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调虎离山

    谁?

    崔皓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了,没有人不震惊,包括夏芍。

    “这不可能!”最先喊出来的竟然是冷老爷子,“我亲眼看见奕儿的骨灰下葬的!”

    “那你看见他的遗体火化了吗?”唐宗伯立刻转头,眸在黑暗的废气楼房里精光慑人。

    “我没去……”冷老爷子愣了半晌才道。肖奕出事,对他的打击很大,到了茅山之后,他一直精神不太好,那天便没跟着一起去,“但奕儿死了!一定死了!”

    他们祖孙跟随着一路将遗体运回了内地,之后还在灵堂里停放了七天,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也是唐宗伯等人想不通的问题,在英国的时候,他们亲眼看着肖奕死了,而且是他们一路护送肖奕的遗体回国的,期间他还在玄门停留了两天,人确实是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夏芍看向冷以欣,她趴在地上,已经很长时间一动不动,虽然看得出来还有气息,但冷以欣的性子,是不可能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所以她还是看向了崔皓两人,“那人什么修为?”

    “炼神还虚!”崔皓和辛明宇异口同声,“而且,不像是刚入炼神还虚。”

    辛明宇怕夏芍不信,还道:“我们易容的时候,他还靠面具的气机找到了那名易容大师,他说对方一定会死的!”

    这话确实令夏芍蹙了眉,崔皓两人并不知安是徐天胤的朋友,说出这话来应当不会有假。这倒与她当日的推测一致了,尤其是修为上。只是无法确定这人的身份。

    “这人在哪里?你们有什么计划?”对夏芍来说,虽然她很想知道这人的身份,但他们的行动计划才是最重的。只要能抓着此人,他的身份早晚能知道!

    “在你来日本的时候,他去了京城,他说先去安排些事情。至于具体计划,等我们带了阴阳师一起回国后再告知详情。”

    京城?

    夏芍微怔,心里不知为何咯噔一声,有点不太好的感觉。这感觉源于何处,她一时说不上来。只是冷嘲地一笑,目光微冷,“哦?对方连详细计划都不肯对你们透露,你们就敢跟着他对付门派?”

    崔皓闻言,自嘲一笑,“以那人的修为,我们哪有选择的权利?”

    他承认,他们当初自然也看中了那人的修为,要不然以冷以欣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找上他们,他们当然不会同意。那人心思缜密,高深莫测,他们也知道自己被防着,并没有全然被信任。但是当时想着机会难得,毕竟炼神还虚的高手难得一见,有对方在,一切行动都要容易得多,错过了这一次,说不定一辈子就要在新加坡过着退隐的生活了。而且,对方既然找上了他们谈合作,如果他们不答应,以对方的修为,未免行踪泄露,杀了他们灭口也是很容易的。只不过,这话不能这么跟夏芍说。崔皓向来聪明,他知道怎么才能使自己的活路大些。暗示两人是被迫的,总比承认他们有心对付门派要好。

    但夏芍可不是他一句话就能懵得住的人,崔皓的想法,她心如明镜。

    “这次来日本,如果不是冷小姐与我们同行,我们怎么可能给对方卖命?”辛明宇见夏芍面无表情,还以为她认为他们在说谎,忙补了一句。虽然也可以说冷以欣是来监视他们的,但她如今不过是个普通人,孤身随他们在外,性命可以说完全握在他们手里。所以,这也是对方给他们的信任,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这样就来了日本。

    夏芍闻言却轻轻蹙眉,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不知为何又涌了上来。

    “而、而且,我们还知道,对方身边还有高手。当初在新加坡,他身边还跟着三人,是泰国的降头大师!我们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计划,但是知道他们需要人手,所以需要阴阳师的帮忙的。”辛明宇一见夏芍皱眉,便赶紧把最后一点知道的事说了,并看向地上躺着的冷以欣,“具体的计划,冷小姐肯定知道,夏小姐如果想问,为什么不问问冷小姐?反正我们知道的事,全都告诉你了!”

    冷老爷子却在后头一惊,他知道,孙女的性子是不会说的,假如她不说,那会不会……他屏息看向夏芍,极怕她真的将冷以欣唤醒,问她计划一类的事。

    夏芍却好像陷入了沉思中,在考虑着什么,一时没有说话。

    这时,唐宗伯开了口,“我问你们,那人多大年纪?”

    夏芍一愣,转头看向师父,老人神色发沉,盯着崔皓两人,目光威重。

    辛明宇也一愣,他想起以前在新加坡的时候,听闻冷以欣订婚,未婚夫是茅山新任掌门,只有三十来岁的。

    “三、三十来岁……”辛明宇道。

    夏芍一眼扫向辛明宇,这话好像不太确定啊?

