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回京,旧相识

    以肖奕的修为,他太清楚这些被聚集到远处的气是什么了,那是京城的龙气!在英国,他伤在强大的龙气下,自然清楚要召唤龙气需要何等的修为。夏芍在日本,现在身在京城,能做到此事的人只有一人。

    徐天胤!

    肖奕的目光在房间里一闪,转身离开了房间,到楼下开车顺着龙气聚集的方向,一路行驶了过去。

    楼上,冷以欣站在窗前,望着驶出公寓楼的车子,轻轻皱眉。随即,她拿了外套便下了楼,拦到一辆的士便道:“跟着前面那辆车!”

    两辆车向着医院方向行驶的时候,头顶夜空中,一架飞机向着机场的方向飞去。五分钟后,飞机降落在机场,大厅里,一名身穿白色大衣、戴着墨镜的女子走出,步伐与平时的悠闲相比有些快。

    夏芍走出机场大厅,顺手招了一辆的士,车子开过来,司机为她开了车门,她却停在大厅门口,怔愣着看了下四周,然后抬眸望向远方。

    龙气?

    机场附近的龙气正在向一个地方聚集……

    夏芍一愣,随即便开了天眼顺着龙气聚集的方向看了过去!

    眼前如同一幅画卷般展开,整个京城的龙气都在向一个地方聚集,夏芍顺着那地方看去,医院里,徐天胤忽然睁开眼!

    男人盘膝坐在病床上,目光往窗外一扫,周身的龙气已经随着窗口飘散。

    龙气接引的线一瞬断了,远在机场的夏芍一愣,蹙起眉来。这时,耳旁传来司机的声音,“小姐,这位小姐,你到底上不上车?”

    夏芍怔了怔,这才将目光收回来,看向司机,说了声抱歉上了车。一坐进车里,夏芍便拿出手机,拨通了徐天胤的号码。可是,电话那头依旧关机……

    夏芍蹙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转头望向京城的街道。刚才那确实是龙气,她不会看错!可是召唤聚集龙气的修为就连炼神还虚也不能轻易做到,若非有人像她上次在英国那般施法,就是有炼虚合道的高手!可是,刚才龙气散得太快,连她开了天眼都没来得及捕捉到对方,可见对方将龙气控制得有多来去自如!炼神还虚的修为,尚未开悟更高的境界,断不可能让龙气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否则有可能会遭到龙气的反噬!刚才,那个人必然修为更高!

    可是,在京城有几个这样的高手?而且,那龙气散去的时机也太可疑了,几乎在她开天眼的一瞬,龙气便散尽了。

    哪有这么凑巧的事?简直就像是对方发现了她一般。

    能有这敏锐感觉的,还能有谁?

    师兄,在京城?

    夏芍握紧手机,望着窗外的夜景,车窗上映出她皱紧的眉头。

    同一时间,正往医院方向行驶的两辆车也停了下来。肖奕寒着脸下了车,望了眼已经无法追寻的远方,随即瞥了眼后头,望向从计程车里下来的女子。

    冷以欣先说了话,“你要去哪里?”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你的未婚夫了?”肖奕寒着脸,声音冷沉。

    计程车的司机在车里听见这话,顿时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向冷以欣,这么年轻的姑娘怎么嫁个老头子?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该不是看那老头有钱吧?瞧瞧,那车确实是不错……

    正撇着嘴,司机忽见那人一眼望了过来。他这一望,脸的角度微微侧了下,路旁不远处的灯光刚好照见他的脸,那脸上疤痕与那人的眼神一样可怕,在夜晚里令人心头一脊背发凉。司机一惊,连车费都忘了要,发动了车子就打着方向盘转弯,赶紧离开了。

    “上车。”肖奕目光幽沉地望了眼驶离的计程车,对冷以欣说了句,便自己先上了车。

    冷以欣坐去车后座,门一关上,肖奕便发动车子离开。

    而后头那辆反方向行驶的计程车却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司机脸色一青,捂着胸口一口血喷在车窗上的时候,紧急踩下刹车,车子却整个向旁边侧翻过去,滑出老远。后头行驶过来的车连忙紧急避让,又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几辆车的车主下车来查看,夜色里只看见侧翻的计程车玻璃上鲜红的血。

    “快!叫救护车,报警!”

    而前头一辆车已经开远了……

    还是这一时间,医院里。

    徐天胤下了床,换回自己的衣服,提着床上装着野山参的袋子,便转身往走去。一开门,正遇上秦瀚霖带着医生过来,徐天胤面无表情,医生却在看见他能下地走路后大惊,“徐、徐将军,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我没事了,现在办理出院。”徐天胤道。

    “什么?你小子疯了吧?”秦瀚霖瞪直了眼,对医生道,“不要理他,这小子刚刚吞了一只野山参,给他检查检查,现在血管涨没涨爆?”

