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带着包子去昆仑

    吴经理送老军医出了酒店之后,房间里还是静的。

    衣妮和温烨都没反应过来,两个人的眼都直直瞅着夏芍的肚子,夏芍坐在沙发里,半晌才低下头,手轻轻抚在了小腹上。

    两个月……是在澳洲的时候。也只有那一周,两人每晚都有亲密房事。往常,他也知她还在读书,两人在房事上一直都有措施。只是那一周,他的心思在别处,许没太注意。而她也因事前去日本,之后事事一桩接着一桩,自己的月事倒真没注意。现在想想,倒真是推迟许久了。

    “要、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衣妮少见地有些结巴,呐呐盯着夏芍的肚子,似还没醒过神来。

    夏芍抬起头来,还没说话,吴经理送完了人回来了。

    这一回来,便满脸喜意地给夏芍贺喜。谁不知道,夏芍和徐天胤虽没结婚,可那是正经订了婚的?听说,当初徐家老爷子是亲自去夏家下的聘,订婚的喜帖都是老爷子亲笔写的!而且,订婚的场地还在国家宾馆,京城军界政界大员都是到场了的,那场面,听说董事长和徐将军还写了封结婚申请,老爷子当场签了名的!徐家给董事长的场面够大了,这是再满意不过的意思。一场订婚虽未公开,可那日子也传得举国皆知,要不是董事长还在京城大学读书,恐怕年前办的那场就不是订婚,而是婚礼了。董事长现在怀孕,谁会说句什么?

    徐家大房就徐天胤这独子,老爷子疼爱得紧,现下就快添丁了,老爷子、徐将军指不定要高兴成什么样子,指不定嘴能咧到天上去!

    吴经理笑着道完喜,接着问道:“那董事长要登山的行程是不是取消?我给您订什么时候回京城的机票?”

    “行程照旧。”夏芍垂眸,手自打得知自己有孕就没从小腹上拿下来过。

    “啊?”吴经理却愕然,张大了嘴。

    照旧?这是为什么?

    董事长和朋友来此地登山,难道不是为了来旅游的?什么好玩的心思能比现今肚子里那个大?

    知道华夏集团是夏芍一手创立的人,都知道她不是个玩心重的。她要有那玩心,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有今天的成就。吴经理纳闷了,难道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不过,”夏芍没解释,只是又开了口,“原定的行程稍缓一缓。我对本地不熟,你找家好点的医院,帮我约位医生,我要先去做个孕检。”

    夏芍垂着眸,声色淡然,喜怒不露。没有人知道,她垂着的眸里是怎样欣喜、担忧,又温柔的情绪。

    两世为人,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以往,再避着孕事也好,不代表她不喜欢孩子,只是觉得眼下年纪尚轻,大学还没毕业,结婚尚早,所以孩子的事也就先避着。可没想到,这孩子还是因为一个疏忽就来了……天下的母子缘分,都是修来的。这孩子既然来了,那便是缘分到了,她自然好好待他。

    只是眼下,他父亲生死一线,她又要登昆仑闭关,这孩子才两个月,她担心他经不经得起……

    所以,原本她只以为自己身体不适,不想耽搁时间去医院,现在也必须得去一趟了。她得知道这孩子在她肚子里好不好,康健不康健,能经得起多大的折腾。她必须要了解清楚,待到了山上,她行动之时才能做到心里有数。

    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她得保住!

    保住孩子,也要救他,他们两个都是她的心头肉,一个也不能有事!

    所以,此刻她心里再是怎样的情绪波动,也得保持头脑清明。夏芍抬眼,见吴经理还愕然着,又吩咐道:“把准备的登山用具都搬去送我们的车上,直接开去医院门口等着。等我从医院出来,直接走!”

    夏芍语气虽淡,眼神也淡,却一眼把吴经理瞧得一个激灵,莫名背后发冷,忙应了,再不敢提回京城的事,赶紧出门打电话办事去了。出了门,直到把是办好了,吴经理吊在心口的冷气才舒了出来,看了眼虚掩的房门,笑着摇摇头,不知才二十一岁不到的年轻人,怎么有这么威重的气势,他好多年都没这么提心吊胆了。

    吴经理四十多岁的人了,常有商场上的应酬,身体也不是特别好,认识几位本地医院有名的主任医生,虽不说是私人医生那么夸张,但身体不好时打个电话去就能有人来家里。这些医生里虽然没有妇产科的,但打个电话,对方给预约一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电话不过打了三两分钟,吴经理便回来,请了夏芍下楼,衣妮和温烨在后头跟着,一路上也没说句话。两人都对那老军医的话不是太信任,究竟是不是,到了医院一验就知道了。