    唐宗伯重重一哼,一拍轮椅扶手,怒道:“到了这时候,还敢胡言!再有一句假话,你们两人今晚都没活路!”

    辛明宇一惊!他只是、只是想让唐宗伯相信那人确实是冷以欣的未婚夫,哪想到会弄巧成拙?

    “那、那人毁了容,看、看不出年纪来……”辛明宇只好说实话。

    崔皓狠狠瞪了他一眼,简直是没事找事,尽添乱!“还是我说吧,冷小姐说那人是她的未婚夫,但看起来确实不像。那人就算毁了容,听声音也像是个五六十岁的人,而且头发全白、坐着轮椅,他能站起来,只是行动看起来仍像是名老人。我们曾经问过,但冷小姐说,她的未婚夫生了场大病,才变成这样的。”

    “什么?”张中先皱起眉头,回头看向唐宗伯,“掌门师兄,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嗯。”唐宗伯点点头,“我跟道无大师有过一段交情,当年我记得与他感慨门派失传的术法颇多、传承不复当年的时候,他曾对我提过,茅山派如今传承下来的术法不及旧时三成。其中有个秘术,乃龟息续命之术,此术法与逆天改命有一拼,但只能续自身命数。此术法当时乃门派传承最高之法,但历代掌门祖师多遵循天运命数,少有续命之人。后来世逢乱世,枭雄并起,一方猛将学当年刘备三顾茅庐,想请当时的茅山掌门下山指点,并允诺大业若成,拜他为国士大贤。但此人并无国主之命,且性情暴戾,喜怒无常,当时的掌门祖师并不想辅佐此人,又恐将其激怒,连累门派数百弟子,便假意答应,随后便以龟息续命之术诈死,逃过一劫。但施展此术,却令其命数耗尽,醒来之后他带着门派弟子连夜迁往深山隐居,三年后便羽化归仙了。这是茅山派第一位使用此术法的祖师,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据说,这位祖师本还有三十余年的命数,施展此法,无疑耗损了他的元寿。从此,茅山一脉便感慨天命难违,续命之法实是耗损元寿,逆天而为的后果只能如此。后来,历任掌门祖师便将此术法列为了禁术,自身也很少修炼。渐渐的,门派当中虽有此法浅薄的记载,但却失了传承,无人再能施展了。”

    “龟息续命之术……”张中先喃喃了半晌,“掌门师兄的意思是?”

    “此术法是以耗损自身元阳命数为代价,从这点上来说,若此人真是肖奕,他的身体倒也符合此术法的反噬情况……”唐宗伯道。这术法,说是续命,但侍实则重点在龟息上。以龟息之法诈死,看起来人已归天,实则只是以某种运行之法封闭了身体经脉机能。再醒来的时候,于外人看来,此人无疑是续命复生了,但其实封闭身体机能之后,内耗甚重,肖奕醒来之后,形同五六十岁的老人,完全有可能!

    “可……这术法不是失传了么?”

    “失传未必代表无人可以施展。咱们门派的撒豆成兵之术也失传已久,天胤还不是无师自通了?这世上天纵奇才的人虽然少,但不见得只有我们门派才有。肖奕三十岁入炼神还虚境界,从天赋上来说,比我当年要高。我进入炼神还虚,已是五十开外了。假如说他能苦心钻研失传术法并无师自通,我倒是信。”唐宗伯道。

    夏芍闻言垂眸,她倒是头一次听说世上有此术法。不过,若真如此,肖奕倒真有可能还活着?

    如果是他,那现在京城的情况一定不乐观!

    而且,刚才那种古怪的感觉又来了……

    “不管是不是,既然对方在京城。喂,师父,你得赶紧回去,免得被人端了老巢。”温烨这时开了口,话虽毒舌,但确有道理。

    “小烨子说得有道理,不过,这几个人怎么办?”张中先用下巴点了点崔皓和辛明宇,两人转头望向唐宗伯,屏息。

    是死是活,就看唐宗伯守不守信义了。

    “我答应的话,绝不反悔。且废了这两人的功法,不过还不能放他们回新加坡。先带回门派看守一段时间,若证实说的是真话,再放人不迟。”唐宗伯看向两人,“你们没有意见吧?”

    两人哪敢有意见,虽然他们巴不得现在就走,但如今人为刀俎,他们也没有谈条件的资格了。

    “小芍子先回京城,今晚就走!这边不必多理会,处理完了这些事,我再带着人去京城。”唐宗伯又吩咐,他这明显是让夏芍现在就走,他留在这里施法,先废了两人功法,再带回香港,处置一下门派事务就去京城。

    夏芍尚且陷在沉思里,闻言点头,师父不这么说,她也会这么办!

