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见面

    日方一周后将要访华,安全警卫方面的工作由徐天胤总领,方筠担当副职,主要负责跟随外宾担当贴身保镖,徐天胤则负责全局的安全。未来一周的时间,警卫团和安全部门要排除一切安全死角,虽然安全措施已经布置妥当,检查和反复测试训练还是必要的。

    当日外宾所有的行程区域已经实行戒严,徐天胤的车子进出都要接受严密的安全检查。夏芍并非警卫部门的人员,她在安全区域外就下了车,然后去了附近街上一家高级茶座,选了靠窗的视野好的位置,点了壶碧螺春,然后等待。

    等待的时间夏芍依旧监视着机场方向,这一坐就是一上午,到了中午徐天胤的车才开出来,和他从车里一同下来的还有名女子。夏芍从窗口看见那名女子,便垂眸一笑,抬手唤来侍者,新点了一壶茶和几样点心。

    方筠跟着徐天胤上来的时候,夏芍正坐在窗边悠闲地喝茶,古典韵味的白色羊尼大衣,冬日的阳落在肩头,发丝软软垂着,尚未看见她的眉眼,远远地便能感觉到宁静悠远的气韵。

    方筠在国外生活了十年,美女见得多了,但夏芍给她的印象绝对深刻,她的气质很少女子能有。而且她的事迹如今国内只怕无人不知,连她这身在国外的都耳熟能详。虽然之前没见过面,但方筠对夏芍并不算陌生,而且,她对今天夏芍想见她的事也不意外。若不出她所料,她知道会是什么事。

    “夏小姐,久闻大名。”方筠随着徐天胤走过来,主动对夏芍伸出了手。虽然她是张汝蔓的表姐,但她现在是徐家未来的少夫人,姜系再与秦系有纷争,也不会轻易动徐家的。

    “方小姐,请坐。”夏芍起身跟方筠握了握手,请她到对面入座。

    方筠坐下来的时候,夏芍垂眸一笑。京城正月里天气冷寒,这女子却穿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魔鬼身材勾勒得十分惹火,气质也别有妩媚风情。若不知她的身份,绝看不出她是名军人。这想必是常年在国外接受特工专业训练的人才有的。这样的人应该有职业敏感,今天她为什么叫她来,想必她心中有数。

    不过,呵……

    方筠却在对面目光微微一变,她是受过常年专业训练的人,对人的目光很敏感,一般来说坐在这里,她便可以感受到周围的视线,包括男人的惊艳、女人的反感,甚至一些小声议论她都可以听得到。人们的善意和恶意,她很容易便能分辨,但夏芍这一眼的意味,她却一时间弄不明白意图,只觉得好像只是一眼,她就什么都被看穿了似的。

    这女孩子,听说只有二十岁,怎会如此高深?

    这时,侍者送了茶点过来,夏芍伸手要亲自斟茶,徐天胤却挡了她一下,“烫。”

    两人在一起时,这是常见的事,方筠却愣了愣,看向徐天胤。徐天胤的冷,她以前和秦瀚霖交往的时候就深知,真没想到,徐天胤这样的男人也有一天会爱上一个女人?

    从另一方面来说,能有本事让徐天胤爱上的女人,定非泛泛之辈。

    这女人,不好应对。

    方筠深深看了夏芍一眼,两人这才刚见面,话没说两句,彼此已对对方下了判断。

    “听闻方小姐在国外生活了十年,不知是否喝得惯茶?”这时,夏芍含笑的声音传来。

    “夏小姐不必太在意这些,我不挑剔。”方筠笑道。

    “那好。既然如此,你们下午还有工作,为了节省时间,我就不绕弯子了。”夏芍开门见山,但对自己约方筠见面的目的却不肯直言了,只笑问,“我与方小姐并未谋面,今日之约,可能猜出我约你来的目的?”

    “我想,不必猜了,夏小姐是为了你的表妹吧?”方筠竟也不避讳,直接点明,只不过笑意有些轻视。张汝蔓技不如人,挨了她的打回头就跟她姐告状了,不然,夏芍怎会这么快就知道了?

