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无量子的消息

    夏芍在校享清闲的这段日子,又听说了一件事。

    这事是柳仙仙告诉她的,“听说,前段时间潘家园那里来了个摆摊算命的道士,一天只算三卦,奇准!”

    这妞儿向来是个爱八卦的,从学校里被某领导包养的二奶到某系某班某对情侣闹分手是因为啥,现在都管到潘家园的算命摊子上了。夏芍听见这话时,正坐在学校外头一家老字号火锅店里点单。天气尚凉,还是吃火锅的时节,夏芍今日下课早,便早早来了,她最近极爱吃火锅,尤其这家老字号,汤底正宗,口味她正喜欢。

    夏芍低头看菜单,柳仙仙的话她没在意,只是笑着抬头瞧了她一眼。

    这一眼瞧得柳仙仙浑身不自在,心里没来由一阵儿心虚,一把将夏芍手中的菜单夺过来,啪地往桌上一拍,“点点点!有什么好点的?点来点去不就那几盘菜?这家店你一个星期来了三回了!我连你吃多辣的底料都知道,每回那几盘菜我都能替你报上来了,还有什么好点的?你认真听我说话!别心不在焉的!”

    夏芍瞧柳仙仙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叹,“我心不在焉倒没什么,你别有事闷在心里不说就好了。”

    “……你什么意思?”柳仙仙一愣。

    “原本一直等着你说,你却总自己扛着。”夏芍垂眸,“你这么爱八卦的人,能不知道近来官场上的事?”

    夏芍虽说得隐晦,但想必柳仙仙明白。近来姜系大败,已经落马了几名大员,姜家深陷困局,石丘生身为姜家女婿,也面临调查。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柳仙仙的亲生父亲,可柳仙仙却瞧着一点也没受影响,忙着拜师、忙着显摆,忙着风生水起,活像那人与她无关。若她心里真觉得无关,夏芍倒不好说什么,怕只怕她又压在心里。这几天她得闲,倒想趁机开导开导朋友。

    柳仙仙果然听得懂,脸色渐渐沉下来,半晌才问:“谁告诉你的?”

    “还用人告诉我么?你忘了我是干哪一行的?”夏芍叹了口气,这妞儿八成以为是胡嘉怡告诉她的吧?也就只有胡嘉怡知道她的身世了。

    “靠!”柳仙仙瞪着眼,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一拍桌子,“谁让你又偷窥老娘的脸了?”

    夏芍眸一垂,知道她就这咋呼的性子,并非真怪她,便打趣道:“行啊,那你以后见了我,拿后脑勺对着我就行了。”

    柳仙仙一翻白眼,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脸上又有被看穿身世秘密的尴尬,一时不知如何自处。身边有个风水大师就跟有个全方位扫描仪似的,自己知道的事能被她看穿,自己不知道的也能被她看穿。这种感觉,就跟没穿衣服站在人面前差不多。

    “说不说是你的自由,只是有什么事,别忘了还有我们在,别什么都自己扛着就好。”夏芍看她尴尬,便打破沉默。

    “呵,笑话!老娘扛什么了?你难道不觉得老娘现在春风得意?”柳仙仙犹自嘴硬,做一副眉飞色舞的神态。

    夏芍瞧了她一眼,便不说话了。低头,拿过菜单来,继续点菜。

    她一不说话,气氛便沉默了下来,柳仙仙瞧着,却没有胜利感,反倒坐立不安,心中烦躁。半晌,她拉了把椅子烦躁地坐下,扭头看窗外,哼笑,“那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样?担心?”

    夏芍只一笑,不说话,眼也不抬。

    柳仙仙气闷,哼了哼,“告诉你,我现在巴不得落马的人就是他!可惜,到现在还没听到这个好消息。”

    夏芍这才抬眼看了她一眼,正撞见柳仙仙脸上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恨意,那恨意不是伪装出来的,可见她刚才的话也并非只是气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家把姜家整到这样,要真是,我倒想感谢感谢他们。”柳仙仙哼笑。

    夏芍垂眸,她不想对柳仙仙说,那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她不是柳仙仙,没有经历过她所经历的,没有体会过她的怨和恨,所以没有资格说什么。但身为朋友,她还是希望她平安喜乐,“他不如意,你要是真开心,那也没什么,只怕开心也不是真开心,痛快也不是真痛快。”

    “我怎么不是真开心、真痛快?”柳仙仙一拍桌子,扭头盯着夏芍,眼里竟有血丝。但随即她便笑了,“对,我确实不是真开心、真痛快。哪天他死了,我才真开心、真痛快!”