    “那她呢?”张中先又看向地上的冷以欣。上回掌门师兄顾念旧情,没要这丫头的命,现在惹出一堆麻烦来,这次冷老头还在,肯定还会求情,掌门师兄可别再顾念旧情了。

    唐宗伯看向冷以欣,抿唇,半晌叹了口气,“她就……”

    “别动!”一声老人的沉喝忽然传来,所有人都一愣,唐宗伯忽然目光一寒,转头看向身后的冷老爷子。

    “冷师弟?”

    “放了欣儿!”冷老爷子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水果刀,正抵着唐宗伯的后心。

    夏芍站在前头,脸色一寒!张中先和温烨也一惊,冷老爷子已经被封了经脉,此时不过是个普通老头,刚才大家都被肖奕的事震惊到,心里正不平静,谁也没有注意他。其实一行人也想到他会拼死求唐宗伯顾念旧情,毕竟地上躺着的是他的孙女,人之常情,谁能眼睁睁看着亲人死在面前?但是谁也没想到,他敢以凶器威胁唐宗伯。

    这威胁,看起来实在可笑。

    唐宗伯何等修为?岂是他一把水果刀能威胁得了的?他顿时怒哼一声,霸道的气劲猛地震开,但仿佛知道他会这么做,冷老爷子一把揽上了唐宗伯的脖颈,森凉的水果刀比划在了离他头部半寸的地方。但他同时也一口血喷了出来,手臂和胸腹都有骨碎之感。

    剧痛加上拼死一搏,让老人眼底血丝如网,死死盯着地上的崔皓和辛明宇,“走!带她一起走!”

    崔皓和辛明宇双双愣住,都被这突发状况惊得有些发懵。冷老爷子却一眼扫向前头的夏芍和身旁的温烨以及张中先,三人大怒,手中早已掐起了指诀,却听老人喝道:“谁敢动手!我跟他同归于尽!”

    说话间,他手中的水果刀已抵上唐宗伯的后脑。唐宗伯寒着脸,冷老爷子对崔皓两人喊道:“快走!难不成你们真想被废了功法?从此当一个废人?”

    两人被这声音惊醒,互看一眼,忍着经脉疼痛,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本已经湮灭的生机此刻复苏,两人眼底的光芒在黑暗里灼亮,废除功法不过是无奈之下换命的办法,如果有机会逃出去,为什么不逃?

    不过两人起来之后却谁也没看冷以欣,两人都已受伤,而冷以欣已经晕过去了,带着不过是个累赘。呵呵,这次还真是要谢谢冷老爷子,等他们祖孙死了,他们会记着烧点纸钱的。

    两人互看一眼,谁也没去拉冷以欣,爬起来之后拔腿就往废弃的大楼外跑!

    冷老爷子一口气没上来,死死盯着两人的背影,苍老的声音含恨,眼神癫狂发狠,“你们不带上她,我就松手!你们可以试试看,跑不跑得出去!”

    如果不是知道孙女昏过去了,无法自己逃走,他何必帮这两个人?

    两人就要奔出大楼,背影倏地一僵,一秒钟的停顿,转身便寒着脸奔回来,一人拉起冷以欣的一条胳膊,拖着她奔出大楼。

    废弃的楼内,一片死寂里,唐宗伯骨节作响的声音传来,他握了握拳,眼底一片寒光,“冷师弟,我再给你个机会,松手!”

    “松手?”冷老爷子惨笑,“松手看你杀了我孙女么?掌门师兄,你已经放过她一次了,为什么就不能再放过她一次?”

    “混账!”唐宗伯大怒,不再说什么,周身气劲再度震开!这一回,比刚才还要猛烈的气劲,震到身后冷老爷子的胳膊、胸腹,他已经受了唐宗伯一次内劲的撞击,脏腑受损,手臂筋脉已裂,岂能再受得住第二回?

    冷老爷子又一口血喷了出来,就在他身子往前一震的当口,温烨敏捷地窜过来,一掌拍在冷老爷子肚腹,同时听见咔嚓一声,张中先一掌下去,水果刀铿锵落地,冷老爷子拿刀的手臂呈不自然地扭曲,随后一个踉跄,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夏芍也同一时刻奔了出去!

