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徐家的隐忧

    夏芍笑了笑,却没有抬起头来。她在徐天胤而怀里赖着,不舍得离开。她少有脆弱的时候,少有依赖的时候,徐天胤珍惜地抱着,忽然觉得这次的任务很碍眼。如果没有任务,他可以抱她回家,好好抱。

    可是,他知道她,今晚她去见了日方使节,虽然没说什么事,但她一定有计划。这些人,今晚他需要替她看着。而她,应该还有事情做。

    不得不说,徐天胤真是了解夏芍。她果然只在他怀里赖了片刻,眉眼间便被浓浓的忧心取代。

    师兄的大劫不知何时,经历了家人的事,她不能再让师兄有事!而且,她有种预感,总觉得师兄的劫会跟肖奕有关。毕竟肖奕若死了,她还真想不出,还会有什么人能让师兄经历大劫。

    所以,肖奕,必须死!谁若阻她,一并要有赔上性命的觉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姜系要首先覆灭才可以。

    夏芍之所以要先对付姜系,不是为了政局,而是因为姜系和肖奕有联系。只有姜系大败,姜山才有可能找到肖奕。她等的就是那个时机——杀肖奕!

    “我今晚还有事要做,这里师兄看着。”夏芍放开徐天胤,深深看了他一眼,虽知他今晚不会有事,但还是道,“小心。”

    徐天胤的回答是将她抱回来,抱得紧了些,再次去拍拍她的后背,安抚。他觉得她的情绪还没有平静下来,她还在担心。

    夏芍笑了笑,心里暖融融,抬头去瞧,果然对上男人黑漆漆的眸。她噗嗤一笑,“好像呆头。”

    夏芍声音不大,徐天胤却听个正着,正当他微怔的时候,夏芍抬头,往他下巴上一吻,在男人眼神深下来之前,她笑着溜去远处,远远挥手。徐天胤站着不动,直到夏芍笑眯眯的脸不见了,他才摸摸下巴,默默走去日方使节下榻的门外,站好。

    守着。

    ……

    夏芍自从搬出京城大学的宿舍,平日里都住在华苑私人会所,周末才去徐天胤那里。但今晚,她没回会所,而是直接去了别墅。

    别墅外头,已经有人在等了。

    徐彦绍从车里下来,在别墅门口金晃晃的灯光里笑容可掬,一点也看不出久候的不耐,“呵呵,小芍回来了?”

    他等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今晚是夏芍约他来别墅见面有事相谈的。这对徐彦绍来说真的是意外之喜,别说不耐了,他简直快流泪了。自从他们夫妻惹了夏芍,遭了梦魇的罪,虽后来解了,夏芍却一直对两人不冷不热。即便此时她跟徐天胤已经订了婚,名正言顺是徐家未过门的孙媳妇,她也没叫过他一声叔叔。她这是还没有承认他们夫妻,无论他赔进多少好脸色,愣是不知如何才能得到她的承认。这女孩子,看似好脾气,实则太有原则,得罪了她,真不好收拾。

    今晚,她主动约他,徐彦绍简直想哭,激动得想哭。他从京城大学出来后便接到了夏芍的电话,连家也没回,直接驱车过来。徐天胤有任务,今晚不回来,夏芍竟然还没到,徐彦绍又没有别墅钥匙,在院子里等着,竟也不觉得时间长。

    夏芍虽不喜徐彦绍一家,但起码的礼节还算有,她将车随便往院子里一停,也没开去车库,便下了车来开了门,将久候多时的徐彦绍请进客厅,亲自泡了茶来。

    徐彦绍笑呵呵接了,也不问夏芍怎么让他等这么长时间,他可不想找茬,只想知道她今晚约他有什么要紧事谈。他在外头等这一个多小时,都在想这事。

    却不想,夏芍倒先表示了歉意,“徐委员,实在抱歉,方才回来途中,我去了趟国家宾馆外宾下榻的住处,所以来回耽搁了些时间。”

    徐彦绍正讶异夏芍会跟他道歉,听见后半句,却将刚入口的茶一口喷了出来!但随即,他便知道,他这口茶喷早了。夏芍简洁又委婉地表示了,她去了外宾房里,和大使聊了聊人生理想,并顺道谈及政局,最终满意而归的事。