    “我没事,明天来复查。”说罢,徐天胤便往外走。

    “徐将军……”

    “我说你小子……”

    “开车送我回去。”徐天胤转身,秦瀚霖被他这要求给闹得抓狂。但奈何他太清楚徐天胤的性子,这世上能说得听他的人,大概就只有他爷爷、他师父和他师妹!他这个发小不在此列。

    秦瀚霖很想说,你小子自己滚回去!但是,他昨天才动的手术,恢复得在快,现在也还是病人,如果在路上出点什么事,他家老爷子会扒了他的皮。无奈思量再三,他还是弃械投降,打算先依着他,看看他想去哪里再说。

    徐天胤要回别墅,但是路上他让秦瀚霖把车开去了商超门口。秦瀚霖问他进去干什么,他的回答一如既往地多说一个字都会死。

    “买菜。”

    买菜!秦瀚霖气得发笑,很久没试过额头青筋突突跳的感觉了,这小子晚上还想下厨?

    “你良心发现了?奴役了我两天,打算亲自下厨请我吃顿饭?”秦瀚霖停好车,跟了过来。

    “不请。”无情的两个字,直戳秦瀚霖胸口。秦瀚霖就知道会是这样,当即鄙视地笑看徐天胤,不用猜他都知道,一定是他师妹晚上会回来。

    这还真被他猜对了。当徐天胤感觉到不同寻常的视线时,就知道夏芍回来了。所以他要出院,不能被她知道他住院的事。秦瀚霖跟去,也会被她发现,他不能去。

    而且……两天没见,他想她了。

    徐天胤进了超市,径直走到肉菜区,挑选的都是夏芍爱吃的菜。见他挑选菜品的时候神情都不见了以往的冷淡,秦瀚霖在后头直翻白眼,大摇其头。男人要是结了婚都成了这副样子,他宁愿不结,他未来一定要找个能在家里为他洗手作羹汤的女人。当然,最好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风情万种,三围美观的。

    “秦少?”这时,一道女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秦瀚霖一转身,便看见一名风情万种、三围美观的女人正用惊讶的目光望着他,见没认错人后,女子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但还是对他笑着点了点头。

    秦瀚霖却在看见女子的一瞬愣了愣,瞳眸都微微一缩,半天才扬起他那张惯有的嬉皮笑脸的招牌表情,声音却带着令人难以察觉的复杂意味,“这不是方大小姐么?怎么,几年不见,舍得回国了?”

    方筠的目光落在秦瀚霖的笑容上,垂眸一笑,“是啊,我在国外的课程已经结束了,现在回国,正打算去京城军区就职。”

    “啊,是么?那恭喜。”秦瀚霖笑着点头,一把拽过在旁边仔细挑选蔬菜的徐天胤来,“那你们以后可就是战友了,来打声招呼吧。”

    方筠这才看见徐天胤,仔细将他打量了一下,这才惊讶地瞪大眼,“这位是……徐将军?”

    徐天胤的目光往方筠脸上一落,沉默点头。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徐将军,前段时间听家父提起徐将军订婚了,还没来得及恭喜,希望现在还不晚。”方筠落落大方地一笑,伸出手来。

    徐天胤手里提着袋子,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无视方筠的手,转头对秦瀚霖道:“可以走了。”

    方筠一愣,有些尴尬,但随即便点头笑道,“那日后有时间再叙吧。听说,秦少现在也在京城,日后应该有时间见面。”

    “是啊,我现在是闲人一个。不像方大小姐,日后在军区会大有作为。”秦瀚霖眉毛轻松一挑,笑容却有些自嘲,指了指徐天胤道,“我现在是这小子的专职跑腿和司机,走了。”

    说罢,他便和徐天胤一同离开,只潇洒地对方筠挥了挥手。

    方筠立在后头,望着秦瀚霖的背影,苦笑着抚了抚额头。

    前头,徐天胤和秦瀚霖两人很快出了商超,坐进了车里。秦瀚霖深吸一口气,半晌,才笑了笑,转头看向徐天胤,“我说你小子,别仗着你们家老爷子和你的那些功勋就对人这么冷淡,军区跟官场一样,你还是要处处人际关系。方家是王家大员,老部将了,现在王家倒台,姜系培植的就是方家,方家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王家,你怎么也得对人友善点。这对你在军区没坏处。”

    徐天胤转头看向秦瀚霖,沉默地盯着他的脸,直到看到秦瀚霖不自在了,他才道:“你离她远点。”

    秦瀚霖一愣,随即转头望向车窗外,看着超市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苦笑,“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子教育我了?派系之间的事,我比你懂。十年前我就懂,何况现在……”

    “跟这个无关。”徐天胤却道。

    “什么?”秦瀚霖转过头来。

    “女祸!”徐天胤吐出两个字,在秦瀚霖还在怔愣的时候,便又道,“开车!”

