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后续记

    章节名:番外三后续记

    自从徐天胤和夏芍结婚,外界对两人的婚姻生活就很关注,但两人的一双儿女从未在外界面前露过脸。

    夏芍不希望孩子们太早地被外界关注,她希望他们能有一个简单而快乐的童年,不要太早地被成年人世界里的权力金钱、世俗名利所包围,她觉得孩子的世界里,有父母的疼爱,有简单的快乐,就很好。至于世俗的规则,他们迟早会接触,她不会永远保护他们,迟早有放手让他们去闯荡的一天。但在那之前,她希望能尽做母亲的责任,至少让他们在今后遭遇成年人世界里的诸多苦恼、甚至痛苦时,能记得自己有过珍贵的童年,更加珍惜那些不掺杂利益的美好。

    夏芍的心思,徐天胤从来不会拒绝。因此,他没有带妻子和孩子住进那红墙大院,一直在曾经买下的小区别墅里住着。

    因两人的保护,诺包子和怡包子只知道爸爸是军人,妈妈是商人,两人都要上班。外婆每过一段时间就会从东市来看他们,有外婆照顾的时候,他们就在家里玩耍,外婆不在的时候,曾爷爷和姑奶奶有时会来,也有时,他们会去看望曾爷爷。家里从未请过保姆,爸爸妈妈会在周末带他们出去玩,为家里大扫除和为院子除草。

    在他们眼里,童年就是爸爸妈妈、家人和好玩的家庭活动。

    他们从不知道,小区里和善的邻居是安全局的特工;不知道他们每次出门,所到之处都有警卫事先排查过安全;不知道他们外出旅游和家庭活动的时候,周围的游客里有大量乔装的安全人员。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生在徐家不仅意味着含着金汤匙出生,更意味着在有自保能力之前,他们必须要过这种被严密保护的日子。

    但要学会自保,就必须强大。徐天胤和夏芍虽有一身本领,但要教给儿女,需得师父唐宗伯同意他们拜入玄门。两人的一身本领都是传承自师门,自然不会破那不可随意外传的规矩。儿女们想学玄学易理、奇门术法,只能先拜师入门。

    于是,诺包子五岁这年,在经过了唐宗伯的同意之后,小家伙经过了拜祖师爷、听三规六戒、磕头拜师等传承规矩之后,正式成为了玄门第一百零七代弟子。

    他的辈分很高,跟温烨是一辈的。因为他的师父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

    徐天胤的性情,本不打算收徒,但儿子他还是可以教的。如此一来,诺包子不必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跟随师父去其他地方学艺,他只需要跟在父母身边,每日从养气功夫开始练起。

    从此以后,诺包子每日清早跟随父亲在院子里的树下盘膝打坐,在院子后头立起的梅花桩上摔摔打打。他从胎里带来的元气和想强大的心思,让他的进步很快。但也正因为进步得很快,他越来越能感受到父亲的强大并非他一开始认为的高大,而是远在他能看透的世界之外,令他仰望的强大。

    但还在练习走路的怡包子要走上这条路,尚且还早。她小日子里的快乐就在于每天傍晚由妈妈牵着手散步,和追逐家里的大白鹅。

    全家人齐动手为呆头在后院搭造了一间漂亮的小木屋,自从后院竖上梅花桩,呆头就有了躲徐一怡的地方,一人一鹅在梅花桩的迷宫里你追我躲。一岁多的徐一怡就像当初的诺包子,路还没走得稳就追追跑跑,一疯起来两条小短腿就开始打绊,圆圆的小跟头摔得一个接着一个。

    每天傍晚,后院就成了家里最热闹的地方。徐天胤和诺包子这父子俩在梅花桩上头摔摔打打,怡包子和呆头在梅花桩下头跑跑跌跌。

    一开始,诺包子经常分心,为妹妹时不时的摔倒,为呆头上蹿下跳的扑腾。不仅他分心,徐天胤也分心。女儿一摔倒,父子俩便忍不住担心地看过去,但徐天胤有分心的本事,诺包子可没有。他经常一回头,就被臭爸爸从梅花桩上踹下去,然后眼睁睁看着爸爸抢了扶妹妹的活儿。的摔倒怡包子压根不觉得疼,她常被哥哥的狼狈吸引目光,然后咯咯笑个不停。

    扶不到妹妹,又在妹妹面前出了丑的诺包子,打不过爸爸,就只能把气迁怒到呆头身上。他在梅花桩上走着走着,时不时一脚把扑腾起来的呆头踹下去,给妹妹扑个正着。

    捉住呆头的怡包子经常献宝似的抱着大白鹅送去妈妈面前。

    每当这个时候,站在夕阳霞彩里的妈妈总是笑容格外温柔,摸摸她的头,问:“送去厨房吗?”

    小小的怡包子那时候很不解,为什么妈妈这么温柔,大白鹅听了妈妈的话后会拼命地从她怀里挣扎出来,叫着跑走呢?