    到了医院一个小时后,夏芍拿着一张血捡化验单和B超单子出来,坐上了前往昆仑的车。已经约好了医生,又不必等,检查其实花不了太长时间,但是夏芍跟医生聊了很久,问了很多问题,这才用了一个多小时。

    车里,夏芍只管低头看手中的两张单子,衣妮和温烨也一左一右地瞧那两张单子。其实,他们也不是不信那位老军医,只是有私心,觉得此去昆仑,三个月之内进境已经是很难成功的事了,这时候谁也不希望是真的怀孕,虽然是喜事,但无异于雪上加霜。

    但想归这么想,衣妮坐在夏芍身旁,眼神除了担忧,还有些羡慕。她想起了在寨子里,和阿妈生活的那些日子。自从阿妈被人害死,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以为,这辈子能为阿妈报仇就很好了。没想到会遇到夏芍,仇人也眼见着能有手刃的一天,因此她以往从来都没想过,等大仇报了,她生活的目的还会有什么,是不是也会遇到喜欢的男人,会有自己的孩子……

    女人对于孩子的事,心里总会多几分柔软,因此哪怕再担忧,一路上衣妮都没说一句话。吴经理跟着车,因为知道夏芍有孕在身,一路上特意吩咐司机开慢点,开稳点,待到了临近昆仑最近的县城,已经又是晚上了。

    酒店同样是早就订好的,住下来后,夏芍的脸色有些白。她从昨晚起就没吃多少东西,一路上喝了点水都停车去吐了出来。之前没发现有孕的时候,她连辣火锅都能吃得下,谁想这妊娠反应一来,却是来势汹汹。当晚,衣妮去买了水果,让酒店送了甜粥来,夏芍勉强吃了些,到晚上睡前,却又全都吐了出来。

    温烨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在屋里团团转。转着转着,转出了房门,在外头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打去香港的,接的人是海若。

    “喂?师父。”他虽拜了夏芍为师,但对海若的称呼一直不改,唐宗伯和夏芍知他人小重情,从不在此处严苛他,玄门向来重辈分,辈分一道上颇乱的,只有温烨。

    海若接到电话时正在香港的半山老宅里,一行人昨天下午等到唐宗伯从东市回来,连夜回了香港。徐康国老爷子也跟着来了,昨天夜里,谁也没睡,徐老爷子在陪徐将军,掌门祖师和无量子道长一夜都在外头布风水大阵,日出时分,两人联手聚了海上的龙气来,场面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无量子道长修为已入大乘,他倒是无碍,掌门祖师却受了不轻的伤,今天调息了一整天,刚刚好些了,也去了徐将军屋里,替了徐老爷子。

    现在老风水堂那边,掌门祖师和师父张中先都已不去,由她师兄丘启强、赵固和其他仁字辈弟子主持。她本该也去的,但因着是女人,照顾人贴心些,便带着两名女弟子留在了老宅里,照顾这些贵客尊长的饮食起居。

    众人原没想到夏芍会打电话来,她往昆仑去的路上应不会有事,即便打电话来报平安也没什么用,她最凶险的是在山上那段日子,而那段日子必然是信号不通,无法和外界联络的。

    但当接到了温烨的电话,海若还是很惊喜,当即就接了起来!她正坐在客厅里,楼梯处,徐康国正由警卫员陪着走下来。他已八十高龄,昨天乍听孙子噩耗,曾经历过太多世事变迁的老人,眼神发直,半晌没从椅子里起来。他不顾的身份不宜随便出京,跟上头那位说了一声,便带着警卫员跟着玄门一行到了香港。他在香港只能住三天,昨晚一晚任谁劝都没睡,陪着孙子一直到现在。

    唐宗伯让他去休息,他哪里睡得着?正想来客厅坐会儿,吹吹外头的海风,醒醒神儿,一下楼梯便看见海若惊喜地接了电话。头发花白、似老了十多岁的老人一瞧,便眼睁了睁,倦意一扫而空,快步下了楼梯,拄着手杖的手却在微微发抖,“是不是芍丫头的电话?给我!我来跟她说!”

    这丫头也是,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他,自己就跑去了昆仑!这季节,昆仑山区那边是人能进的吗?

    海若回过头来,张着嘴,眼瞪得溜圆,不知是被徐康国的出现给惊的,还是被电话里的内容给惊的。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呐呐瞧了近在眼前的老人一眼,忽然歉意地笑了笑,捂了电话便道:“老爷子,不是师叔来的电话,是我家里的一个晚辈。家里出了点事,我出去处理一下,您快去休息吧,有消息我一定告诉您!”

