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找茬与压制

    京城。

    初春的夜尚凉,京城大学的夜晚却很火热。今晚,全国的目光都聚集在京城大学礼堂,这里有一场两国大学生的交流舞会。舞会开始前,是由两国大学生献上的传统文艺表演,而台下的观众不仅仅是京城各大学府的师生代表,还有两国的政界代表。

    晚上七点,礼堂里灯光辉煌,掌声雷动。在雷鸣般的掌声里,一行政界高官陪同着使节团入座。礼堂里京城各大学府的师生代表,目光全都落在这一行中的一道俏丽身影上。

    暗红的旗袍,白色灯笼袖的羊尼大衣,民国风的打扮,气韵古雅,步伐悠然。

    夏芍。

    她随着使节团一同入座最前排,不仅以京城大学学生代表的身份,还是以徐家准孙媳的身份。

    今晚,虽说是两国大学生的交流晚会,但其实京城大学礼堂里的人并不多。出于安全考虑,能坐在这里的,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而且都是京城各大名校的师生代表。这些代表可谓是国内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能出席这样的晚会无疑是无上的荣光。而论起年轻一代的成就来,谁也没法和夏芍相提并论。论家庭,论起点,她比大多数人都要低。然而论成就,论今时今日所站的高度,她比任何人都要高。

    直到现在,还有人记得夏芍刚刚入学,在京城大学礼堂里演讲的那天。时间一晃,不过一年半,她已是徐家名正言顺的未来孙媳,今晚以徐家人的身份陪同在代表团里,入座第一排。

    一行人刚坐下,掌声刚落,使节团里就传来笑声,“没想到今晚能见到夏小姐。来京城三四天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夏小姐,听说夏小姐是京城大学的高材生?”

    这话一出口,陪同使节团的一行人都愣了愣。这一行人里,姜秦两系的大员都在。姜家以姜山为首,秦系以秦瀚霖的父亲秦岸明为首,徐家也派了徐彦绍夫妻前来,夏芍就坐在徐彦绍夫妻旁边。此刻,所有人都向她望来,目光疑惑。谁也没想到,她竟然跟日方使节团的人认识。

    说话的人是土御门善吉,此人圆头圆脑,笑起来和善,乍一看颇像商人,全然看不出是日方代表团介绍的那类修行之人。

    “呵呵,怎么?夏小姐和土御门先生认识?”姜山爽朗一笑,开口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徐彦绍顿时皱了皱眉头,夏芍这几天回了东市家里,并不在京城。她不知道,京城这几天可不太平,姜秦两系可没少借这次外事访问的事互相攻伐。尤其是姜系,硬说秦系亲日,恨不得没事也找点事出来。看得出来,姜系这是急了,换届在即,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以往,他们精于布置,现在看起来倒有点乱咬人的意思了。

    当然,这只是看起来。

    谁都知道,两国之间有很深的历史纠葛,国内对亲日大多抱有反感情绪。姜系这么做,对秦系在民意上的打击当然是有的。而且,临近换届,上头那位也忌讳下面的人跟外国政界的人有利益牵连。

    今晚,可别把火又引到徐家身上才好。

    徐彦绍看向夏芍,想给她使个眼色,夏芍却只是淡淡一笑,语气虽淡,礼节倒也不失地冲土御门善吉点了点头,“一面之缘而已。”

    一面之缘?

    姜山一笑,秦岸明暗松一口气,徐彦绍则笑着点点头。他真是白担心了,倒忘了当初老爷子对夏芍的评价,她既是老爷子看上的孙媳妇,怎能这点政治敏感都没有?

    但这口气刚松下,土御门善吉便又笑着开口了,“夏小姐真会玩笑,前段时间夏小姐还来到京都,见过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在主屋招待了夏小姐,我们见过面,夏小姐难道忘了?”

    啧!

    徐彦绍眉头狠狠一皱,眼底些许不快。这土御门家的人是怎么回事?

    土御门家不是政治家庭,在此次访问团里,日方给出的解释是民间代表。可普通的民间代表,怎么能出席外事访问?又岂敢在这种场合胡乱发言?能出席外事访问的,必然都是有些政治觉悟的。

    可是,这几天,姜系一直对使节团不冷不热,倒是秦系以礼相待。日方的人应该知道,在国内徐家已被看做是秦系的人,就冲这几天秦系的招待,他们也不该今晚揪着夏芍不放才是。

    他们揪着夏芍不放,简直就是在给姜系找理由打击徐家!

    “土御门先生的记性真是好。”这时,夏芍的声音传来,不紧不慢,目光冷淡,“既然记性这么好,想必不会忘了当初在世界拍卖峰会上和在东京,咱们之间的两次过节。也不会忘了我是因何去见的老家主,更不会忘了我说咱们只有一面之缘并非虚词。说起来,咱们今晚还是头一回说话吧?”

    众人一愣,秦岸明松了口气,徐彦绍则抬起头,暗自一笑。

    答得好!这话既没否认和日方的人认识,又说明了相识是因为过节,想必就算有人有心想要拿来做文章,也没办法了——人家都说是有过节了,谁再说徐家亲外,这不是有病?

