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与天争,与命夺

    徐天胤背后靠着墙,欲退已无路。但他的身手仍然可以避开,可是这一刻,看着女子走近,他的身体竟第一次不受意志控制。

    他站着不动,心底被一种名为贪恋的情绪占据。他是如此贪恋,贪恋她的靠近,她是他世界里唯一的宁静安好,他贪恋能再拥抱她,感受她的温度与美好。所以,他融在黑暗里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近,直到她站在他身前,抱住他,他才霎时清醒。

    徐天胤身子一震,当即便要推开夏芍。

    “师兄。”她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似有魔力,他的手一顿,见她抬起头来,静静地望着他,眉眼中是他留恋的宁静安好。

    她不气愤,不指责,不悲伤,只是微笑,问他:“师兄,我们在一起五年,我有出过事吗?”

    他怔住,她又道:“我们还没有结婚,我还是你的未婚妻,天机未必束缚得了我。”

    徐天胤不语。

    难道,她要一辈子是他的未婚妻?为了逃避天机,难道,她要一辈子没有名分地跟着他,连他的孩子也不能有……他不会这样禁锢她,不能这样害她……

    “他们去世的时候,你才三岁,你没有能力保护他们。”她却忽然换了话题。

    “但你如今三十岁,你有能力保护我。”她盯着他的眼。

    他一震,还没有来得及沉浸在害死父母的愧疚中,便因她的话怔住不动。

    “师兄,我们都是将要踏进炼虚合道境界的人,如果这世上连我们都不能从天机的束缚中寻找办法,那还有谁有可能?”

    “不要说,没有人能摆脱天机的束缚。我们的修为都没有到达最高境界,天机到底是什么,谁都不能现在就下定论。”

    “不要说,如果到时候证实不能摆脱该怎么办,我只要你愿意为我试一试。”

    “为了你,我愿意试探天机。为了我,你愿意吗?”

    她抬头,一句一句地问他,始终盯着他不放,抱着他不放,仿佛他若说不愿意,她大有孤身一试的想法。

    他的回答震动地凝望,以及不知多久之后的轻轻俯身,小心翼翼地抱住她,发自胸膛的沉痛震动,“傻瓜,别拿命赌。”

    “这辈子,能遇到一个愿意为他赌命的人,也是幸福。”她在他的拥抱里轻笑,含泪,“为了你,我愿意赌命,赌这世间最虚无缥缈的天机。只求一个和你一生一世的机会。”

    “我不愿意。”他这么说,却将她拥得更紧,仿佛要揉进身体里。他愿意赌命,愿意赌世间最虚无缥缈的天机,哪怕让他与天机一战,但他却不愿赌她一次活命的机会。他不敢,他输不起……

    自从父母去世,他从未觉得自己有什么输不起。在任务,在战场,他是人人畏惧的孤狼,未曾想,有一天他也会不敢……

    她还是轻笑,因为感觉得到肩头热热的流淌,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她怎能不知道他的心意,“你才是傻瓜,谁让你赌我的命了?在我们修炼到最高境界之前,我们只要不结婚就好了。还跟以前一样,我就不会有事。你连这样都不愿意跟我一起试试?”

    徐天胤双臂一僵,随即将怀里的女子抱得更紧,缓而沉地点了下头。

    他愿意的前提是她的安全,只要她不会有事,他便敢与天一争!与命运一夺!

    夏芍轻笑一声,毫不客气地将眼泪擦到徐天胤身上。她要的只是这样,只要两人同心,总有解决的办法。至于其余的话,其实不必多说。他对父母的愧疚,她不安慰,她只要他看眼前。至于天机……她没有告诉他她重生的事,因为提了也没用,她敢肯定,她不在天机之外。

    两年前,在香港渔村小岛上,收服金蟒的时候,无量子曾跟她说过一句话,她至今还记得。

    他说:“存在于天道之外,不代表存在于天机之外,只要身在三界之中,有些劫数在所难免。”

    他还说,受她一次点拨,欠她一个因果要还,日后两人还有再见的机缘。而这个期限是两年,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两年前无量子的话,夏芍记忆犹新。她还记得这两句话对她的震动,因为只有她知道自己是重生而来,自始至终,只有她的命数和吉凶不被天机显示,连师父都推演不出来,无量子的这番话,就像是看透了什么一般。

    他为什么能看透?