    其实,年前姜秦两系的较量,她就听说了一些关于秦瀚霖和张汝蔓的传言。当时她并未放在心上,秦瀚霖这些年的感情经历,她再清楚不过,他表面上流连花丛,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跟哪个女人认真交往过,张汝蔓是夏芍的表妹,夏芍是徐天胤的未婚妻,这重关系足以够得上让他帮忙了。如果不是那晚在秦瀚霖的手机里发现他和张汝蔓的短信记录,她不会想去京城军校会会这女孩子。但是见到之后,她就知道秦瀚霖不可能会喜欢她,这类型的女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喜好。

    那天,看张汝蔓跟她交手的时候还挺硬气的,她还觉得,若没有秦瀚霖,她或许会欣赏她一点。但没想到转身便在她表姐面前打了小报告,现在想想,那天去京城军校里看“情敌”的她,真的不是一般的幼稚。

    不过,方筠既然敢去,自然也做好了准备。万一夏芍找到她,她可以说她只是去视察的,她跟许多学生都交过手,只不过张汝蔓特别硬气些,她下手就重了些。夏芍能怎样?她现在是徐家的准孙媳,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徐家,在这样敏感的时期,她不会因此跟方家闹翻的。

    “不。”令方筠没想到的是,夏芍竟然笑了笑,抬眸,意态悠然,“我知道那天方小姐只是视察京城军校而已,汝蔓技不如人,一点擦伤而已,若她连这点擦伤都受不住,日后也别想在这一行有所作为了。她跟我说了,新来的教官身手惊艳,还盼着方小姐常去呢。”

    方筠一愣,一时有些懵。张汝蔓真是这样说的?

    这么说,刚才倒是她小心眼了?

    方筠显然有些不信,她审视着夏芍,夏芍却只笑着垂眸喝茶。张汝蔓并不知方筠是谁,更不知她和秦瀚霖的关系,方筠将她当做情敌,还特意去京城军校察看了一番,确实稍显小心眼。不过,女人陷在感情里,有时是会有失水准的。她今天将张汝蔓的反应告诉方筠,她若聪明,就该知道停手。若她日后还去京城军校找张汝蔓的麻烦,出了什么事,那就是她的问题。

    方筠是不想相信是自己小心眼了的,她并觉得自己是个小心眼的人,只是一碰到跟秦瀚霖有关的事,她就……

    “好吧,是我下手重了,我会注意的。”方筠转过头望向窗外,有些不自在。

    夏芍却垂眸一笑,“我并没有责怪方小姐下手的轻重,我表妹倒是挺佩服你,你若有时间倒可以常去。当然,我希望方小姐无论有什么目的,都能够光明正大些。感情是可以竞争,但求光明正大,无论输赢都无愧于心。”

    这个方筠,看起来也并不是无可救药。

    既然如此,那方案要改改……

    今天来此,夏芍准备了两个谈话内容。若方筠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是非不分,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她将来下手便会不顾及方家。但若她还能沟通,那倒是可以谈谈。

    方筠并不知道,她的一句话为方家免除了怎样的灾难,她只是见夏芍笑了笑。

    “不过,我今天约方小姐见面,并非为了这件事。我想跟方小姐谈的,另有他事。这件事事关秦瀚霖。”

    “……”什么?

    方筠一愣。

    夏芍一见她紧张的目光,便笑了笑,“方小姐,你或许听说过我是风水师的传闻。无论你信不信,我近来看出秦少有祸事的预兆。”

    方筠又一愣,这事她听说过。但说实话,在国外生活了十年,她只信科学和自己的实力,对风水之说并不相信,但她还是问出了口,“什么祸事?”

    “女祸。”夏芍捧着茶杯,笑意颇为高深。

    “谁?”方筠顿时皱眉。秦瀚霖虽然没认真跟哪个女人交往过,但是他的身份,有些女人想要攀附也是正常的。现在正值敏感时期,他若是有什么作风问题,确实容易被揪住把柄。

    方筠看着夏芍,她虽不信这些,但哪怕是捕风捉影,若让她知道是谁,她会先把这祸害解决!

    夏芍抬眸时,正见方筠眸中寒光一闪,不由轻轻挑眉,兴味地一笑,“方小姐,方家是姜系大员。秦少若有祸事,对姜系会有大利。你的反应倒是很有趣。”

    方筠脸上一红,随即眸底有些被看穿似的恼怒。确实,她这想法对姜系来说是吃里扒外,不过……就算是身为女人的自私好了,为了家族的利益,她确实站在姜系这边,但哪怕秦系再受重创,她也不希望秦瀚霖有事。

    “夏小姐还没有告诉我,那女人是谁?”方筠目光一敛,收起羞愧的心情,看向夏芍。

    夏芍却喝了口茶水,才淡淡垂眸,“你。”

    “……”什么?

    方筠怔怔盯着夏芍,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夏芍却抬起眼来,敛了笑意,“方小姐,你们以前的事我听说过了。我对你当初的选择并不意外,你若选择私奔,对方家、对养育你的父母来说,你就是自私的。人生在世,有人只为了感情而活,而有责任感的人,一样令人敬佩。我想问你,你的责任感来自家装,还是来自派系?”

    ------题外话------

    嗯,理顺点了,明天内容会多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见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见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