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处置与会面(未完)

    秀和震惊地抬眼,不知祖父为什么会怀疑到他身上。

    “祖父,您真的认为这件事是我们土御门家的阴阳师所为?”但这话一说出口,土御门秀和便感觉到祖父威重的压迫感,他立刻一低头,改口道,“就算是,也一定是旁家所为。秀真一族一直在为此事而怨恨……”

    “没有人在背后默许,他们敢实施吗?”老家主目光威慑,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他以为这样可以瞒过他?

    秀真一族系出旁支,怎敢如此大胆?以往他收秀真为弟子时,他的家人尚敢蛮横,如今他已成废人,家人在族中地位不保。再怨恨,他们怎敢无视家主的命令?难不成,他们是想犯家规,被彻底逐出京都,成为更偏远的旁支吗?

    这件事,必然有人在背后为他们撑腰!能让他们这样有恃无恐的,必然是本家直系子孙,除了他这个孙子,还能有谁?

    老家主恨铁不成钢,他原本有意将孙子作为下任家主培养,但他实在让他失望。

    外界看土御门家,风光无限。但其实,只有他知道,土御门家正面临着很大的问题,那便是继承人的问题。他膝下只有长女和次子,本该把继承人的位置传给次子,但次子……善吉的理念与土御门家一直以来的理念相差太远。自从土御门神道成为宗教法人,以家学的名目生存下来之后,历任家主都以将传道为重,善吉却看重土御门家在政要心目中的地位,主张以政要的支持和庇护来发展壮大土御门神道。他这几年跟一些政要走得很近,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修心者,而成为了谋略家。

    唯一的儿子对家族传道的理念与自己相差太远,他不得不考虑长女。长女与自己理念相合,她却偏偏是女子,不符合传承家法。哪怕她招赘入门,孙子的血统也终究会遭到族老会的质疑。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总不能把家族交给太过激进的儿子。

    但就算是这个孙子,也令他不那么如意。这孩子虽然不像他的叔叔那样是个谋略家,可他缺少的正是谋略,他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阴阳师至上的狂热者!狂热烧昏了他的脑子,秀真的事,反应最激烈的便是他。不管他跟他说过多少遍,那是秀真自食其果,他总觉得阴阳师的尊严受到了挑衅,一心想要报复。他严厉施压,他这才安分了下来。但他是真的安分,还是内心仍然躁动不平,他活到这把年纪,还能看不出来?

    身为家主,他诸事繁忙,不能事事顾着他。但既然事情发生了,他还能看不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授意的?

    “秀和,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土御门家的子孙,永远不惧承认失败,更不惧为自己做过的事承担罪责。不能坦诚地面对自己的人,心境永远不会提高,永远也无法成为传道之人!”老家主眼神失望,家族的继承者到底谁才合适?

    “祖父……”秀和抬起眼,为这话的严厉而震惊,但同时又欣喜。震惊的是祖父这话说得很严重,仿佛在否定他成为传道者的资质,但他欣喜的是,祖父肯以传道者的要求来教导他,说明祖父确实有考虑将他作为继承人培养!

    “抱歉,祖父。这件事情是我默许的,我不该惧于承认!”秀和猛地低头,认错,表情严肃。

    但他刚才眼底的欣喜又怎能逃得过老家主的双眼?老人顿时失望地摇摇头,“既然是你,你知道家法,自己去领吧。”

    “是!”秀和低头,但却没有立刻就走,而是抬头问,“可是祖父,这件事情您打算怎么处置?难道任由风水师在我们阴阳师的地盘上处置我们的族人?”

    老家主叹了口气,这次他还真不能允许。事情传出去,丢的是家族的脸面,“这还不是你惹出来的!”

    秀和在祖父严厉的目光中低头,他原以为不承认就行了,说不定还能让祖父以为风水师诬陷家族,到时就可以一雪前耻。哪里知道会被夏芍给坑了一回,导致她怎么处置秀真一族的人,家族都不能过问……

    “迅速把他们召回家族,我助他们解除与式神的契约。”老家主负手道。

    秀和眼神一亮,这样对方凭式神就无法找到那两名阴阳师,也就赖不到家族头上了!

    “要快!赶在对方回去东京之前!”

    “是!祖父。”

    “去吧,办好了这件事,再去领罚。”

    “是!”