    但不解归不解,在全家人眼里,妈妈才是全家人心中最安宁的归处。无论他们是累了疼了,满身是汗还是满身泥巴,她总是在傍晚站在后院的廊下,温柔地朝他们微笑。她的笑容总是很温柔,很安静,夕阳里成为一幅最美的画面,刻在他们的心里。

    ……

    对两个小家伙来说,除了过节,最期待的便是周末。

    周末有时不出门踏青,爸爸妈妈的朋友会来家里吃饭。妈妈的朋友很多,爸爸的朋友就只有一位姓秦的叔叔。

    两个小家伙很喜欢秦瀚霖,他话多,常把两人逗得咯咯笑。诺包子最满意秦瀚霖的地方就是他经常对爸爸说:“你儿子比你好!比你会笑!长大了一定比你帅!比你讨人喜欢!”

    每当这个时候,诺包子总是在旁边不住地点头,认为秦叔叔比臭爸爸有眼光多了。因此,诺包子很欢迎秦瀚霖来家里做客。

    这天周末,秦瀚霖上午九点就来了,一来就抱起两个小家伙,笑道:“诺诺,怡怡,跟秦叔叔去机场接你们小姨好不好?”

    今天是张汝蔓从国外回来的日子,也是她出国的第五个年头。

    两个孩子对他们的小姨并不熟,只知她过年的时候才来看他们一次,他们只知道小姨在国外。

    “在国外工作的小姨要回来了吗?”五岁的诺包子已经懂得一些事,他知道现在不是过年的时候,所以转头问从厨房出来的妈妈。

    “嗯。”夏芍笑着摸摸儿子的头,道,“跟秦叔叔去一趟吧,小姨看见你会高兴的。”

    诺包子立刻点头,这就准备作为家中代表,去接小姨。徐天胤却在这时走过来,把女儿从秦瀚霖怀里抱过来,意思很明显要带走,儿子可以随便带,女儿休想!

    “徐天胤,他们又不是去接外人。”秦瀚霖郁闷。

    “你是。”徐天胤只吐出两个字,顿时把秦瀚霖打击到体无完肤。

    秦瀚霖的好修养被这话堵得差点没一口气怄死自己,多年的朋友关系让他知道,徐天胤一定是在报仇!报他这些年总在夏芍面前夸他儿子比他好的仇。偏偏徐天胤这话他还不能反驳,他现在确实不是徐家什么亲戚,而徐天胤是不可能让女儿跟一个非亲的男人走的。

    秦瀚霖喘了好几口气,决定不跟徐天胤计较,跟他计较,纯粹是找虐。于是他一眼瞅见夏芍手里捧着的水果盘,拿了一块苹果就笑眯眯地在徐一怡眼前晃,“怡怡,跟不跟秦叔叔走?”

    怡包子一看见吃的,顿时大眼睛发亮,乌溜溜追着秦瀚霖手中的苹果不放,两只肥短的小手伸出去,露出软萌的笑容,表示要吃。但她的小手没接到秦瀚霖手中的苹果,却接到一只大大的水果盘。

    徐天胤从夏芍手中把水果盘接过来,送来女儿面前。女儿的小脑袋顿时低下来,盯住面前的大水果盘。她默默盯着,好一会儿,小脑袋抬起来,又默默盯住秦瀚霖手中的一块小苹果。只有在这个时候,粉团儿般的小娃娃才显现出几分颇似父亲的呆萌来。正当大家都被她的呆萌吸引住的时候,她已经极其认真又坚定地抱住了面前的大水果盘。很明显,她已经做出了选择。

    夏芍忍不住笑着扶额,某人平时在家里最担忧女儿会被一点点好东西骗走,结果自己用这法子用得最顺溜……

    秦瀚霖战败,一看时间,也拖不得了,只好带着诺包子赶去了机场。

    两人一走,徐天胤便放下女儿,打电话通知了安排在机场的人,加强警戒。

    夏芍见了微微一笑,他最是心细,只是从来不说。国家机密方面的事,徐天胤从来不瞒她,高层的人也没刻意瞒过她,这些年她时不时会被请去问问国运决策方面的事,因此对很多机密决策她都是知道的。

    张汝蔓当初以去国外读书为名,接受秘密特工训练,便是徐天胤为她安排的。她这五年在国外的日子,可谓过得险之又险。她的任务是查出并打入一个国外情报组织,挖出潜伏在国内的情报人员。这对一个当年只是进入了军校一年,各方面还很稚嫩的女孩子来说,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她却凭着和徐家的这层亲戚关系以及过往简单的经历,让对方对她产生了利用之心,用五年的时间一步步走进了这个组织,终于在前段时间与军方里应外合,打掉了这个国外情报组织。

