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大劫(上)

    生死关头,肖奕一眼扫见放在驾驶座上的罗盘。 他此刻身体动不了,意念却可以动。他意念一动,罗盘便金光大盛,罩来他的身上。历代祖师元阳护持的法器,阳气最盛,正是脚下阴煞的克星。

    但夏芍怎由得他?

    她趁着跟肖奕谈话的时间,暗地里将阴煞绕了个大圈子,等的就是这一刻!为了不被他发现,她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刚才,她跟肖奕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知道他有野心、有天赋,也有修为,就自然能知道这样的男人自尊心有多强。一个自认为有才华有实力的男人,怎能忍受对手说他可怜?他那一瞬间的情绪波动,足够她将阴煞引出去,早早等候在车子那里。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肖奕重伤的基础上,否则,平时他再被分散注意力,也不至于发现不了周围阴气异动。但双方斗法,任何细节都关乎生死胜败,对夏芍来说,这一点的有利局势,已经足够了。

    她从来就没打算今天放走肖奕!他可以以人质脱身,她也可以有别的办法,不过是多一步动作罢了。只是为了不让肖奕发现,夏芍的这些动作很小心,阴煞也不强,在控制住肖奕的一瞬,她早就知道他会动以阳破阴的念头。

    龙鳞已在肖奕眼前,夏芍几乎是在罗盘金光大亮的同时将之前聚集的天地元气中的阴气全数向肖奕罩去!这座山上并非京城的龙脉大川,元气并不算太充裕,眼下的阴煞要对抗茅山派传承千年的法器还有不足,但能坚持一瞬就好。

    杀肖奕,只要这一瞬!

    然而,正是这一瞬,肖奕的手动了动。他知道阴阳二气相斗是要时间的,他现在最没有的就是时间。他临危的反应竟也奇快,一瞬间意念令罗盘的金光并为笼罩全身,而是全数聚集到了他的右手上!然后,他的右手成功一动,一把将身前那女孩子给拽了过来,往身前一挡!

    肖奕冷笑,笑意疯狂,甚至带着浓浓的嘲讽。他承认,他错看夏芍了。他还以为她不愿意取无辜人的性命,会就此妥协,输了今天这一局。没想到,她玩儿这一出!不过,那又怎样?纵然他中计了,但结果不会变,只要她不愿意杀无辜人。

    他很想逼着她杀人,只要她杀了无辜的人,她就跟他肖奕没什么两样!可如果她不愿意,龙鳞就得收回。这一收回,被反噬的就是她!他刚刚受过的重创,他很想让她也尝尝滋味!

    夏芍一怒,目光一寒,手一挥!在肖奕嘲讽的笑容里,龙鳞空中一划,横劈而下!

    笑话!他想毁她,她会站着给他毁?今天倒要看看是谁毁谁!

    浓墨般的黑气里,血线噗地一声,半空中血珠抹成一线,溅了一地。

    满地鲜血里,那女孩子惊恐地尖叫一声,两眼一翻,噗通倒地,晕了过去。随她一起倒在地上的还有半截断了的手臂……

    肖奕身体动弹不动,右臂血涌如泉,脸上黑紫有一瞬的发白,眼神在黑气里震惊、狰狞,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收回之前的嘲讽和癫狂。他没想到,夏芍竟然没有收回龙鳞,而是半路改了路线,斩断了他挟持人质的右臂!

    右臂一断,龙鳞并未停,半空一划,杀招回转!

    肖奕眼底充血,脸色已经看不见人色,顾不得地上那只断臂,罗盘金光大盛,聚集在双脚,千钧一发间他身体一弹,弹进车里!他少见地有些后悔,刚才应该放了那女人,自己进车里,不至于再次重伤。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肖奕上了车,车子便发动了开。但后头的阴煞也随之猛扑过来,龙鳞更是从车窗处射了进来!肖奕意念一转,罗盘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往窗口一挡,肖奕紧急用他那只剩下的左手猛打方向盘,车子借着阴阳气场相撞的震动漂移去远处,肖奕一踩油门,向着山下!

    身后却忽然觉得发冷,连头都不不必回,肖奕便知阴煞到了他后颈。意念一转,罗盘护住身后,他眼只盯着前方,脚踩油门!

    夏芍的车停在会所外头,她眼看着肖奕冲出会所院子,边在后头跟着往自己车子的方向去,边操纵龙鳞从肖奕车子后头刺入,引附近天地元气,猛地撞击那只将肖奕护得滴水不漏的罗盘。

    一下、两下、三下!

    车里的光亮得人眼都看不清,却阻碍不住夏芍的目力。传承法器果然厉害,数度撞击竟然丝毫不减其威,但气场相撞的威力亦不是肖奕如今的身体可以承受,连番撞击下,他噗地喷出一口血,正喷在前方玻璃上,车子明显在道路上一个打弯。

    这时,夏芍已到了会所门口,身手就要去开车门,手机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这种时候,夏芍本不想接,但那铃声是她特别设置的,一听铃声她就知道是徐天胤的电话。

    接起、开车门、上车、关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也未多废夏芍多少时间,她发动车子追着肖奕冲下山路,这才道:“师兄,我在追肖奕,他已经重伤。我这边的人应该快到了,你路上开车别太着急。”

    路上来的时候,夏芍就打电话跟徐天胤把自己的安排说了,算算路程和时间,无量子和张老他们应该快到了,徐天胤还要段时间。

    前方肖奕的车速很快,夏芍的车速不比他慢,只是此时她接着电话,一心难以二用,龙鳞便先收了回来,只先在后面跟着。夏芍的目光紧紧盯着前方,心里却咯噔一声,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她愣了约有数秒钟,忽然看向自己的手机——电话里面,没有声音!