    话很简洁,很委婉,徐彦绍听得很惊心、很惊心。

    他不想说,那是外宾的住处,莫说夏芍一介商界人士,就算是他这个委员,也是不敢随意进的。哪怕是对方邀请,他也是不敢瞒着上头私下里见外宾的。

    他也不想说,万一今晚事漏,夏芍、甚至是徐家,会有什么后果。

    徐彦绍只是两眼有些脱窗,眼神有些复杂。他早就了解夏芍的本事,所以这些担心,全都不是问题。任何权谋,在绝对的武力面前都不值一提,这是她让他们一家懂得的。今晚,这真理又拿去碾压别人了。想想就知道日方的大使遭受了怎样的惊吓,只要这个人不是自己,徐彦绍居然在震惊过后有些想笑。这惊吓除了他们一家遭过,这次轮到别人头上了,想想心里就舒坦。

    但舒坦过后,正事还是要谈的。徐彦绍身居高位,当然靠的不仅仅是徐家,他能在政局里安然多年,靠的自然还有自身对官场的驾驭和敏锐。正是这份敏锐,让他在听了夏芍的话后,便震惊地明白,她今晚做了件多么了不得的事。

    此举若成,两派纷争,就该落下帷幕了。

    徐彦绍不想说上位者政见不同,一旦下任确定下来,未来至少十年的民生、国家经济、军事甚至在国际上的地位会如何,他单以徐家来说。徐家现如今地位超然于派系之外,那是因为老爷子还在。可是,老爷子终究年纪大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待老爷子百年之后,徐家还能这么超然?徐家的地位还能这么稳?

    看看王家就知道了。王老爷子一去,王家三代不成器,遇上王卓这么个死都不从军也不从政的,家族便在外看来光耀,内里早已虚空。就算没有夏芍出手令王家倾覆,王家走下坡路、渐渐败落也是大势。

    当初的王老爷子也是开国功勋,徐老爷子也是。王家的情势几乎就是徐家的未来。

    这么说,或许危言耸听了点。在外界看来,王家倾覆,那是因为王家三代不成器,但徐家情况不一样。徐天胤、徐天哲这兄弟俩,一个在军,一个在政,都是年轻有为,共和国的俊才!纵然哪天徐老爷子不在了,徐家也万万不可能会是下一个王家。徐彦绍对此却只有摇头长叹,少有人能看透,问题就出在徐家三代太出色上。

    民间有句俗语,富不过三代。其实,这话在官场上也通用,权也不过三代。三代,少说会成就一个家族的百年,百年不倒的家族,那可真是豪门了。商场上,或许还有豪门可说,官场上,上位者岂容豪门存在?

    现在不是从前的封建帝王时代了,但官场上的道理其实古往今来都是一样的。一个家族越强盛,其在某一领域的掌控和影响力也就越大,这种影响力才是上位者忌惮的。

    老爷子一直约束家族成员,不允许徐家参与派系争斗,正是希望将徐家对政局的干预力降到最低。这样,才能不使上位者过多忌惮,这其实是对徐家的一种保护。

    这点良苦用心,其实徐彦绍一直懂,所以他在派系争斗的事情上,一直遵从老爷子的安排。但眼看着老爷子年纪越来越大,徐彦绍知道,徐家这些年能安然至今,除了本身的低调之外,老爷子还在也是个重要的原因。不管上头忌不忌惮徐家,对老爷子都得恭恭敬敬的,哪怕是做做样子,也不能动老爷子。

    动开国元勋,名声不好,总要落个兔死狗烹的骂名。国内民众对第一代的那些老人还是很敬重的,上位的人不过在位十年,当然不敢拿这事去犯众怒。

    但是老爷子若是不在了,徐家少了倚仗,恐怕再低调,也很难再超然与政治斗争之外了。没有了老爷子,谁还会允许徐家置身事外?可是徐家二代的官职已经够高,三代又如此优秀,权柄必然会被限制。若是徐家下一代还这么优秀,还从军或者从政,想必官位权力会再低些,比三代还不如,一代一代下去,也就渐渐没落了。当然,也可以假设,徐家的第四代是纨绔子弟,不成器,那也就不用上头刻意限制,而是徐家自身命数已尽了。