    这个组织一破,张汝蔓的身份也就暴露了,她不能再待在国外,于是被军方用特殊渠道安排回国。

    只是,这个情报组织一被打掉,张汝蔓近期都会成为国外情报和暗杀组织名单上的人物了。她这次回国,是受了严密保护的,徐天胤知道秦瀚霖对她的心思,所以同意他带着儿子去接机,以讨好小姨子。但他不会允许女儿去,因为女儿才刚刚会走路,还没有能力自保,万一有突发事件,她在场会令安全人员们多一个保护目标。而儿子虽然年纪小,但已能初步感知危险,他将来是要走上这条军界之路的,这些事可以当做历练。

    虽然徐天胤知道,今天经过严密控制,不会出现什么乱子。但儿子的天赋,应该可以感知到机场的紧张气氛,让他现在开始一点点接触,也挺好。

    他两个孩子都疼,只是保护的方法不一样。

    果然,这天与徐天胤预料的一样,张汝蔓中午的时候安全抵达家里。她牵着诺包子的手走进来,秦瀚霖跟在后头,满脸沮丧,一看就是被人打击过。而诺包子的小脸儿上则有点紧张,一进门看见父母,他明显松了口气,然后奔进妈妈怀里,抱住便不撒手了。夏芍笑着摸摸他的头,知道他是感觉到了机场的紧张气氛。但儿子并没有抱她很久,他虽然年纪小,但很懂事,知道家里有客人,妈妈要招待,所以抱了一会儿就去找爸爸,平时父子俩总是斗来斗去,这会儿诺包子倒是愿意坐去爸爸身边,当会儿乖宝宝。

    张汝蔓已经二十五岁,休闲衣裤,马尾辫,模样与刚离开京城的时候变化不大,却不再以前那个英姿飒爽、神采飞扬的女孩子。她身上带了历经磨练的沉稳、干练和军人独有的铿锵气息。

    张家人、夏家人以及秦瀚霖,直到现在才知道她当年离开的真相和这些年她在国外真正的工作。张汝蔓这次回京,身份和功劳将会公开,回到京城军校领她的毕业证并正式授少校军衔,留在京城军区工作。

    秦瀚霖在去年也调回了京城,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像以前一样调侃张汝蔓,张汝蔓却并未像以前一样和他针锋相对,只是笑了笑,能够坦然地和他对视,并且聊上几句。

    午饭过后,秦家有事来了电话,秦瀚霖只得回去一趟,但他厚脸皮地表示晚上还来蹭饭,徐天胤给了他冷飕飕的一眼,夏芍笑着应了。

    待秦瀚霖走了,夏芍和张汝蔓坐在客厅里聊天,自然也就聊起了秦瀚霖。

    “他这些年少有绯闻,三十多了,秦家也急了,安排的相亲他也不去,把他家老爷子气得可不轻。”夏芍笑着看向张汝蔓,“你知道他的心思吧?你们两个怎么打算的?都这么多年了,也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话说开了的好。”

    张汝蔓只是笑了笑,点点头,“嗯,我也觉得说开了的好。我们还是只做朋友的好,其他的就不想了。”

    “还在想那些合不合适的事?”夏芍闻言挑眉。在国外这些年,张汝蔓是以徐家亲戚的身份、以出卖国家机密为诱饵引得对方组织上钩的。她每年回来,表面上是来徐家看看姐姐姐夫,实际上都是带着对方的窃听、窃取任务回来的,她和国家军方合作,执行过几次成功的任务,取得了对方的信任,但同时,她真正任务是配合国家摸清对方情报组织的详情。这等同于双重间谍的事,她做了五年,可谓日日都在险中求存。她能完成这样难度的任务,说明她已不再是当年未经磨练的小女孩。她有能力处理好军政方面的一些人际关系,如今她合不合适秦家,已经是不需谈的事了。

    而秦瀚霖,他这些年来并不知张汝蔓在国外的真实情况,他依旧在这些年里慢慢想通了。他一直和国外的她保持联系,恐怕暗地里做的追求的事不少,只是张汝蔓一直没同意。

    她当时不同意,因有任务在身,随时有性命危险,不能分心其他事。那现在呢?

    “不是合不合适的问题,而是不能。”张汝蔓苦笑着看向夏芍,眼神却沉稳里带了世事的磨练,“姐,我现在回来,不代表我安全了。这次的事,惹恼了国外的情报和暗杀组织,我已经是他们名单上的人了。我爸妈现在正被军方暗中保护着,我不想再拖上秦瀚霖。他跟我在一起,会有危险,我以后的孩子也会有危险。我以前只是觉得军人、特工是我的梦想,我觉得很英姿飒爽很威风,但在国外这些年,我觉得很累,我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身上和枕头底下时时都放着枪。一个任务,就耗费了我五年的青春,牺牲了我两名战友,以及我爸妈多年来对我被军校开除的不谅解。这也就算了,我任务成功了,带给他们的,还是危险。我并没有觉得……我当初的梦想是错的,我只是更懂得军人这两个字的含义。”