    ……

    夏芍从机场回到别墅,用了一个半小时。她本以为徐天胤在国外执行任务,打算回华苑私人会所,但是下飞机后发现京城龙气异常,便心里跳个不停,上了车便直接报了别墅的地址,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别墅区门口。

    夏芍步行进来,保安认得她,恭敬地跟她打了招呼,她只匆匆点了点头,便一路快速步行。还没走到别墅门口,夏芍便愣了愣。

    屋里有人?

    房间里亮着灯,院子里的灯也开着,仿佛知道有人会来,特意照着路似的。夏芍怔愣了半晌,进了院子拿出钥匙,一开门便闻见屋里香浓的饭菜香。

    “师兄?”夏芍试着唤了声,快步走向厨房。

    厨房里,徐天胤围着围裙,正在盛菜,转头见她站在厨房门口,男人的眉宇在暖黄的灯光下柔和微暖。夏芍一时有些怔愣,看着徐天胤将菜盛出来端去餐桌,解了围裙,这才来抱她。

    直到闻见熟悉的味道,夏芍才反应过来,她一肚子疑问,却不知从哪里问起,一眼瞥去桌上丰盛的晚餐,才问道:“师兄知道我今晚回来?”

    “嗯。”徐天胤道,在她颈窝里亲了亲。

    夏芍以往都会嫌痒,笑着躲躲,今晚却皱着眉头,“师兄一直在京城?”

    “嗯。”

    “那为什么关机?不是回来执行任务的?”

    “嗯。”

    “在京城执行?”

    “嗯。”

    “任务完成了?”夏芍一句比一句疑惑,她知道他有些任务是要保密的,所以她不会问是什么任务,只是疑惑这回怎么会这么快就完成了?而且还是在京城执行。以往他都是去国外的,而且少说十天半个月的,最长的一次去了三个月。

    “还没有。”徐天胤道。

    “没完成怎么就回来了?”夏芍一肚子疑问,总觉得今晚从一下飞机,到在家里见到他,哪一件都有浓浓的不同寻常的味道。

    “想你。”男人气息发沉,把话题引开,“我打过电话给师父了,日本的事已经知道了。”

    他没说谎,日本的事比他预期中要快得多,他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回来后就给师父打了电话。肖奕的事,他也知道了。

    夏芍起先听得想笑,听到后来蹙了蹙眉头。好吧,这算是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知道她今晚回来,但是,“怎么这么巧,我回来的路上还给你打过电话,你那时还关机,现在就在家里了。是心电感应我今晚会回来,然后才开机给师父打电话的?”

    “唔。”男人望着她,眼眸黑漆漆。

    夏芍一眯眼,不吃他这一套!“你没跟我说实话,你动用龙气了对不对?是感觉到天眼,才知道我回来的吧?”

    “唔。”她总是这么聪明……

    “师兄,你说过,不骗我的。”夏芍紧紧盯着徐天胤。

    徐天胤目光柔和,深深凝望她,伸手又将她拥进了怀里,轻轻拍着背。他答应过,但唯独这件事,不能让她知道,“嗯。”

    他这声回答不知是答哪句,夏芍干脆问,“有什么任务需要动用龙气?”

    她不该问他的任务的,但是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不自觉地就问出了口。本来以为徐天胤不会回答,但没想到,他回答了,“安保任务,稍微动用了一些。”

    “安保任务?”夏芍一愣。

    “嗯。日方一周后访华,有安保要布置,明天我还得去。”徐天胤道。这话他没说谎,晚上回来后他接到的电话,这回是真的有任务。本来他还在想怎样可能瞒过他,接到电话以后,他就知道老天这次在帮他。

    夏芍愣了好一阵儿,她刚从日本回来,虽然没听说过,但是这样的大事,徐天胤也不会笨到拿来撒谎。这件事想必是真的了,可能安保布置好了就会对外公布。那……今晚的事,难道真是巧合?是她想多了?他只是在京城执行安保任务,所以才没开机,动用龙气之时因为感觉到她的天眼,才知道她回来了,于是请假回来给她做晚餐?

    虽然说得通,可是,心底这股隐隐的不安感是什么?

    “先吃饭,凉了。”徐天胤道,随即放开夏芍,帮她脱了外套,开了浴室的灯,让她去洗手,然后帮她回屋把外套挂起来。夏芍只得暂且放下不安,去洗了手,坐去了餐桌前。

    两天没见,发生的事倒不少,吃饭的时候,温馨的气氛一直抹不去心里的不安,夏芍抬头望了徐天胤好几眼,随后愣了愣,“师兄,你脸色怎么有些白?”