    当时他受了她的点拨,开悟炼虚合道的境界,此后才说下了这番话。这让夏芍至今很在意,无量子必是看出了在她身上的天机,不然他不会说这样的话。如果,他能看透的话,那就表示她在这世间的天机里。

    没有天机,就没有命中注定。

    其实,她很高兴自己重生而来,还能身在天机之中。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觉得此生两人的相遇,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但她现在不要这注定,她和师兄在一起,不需要任何人注定,哪怕是天机,只要成为他们在一起的阻碍,她便要与天机一较高下,为两人的未来一战!

    昏暗的房间里,两人拥抱在一起,同时许下与天一战的诺言。

    ……

    这天是小年,两家人约好了一起过。

    本可以去红墙大院里,但徐康国怕夏家人拘谨,便决定两家人一起来徐天胤的别墅里,围坐一桌,吃顿团圆饭。

    这是夏家人到了京城后就商量好的事,原定计划今天上午由华夏集团的车去酒店接夏家人和唐宗伯一行来别墅,夏芍和徐天胤则负责出去大采购。

    但两人却险些误了这件事。

    当李娟的电话打来时,房间里情况正有些失控。

    房间里,厚厚的窗帘拉着,男人光裸的脊背在昏暗的光线里蓄着野性的力量,野性的吻让女子低低喘息,手不自觉地抚上他线条健美的腰线。

    “嗯!”男人闷哼一声,按住她那只不安分点火的手,唇齿间是深吻更深。

    正当这时,桌上一阵手机铃声传来,让两人都一个激灵,迅速清醒!

    头抵在徐天胤的胸膛上,夏芍急速地喘气,快速地平息着气息,直到气息稳了些,她才拿起电话,“喂?妈……”

    李娟在那头狐疑,“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哦,我刚到师兄这里,刚才停车呢。”夏芍随口胡诌。

    “哦。”李娟这才笑道,“你们还没去买菜啊?那别去了,一会儿我们就到了,这么多人吃的菜,你们两个哪知道买多少?等到了小徐那里,妈和你们一起吧。”

    “不用了,我有数。您手里有钥匙,来了先招呼师父他们坐吧。”夏芍说罢,便挂了电话。手机收起,夏芍抵在徐天胤胸口,佯装继续喘息,就是不敢看他。

    刚才,是她主动的。

    许是情绪所致,她看着眼前男人,越看越觉得爱,怎么也不想失去他,便主动吻了他。然后……就失控了。刚才,他们的感觉像是要迫切地将对方占为己有,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疯狂的时候。

    夏芍脸颊发烫,期待师兄不要笑她,却感觉到了男人胸膛传来的沉沉震动。夏芍皱着眉头抬眼,正见徐天胤低着头看她,眉宇间的孤冷像是被阳光照到,除了她答应他求婚那天,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

    夏芍看得有点呆住,男人在她的这副模样里眸光渐渐柔和至极,他将她拥住,元气从她背后注入,帮她快速调整好了呼吸,低声问:“出门?”

    “……嗯。”夏芍好一会儿才回答,脸上却带着满足的微笑。

    见他这样,她就放心了。

    两人迅速收拾了房间,赶在夏家人来到别墅之前出了门。

    踏出房门的时候,夏芍从来没觉得冬天的阳光也可以这么好。两人牵着手上车,徐天胤给夏芍系好了安全带,发动车子的时候,夏芍便又拿出了手机。

    她之所以不愿让母亲跟着一起去采购,是因为在车上有电话要打。

    夏芍连打了三通电话。

    第一通是打给陈满贯的,让他留意古玉。夏芍时常需要古玉,陈满贯已经习惯了,这几年,福瑞祥在全国古玩市场的店铺都很注重古玉收购,如今的古玉器市场已经因此十分走俏,但福瑞祥也囤积了大量的古玉器,只要夏芍需要,随时可以拿给她瞧瞧。

    第二的电话夏芍打给了方礼,让他准备一下,明年开春,要在京城举办一场古玉拍卖和鉴定会。

    最后的电话,夏芍打给了苗成洪,他认识的玉器商比较多,夏芍请他帮忙留意极品玉石,是不是成品都无所谓。

    这三通电话,夏芍都是为了布阵做准备。当初在青市华苑私人会所布下的七星聚灵阵对如今她的修为来说,已经用处不大。夏芍如今的修为已能与天地元气很好地沟通,她需要极品的玉石,将天地间最纯净的龙气积聚在阵法中,用以助她和师兄两人突破炼虚合道的境界。

    她想将此阵法布在香港,师父的半山别墅中,让师父和同门弟子们都入内修炼,师父的修为若能再提高一重,那日后帮师兄破除天机束缚,便会更有把握。

    徐天胤一路专心开车,对夏芍的打算心知肚明,并未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在夏芍收起手机的时候,眼眸低垂了片刻,抬起时,神色如常。