    但是……徐彦绍看看夏芍,再想想徐天胤,不由苦笑。怎么想,都觉得这两人的儿女,徐家的第四代,不可能不成器。徐天胤那性子,会不会教育孩子不好说,但是夏芍……两人将来要是有了孩子,这孩子有他父母一半的本事,那也就了不得了。而且自己的儿子也是优秀的,他这样优秀又有孝心的孩子,下一代不成器的可能性不大。

    徐彦绍不是有雄心大志的人,他自知自己有几斤几两,不想那千秋万代不着边际的事,但只要自己活着,该给孩子们铺的路保的平安,他还是会铺会保的。

    既然要保,有些事就得做。只是以他的能力,要做也是官场上那一套,慢慢筹谋,小心翼翼。像夏芍这样直接找上日方使节团,把事情悍然定下来的,他从前是想也不敢想。纵然敢想,也做不到。夏芍能做到今晚这事,是不是也看清了徐家风光之下的隐忧?她今晚出手,是不是为了这个?

    徐彦绍还真猜错了。夏芍对付姜系,只为引肖奕出来。至于徐家的未来,她看得透,却没他那么忧心。

    老话说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夏芍只信奉一个道理,那就是有多大的本事,吃多大碗饭。徐家下一代的未来,要他们自己去走。有能力,想埋没他们?那得看敌人有多大本事!没有能力,就是铺就金光大道,他们照样也会自己跌倒。

    夏芍从没有为下一代铺路的心思,她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的。徐家的下一代,头顶那一片蓝天,要靠他们自己去争取,这才不枉来世上走一遭。

    徐彦绍的忧心是世上大多少父母的思想,夏芍虽不赞成,却也理解为人父母的苦心经营。她没有心思跟徐彦绍讨论教育理念和为人父母的心态的问题,她今晚约他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他和秦家打个招呼,让秦家配合着日方演场好戏!

    夏芍不直接找上秦家,是因为她没这个时间。她和秦家的人除了秦瀚霖之外,其余人都不熟,由她找上秦家,事情说起来太费时间。秦家人不了解她,要跟他们说了今晚的事,他们会满肚子疑问。徐彦绍就不同了,他见识过自己的本事,跟秦家也熟,他去说,会省下她不少口舌时间。

    徐彦绍当然乐意做这事,此事若成,徐家未来的十年就不必忧虑了。

    走之前,徐彦绍深深看了夏芍一眼。当初,老爷子有让天胤日后撑起徐家的意思,他心里是有些不满的。毕竟他是叔辈,日后家中地位不如晚辈,面子上怎么都说不过去。而且,天胤的性情也是他担心的,他不是处世欠火候,而是根本就不处世,这样的性情,老爷子过世以后,他是要得罪人的。这性子,给徐家惹麻烦还不够,怎能带领着徐家走过危机?

    但现在,徐彦绍开始理解老爷子要培养夏芍成为徐家当家主母的考量。就处世、胆量、谋算和决断,他的妻子华芳是撑不起徐家的。夏芍虽然年轻,但她能做到的事,老实说,他都做不到!只是天胤的性子……

    唉!

    徐彦绍叹了口气,出去了。不管心里有什么担忧,办眼下的正事才是要紧的。

    夏芍将人送到门口,看着徐彦绍的车子开出去,垂眸,回屋。

    徐彦绍还是不懂,徐天胤那样在乎亲情的人,他怎会不懂人情?只可惜,他默默为亲人所付出的心,终究不抵徐家的利益存亡。徐彦绍一家一日不能理解他,她便一日不承认这家人。

    只是,事情还得做。

    夏芍走进卧室,打开了屋里的窗。冷风吹来,却不及她眸底的凉意。日方使节团的行程还有两天,两天,一切都要尘埃落定!

    ------题外话------

    25号还没过,大家圣诞快乐!

    今晚到处都是宴请,出去K歌的,出去逛街的,窝在家里不敢动的人表示苦叉。近来白天晚上地睁不开眼,吃嘛嘛不香,简直是遭罪的节奏。

    还好把给乃们的圣诞贺卡给签好了,风云会寄出去,应该是平邮,当初要贺卡的妞儿,记得过段时间翻翻邮箱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九章 徐家的隐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九章 徐家的隐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