    说罢,她赶紧起身走了出去,直直出了门,只留客厅里徐康国伸着手,望着外头黑沉沉的天,不知是失望还是别的。

    海若一直出了老宅,下了半山坡路,确定后头没人跟着,这才松了口气。这口气刚松,便又提了起来。

    师叔竟然有了身孕!

    这样的大喜事,在这节骨眼上,却只会让她更难。因而她不敢告诉老爷子,老爷子得知事情后,倒没怪师叔,反倒为此担了两个人的心,若是他这时候再得知师叔肚子里怀着徐家的骨血,他哪能受得了?怕这心担的就更重了。因此,哪怕是撒谎,也得先瞒过去。

    电话那边,温烨又问怎么照顾孕妇,海若顿时苦笑,她没有孩子,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一点,索性都说了,“我听你说的,你师父也不算吐得太厉害。听说那吐得厉害的,都能吐出血来,人都得去医院住着。所以你们两个在那边先宽心,别太忧虑。”

    温烨在那边皱着眉头张着嘴,想说这还不算厉害?但听了接下来的话,无力沉默了。

    真有这么辛苦?

    他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直到被师父收养。曾经想过自己的父母为什么狠心不要自己,也痛恨过。但听师父这么说,也不知为什么,心里泛酸,很难过。不知道他母亲当初怀他的时候,是不是也吃过这些苦,如果是,难道对他没有感情?为什么会忍心不要他呢?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孕吐这事,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吃了吐,吐了吃。也别一时不停地让你师父吃东西,瞧着她的情况,等她能得下的时候再让她吃些。问问她喜欢吃什么,尽量依着她的口味。再有,早晨起来别让她空腹,先让她喝点水吃点点心再起,胃里会舒服些……”海若思量着,最终叹了口气,她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这些还都是从朋友那里知道的。

    话说起来,师叔的父母这次也要来香港,明天就要到了。

    师叔原托掌门祖师代为照顾家人安全,但因徐师叔的事,掌门祖师不得不回来。师叔的事,祖师怕夏家人担心,也不敢透露半字,只好说请他们来香港游玩,自己先行回来安排。他们明天中午就到香港了,住的地方自然是酒店。

    师叔的事,要是她母亲知道了,定然知道怎么照顾女儿,可惜这事得瞒着,不然长辈不知得多担心!

    海若叹着气,又知道自己刚才教的那些不会起太大作用,师叔要去昆仑,冰天雪地的,她吃的东西能好到哪儿去?这可怎么办……之前只以为她此去昆仑是任务艰难,如今岂止艰难,简直就是凶险了!

    她忧心忡忡,那边温烨听了应下,挂了电话回去,把海若的嘱咐悄悄跟衣妮说了,衣妮点点头,回头看夏芍卧在床上,手里拿着明天出发采买的食品单子。

    相比起他们的忧心,她倒镇定,镇定得让人觉得什么事都难以将她打倒。

    “这单子上的东西,再添几样,明早你们就去买。”夏芍头也没抬,吃的东西原本就备好了,在他们到酒店的时候,就已经放在房间里了。这些都是她原本吩咐的,她去山上闭关修炼,吃的东西不需太多,易保存的馕和干肉、压缩饼干之类的,没什么花样,很简单的吃食。但现在不成了,她肚子里还有一个,纵然她反应厉害,该吃的还是要吃。

    “你们明早去买些干果,水果、奶酪、饼干,蔬菜一类的挑不必生火下锅的买,用保温箱装着,量不必太多,一个星期的就够。”夏芍吩咐着,心想原本她的打算是让公司的两辆车送她到三下就回,但看样子,拿的东西太多了,根本搬不上山。看情况得雇些人,在山下扎营,建个小补给站,每一周,让人送上山。

    两人听着,点头归点头,但不乐观,“东西运上山很成问题。”

    确实。

    这个季节还有雪,山路难走,风大雪极之时容易迷路,又时而有雪崩。当地人都不愿上山。即便酬劳高,有人愿意冒险,他们一行要带上山的东西太多,她又要寻那龙脉宝穴之处修炼,选的地方许会很高,一般人拖着东西上山,未必能运得上去。

    门派那边这些日子她抽调了不少人,留在老风水堂里的弟子忙得脚不沾地,如今运东西上山这样的跑腿事,夏芍实在不愿再抽调门派人手。留着人在师父那边,说不定有不时之需。

    夏芍思虑片刻,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接电话的是女子声音,声音虽冷淡,但接起来的速度倒快,“真稀奇,你居然有打电话给我的时候。”

    “莫非。”夏芍难得脸上有些笑容,当初她扮作保镖去香港帮李卿宇化劫,师兄给她安排了军事资源公司的身份,还请伊迪手下的雇佣兵随她一起赴港,莫非是其中一人。两人因相处得还可以,分别时便互留了联系方式,夏芍也没想到,自己能有用到的一天,“你能接电话,说明你现在没有任务在身,我这边有件棘手的事,能过来出趟任务吗?”