    到了菜市场,两人在采购的时候被人给认了出来,险些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夏芍苦笑,转头看徐天胤,“早知道,让我妈她们出来就好了。”

    男人目光柔和,轻轻抬手护住她,小心地不让人群挤到她,谁靠得近了,他便一个冷冰冰的目光望过去,把人冻成冰渣,再带着夏芍离开。

    两人买菜的过程像一场取经大战,费了不少时间,提着大包小包地到了车上后,又去了趟商超,这才回到了别墅。

    ……

    夏家人还是第一次到徐天胤的住处来,见他住处不比东市桃源区的宅子小,不由都有些吃惊。夏芍和徐天胤回来的时候,一家子人已经参观过别墅,正在客厅里喝茶。

    见两人回来,夏家的女人们都笑得有些含蓄,张汝蔓拼命给夏芍使眼色,夏芍一愣间,见父亲瞪了徐天胤一眼,母亲则过来,把自己拉去了一边。

    “我怎么瞧这别墅里,你们俩的照片不少,平时没少在一块儿吧?”

    夏芍无语了,又好气又好笑,“妈,还能跟你们那年代似的,不结婚不让来往了?不就是照了些照片么?”

    “别以为订了婚就没事了,平时更得注意点,知道了么?”李娟见女儿郁闷,这才不好意思地笑着嘱咐。

    “知道了。”夏芍应下,心道幸亏母亲没有翻人房间的习惯,要是见她的衣服都在这里,岂不更怀疑?

    母女两人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夏家的女人们已经热络地帮忙把菜从徐天胤手上拿来,在厨房里忙活开了。徐天胤在客厅,正给夏志元敬茶呢。

    夏芍出来瞧了瞧,一笑。还好,把这男人的心情给挽救回来了,不然,今年的年都别想好好过。

    徐家人半晌午才来,徐彦英一进门就给女儿使了个眼色,让她表现好点,然后便进厨房帮忙去了。华芳脱了外套,收拾了一下,也进了厨房。夏家的女人一见这两人进来,哪里肯让她们帮忙?忙让两人出去坐着。

    “没事,我们家正鸿常在地方上,就我跟女儿在京城,平时也是我下厨做饭,厨房的事我在行!”徐彦英笑道,挽了袖子就帮忙摘菜。

    华芳对厨房的事倒不太在行,家里有保姆,在红墙大院里住着的时候又有厨师,但徐彦英不走,她也不好意思出去,只好也留下,跟徐彦英一起摘菜去了。

    李娟和夏志琴互看了眼,都觉得华芳不如徐彦英好相处。当初家里,夏志梅是出了名的严肃难处,华芳比她更有威严,更严肃。而且瞧她的手保养得细皮嫩肉的,就不像是常干家务的人,平时定然尊贵娇气着。

    夏志梅瞅了华芳一眼,两人年龄差不了几岁,都是重视身份的人,可是这么一比,当真是没法比。再想想以前自己不过在家里不过是工作比兄弟几个体面点,便自恃身份,不由脸上发烫。

    今天与订婚典礼时不一样,不必分开坐席,因此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三人都在。夏家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三人,当听说三人都是风水大师时,不由惊了惊。尤其当听说唐宗伯就是当初传言中那位华人界玄学泰斗时,夏志涛和刘春晖等人都瞪直了眼。

    夏芍是唐宗伯嫡传弟子的事,他们早就听到过一些风声。当初家里闹分家的时候,刘春晖的厂房起火,四处借钱无人敢借,便有人在电话里点拨过他,说夏芍不可惹,那是东市圈子里人尽皆知的风水大师!当时,两家人正在气头上,都觉得此事可笑,后来生意大受打击,两家人只好求助于夏芍,也顾不上抨击她这个身份了。

    后来,华夏集团越来越大,夏芍从香港归来的时候,香港风水界的风波内地并没有报道,但是上层圈子里却有些传言。这些传言在这些年里,渐渐被夏家人得知,虽然心里一团疑问,比如说夏芍什么时候学的玄学易理,什么时候成了玄学泰斗的嫡传弟子等等,但这时候夏芍在家里的地位已经跟当家人差不多,他们也不敢问,事情便拖到了今天。

    今天,既然师父已经跟家人都见了面,夏芍也不妨公布此事了。

    当得知唐宗伯就是十里村后山宅院里住了好几年的神秘老人时,一家子人都瞪大了眼。这才知道,夏芍小时候总往后山跑,是因为拜了师,去山上学玄学易理的。

    徐家人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两家人不由都齐齐看向夏芍,不知道她当初才十岁,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拜师学艺的事,竟然就自己做了主,有所作为之前,硬是隐瞒了下来,从没跟家里提起过。