    夏芍一愣,她倒没想到,柳仙仙对她的父亲有这么大的怨气。

    “哼!不过,就算他真死了,他这辈子也赚到了。可怜了我妈……”柳仙仙盯着桌子喃喃,声音不大,似沉在回忆里,“我妈跟他青梅竹马,两人一起到京城。他那时候就是个穷学生,我妈一到歌舞团就拜了名师,有了名气。他拿着我妈的钱读书,说好了毕了业娶她。可是我妈等到的是什么?是姜家千金一句话就让她丢了歌舞团的工作,一句话就让她在京城无立足之地。我妈从哪里来的就回到了哪里,家里人死得早,她没有依靠,又是未婚生女,受人白眼,低声下气地四处找工作……他呢?他娶了姜家千金,宁肯一辈子被人当上门女婿看,也要死皮赖脸地当官儿!我生下来就没有父亲,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那个在我妈去世的时候,偷偷跑来祭拜她,都不敢和我相认的孬种,他有什么资格在我来了京城以后,想和我相认?做他的春秋大梦!他是不是以为他当年来见了我一面,留了钱给我,我花了,就表明是他养着我、他尽了责任,我就得认他?他真天真!如果当年我妈没有被姓姜的贱人从京城赶出去,以我妈的舞蹈天赋,她早该成名!我花的,都是我妈本该得到的,还有他当年花我妈的那部分!至于他的,我一分都不稀罕!要我承认他?我和他有关系么?他姓石,我姓柳,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

    陌生人……

    若真是陌生人,是不会有情绪的。世上真正的陌路,是毫无感觉。而憎恨和怨怼,却也是感情的一种。若真没有感情,便连憎恨和怨怼都不该有。

    夏芍静静听着柳仙仙的话,这些年来,想必除了胡嘉怡,她没有再对任何人说过这些话。这些话今天说出来,不知是否能让她有个发泄。还记得当年在青市一中,宿舍里初见柳仙仙,觉得她像个游戏人间的浪女,不在乎爱情,厌恶官家子弟,原来一切都有原因。她这番话虽然不长,但夏芍还是能想象得到,本该成为出色的舞蹈家的女子迫于权贵,回到自己的家乡,未婚先孕的女人在那个年代,必然不被理解和接受。她名声坏了,地方上的歌舞团也不肯聘用她,她只好四处求别的工作以养活自己和女儿。

    年幼的柳仙仙跟在母亲身边,受尽周围人的指指点点,私生女、来路不明的野孩子、母亲作风有问题,这些字眼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如何承受?后来母亲去世,陌生的男人前来祭拜,却没有告诉她他是她的父亲,男人许是怕妻子生气,偷偷前来,临走时只给她留下了一张存额丰富的银行卡。她带着这张银行卡,自此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纵然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家里,但寄人篱下的生活,看着别人一家天伦之乐,只怕心里并不好受。

    怪不得,当年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柳仙仙,会非要拿下青市一中艺术大赛的一等奖,非要保送京城大学的名额,非要选择舞蹈成为她今后的人生道路。原来,一切有因才有果……

    想必前段时间在京城大学的礼堂,石夫人看见台上的柳仙仙那般震惊是为何。她大抵不会想到,当年赶走了丈夫的未婚妻,二十年后,她的女儿又出现在了她面前。

    夏芍看向柳仙仙,恐怕,柳仙仙心里是存了非要在京城舞蹈界立足,为母亲出口恶气的心思吧?

    柳仙仙盯着桌子不语,她心情不好,说完刚才的话,便不肯再说什么,转头看见包间里有啤酒,过去拿了,打开就仰头咕咚咕咚喝了!

    元泽等人来的时候,屋里火锅已经上了桌,柳仙仙坐在对面已经喝起来了。屋里热气升腾,几人一进屋,倒没瞧出柳仙仙有什么不对,只是不约而同地瞧了眼桌上红彤彤的火锅汤底,一个个露出苦笑。

    夏芍平时忙,不是每天都有时间和朋友们一起吃饭,但凡她有时间请客,大家当然都是愿意来的。可是这几天,她不知道怎么改了胃口,喜欢吃辣,几乎到了无辣不欢的程度。她是欢快了,大家一看那红彤彤的锅底就苦笑,看来今天又是一场大战。

    今天周铭旭和苗妍都来了,衣妮也跟着。由于近来周铭旭和苗妍在一起时,气氛总是尴尬古怪,所以大家很有默契地一坐下来就开吃,先把气氛搞热闹些再说。

    衣妮看着娇小玲珑的,却是个能吃辣的,元泽和周铭旭身为男生,还吃不过两个女生,当然会有争强好胜之心。刚坐下没一会儿,大家就比得热火朝天、杀气腾腾。夏芍含笑抬起头来,瞧了朋友们一眼,总觉得热气腾腾中,大家红彤彤的脸,有种日子静好的感觉。这感觉,叫人心里暖融融的,忍不住希望每天都是这种日子。

