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仕途?不管!好处?没有!

    暴毙?

    三人脸色一变,大使眼底现出怒色!这是在威胁他们?凭什么!

    但这话还没问出来,他便后悔了。

    只觉面前一道劲风,大使惊得猛地闭上眼。他原以为会再次遇到之前的怪事,却没想到,那劲风直撞上胸口,似重石当胸一拍!五脏六腑在胸腹里翻搅剧痛,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同时吐血的还有土御门家的叔侄两人,当大使转头看见土御门善吉嘴角的鲜血时,眼里涌出绝望的神色。这次的访问行程,之所以请阴阳师同行,就是因为国内政界高层信任土御门家的阴阳师。此行的真正目的本就是要搅乱中方换届前的党派之争,以从中谋取利益,高层对阴阳师的信任多过保镖,相信有阴阳师随行,访问团定不会出什么事。倘若有突发事件,阴阳师也可以提早占卜预知,而且土御门家的阴阳大师,能力是政界高层都见识过的,他们有驭鬼神的莫测能力,此行一些事由他们暗中出手帮忙,简直是事半功倍,对方只能吃哑巴亏!

    但是没想到,在夏芍面前,这对叔侄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从刚才到现在,两人完全是任人宰割!

    三人眼睁睁看着夏芍来到面前,拿出三张符箓,沾了三人的血,收起。

    “有人想试一试么?”夏芍转身坐回对面,气定神闲。

    她这聊天般的语气气得大使两眼发黑,怒道:“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这一怒问,正牵动了胸口的剧痛,剧痛令一切都变得真实,告诉他这并非梦境,也并非玩笑。大使的眼里这才渐渐涌出惊惧,“你、你诅咒我们?”

    他不得不往这方面想,这符箓在他看来,虽然是鬼画符一般,却充满了东方的神秘。这与阴阳术不同,但他能想到的,只有诅咒。大使边惊恐地盯着夏芍,边急切地给土御门善吉使眼色。他不是阴阳大师吗?从刚才到现在都被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压制的死死的,难道就真的做不了什么吗?

    土御门善吉沉着脸,看见大使的目光,最终闭了闭眼。他没有办法,一点办法也没有。不是这领域的人,体会不了他现在所受到的压制。那是绝对的力量,一个可以任意操控天地元气的人站在面前,他连式神都没有拿出来的机会!曾听老家主说过,夏芍的修为在他之上,他当时还认为父亲有些长他人志气,没想到今晚两次碰撞,他们叔侄甚至连跟人过招的机会都没有!

    世上怎会有如此修为的年轻人?若非遇上,土御门善吉简直不敢相信。但此刻,由不得他不信,夏芍已经取了三人的血,那符箓上画的是何种符咒,他并不清楚,但他相信,若是不按照夏芍的意思办,他们真的会暴毙。而且,他们不会死在中国,而是死在日本,这样一来,他们的死便跟中方一点关系也没有。并且,相信夏芍也不在意土御门家对此事的反应,她的修为本就在老家主之上……

    这点土御门秀和也懂得,正因为懂得,他才更恨。先有英国废了安倍秀真的事,后有东京之事,再有今夜之事,一件一件,俱是侮辱!这女人太可恨!更可恨的,是他们现在竟拿不出半点本事来对付她,就这么丢着阴阳师的脸!

    叔侄两人,一个闭着眼,一个愤恨地死瞪,夹在中间的大使终于了解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势。

    现在的情势,无所倚仗,不得不低头。

    “但是夏小姐,在下带使节团访问贵国,这么大的事,不是在下一个人能决定的。使节团这么多人,在下听了你的,回去要怎么交代?”大使的话语终于软了软,但还是想争取。

    “那关我什么事?”夏芍正看窗外,闻言转过头来,挑眉。

    大使的脸色却青了又白,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她吩咐他们好一通,用人倒是用得好不保留,却不管这之后的事?回去没法交代,官场上也就等于混到头了。

    “可是夏小姐,我有话直说好了。你让我们为你办事,却没有好处?”大使脸色难看,觉得夏芍忒不厚道。

    “关你什么事?”夏芍挑着眉头,还是那淡淡的话。

    大使的脸色霎时五颜六色,被堵得瞠目结舌,正不懂夏芍这话的意思,却看见她勾起唇角,一个嘲讽的弧度,“真难为大使了,性命面前,竟还考虑好处。”

    大使一窒,五颜六色的脸转为青白,再转为惨白。大使的眼圈瞪大了一圈又一圈,总算明白了夏芍的意思——性命都不由他自己做主了,那些仕途和好处,还轮得到他来考虑?