    ……

    在土御门家主发出命令的时候,东京。

    三个人找到了那两名阴阳师。

    土御门本家虽然在京都,但东京是仅次于本家重要传道地,在安倍秀真成为老家主的弟子后,因受老家主赏识,这一脉的旁支便作为了东京到场的重要理事。虽然秀真已被废,但老家主没有就这件事报复玄门,已经引起了一些不理解,在对待秀真这一脉旁支的问题上,老家主便采取了怀柔政策,没有剥夺他们在东京道场的理事权。

    秀真旁支这一脉就住在东京道场,要找他们实在很容易。

    当这两男一女的风水师找到东京道场的时候,那两名阴阳师已经担惊受怕了一晚。他们并不在道场,而是被安排出去躲着了,因为他们的式神被收了。

    他们没想到玄门的反应会这么快,而且来的竟然是唐宗伯。当警视厅受到各方压力的时候,东京道场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但当时他们以为是玄门利用人脉,远在香港操控这边的事,因此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人被放走,道场才接到消息,来接人的有位坐着轮椅的老人,他们这才感觉到不妙,想收回式神已为时已晚。这件事让道场的家里人感觉到不妙,东京道场的地址人尽皆知,家里人担心唐宗伯找上门来,便连夜遣两人到外头避风头。

    但式神在对方手上,这一晚上,两人的感觉很不好。式神在虚弱,两人也忍受了一晚的元气受创带来的苦果,但这也没办法。式神被收,他们就算逃到国外也没用,那是以阴阳师元气供奉的式神,一旦式神有事,隔得再远,他们都会受创。不过对方没有杀了式神,显然目的并不是重创他们,而是想留着式神找到他们的藏身地。两人为此而担惊受怕,只期望道场那边赶紧联系上秀和少爷,让他想想办法。

    但等了一晚上,上午,道场那边没带来秀和少爷的消息,却带来了三名风水师。

    两男一女,都是普通面孔,两名男人都是四十岁上下,元气内敛却深厚,女子二十来岁,身上竟感觉不出一丝一毫的元气来。

    两名阴阳师很奇怪,家族的人却为他们做了介绍,“这三位是玄门来的风水师。”

    “什么?!”两名阴阳师一惊,如临大敌。

    那名女风水师却笑了笑,道:“应该说,以前是。”

    两名阴阳师一愣,看向道场的来人——秀真的妹妹,爱子。

    爱子并非阴阳师,而是家族的出色忍者。在土御门家,本家的女性允许冠以家族子弟的辈分,但分脉的子弟只有男性有这个权利,女子却没有。想要留在家族,享受家族的荣耀,除非成为阴阳师,或者成为护卫暗部的忍者。

    日本古来便有以忍者保护修心者的传统,土御门家是最古老的阴阳师家族,自然保留了这个传统。爱子的天赋并不像秀真那么高,甚至可以说,她完全没有成为阴阳师的天赋。但她却有成为忍者的极高天赋,旁支一脉的忍部已经由她接手,她如今已是忍部的首领。由她带着玄门的三名风水师前来,怎么想都不对劲,两名阴阳师冷静下来后,便知有内情。

    几人来到房间里坐下,这才得知了原委。

    原来,这三名风水师如今已不是玄门的人,他们在唐宗伯回到香港清理门户的时候,师父被杀,如今已是玄门的仇敌。这次来日本,就是得知了秀真的事,来寻求合作,共同对付玄门的。

    这三人昨晚就到了日本,他们前脚出来躲避,三人后脚就去了道场请见,道场对此事自然不可能马上就应允。经过一晚的考虑,爱子被派来找两人。

    “这件事需要跟秀和少爷联系,秀和少爷答应的可能性很高,所以家族先让我带这三位来找你们两人。”

    爱子的话让两人面色一喜,没想到还没等来玄门的报复,就先等来的盟友!但两人谁也没看见爱子垂下的眸里闪过的光芒。其实,道场方面一直没有联系上秀和少爷。秀和少爷虽然支持道场,但道场不过是分家支脉,秀真以往在本家的时候,秀和少爷就因他分脉的出身而看不起他,这次的事肯为分脉撑腰,不过是因为他们能帮他出这口气,教训挑衅了家族尊严的人而已。而道场也正需要秀和少爷的支持,事情万一败露,家主责怪,有人可以承担主责。