    夏芍特意瞧了苗妍一眼,她额头都冒了汗,脸颊泛着红润的色泽,人比年前的时候又圆润了些,瞧着当真与当年青市一中宿舍里初见时判若两人了。说起来,苗妍的阴阳眼封了有两年半了,到今年暑假,应该就能完全封印住了。今后,她将和普通女孩子一样,读书、恋爱、结婚、生活,也不枉她和师兄当年为她做的。

    苗妍吃得并不多,她看起来有心事,时不时瞄周铭旭一眼。周铭旭就坐在她旁边,和元泽碰着啤酒罐子,很少看她。直到苗妍被呛得咳嗽了一声,周铭旭才转过头来,他眼底明明有关切的神态,却没看多久,只起身去了包间外头。过了一会儿回来,手里提着一只暖水瓶,给苗妍的碗里倒了被开水,然后坐下继续和元泽喝酒,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气氛顿时又尴尬了起来。

    柳仙仙坐在一旁瞧了两人一眼,忽然一笑,一把勾过苗妍来,满身酒气地问:“喂,为情所困啊?简单!下午有课没?带你去趟潘家园,那里有个算命道士,超准!”

    苗妍在听见柳仙仙说为情所困时,脸腾一下红得跟面前的火锅汤底颜色差不多,但听见她后半段话,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不止苗妍,其他人也都看向了柳仙仙。

    “算命道士?何必?这里不就有位大师?”元泽笑着托腮,瞧一眼夏芍。

    夏芍笑而不语。

    柳仙仙鄙夷嗤笑,“这位大师太贵了!潘家园那位,算一次才二十块钱!”

    “噗!”刚喝了口水的衣妮转头喷了出去,随即皱眉,摇头,看柳仙仙的眼神就像看傻子。

    元泽也笑了,“二十块钱,你也信?”

    他们这些人都被夏芍把眼界养高了,二十块钱的直接就归入了江湖神棍的级别。

    “啊呸!”柳仙仙远远地瞪元泽,“不要以为贵的就一定是大师,便宜的就不可能是高人。我告诉你,那位道士小哥准得很,人家一天只算三次,算满走人!要是为了赚钱,谁一天就巴巴等那六十块钱?”

    几人一愣,元泽这才挑了挑眉,觉得确实有道理。江湖神棍以骗钱为目的,没道理有钱不赚。

    “骗术门类多了!摆地摊糊弄人,能忽悠多少是多少的那些是骗术门类里最不讲究的。再高深一点儿的,会故弄玄虚,放长线钓大鱼,我看那道士就属于这一类。”衣妮身为奇门江湖的人,虽然早年离家,但一路走来对江湖上三教九流的见识自然比元泽等人广,她顿时嗤笑一声,看了柳仙仙一眼,“你以为他真看得上那二十块钱?他等的就是像你这样的人,以为他是高人,巴巴地跑去见识,顺道还给他带个家里有钱的金主。”

    说着,衣妮瞥了苗妍一眼,她是苗氏集团千金,真要是去了,被人骗多少钱都有可能。

    一桌子人都跟着愣了。

    元泽身为官家公子哥儿,官场上的事他门儿清,说起对江湖骗术的了解,他还真不如衣妮。但他反应很快,顿时便懂了她的意思,“你是说,那道士的目标就是有钱人,他每天只算三次,每次只收二十块钱,只是故弄玄虚,等金主自动上门?”

    衣妮懒得回答了,元泽却感兴趣地一笑,分析道:“确实有道理,这人八成是外地人,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也不认识什么达官显贵。有心想骗钱,又怕送上门去别人一眼就看穿,索性先故弄玄虚,把名声打开。有人感兴趣,自然会自己送上门。”边说边笑着看夏芍,“有人跟你抢生意了,去不去看看?”

    夏芍从刚才起就没说话,一直静静听着朋友们你一言我一语。其实,这世上确实有云游的高人,身在世外,不计较钱财。但现如今,国内奇门江湖门派稀少,高人本就少,世外高人更是凤毛麟角。走在路上,遇见世外高人的可能性和遇见江湖骗子的可能性一比较,当然是遇见骗子的几率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便听柳仙仙不服气地一哼,“那人家算得准怎么说?”

