夏芍的目光一路随着冷以欣登机,在她登机的时候看清了航班信息。

    新加坡!

    她去新加坡做什么?

    待到飞机起飞,夏芍收回天眼,拿起手机给龚沐云打去了电话,“喂?龚沐云,我有事需要你帮个忙。”

    昨晚订婚典礼,今天这才一大早,龚沐云尚未离开京城,有事本可以见面说,但龚沐云听出夏芍声音很急,便直接问道:“难得你要帮忙,什么事?”

    “我需要安亲会在新加坡那边的兄弟们帮个忙,帮我控制住一个人!”

    “谁这么荣幸?”

    “冷以欣!她刚刚登机,估计下午三四点钟到,资料不用我给你了吧?”

    “不必,这点小事安亲会还做得到。控制住人之后,我再给你打电话。”龚沐云在那边笑道。

    夏芍应下之后便挂了电话。

    回身过来时,唐宗伯和张中先已经在她身后,以两人的耳力,自然已经听到了谈话内容。

    “被她跑了?”张中先话虽如此问,目光却有些惊异。他的修为尚在炼气化神的巅峰,尚不能想象一只脚迈进炼虚合道的最高境界是种怎样的修为,不过,夏芍感应冷以欣的气机,连阵法和法诀都没有用,全凭对天地元气的甄别感应,实在厉害!而且从她坐下到感应到,不过一两分钟的工夫!要知道,人可是去了机场的,从酒店这里到机场,怎么也有三十多公里!一个人的感应怎么可能覆盖这么广的范围?

    若换成他,只能感应一个方位,驱车赶过去的话,不堵车也得四五十分钟,堵车就更不用说了!不必等赶去机场,飞机一起飞,离得远了,气机微弱,也就感应不到了。到时候,茫茫人海,哪能找出人去了哪里?

    这修为高了,就是不一样,差距也太大了!

    张中先感慨,唐宗伯却知道夏芍有天眼在,明白她的本事,点头道:“看来只能先等沐云的消息了。”

    “嗯。”夏芍点头,冷以欣如今只是普通人,她亲自打电话给龚沐云,想也能想到,安亲会派出的一定是精英人员,冷以欣一下飞机,不可能走得掉。等将人控制住再说。

    “师父,师兄呢?”事情告一段落,夏芍这才想起问徐天胤来。

    唐宗伯叹了口气,“他说买东西回去给你准备早餐,已经回别墅了。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他就在旁边,我看他是不知道你得知他的命格会如何反应,所以避开了。你回去找他吧。”

    夏芍顿时心里一暖,这男人,还记得给她做早餐。

    “那我先回去跟师兄谈谈,师父跟张老准备一下,今天小年,一起过。”夏芍嘱咐了一句,便离开了。

    ……

    一回到别墅,暖意袭来,夏芍便闻到浓浓的米粥味。火已经关了,徐天胤不在厨房里,夏芍在房间里找到了他。

    房间里窗帘拉着,光线昏暗,徐天胤倚在沙发后头,一个防御的姿态,把整个人融在黑暗里,看得进门的夏芍一愣。

    “师兄?”五年了,两人相识至今五年,她已很久没有看见他这样了。

    她进门的声音已令徐天胤惊醒,在夏芍走过来的时候,徐天胤已弹身而起,敏捷地退到窗前,紧紧靠着墙,融进更黑暗的地方,“别过来。”

    男人声音冷沉,不像是不清醒的话语,只是声音里寻常人察觉不到的痛处。

    夏芍心底一痛,“你是不是想说,你会害死我?”

    “他们的死,也是因为我。”徐天胤答非所问。

    夏芍却听懂了,心底倏地又一痛,他说的,是他的父母……

    徐天胤的命格孤煞,寡亲缘情缘,得知了自己的命格,他当然会将当年父母的死归咎在自己身上。

    夏芍沉默了一会儿,抬脚,坚定地,走了过去。

    ------题外话------

    悲了个催,今天笔记本忽然花屏,然后蓝屏,还以为会挂掉几天,结果检查是不兼容的问题,还好当天修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八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八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