    她开了天眼,一息间便找到了带着冷以欣拼力奔逃的崔皓两人。这处废弃的楼房区位于市郊,不远处就是一条公路,路上不乏来往车辆,两人带着冷以欣,眼看着朝着公路去,夏芍眼一眯,也不追,只意念一动,夜间的阴煞顿时朝两人的方向聚去!两人感觉到,霎时回头,夜色如雾,纵使两人目力非比常人,此刻也只是模糊地看见楼房口一道人影。夏芍虽未追来,两人却大惊,在道场见识过她对阴煞的操纵,此刻实力相差悬殊,阴煞逼近,怎敢轻视?

    崔皓和辛明宇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放开了冷以欣,冷以欣向后一仰,顺着公路下方满是石碎的坡道滚了下去,崔皓两人转过身,奋力迈上只差两步就可以迈上的公路。

    身后阴煞却如浓墨般裹住了两人,两人双眼倏地睁大,明明彼此之间离得很近,却相互之间看不见,只能看见夜色里渗出血来,身体极度地冰冷,像是寒冰从地底涌出来,自脚底开始渐渐将人吞噬。当吞噬到头顶的时候,两人直挺挺地倒下去,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完了……

    一辆的士从公路上飞驰而过,司机却完全没看见滚落下去的两人。片刻后,公路下方缓缓走来一人。

    夏芍看着脚下躺着的两人,两人七窍已经流血,尚有气息在,却活不了多久了。月色从云层里探出头来,落在女子肩头,照见她长睫下的剪影,却看不见她眸底的光芒。

    只见她静静立了许久,才转头看向稍远处。

    远处地上,一名女子倒在地上,脸仰在月色里,月色照见她的脸,乍一看,能被吓去半条命。只见女子脸色泛青,脸颊上却有薄薄的脸皮磨破掀起,底下却并非血肉模糊,而是青得发黑。月色一照,就像是一具腐尸躺在地上,脸上已经开始发白腐烂。

    夏芍却目光落在女子脸上许久,盯着那薄如蝉翼的面具下面露出的面容,微怔。片刻后,她走过去,蹲下身子,将那被石子儿磨破的面皮轻轻一揭,随后一口气提了起来!

    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半晌才到,到时见夏芍站在冷以欣身前,低头不到。

    “怎么?”唐宗伯在后头问,转着轮椅过来,目光一落,也一口气提了起来。

    张中先和温烨看清楚地上的人,也愣了。半晌,张中先震惊道:“这、这是谁?”

    地上那人是名女子,却是陌生脸孔,根本就不是冷以欣!

    夏芍冷笑一声,这一笑气极,点头,“真是高明!我倒有些相信京城那人是肖奕了。”

    也只有肖奕的心机,才能做出这种事来。

    夏芍之所以站在这陌生女人尸体前这么久,不是震惊的,而是在看见女子面容的一瞬,她总算明白心头那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了。

    如果京城是那人是肖奕,她总觉得这一趟日本之行的收获太过容易。仅仅两天,王氏一脉的两人和冷以欣就都顺利落到了她手上,这一切若背后的人真是肖奕,不该这么容易才是!

    在辛明宇说冷以欣陪同他们来日本是对方给他们的信任时,她就觉得不对劲了。肖奕对冷以欣是有些执着的,他不该让她来日本冒这次的险。毕竟华夏集团的经理出事,声誉受损,这么大的事,以肖奕的心计,怎会料不到她会赶来日本?两人在英国交过手,肖奕对她的修为,心里应该有数,也该知道她来到日本后马上就能查出事情是怎么回事,崔皓两人很可能会落到她手里。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会让冷以欣来?

    原来,是留了这么一手……

    这次日本的事,恐怕是调虎离山!

    崔皓两人,或许从一开始就是弃子,是肖奕为将她引来日本而安排的……

    夏芍随即转身,沉声道:“师父,我得马上回京!”

    她有种感觉,京城那边,恐有大变!

    唐宗伯虽未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一看此人并非冷以欣,便也大约猜出了什么,沉声道:“快回去吧,这边的事你不用理会。这两个人,为师会让龚家小子的人来领的。你冷师叔的事也不用操心,走吧!”

    老人叹了口气,望向夜空,闭了闭眼。冷师弟,到头来,你这条命到底为了什么而舍的?

    当年师兄弟三人同入门派,那一段纯粹快活的岁月,在夜晚的冷风里一去不复返。那时候,大抵谁也没想到,师兄弟三人的结局会是如此……

    老人望着女子离开的身影,收起感慨伤感的心思。故人旧情一去不再,但愿年轻一代能不会有事。

    京城,千万别出什么事!

    ------题外话------

    今晚没有二更,大家不用等,明天差不多还是这时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二章 调虎离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二章 调虎离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