    痴心妄想!

    如果说,刚才是不得不低头,现在,他总算真正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这不是不得不低头的时候,而是不得不认命的时候。

    仕途?不管!好处?没有!

    可是……别无选择!

    他们根本就没有和她谈条件的资格,唯有从命。

    大使瞪了半晌的眼,眼都瞪得快脱窗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颓然地低下头去——认了。

    不认还能怎么样?和这么个连外宾下榻的重地都敢夜潜、连外国使节都敢威胁的人,还有什么可谈的?她悍然伤他们、攥了他们的性命在手,并强行定下盟约……这手腕,岂是寻常人能为、敢为的?

    大使颓然低着头,这时才听见夏芍和善的笑声,“今夜我心情不好,希望没惊着大使。那我就等大使的好消息了。”

    三人抬头,却没看见夏芍和善的脸。她已起身,散漫悠闲地转出茶室,走了。

    大使望着夏芍离去的背影,却怔怔出神。这女子,今夜来此也就一刻钟。仅仅这一刻钟,她所做的一切,外界都不会知晓,但影响一国命运的两派之争,却在这一刻钟里,有了结局……

    这一晚,无声无息,却足以左右一国政局。

    这女子,若中方在位的人懂得,她将会是一国超脱于军事、经济之外的倚仗!这样的倚仗,日本也有,只可惜,在她面前连手都抬不起来。

    大使再次一叹,这次出来,本就是为了搅乱中方政局。但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是空算……

    大使在这边叹气,那边夏芍已经出了门,走廊尽头站着个人。

    男人站在走廊尽头的黑暗里,仿佛与黑暗一体,那般融入,明明就站在那里,远远的却感觉不到一点人的气息。

    “师兄。”夏芍这般修为,当然察觉得出来。也几乎是在她唤出口的一瞬,徐天胤便从黑暗里出来,站在了夏芍面前。

    纵然只是分开几日,对两人来说都是漫长的时日。向来见面,他都习惯将她拥在怀里,嗅一嗅她的香气,真实地感受她的温软。但这次,她比他快。

    夏芍在徐天胤从黑暗出来的一刻,便张开双臂,抱住了他,“师兄……”

    她紧紧环住男人的腰身,精窄的腰身,线条那般有力,她环抱得那样紧,紧得手臂都微微发抖。她的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他的衣服冰凉,就像他孤冷的外表。但他身上的温度永远那么烫人,抵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心脏坚实有力的跳动,她闭上眼,觉得自己的心也安了安。

    徐天胤微怔,随后更用力地拥紧她,大手在她后背轻轻地拍。这是他唯一学会的安抚她的方式,剩下的唯有笨拙的话语,“没事了,都没事。”

    笨拙的话语却让她抱住他腰身。揪住他衣服的手紧了紧,嘴角露出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弧度,黑暗里,眼角隐有微光。

    他总是那么懂她。

    这几天,她确实压抑了太多的情绪。没有人知道她在得知父母有险的时候,心里是怎样的震荡。但为了父母的安危,她不得不压下所有的忧心,她深知,一丁点的情绪都会阻碍她的判断,有可能会造成永远无法挽回的痛。所以,她当时在会所里,收回天眼,压下一切情绪。那一压,谁也不知她心里绞痛,所有情绪被搅在一起一团压下时五脏六腑焚痛的感觉。她忍着那焚痛,一一安排,随后赶往东市。

    没有人知道,她在路上看见父亲被一通电话叫去市长办公室时的焦急,没有人知道,当她看见父亲被打被绑时的心情。她压住了一切,下了飞机直奔市长办公室。后来父亲入院,她在家里陪护那几日,更是压着心中情绪,在父母面前时时都是笑脸,尽量安抚他们,不让他们有一丝的不安。

    从救父亲、杀冷以欣、威慑刘景泉、安排师父往东市,到回京控制局面,该杀的人杀,该办的事办,她这些日子心中的情绪却没有地方宣泄,直到到了此刻,在她心爱的男人怀里,感受着他的温度和气息,她总算可以表露,总算可以不那么压抑,将那些后怕、忧心,通通都宣泄出来。

    徐天胤任由夏芍宣泄情绪,他拍了她好一阵儿,甚至低头在她头顶亲了亲。他的鼻息喷在她头顶,有些痒,惹得她缩了缩脖子,嘴角也总算勾起笑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仕途?不管!好处?没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仕途?不管!好处?没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