    徐天胤筷子未停,夹了筷笋丝放去她碗里,抬眼看了看头顶的灯光,道:“忙了两天,有些累。”

    夏芍也看了灯光一眼,晚上光线原因,确实有可能有错觉。但她还是不放心,仔细瞧了瞧徐天胤周身的元气,发现他的元气倒很精纯,没什么不对劲,这才道:“那晚上早些睡,你明天还得去执行任务。”

    “嗯。”

    夏芍这才低头吃饭了。

    正当两人面对面吃着香喷喷的晚餐时,路上一辆在市中心闲晃的车子里,有人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叹道:“唉!什么世道,跑了两天腿,连顿饭都没有。”

    秦瀚霖笑着摇摇头,一路从几家高级餐厅门前经过却没停车,而是将车开到了一家酒吧门口。

    “老高,有人不管我的晚餐,我到你这儿来蹭吃的。”秦瀚霖笑着走进海贼主题酒吧,一进门就望向吧台。

    醉醺醺的高广义从吧台后头冒出头来,一看见秦瀚霖便笑了,“来蹭吃的?我看你是想吃奶吧?”

    高广义边笑边看了眼自己店里热情火辣、波涛汹涌的女服务生。秦瀚霖一笑,往吧台的凳子上一坐,“奶也好,酒也好,先来杯!”

    “给他杯奶!”高广义对着吧台里的调酒师道。

    秦瀚霖一笑,刚想跟高广义抬杠,便听见门口叮咚一声。不少店里的顾客都转头望过去,目露惊艳,秦瀚霖也随之转头,但一眼望见来人,便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眉。

    方筠往店里扫了眼,看起来想找找看有没有空位,但扫到吧台的时候一愣,随即便笑着走了过来,“嗨,秦少,今晚真是巧。”

    “是啊。”秦瀚霖笑意微深。

    “秦少,您的牛奶。”这时,侍者将一杯香浓的牛奶递给了秦瀚霖。

    方筠看见那杯牛奶,脸上顿时有些抽离状态,嘴角微抽,笑道:“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还喜欢喝牛奶。”

    “是啊,你不知道我这些年,口味变了很多么?”秦瀚霖一笑,笑意总有些深。

    方筠一愣,秦瀚霖笑着拿起那杯牛奶,仰头几口喝了个底朝天,往吧台上一放,起身走人。

    “付账!”后头传来高广义火大的声音。

    “记账!”秦瀚霖头也不回地出了酒吧。

    高广义气得在后头骂咧咧,“以后这小子来,给我轰出去!妈的,喝杯牛奶都要记账,改天给我把账单送去纪委!告诉他爷爷,这小子欠我一杯牛奶的钱!”

    侍应嘴角抽搐。

    “我替他付吧。”方筠道。

    “小姐,你没听他说要记账吗?”没想到,刚刚还在大骂秦瀚霖的高广义,立刻换一副醉眼,看着方筠。

    “我是他朋友。”方筠一愣。

    “没看出来。”高广义一咧嘴,分明是醉醺醺的眼神,但就是让人看着有些嘲讽,在方筠尴尬的时候,他拿起酒瓶子摇摇晃晃地坐去一旁,喝酒去了。

    方筠尴尬地看了高广义一眼,又急切地看了眼酒吧外头,最终转身出了酒吧。

    酒吧外头,秦瀚霖上了车,车灯大开,已经发动了车子。

    “瀚霖!”方筠踩着高跟鞋跑过去,拍拍他的车窗。秦瀚霖像没看见外头有人般,打着方向盘便向前头开去。方筠一急,跑去前头,双臂一展,挡在车子前方。

    酒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潮都转头看了过来,发出阵阵议论。

    秦瀚霖在车里脸色一沉,摇下车窗,“方大小姐,你是要在军区大展宏图的人,死在我车轮下,恐怕不值得吧?”

    方筠走过来,看着男人车里的俊脸,苦笑,“瀚霖,我刚回国,没想到今晚能碰见你两回。我们能谈谈么?”

    “好啊,上车吧。”秦瀚霖看了方筠一会儿,痛快点头,看了眼自己的副驾驶座位。

    方筠欣喜一笑,赶紧跑过去。然而,正当她往车前走时,秦瀚霖的车子猛地往后一倒,原地漂亮的一个甩尾,掉头扬长而去。

    方筠愣住,站在冷风和汽车尾气里怔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被耍了,不由一跺脚,随即不知是气还是笑,扶额喃喃,“这人,还跟以前一样,那么会耍人……”

    ------题外话------

    姑娘们,最近天冷了,感冒的娃很多,注意加衣。北方娃表示,很少在南方过冬,中午挺暖和,可是早晚湿冷有点受不住……好怀念暖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四章 回京,旧相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四章 回京,旧相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