    道场和秀和少爷这次不过是合作,各取所需。

    但秀和少爷并不想此事被家主知晓,所以在联络上,他很谨慎。除了他可以给道场打电话,道场不能私下联系他,所以到现在,秀和少爷还不知道这件事。道场方面之所以同意与这三名风水师合作,不过是想找个退路,万一事情败露,老家主大怒,秀和少爷也保不了他们,他们可以有个出路。

    “那我们现在可以回道场了?”那两名阴阳师问。

    爱子摇头,“你们就和他们在这里,有行动,理事长老会派人过来。”

    理事长老正是秀真和爱子父亲,他向来是谨慎的人,现在还没有到和家族决裂的时候,所以和三名风水师的合作要秘密进行。若是这次能没事,必要的情况下,这三名风水师也可以不声不响地做掉!

    两名阴阳师愣了愣,三名风水师却只是一笑,没有发表反对意见。爱子认为他们未必不知道理事长老的打算,只是他们要对付玄门,人手不足,所以再高的风险他们也要冒。这次的合作也是建立在双方需求的基础上的。

    不等两名风水师回过神来,爱子便转身离开了。

    但刚出了门,还没走出走廊,理事长老便打来了电话。

    爱子走到走廊拐角,接了起来,“父亲大人。”

    “秀和少爷有消息了。那个废了你哥哥的女人竟然找到了本家,老家主已经得知了此事,很震怒。但好消息是,家主并不想抛弃我们,现命他们两人火速回本家,家主将帮他们解除与式神的契约。你马上让他们两人回来!”

    “是!那三名风水师呢?”

    “找个理由,将他们一起带回来。”

    “是!”爱子听出了这话的意思,本家没有放弃他们,他们自然就没有与本家作对的理由。那三名风水师还真的不幸,这么快就成为了弃子,道场人多势众,要做掉他们很容易。

    挂了电话后,爱子转身又折返了回去,对屋里的五人道:“理事长老有命令,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回去。风水师们也一起。”

    “我能问问原因吗?”一名男风水师问。

    “理事长老的命令,我们只负责服从,从来不过问。”爱子冷淡道。

    她身为忍者,这回答确实符合他们的身份,三人互看一眼,笑着起身,很好说话地跟随着一起返回了道场。

    道场待他们如上宾,不仅周到地安排了房间,理事长老还特意请了三人到和室里用茶。茶端上来,三人却没用,一名身形偏瘦的男风水师看向了五旬年纪便一脸褶子的理事长老,“长老阁下,我能问问,对我们合作的事,你是否有变卦的想法吗?”

    理事长老一愣,却像是惊讶的,“阁下为什么这么问?如您所见,道场待三位可是如贵宾的。”

    “那么,刚刚让我们与道场的两名阴阳师住到一起,为什么立刻又让我们回来了?”那人不傻,虽然爱子的话很符合她的身份,但是理事长老的命令却很可疑。让他们与那两名阴阳师住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防止道场耳目众多,传到本家耳中?现在又让他们回来,摆明了很可疑!

    看着理事长老再一愣,那人哼笑一声,“长老阁下,我劝你放弃对本家的希望,你可知道你们这次得罪的是什么人?”

    理事长老不说话,那人继续道:“这些年来,据我们对夏芍的了解,你们动了她的人,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一定会找到你们,你们的下场一定会和我的师父师伯、以及泰国的降头大师通密一样惨。唐宗伯回到香港之后,对当年仇敌的清理,我想你们没亲眼见过也一定听说过。当年香港风水界是怎么变天的,泰国降头大师一行三十多人是怎么折在京城的,奥比克里斯家族的艾伯特老伯爵又是怎么死的,你难道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你没有听到,你们老家主一定知道,你认为他会冒着家族存亡的危险来为你们撑腰?他连你的儿子被废,都不愿出来主持公道。”

    那人笑容冷嘲,理事长老却一震!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们家主愿意帮你,一定是此时事情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但以我们对夏芍的了解,她一定会处置那两名阴阳师!你们家主如果包庇,受牵连的就一定是整个家族。你确定到时候他不会弃车保帅?”

    “……”会!以他这些年对家主的了解,他一定会!

    理事长老脸色一沉,倏地起身,走到门外,对守候在外的爱子道:“立刻追回他们两人!不必回本家了。”

    ------题外话------

    后续明早有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处置与会面(未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处置与会面(未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