    不止是英姿飒爽,不止是威风八面,更多的是背负,是牺牲,是责任。

    夏芍目光欣慰,拍了拍妹妹的肩,她果然已长成。这才是个成年人,是军人该有的样子。

    “我不能说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但你想想你牺牲的战友。你至少可以觉得累,可他们连觉得累的日子都没有了。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人身处危险中,再普通的人都有三灾八难、生老病死,可人们从来不会为了明天有可能会突降的厄运而放弃寻找幸福。在这世上一天,能看见亲人、爱人在身边,就应该珍惜这一天,莫要怀着伤感,因为等到你离去的时候,或者他们离去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虚度这些年,你错过了什么。”

    张汝蔓愣住。

    夏芍继续道:“你和秦瀚霖有一段前世姻缘在。我从你们遇见的时候就知道,只是一直没有说。我想,感情的路要你们自己走,但是走到了现在,你还是这样想的话,我可以让你看看自己的前世。只要你想看。”

    张汝蔓本是怔住,听了这话更是愕然,不自觉地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夏芍一笑,拍了拍她,“放心。这话我没有跟秦瀚霖说过,他不是因为这个才放开的。我只把这事告诉你,要怎么决定,全看你的了。”

    张汝蔓没说同意,可也没说不同意,夏芍便去准备了。

    她准备了一间没有住过人的屋子,去除屋内一切镇宅避灵之物,用不透光材料将屋子门窗皆堵上,闲置二十四小时后,让张汝蔓独自住了进去。在进去之前,夏芍嘱咐她,“睡前把鞋放在门后,携物入睡,不要枕东西。睡前默念前世,你将会梦到一个自己从未去过的地方,看见许多不认识的人,你有可能会看见自己与爱人辛酸或者快乐的事,也有可能会看见你或者他的死亡。但能不能梦到,要看你的机缘,许能看到,许看不到。但你要记住一点,睡前若听见五畜狂吠,则不可入睡。否则,你就醒不来了。”

    夏芍说的严肃,张汝蔓呐呐点头,进屋之后,第二天才出来。出来的时候,她满脸泪水,不知是看见了什么。

    那天,正逢秦瀚霖晚上又说来蹭饭,他一进门,在家里默默坐了一天的张汝蔓便走出门去,直直走上前,伸手抱住了他。

    当时,家里两个小家伙都在院子里,怡包子咬着手指,大眼睛直直盯着两人。徐天胤见了,把女儿抱起来,进屋!明显不想让这两人教坏他的宝贝女儿。此举看得诺包子在一旁大翻白眼爸爸和妈妈抱抱亲亲的时候,他也有看见,怎么不见怕教坏他?臭爸爸!

    这天,秦瀚霖怔了许久,待他眼中涌出狂喜,张汝蔓已笑了笑,放开他,进屋了。两人在屋里不知说了些什么,出来的时候,秦瀚霖神采飞扬,春风得意。

    但他的春风只在头顶吹了一个星期,待张汝蔓去了京城军区报到后,秦瀚霖又来了徐家。

    这天,他是蔫头巴脑地来的,坐进沙发里就沉默了。沉默了许久,忍了又忍,几番心理战之后,他还是把心一横,对着徐天胤开了口。

    他是这样问徐天胤的:“喂,我问你,怎么追女人?”

    夏芍正从带着儿女从后院回来,听见这话,噗地笑了。

    她笑吟吟的目光让秦瀚霖的脸腾一声红了,很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他本以为张汝蔓总算肯接受他了,没想到,她居然只是接受了他的追求!于是这几天,他把追女人的法子都用了出来,结果是被鄙视得体无完肤!

    为什么夏芍和她的妹妹对浪漫的想法都不一样?

    他以前是很鄙视徐天胤不懂追女人的,但现在居然问到他头上,果然是人在江湖混,总有一天要还?

    “快点说!”秦瀚霖少有地没耐性。

    徐天胤的回答是很简洁的,“问他!”

    秦瀚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当看到的是五岁的诺包子时,顿时如遇晴天霹雳靠!这人还在报仇?他不就是说他儿子比他强么?用不着这时候报复他吧?他错了还不行吗?

    “秦叔叔,秦叔叔,问什么?我比臭爸爸懂得多哦。”不懂秦瀚霖要问什么的诺包子眼睛发亮,拍拍小胸脯,保证一定会帮忙。

    秦瀚霖看着自告奋勇的诺包子,苦了脸。

    夏芍垂眸一笑,反正两人的未来比以前光明得多,至于多段时间的好戏可以看,有何不可?