    “师兄?”夏芍看了手机屏幕一眼,确实是接通状态,上面还显示着“呆萌未婚夫”五个字。本来,她的手机上,这些年一直写着“呆萌师兄”的,但是某一天,有人看见她手机里的标注,宣示了好几天自己未婚夫的身份,她才配合着改了过来,只不过后来偷偷又在前面加了两个字,成了呆萌未婚夫。

    这些年,对她来说,无论是忙是闲,是危险还是安然无恙,只要他的电话打来,即使他不说话,看着屏幕,听着他的呼吸,她都觉得安心。可是此时……她连他的呼吸都听不到!

    夏芍一个急刹车,任肖奕离开她的视线,她的目光只盯着手机,只要求四周没有任何噪音。

    “师兄?”她试着唤了一声,然后静静地听,手机里还是没有声音。

    “师兄!”夏芍少见地急切了起来,“……胤?胤!”

    电话里忽然滋拉一响,极为刺耳,像是通信受到了什么干扰。过了一会儿,干扰越发剧烈,像是两股力量在拉扯一般,过了约莫两分钟,信号才又稳定了下来。

    这回,徐天胤的声音传来,“没事。”

    他的声音冷而不沉,似乎带着点安心,和平时听起来没什么两样,夏芍悬着的心却依旧没有放下来,“刚才是怎么回事?你那边遇到什么事了?”

    “没事。”这回,他答得很快,声音依旧很稳,“你没事,就好。”

    夏芍却没那么好骗,她沉默了一会儿,问:“你那边怎么没有开车的声音?你在哪里?”

    电话那边却又传来刺耳的声音,这回持续时间更久,约莫过了将近五分钟,在夏芍焦急得打开车门下车,开了天眼一遍遍在徐天胤的来路上找寻的时候,那边才又传来了声音。

    一样没什么异常的声音,话却让夏芍愣住,“芍,我想……吃你做的蜜糕。”

    夏芍愣住神儿,“蜜糕?”

    那是她来了京城之后,有回周末,晚上在厨房里捣鼓甜点,捣鼓出来的失败品。其实也不算失败,味道还算香,只是特别甜,徐天胤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东西。虽然她做的东西,好吃不好吃,他都会吃很多,但他的口味她还是清楚的。从那天开始,她就再没做过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他会提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心里不安,不安得有些发冷。

    “好。”下意识的,她便答了一句。

    “回家,好么?”他接着道,声音很轻。

    “好、好!”夏芍点头,再点头,在她想明白一些事之前,直觉代替了理智,眼泪刷一下淌下来,“胤,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好么?”

    她声音很轻,连呼吸都屏住,生怕声音大一些,他的声音会消失一般。

    “回家。”他只说了两个字,电话里便再也没了声音。

    夏芍一看手机,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山风吹来,她忽然不可遏制地发抖,连开车门的手都是抖的。她不要回家!她要去找他!哪怕把这个世界翻过来,她也要找到他!

    耳边却忽然传来刹车声,夏芍这才回过神来,一抬眼,几辆车停在自己对面,下来的是张中先、温烨和十几名留在京城的玄门弟子。

    “肖奕呢?”张中先下车便问。

    夏芍不答,肖奕怎么样了,现在不在她的脑海里。她只想知道,她的师兄怎么样了。

    张中先等人这才发现夏芍的不对劲,她脸色苍白得吓人,眼神却很可怕。弟子们静悄悄的,面面相觑,当初清理门户、杀通密、战艾伯特伯爵,他们都没看见过这样的师叔祖。

    “丫头,发生什么事了?”张中先关切地问。

    就在这时,一辆计程车从山下驶来,衣妮、元泽和柳仙仙从车上下来。他们也到了!

    但下车的人里,却没有无量子。

    三人拨开人群过来,看夏芍的眼神都有些凝重。最应该关心肖奕生死的衣妮却一句话也没问,张口便道:“你交代的事我做到了,我们在潘家园见到了那位无量子道长。可是他不跟我们一起来,他说,他在来龙峰等你。”

    夏芍这才看向衣妮,却发现一旁的柳仙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那性子的人,眼里竟满是忧心。连元泽都沉着脸,却唯有他站了出来,“我来说吧。无量子道长说,一切自有天意,有的人不死,有的人应劫。来龙峰……徐将军有劫数!”

    “什么?”张中先忽的转头,紧盯着元泽。

    却只听砰地一声,一群人循声看去,夏芍已经上了车!

    车子发动,直向来龙峰!

    ------题外话------

    我什么都不说,乃们没看到我,所以砸不到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七章 大劫(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七章 大劫(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