    衣妮一翻白眼,连解释也懒得解释了,“算”得准的江湖术士多了去了。要是连人都忽悠不了,还干这一行干什么。

    见衣妮不说了,柳仙仙露出胜利的笑,勾着苗妍的脖子,继续道:“别听他们的,他们是黑暗阵营的人,看谁都不是好人。我们不一样,我们光明积极向上,我们勇于探索勇于求证!就今天下午!没课我们一起去,有课也翘了一起去!”

    “翘课还光明积极向上?”周铭旭咕哝一声,声音不大,没敢让柳仙仙听见,不然她又要没完没了。

    其余人则古怪地瞧着柳仙仙,她怎么那么想去看看那道士?要是别人也就算了,柳仙仙高中的时候,可是一口一个神棍地叫着胡嘉怡和夏芍,她嘴上是从来不说信这些的,今天是怎么了?

    柳仙仙勾着苗妍,嘿嘿笑,见牙不见眼,“去了包你不后悔,我可是听说了,那道士超年轻,超帅!”

    众人:“……”

    这才是主要原因吧?

    夏芍一愣,轻轻蹙眉,随后垂眸。

    周铭旭听见那句超年轻超帅,不由看向苗妍。苗妍被他看得低下头去,小声对柳仙仙道:“我、我还是不去了……”

    “干嘛不去?去算算姻缘也好,看看你和那姓谷的能不能成。”柳仙仙边说边眉眼一飞,笑着瞧了周铭旭一眼。周铭旭一皱眉头,顿时脸色有些发白,看了苗妍一眼。苗妍也正巧看向他,两人的目光一触,各自跟被电着似的,慌忙转开。这一幕瞧得其余人发笑,柳仙仙笑着哼了哼,鄙视地对苗妍道,“你跟那个姓谷的才见了几面?瞧你这纠结的样儿!告诉你,以老娘在风流场上混的经验,挑男人就像挑草莓,永远有更大更好的。”

    众人脸皮一抽,为什么觉得这话很猥琐?

    “我今儿就带你去看看比那个姓谷的更帅的男人,你要是一下被震住了,那就说明你不喜欢姓谷的。你不喜欢他,你干嘛跟他在一起?因为他是官家公子哥儿,对你家的生意有好处?得了吧!这年头,有感情的都未必能走到最后,何况没感情?就你这性子还跟官家子弟交往?不被耍得渣都不剩?小芍当初为了你,费了多大工夫?你放下半辈子还不赶紧地好好过?要是过失败了,你对得起谁?”

    满屋寂静,所有人都看向柳仙仙。原以为她硬要带苗妍去潘家园,是色心犯了,闹了半天她是为了开导苗妍。只不过,这弯子拐得也太大了些。

    苗妍低着头,眼底似有震动。周铭旭看看她,看看柳仙仙,在座的人就他不知道苗妍阴阳眼的事。

    “那道士什么模样?”就在这满屋寂静的时候,夏芍冷不丁地开口,眼神认真。

    柳仙仙一转头,哈地一笑,“瞧!这里有个对帅哥感兴趣的了。不带你去!你都订婚了,你还想看帅哥!小心告诉你师兄!”

    夏芍这时候没心情跟她斗嘴,当没听见这话,“可是二十五六的模样,穿着金黄道袍,白布带、桃木剑,上头挂着金铃铛,许还有可能戴着耳机,瞧上去打扮有些怪异的年轻道士?”

    柳仙仙一愣,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

    衣妮从猛吃中抬起头来,“怎么,认识?”

    “老相识了。”夏芍先是面色古怪,后又深意地一笑,“若是他,这些摆地摊算命的事倒真有可能做得出来。”

    若真是无量子,他此时来京城的时间算来……当年说的两年之期,可不正到了?只是,当年无量子的意思似乎是她有什么劫,可今年明明是师兄有劫,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午我和你一起去潘家园,老朋友到了!”夏芍对柳仙仙道。她心里虽诸多疑问,但眼下这时候,无量子来了会是很大的助力。

    “啊?”柳仙仙张大嘴,没想到怎么说了潘家园的道士,怎么倒扯出夏芍的老朋友来了?她这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帅哥?

    衣妮关心的却不是这个,“难不成,这人还真是位世外高人?我刚才误会他了?”

    夏芍的朋友,在衣妮看来当然不可能会是江湖神棍,只有可能是位真正的高人!

    “你倒也没全猜错,若是他,真有可能是为了等人。”夏芍一笑,无量子等的应该是她,“先吃饭吧,下午去见他。”

    夏芍说了一句,便低头吃火锅了。

    无量子,总算能见到了。

    ------题外话------

    本以为今天能写到肖奕出来,但今天实在不舒服,总觉得脸上腮腺酸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酸的东西吃多了,扶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无量子的消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无量子的消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