    ……

    婚后的生活对夏芍来说是幸福美满的,她恨不得每天多些时间陪陪家人,可公司自从进军国外市场,发展可谓日新月异。

    这几年,华夏集团与莱帝斯集团和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企业合作,在十三个国家和地区建立拍卖以及地产行业,如今已俨然世界三大拍卖行之一,资产在国际商界都属巨头。

    这一年,是夏芍婚后第七年。诺包子七岁,怡包子刚过了三岁生日。

    这一年,夏芍又迎来了一件重大的事情接任玄门第一百零六代掌门祖师。

    唐宗伯早有将掌门祖师之位传给夏芍的心思,只是这些年,她一直忙着。眼看着她学业完成了,孩子们也渐渐长大,公司的发展也稳定下来,他才决定在这时候将掌门祖师之位传给她。

    继任大礼就在香港老风水堂中举办的。

    这天,许多江湖上的老前辈前来观礼,夏芍的修为已然大乘,她当初救国运之举早已传遍江湖,江湖上诸多人对她此举敬重不已。由于她如今国士的地位,国家对于玄学易理各传承人的政策方面有所放松,玄学隐有复兴之势,各传承门派都对夏芍感激不已。

    这天,已是玄门弟子的徐一诺也出席了继任大礼。这几年,他已懂得许多事,也知道了父母都是掌门祖师亲传弟子的事,只是妈妈在他的眼里永远是最美丽最温柔的人,直到他亲眼看见她接过门派传承的罗盘,那一身与天地融合的气场,才让他明白,妈妈才是家里最不显山漏水的那个高人。

    这天,夏芍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无量子。当年去昆仑山前一别,已有七年,对已大乘的两人来说,岁月未曾在两人脸上留下什么,唯独相见之时两人的笑容里都有与故人相见的感慨。夏芍请无量子晚上去华苑私人会所聚一聚,今晚,国内外不少名流要为她庆贺,她对这类舞会没有太大兴趣,倒是有几个朋友要来,聚一聚也不错。本以为无量子的性情,未必能答应,没想到他倒不拘凡俗之事,很爽快地答应了。

    这天晚上也是徐天胤和夏芍的一对儿女第一次公开露面的日子,不少名流都把家里的孩子带了来,想要跟两位徐家的小公子小公主搞好关系。

    夏芍却没让两个孩子跟随她一同进入舞会大厅,她特意在会所后头的花园里安排了玩乐区,让孩子们去那边自己交际。徐一诺已经七岁,到了上学的年纪,也到了接触一些事的年纪。但她不想让儿女们直接在宾客们面前露面,被众多虚捧逢迎包围,她希望他们去认识世上的一些虚浮,看清不是所有夸赞他们的人都是喜欢他们的人。这是她身为母亲,在他们必须要走上的那条道路上,唯一能为他们做的。

    后花园里,被带去的各家名流的公子千金傻了眼,一群大孩子小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谁都不认识徐家的两个孩子。

    这可怎么办?

    有些公子千金看了看周围后,发现罗家的一对龙凤胎在,听说罗月娥和夏芍关系很不错,经常去京城看望她,她家的两个孩子应该认识徐家兄妹。于是,一些人便殷勤友好地去和罗家的龙凤胎聊天了,罗家的一对龙凤胎已经九岁,在罗月娥的教导下,出落得人精似的,早就习惯了上流舞会的他们,一眼就看出这些人的目的,因此兄妹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当下心有灵犀地达成了共识。

    这个共识便是当徐家兄妹来了的时候,两人谁也没去打招呼,连眼神都看起来很平常。

    但花园里的一群孩子们却愣了。

    起初,只是一两个人愣住,待有人发现时,也不由转头望去,花园里就这么层层叠叠地安静了下来。一群孩子把目光落在远处走来的一对兄妹身上,连呼吸都不由屏住了。

    好漂亮的一对兄妹!

    兄妹两人牵着手,哥哥有七八岁,一身黑色小西装,眉宇锋锐,面容冷峻。妹妹只有三岁左右,白裙子,发丝软软垂在肩头,小脸儿粉雕玉琢般,眉眼弯弯的,玉娃娃般讨人喜欢。

    兄妹两人身后还跟着一只大白鹅,那鹅肥肥呆呆的,远远跟在两人后头。玉娃娃般的小女孩时不时回头看它一眼,她一回头,鹅便往男孩子那边歪一歪,似乎在躲着她。

    两人加一只鹅的组合走到花园里,却一时没人出声。这组合太怪异了,一般这种场合,很少有带家里宠物来的,即便是有,也是世界纯种名贵品种,没见过有把家禽当宠物带来的。

    有的公子千金见罗家兄妹没上前打招呼,便以为这两人不是徐家兄妹,因此脸上立刻露出好笑和鄙夷的神色。但也有人多留了个心眼儿,上前笑着自报家门,并打听新来的两人是谁家的公子千金。

    在场的人里,只有一两人年纪十二三岁,其余的都不过十岁。尤其是几个富家公子哥儿,见徐一诺不像好说话的样子,而徐一怡可爱又年纪小,便都围来她这里,问东问西。几人亮亮的眼神让一旁的徐一诺顿时皱了眉,他和父亲在家里天天斗,没有一天消停,但在妈妈和妹妹的问题上,他们难得有共识。那就是,不是徐家的男人,谁也不准碰妈妈和妹妹!