    一般来说,小孩子心里不会藏事,是很难将一件事隐瞒这么久的。除非,那时候夏芍心里就明白说出来会遭到家里人的反对,那时候她就在规划自己的未来了。

    可是,这可能吗?一个十岁的孩子……

    想不通,最终两家人都摇了摇头,觉得一个十五岁就敢独闯商场的女孩子,似乎也没什么是说不通的了。

    这些人里,其实最震惊的是夏国喜。他当初是最反感山上那位老人的,觉得他占了村里的地,还跟市里的当官的有些说不清的瓜葛,定然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正是这位老人改变了孙女的一生,让她有了建立庞大人脉的能力。

    这种以往被颠覆的感觉,让夏国喜苦笑,看来,他以前的错误还不止一件事。

    好在,他现在看开了。那天受了徐康国的点拨,他忽然看开了,以前的事既然已经发生了,还去纠结干什么?过好现在就行了。

    但相比起夏国喜来,夏志涛、刘春晖和张启祥对玄学上的事是真是假更感兴趣,虽然他们跟人尽皆知的风水大师是一家人,但却不敢问她,今天唐宗伯在,瞧着老人虽然威严,但是笑呵呵,还算好说话,夏志涛便开了个头,问了两句。没想到,唐宗伯随意的几句指点,便让客厅里抽气声阵阵,等当女人们从厨房里把菜端上餐桌的时候,夏志涛和刘春晖已经恨不得把唐宗伯奉为老神仙了,热络得不得了。

    “姑父,叔叔,我师父指点你们两位的事,放在平时少说也值个百来万了。还是先吃饭吧。”最终还是夏芍的这句话将夏志涛两人惊住,这才知道收敛,不敢逮着好处一问再问了。

    吃饭的时候,众人坐在一起,夏芍正式向两家人介绍自己的弟子,把温烨闹得有点别扭脸红。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收的弟子,这时候才说?”李娟对女儿的身份已经习惯了,相对于别人震惊夏芍这年纪都收徒了,她反倒笑着打量了温烨几眼,欢喜道,“这孩子瞧着就有趣,得有十三岁了吧?”

    “噗!”夏芍没忍住,温烨在一旁脸红已经变成了脸黑。

    “这小子过了年都十五了!”张中先哈哈笑道,温烨的脸看起来已经像是想过去啃他一口了。

    李娟尴尬,赶紧给温烨赔了礼,然后张罗着两家人吃饭。

    吃饭的时候,夏芍不经意间抬头,正见一只大白鹅从厨房里走出来。它远远地看见自己,便向自己一步一晃地走过来,经过徐天胤身旁时,特意绕了个大圈避开他,才来到她身边,在她身后慢悠悠蹲下。

    夏芍噗嗤一声笑了,望向徐天胤。徐天胤转头,默默望了呆头一眼,鹅便蹲在地上挪了挪,离他又远了点。

    李娟在一旁瞧着也笑了,“小徐当初买呆头的时候,是不是得罪它了?它倒是挺喜欢小芍的。这小家伙,跟猫狗没什么区别,倒是挺通人性的。”

    夏芍一笑,她知道呆头放在家里没人照看,家里人来京城时便把它带了来,不过她一直忙着,倒是不怎么注意它。此时见它亲近自己,大概是在家里的时候,她的元气让呆头觉得舒服吧。

    夏家人已经习惯有呆头在了,倒是徐家人第一次跟一只大白鹅一起吃饭,都有些表情古怪。最后见这只鹅乖巧,不吵不闹,也就渐渐无视它,边吃边聊了起来。

    话题自然离不开刚订婚的两个年轻人。

    趁着过小年,气氛好,徐彦英竟然八卦了起来,“小芍,天胤这孩子冷面寡言的,当初是怎么把你追到手的?”

    这一问,一桌子人都抬眼。这事儿,连夏志元和李娟夫妻也不知道。

    夏芍闻言一愣,打趣地看向徐天胤,用眼神问他:要不要把你发短信的事说出来?

    这事要是说出来,能喷一桌子。

    “送花。”徐天胤默默开口,默默低头,吃饭。

    夏芍顿时笑了出来,徐家人都用“开玩笑”的表情看向徐天胤,尤其是刘岚。

    天胤表哥还会送女孩子花?他有这么浪漫?

    “呵呵,送花算什么,小徐当初求婚的时候不是更浪漫嘛?”夏志涛笑道。徐天胤有一年来夏家,就捧着花来的,他们都见过,所以不惊讶。

    众人这才想起还有求婚的事。

    徐彦英笑着问:“还有呢?”