    “我在度假中,不接任务。”莫非还是那么一板一眼,但随即又说了后半句,“但你可以找伊迪,我听从组织调遣。”

    夏芍闻言哭笑不得,她明明就是愿意来的,非要拐弯抹角。正腹诽间,那边电话已经换了线,三秒钟后,一道含笑的优雅声音传来。

    “嗨!亲爱的未婚妻小姐,听说你有委托?”伊迪声音带笑,不等夏芍接话,便夸张地叫道,“哦,上帝!你和徐吵架了吗?他居然要你亲自联系雇佣兵?”徐天胤那小子,手里那么庞大的地下资源,他未婚妻有急事,用得着自己出面联系?他打个电话不就立马有人来了么?

    夏芍这时候没心情跟人说些没营养的话,她直接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但获得了对方更加惊讶的声音。

    “你需要出动国际雇佣兵为你当搬运工?”

    “你应该知道,这次的搬运工作不容易,作业地点环境恶劣。”

    “我猜,你要搬运的一定是军火吧?上帝,你要炸掉昆仑山吗?”

    “食品。”夏芍倚在床上,闭着眼,瞧着有点累。

    那边却沉默了,接着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不知是喘气还是在忍笑,“好吧。只要雇主肯出钱,我们不在乎运送的是什么。”

    “嗯。”夏芍淡淡应了一声,对伊迪报了自己所在的地点和需要他的人在山下待的时间。

    伊迪果然愣了愣,他这才听出来事情不对。哪有人在山上待那么长时间?这是遇上什么事了?

    “伊迪,派几个可靠的人来,要信得过的。”夏芍的语气也让伊迪听出些问题来。

    “好!”他当即敛了刚才的玩笑心思,他也没问出了什么事,只一看时间,道,“明天中午,十人的队伍到你那里,莫非带队,她跟你熟。”

    夏芍应了,这才挂了电话。她不提是徐天胤出事自然有她的道理,他曾经在地下世界打拼多年,若说没有仇人是不可能的。他怕有些人得知他现在不好,会动什么歪心思。好在雇佣兵是雇主给钱就办事的,他们一般只在跟价码有关的问题上才会问清楚,至于雇主的目的,他们从不过问。

    运送队伍的事一定下来,夏芍便松了口气,这些雇佣兵,什么恶劣的环境都去过,他们的精力和体力自然比在当地雇人要好。而且,要出什么险情,他们也能自保。

    夏芍手抚上小腹,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要在这段时间里亏待这孩子了。但这是她如今能给他的最好的了。

    夏芍闭了闭眼,有些乏了,衣妮又拿了些东西给她吃了。她累了,睡得快,倒没去吐。但早晨一醒来,她便又开始折腾,还好温烨在,按着昨晚海若的吩咐,让她先喝了温水,吃了点心,这才压了下去。

    衣妮跟着吴经理出门采买,她虽话不多,但心却挺细,两人半上午回来,搬回了不少东西。

    夏芍去瞧了瞧,倒笑了笑。也难为他们了,水果蔬菜虽量不多,但装在小保温箱里,外头套着好几层大箱子,就怕冻坏了。剩下的还有干果仁、奶酪、饼干,还有些点心甜食。

    “董事长,再往前走就没有去山区的车了,咱们得自己开车过去。但是路上有雪,道路难走,到了那边恐怕要傍晚了。您看,是不是再休息一天,明天一早出发?”吴经理问。

    “不,中午出发。我有几个朋友要到,他们到了就走。”

    ------题外话------

    妞儿们,新年快乐!

    转眼到了马年,神棍写了一年多,我和大家相伴走过了两个春节,记得去年春节,我写了小剧场祝贺大家新年,今年我的读者们都知道我事情很多,在我人生大事和怀揣包子的时刻,大家都热情地祝福我,现在新年到了,我也希望我给大家的祝福可以是双份的。

    牵我家小包子和芍姐的小包子,祝妞儿们马年成功乐逍遥,福星高照财源滚,幸福安康绵绵长,万事如意都顺利!

    马年大吉大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一章 带着包子去昆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一章 带着包子去昆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