    见有几个公子哥儿问东问西的时候,还伸手去摸徐一怡的小脸儿,不管这举动是出于喜爱还是出于别的,在身为哥哥的徐一诺眼里,都是轻佻的。于是,他眼一眯,唇一抿,与父亲极为相似的不悦神情一露,伸手毫不客气地拍开那些爪子!

    他这一出手,被拍开的公子哥儿顿时愣了愣,没想到徐一诺出手这么突然,这么不给面子,几个人的脸色便都沉了下来。

    这时候,另有一些没把这对古怪兄妹当回事的人围住了徐一怡,开始询问,“喂,你们带的那是什么宠物?”

    三岁的徐一怡笑着转过小脸儿,好脾气地答:“那是呆头。”

    “呆头?”周围一愣,连噗了好几人,“看着是挺呆的。”

    “喂,你们为什么养只鹅?”

    “也许是最近的流行新趋势?”有人笑答,语气却带着轻嘲,周围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徐一怡小脸儿上的笑容顿了顿,她虽然年纪小,但传承自父母的好天赋让她对周围人的善意恶意天生就敏感。她很直觉地发现,这些人和家人是不一样的。但小小的她并不懂这些人的不友善从何而来,她还是给出了回答,“呆头是爸爸送给妈妈的。”

    他们一家人都很喜欢呆头,这些人不喜欢它吗?

    周围的公子千金顿时愣了,随即又有不少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满是不可思议,“你爸爸送给你妈妈的?”

    他们互相之间看了一眼,都觉得想象不能。他们的爸爸送给妈妈的礼物都是名车名包,哪有送只鹅的?穷得只能送只鹅给女人的男人,他们的孩子是怎么混进华苑里来的?这里可是顶级私人会所,他们中有的人父母想成为这里的会员都很难,今晚是因为要祝贺华夏集团董事长接任老风水堂的掌门才求了请帖进来的。

    “或许,是什么名贵品种?”有人发现这对兄妹穿着和模样气质都不像普通家庭,因此才疑惑地问。

    “谁知道呢,抓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有位千金笑道。

    “我去!”立刻有一个公子哥儿自告奋勇,跑过去便去捉呆头。

    徐一怡转过小小的身子,看着那男孩子向呆头扑过去,而呆头叫着躲开,很不乐意被追赶的样子,她顿时小脸儿上的笑容便没了,“不要欺负呆头。”

    但没有人理她,那去捉呆头的公子哥儿追出去才发现,这只鹅看起来肥肥呆呆的,但其实行动很敏捷,他竟然抓不到!而后头看热闹的人不住地哄笑,嘲讽他连只鹅都抓不到,这让他觉得颜面顿失,脸一沉便恼了起来。他一把搬起旁边水池造景旁的一块石头,便要朝呆头仍过去!

    “不要欺负呆头!”徐一怡瞪大眼睛,年仅三岁的她人生里第一次遇见这么恶劣的人。她不由提高音量,但还是没人理她。

    这个时候,旁边被徐一诺拍到手几名公子哥儿也围住了他,一副干架的架势。

    徐一诺冷笑一声!七岁,对于很多男孩子来说,这是个人见人嫌的年纪,因为大多数时候,他们不是在闯祸,就是在闯祸的路上。徐一诺不屑闯祸,这话换在他身上,要变一变他平时,不是在挑战父亲,就是在挑战父亲的路上。

    所以,打架,他是好手。

    对男孩子们来说,有冲突的时候用拳头来解决是他们童年里常有的事。因此,徐一诺很快和那几个公子哥儿动上了手。

    要去救呆头的徐一怡,回头见哥哥和好几个人打了起来,顿时停住奔向呆头的小身子,回头时小脸儿上已满是焦急,“不要欺负我哥哥!”

    但没有理会她,她年纪太小了,是今晚花园里聚会的公子千金们中年纪最小的。谁也没把三岁的女娃娃放在眼里,小小的女孩子站在人群的中间,听着这边的乒乒乓乓,再听着那边呆头跑来跑去的叫声,缓缓低下头。

    花园里亮堂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她的小脸儿沉在阴影里,灯光却照见她的裙角慢慢无风自动。

    好似自身体里生出的力量,在周身形成一圈小小的气场。一开始,那气场那样小,小到谁都没有发觉,几拳把把人揍翻的徐一诺却忽然转过身来!

    就在他转身的一刻,四面狂风乱舞,天气元气暴动!徐一怡立在那暴动的中央,仰起的小脸儿上满是愤怒、委屈,大声怒喝:“我让你们不要欺负哥哥和呆头!”