    “送花。”徐天胤又开口,然后默默吃饭。

    徐彦英愣住,半晌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瞪大眼,惊讶道:“不会只有送花吧?”

    “嗯。”徐天胤嗯了声,夏芍都插不上嘴,只顾着在一旁笑了。

    一桌子人嘴角抽搐,就只有这一招?

    夏志元看向女儿,他的女儿就被这小子一招追到手了?夏志涛笑岔了气,当初他们那个年代,男女之间风气还没那么开放,他追女人都有好几招可以用。

    看见夏志元的脸色,徐彦英笑道:“天胤,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追女孩子,哪有就送送花的?怎么也得陪小芍看看电影,吃吃饭。有条件的男孩子带着女朋友出国旅旅游都是有的,你这也太没情调了。是不是,小芍?”

    夏芍听了赶紧笑着点头。

    徐天胤转头望来,见她点头,愣了愣。随即低头,继续吃饭了。

    这一顿饭吃完,已是下午两点多。徐天胤这里房间足够休息,刘岚却拖着徐天哲回家去睡午觉,徐彦英知道她还不太接受夏芍,也不想强把她留在这里,免得闹出不愉快,便嘱咐她晚饭的时候按时回来。

    下午,所有人都在房间里休息。夏芍到了客厅里,接了个电话。

    电话是龚沐云打来的,夏芍一看时间,知道是冷以欣该到新加坡了,接起电话便问:“人控制住了?”

    龚沐云的声音听起来却略有些沉,“我派了一组人去,都是帮会里的精英,其中有新加坡总堂的一名护法,都死了。”

    死了?!

    夏芍一惊,“怎么死的?”

    “七窍流血。”

    阴煞入体?

    七窍流血很多术法都能做到,并不一定是阴煞入体,但无论是阴煞还是术法,冷以欣如今都做不到。她只是个普通人,终生不能修炼术法,那人是怎么死的?

    “有人来接她?”夏芍声音一沉。

    “机场方面的监控受到了影响,甚至连导航系统都受到了干扰,新加坡机场方面刚刚宣布,今天停航。我的人通过机场外的网络,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有两个人来接她,但我的人在机场出现,应该是打草惊蛇了,他们沿路的监控录像都有所损坏,我的人通过人脉网才查出这两个人来,口述的特征,手绘图像,可辨度未必准确,先传过去你看看。”龚沐云在那边道。

    夏芍点点头,随即进了徐天胤的房间,打开了电脑。

    没一会儿,两张人脸画像传来了电脑上,两个中年男人,夏芍却不认识。

    沉默了一阵儿,夏芍问:“你损失了多少兄弟?”

    龚沐云也沉默了一阵儿,笑道:“没事,他们是接了我的命令去的,这些都由我来处置,帮里会抚慰家属,你不必操心。”

    夏芍却抿着唇,有些不太好受。要不是她请龚沐云帮忙,他哪里会损失这些人?她记得戚宸曾经说过,他讨厌参加葬礼,想必龚沐云也不喜欢参加葬礼。他们天天打打杀杀,生死是常事,但不代表对死去的人毫不痛心。这件事是她莽撞了,冷以欣去新加坡的时候,她就应该想想她为什么会去那里,当时只是心急,不想让她跑了,所以便马上打电话给了龚沐云,没想到害他损失了人。

    “你放心,谁动的手,我一定把人揪出来,交给你处置!”夏芍下了保证,便挂了电话。

    徐天胤坐在电脑前,已经敲打着键盘,不知在用什么系统扫描画像人脸,进行数据库里的比对。

    这世上先进庞大的数据库,徐天胤操作的时间却没有超出三分钟,电脑屏幕上便显示出一排相似的人来,徐天胤在这些人里一排排的看,然后指着目光停在其中一人身上,道:“王系的人。”

    王系?

    夏芍一愣,随即听明白了,“王怀一脉的人?”

    她这才想起来,当初余九志死后,他的女弟子曾回来寻仇,已经被玄门击毙,但当初清理门户的时候,王怀一脉确实有两名弟子远在海外,没有回来,因此躲过一劫。这么多年了,这些人一直没出现,夏芍还以为他们是有自知之明,见玄门势大,不敢与之为敌,便安居国外,过自己的日子去了。

    没想到,他们是沉寂了几年,如今跟冷以欣联系上了?

    想想确实有可能!冷以欣是冷氏一脉,跟这些人当年必定是见过并且相熟的,她确实有可能找得到他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与天争,与命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与天争,与命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