    徐彦绍笑了笑,这时,姜山也笑了笑,虽没说什么,笑意落在徐彦绍眼里,心底却莫名咯噔一声。徐彦绍也一时说不上来心底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古怪。这几天,姜系对使节团不冷不热,使节团明显喜欢秦系多些,既如此,就不该跟夏芍过不去才是。他们跟夏芍过不去,虽然表面上是因为双方以前有过不愉快,但不知为什么,徐彦绍心底总有些不安心的感觉。

    他在官场半生,这点敏锐还是有的。今晚,若只是因为以往的不愉快而针对夏芍,那倒没什么,就怕……还有别的深意。

    这几天,使节团对秦系颇为热情,今晚又两番跟夏芍套近乎,这些乍一看没什么,但从结果和利益上看,可都便宜了姜系!若不是见姜系总是对使节团不冷不热,他倒要以为是姜系和日方联手,要对秦系不利了。

    可是,纵然姜系的人对使节团不冷不热,难道他这个想法就没有可能?

    徐彦绍眯了眯眼,垂眸深思,心底一时有些冷寒。

    这时,土御门善吉却显得有些尴尬,他身旁坐着的土御门秀和哼了哼,脸色不善,“夏小姐记性这么好,怎么就不记得前段时间的事了?”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看向土御门秀和。

    怎么,前段时间还有事?

    徐彦绍再度皱眉,他们这是一定要跟夏芍扯上关系?

    土御门秀和看着夏芍,脸上却有报复的笑,眼底神色示威,“前段时间,夏小姐不是才打……”

    他想说,夏芍前段时间才打电话给土御门老家主,让土御门家设法消除华夏集团在日本国内的不良声誉。只要这话说出来,夏芍再想跟土御门家撇清关系,外人也会觉得双方有所互利。不知道这事落到徐家的政敌耳中,会怎么大做文章呢?

    想到此,土御门秀和便心底被快意占满,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话他并没有说完。

    应该说,他没有机会说完。

    话才说了一半,土御门秀和便脸色倏地一变!浑身如置冰窖般,动弹不得!原本气场祥和的礼堂中,阴煞瞬间聚集起来,此刻正悬在他天灵之上!不仅是他,连他的叔叔善吉也跟他同样的境遇!

    土御门善吉脸色也一沉,目光一扫夏芍,眼底神色震惊、忌惮,多番变幻,说不尽的复杂。夏芍的修为有多高,他没有亲眼见识过,只是听父亲说起过。甚至在此次临行前,父亲还将他召至跟前,嘱咐他千万不要惹怒夏芍。他当时虽答应了,心里却有些认为父亲太过在意夏芍。她再天赋奇高,再修为不俗,这次土御门家以使节的身份来华,夏芍还敢对他们怎样?她是徐家孙媳,政治家庭的人,应该知道他们若出事,会引发国际问题。

    但他没想到,夏芍竟然真的敢!

    她不仅敢,而且是绝对压制!

    土御门善吉一扫头顶悬着的阴煞,脸色难看。他从来没想过,以他的年纪和修为,竟会在刚才那一瞬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他没看错,这些阴煞根本就不是从远处聚来的。如果是从远处,在有异的一瞬间他就能察觉。这些阴煞根本就是周围的天地元气中聚集起来的!这世上,竟然有人能随心所欲操纵天地元气?

    土御门善吉震惊地看着夏芍,心口却传来阵阵刺痛。他目光往心口一扫,见阴煞丝丝入了他的心脉,只要他和秀和敢妄动,他绝不怀疑今晚夏芍会让他们死在这儿!

    再看看头顶悬着的阴煞,此刻,叔侄两人才知道,什么叫灭顶之灾。

    偏偏这个时候,夏芍的声音不紧不慢传来,“秀和先生刚才想说什么?我才打什么?”

    土御门秀和脸色难看,其余人则古怪地看向他——怎么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使节团的人也使了个眼色,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种场合,话说一半是很失礼的事,善吉先生的侄子怎么这样不知轻重?土御门善吉的脸色也不好看,只可惜他现在也说不了话,想解释也解释不了,而夏芍完全没有给他机会解释这件事的意思。

    叔侄两人就这么尴尬地坐着,好在没坐多久,舞台上便灯光一亮,晚会开始了。

    ------题外话------

    昨晚写着写着,被催去睡觉,结果一觉睡到上午十点半,这章发晚了,抱歉。这是昨天的,今晚还有。

    推荐篇古言新文,有喜欢种田文的妞儿,可以看看。

    农家俏神医/空晴寂

    种药田,开药房,在古代也倒腾出个医药公司,彻底垄断医药市场,赚得盆满钵满。

    助幼弟走上仕途,帮长兄发展生意,顺便将自己那满脸的痘痘一扫而光,原来痴傻丑女竟是个娇俏美人!

    温馨农家女励志成长文,讲述一介小小农家药女温馨的田园创业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六章 找茬与压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六章 找茬与压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