    小女孩的声音随风卷在花园上空,震得人脑中嗡地一声,似有金钟在响。

    一众公子千金都呆住,拿石头要砸呆头的公子哥儿被狂风掀翻,一脑袋磕去旁边树上,晕了个七荤八素。旁边的人三三两两被掀去池子里,扑通扑通满池子的救命声,那几个被徐一诺揍翻的人也被卷去一旁花坛,昂贵的礼服破的破,脏的脏,人人头顶树叶乱草,脸上挂彩。

    罗家兄妹早在刚刚看出事情要失控的时候就忙一个去阻止,一个去前头报信。

    前面,当女儿的元气一爆开的时候,夏芍便感觉到了,待她与一众宾客到了后头花园,所有家长都张大了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花园里已一片狼藉,除了罗家兄妹和徐家两个孩子,其余人都狼狈不堪。

    气氛静寂一片,那些看见父母来到的公子千金竟不敢去跟父母告状,所有孩子都趴在地上、扒在水池边、躲在花坛边,惊恐地瞅着花园中间年纪最小的女孩子。

    女孩子抬起小脸儿,脸上还带着愤怒和委屈。可当她看见夏芍的一瞬,小脸儿上的愤怒渐渐平静,委屈却慢慢放大,随后她迈着两条小短腿慢慢朝夏芍走过去,在一片寂静的气氛里,伸出小胳膊抱住了妈妈。

    头顶好像有雷劈下来,被吓住的孩子们顿时露出比之前更惊恐的表情。他们似乎才发现,今晚干了件多么蠢的事,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

    夏芍当众把女儿抱了起来,摸摸她的柔软的发,眼神温柔,语气也温柔,“怎么了?”

    感觉到妈妈的温柔,小怡包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他们欺负哥哥和呆头……他们是坏人……”

    夏芍听着女儿的哭诉和批判,心都在疼,但目光却更加温柔。

    今晚,她就知道他们会遇到这样的不愉快。因为他们是师兄和她的孩子,世上知道他们身份的人,不会对他们露出恶意,他们不会体会到不友善。但到处都是友善的世界是不真实的,或者说是理想的世界。她想让他们多留在这样的世界里,但知道他们总有一天要走出去。所以,她让他们看看这些人最本来的面目,让他们知道除了家人之外,世上还有另一种人。

    只是,这事本是她要给儿子看的,没想到最后爆发的竟会是女儿。

    作为母亲,她一直在为女儿这样的性情而担忧,担心她太过宽和,受父兄的保护太过,日后有一天,当她面对世上的恶意,会不知所措。

    但没想到,她今晚的表现这么令她心暖。

    女儿从小就很少哭,也很少委屈,更别说发脾气。她是个很乖很乖的孩子,那样容易满足。今晚的哭诉,她没有哭自己,而是为了哥哥和喜欢的呆头。在三岁孩子的心里,家人已经是她所重视的存在,是不可逾越的底限。

    夏芍笑着摸摸女儿的头,从此往后,她不再为女儿的性情担忧。

    但很显然,在场的宾客和他们的儿女们是很担忧、非常担忧的。

    他们把徐天胤和夏芍的儿女给得罪了,能不担忧么?

    接下来,宾客们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不住地有人喝斥自己的儿女,也不顾儿女一身狼狈,一个接一个地领过来,对着徐家兄妹当面道歉。

    刚刚一副嘴脸,一转眼便换了一副。徐一诺哼了一声,内心鄙夷,算是把这些人看了个清楚明白。而怡包子则干脆赖在妈妈身上,小脸儿扭去一边,连理都不理这些人她记住今晚了,从今往后,讨厌这些坏人!

    人群里,唯有无量子的目光是亮的。他看着夏芍怀里抱着的孩子,笑道:“她的天赋奇才很适合鬼谷派,介意我收她为徒么?”

    夏芍愣住,转头。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一帮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舞会大厅,为首的男人眉宇间尽是狂傲霸气,胸前玄黑大龙的纹身狂野刺目,手里领着一个小男孩。

    舞会里的宾客们,一看见戚宸便纷纷闭了嘴,气氛安静了下来。

    夏芍转身,笑着看向那小男孩。男孩长得颇像戚宸,才五岁大的模样,眉眼间便已露霸气,跟在他父亲身旁,气场尽显。

    戚宸说话果真是说到做到,当初在夏芍的婚礼上,他说回去便找个女人生儿子,结果真的找了个女人,真的生了个儿子。只是,这些年来,只听说三合会有少主在,却没听说过三合会有女主人。这个孩子的母亲是谁,没有人知道。不少人说,是借腹生子。

    戚宸走过来,一眼便看向夏芍怀里抱着的怡包子,拍一下儿子,道:“你媳妇!去认识认识!”

    五岁的小男孩抬头,怡包子却把小脸儿埋在妈妈怀里,懒得抬头去看这些已经被她认定为坏人的人。

    小男孩盯着怡包子许久,见她不抬头,便对父亲道:“她不看我,一定是长得丑。”

    戚宸低头,对上儿子那双一点也不怕他的眼,顿时气笑了。但他还没开口,徐一诺在旁边笑了。

    他不仅笑了,还挡住了母亲和妹妹,那笑容惹得不少千金眼神发亮,“我妹妹丑?我看是你丑,都不值得让我妹妹看一眼。”

    戚家父子闻言都挑高了眉头,父子俩一个表情,狂傲里带着冷意。徐一诺的表情也冷了下来,那冷峻的眉眼颇似徐天胤。

    七岁的徐家大少对上五岁的三合会少主,气氛里有火光在闪,看起来今晚的架要打第二场。

    众人身后却传来一声笑,“听说有场好戏,我还以为我来晚了,没想到正是时候?”

    那声音让戚宸的脸一寒,三合会的人齐转身,盯住龚沐云一行人。安亲会的人也在看见戚宸的一瞬警戒起来,但双方都没拔枪。这些年,在夏芍的地界上,双方维持表面的和平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了。只是,出了夏芍的地界,一场恶战从来就没少过。

    夏芍见两帮人如此,只是淡然一笑。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两个帮派再深的仇怨,也总有一天能联手,哪怕不是龚沐云和戚宸这一代,也必在未来。

    “人家戚当家都有继承人了,你呢?”夏芍笑着看向龚沐云。

    龚沐云笑了笑,看着向他投来挑衅目光的戚宸,对夏芍笑道:“要不,我也借人生个女儿,日后嫁进徐家?”

    夏芍闻言一笑,对上龚沐云打趣的目光,她知道,他是开玩笑的。无论如何,安亲会也需要继承人。

    “没有合适的。要不然,你帮我留意?你看上的人,或许我能看上。”龚沐云一叹,那声叹似真似假、似岁月匆匆过的惆怅。

    夏芍垂眸,微笑。没有合适的……李卿宇这是这么说的。

    但人生在世,成家立业,这一步,他们迟早要走。但她不会答应帮他们牵红线,因她不想让他们因这条红线是她牵的而走上婚姻的路,与秦瀚霖与张汝蔓一样,她希望身边所有的朋友们都因他们自己的选择而幸福。

    那一天,迟早会来。她只等着看。

    这晚,一场舞会开得宾客们战战兢兢,唯有夏芍是满意的。

    尽管儿女们未必因今晚而开心,但有的时候,不愉快也是一种经历与学习。她相信,他们必会因今晚的不开心,而日后更加珍惜家庭的甜蜜和幸福。

    至于无量子的话,夏芍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她知道,这许才是无量子今晚答应来舞会的原因。

    她也知道,鬼谷派一脉单传,无量子至今未曾收徒,或许不是不想,而是机缘未到。

    只是这机缘,应在自己女儿身上了?女儿才三岁,明年本打算让她拜入师门的。

    此事,还是要看她自己的选择,以及师父和师兄的看法。

    如此,她没有答应,一切皆留待日后,听从机缘和女儿的意愿行事。

    ……

    第二天,带着儿女们返回京城的母子三人,在机场遇到了来接机的徐天胤。

    军区有事,他昨天未能与他们一起去香港。但仅仅一天,他在机场见到她和他们的孩子,目光里便露出浓浓的思念。这些年,他习惯有她,习惯有孩子,甚至习惯了热闹,才一晚不见他们,他就觉得难熬。

    而显然,思念他的只有他心爱的妻子和宝贝女儿。

    徐一诺小朋友站在原地,一看见老爸手里捧着的花就露出一副够了的表情他七岁了!这束花他看了七年!他视觉疲劳,很疲劳!

    但显然,视觉疲劳的人只有他一个。他家的女人都很喜欢那束一成不变的花,母亲是,妹妹也是。

    “爸爸!”怡包子一看见爸爸就跑了过去,身后跟着呆头。呆头在经过的昨晚的事后,突然变得敢接近小女主人了,高兴得怡包子半夜才睡着。那一群坏人的事,她决定不计较了,她只打算回家把这些事告诉爸爸就好了……

    徐天胤抱过女儿,亲了亲她香香的小脸儿。

    夏芍却留在原地,笑看向一脸嫌恶的儿子,“你记着,若有一天,你遇到一个愿意为她一直做同一件事的人,那便是你一生的挚爱。不论有多难,努力争取,不要抱憾终身。”

    徐一诺小朋友愣住,夏芍却牵着他的手走向徐天胤,接过他手里花,顺道摸了摸女儿的头,“你也记着,若有一日,遇见一个愿为你做同一件事的男人,无论他贫穷、富有,此人当可嫁了。”

    两个孩子看向她,夏芍却与徐天胤对视一眼,两人在机场相拥而笑。

    妞儿们,最后一篇番外奉上了,神棍到这里,正式完结了。

    这是最后一篇番外,最后一次的万更,也是最后一次的求月票。

    明天就是月底最后一天,有月票的妞儿们,别浪费了。

    这么多的最后一次,我有点不舍,答应大家的完结感言还没有写。明早我发上来,顺道告知一下回归的时间,这篇文就算正式完结了。

    明早见吧。

    本书由首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番外三 后续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番外三 后续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