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障眼法

    太阳刚刚亮出一丝朦胧,为黄城市周边一圈小山缘上镶嵌了一道金边。

    每一天,沐清雨都在此时准点起床,不急不缓的洗漱完毕,将那如瀑的长发铺散在洒满粉红丁香花瓣的木盆中,轻轻洗净,捏一个法诀,云蒸雾绕,湿漉漉的长发没多久烘干,被柔顺的扎成一个发髻,束在头上,涂抹一层淡淡脂粉,描眉画唇,对镜自顾,再无半点瑕疵,这才开始她的一天的生活。

    黑鸦已经等在门外,沐清雨坐在桌前,随意敲击两下桌面,黑鸦推门而入,看了她一眼,目带敬畏,说道:“主人,叶家叶鸿前来求见。”

    “哦?这叶鸿又来了?哈哈,是不是在咱们那秦供奉那里碰了钉子?”沐清雨莞尔一笑。

    黑鸦点点头,说道:“主人猜的不错,秦供奉张口就要一万灵晶,那叶鸿一下子就毛了,据属下估算,叶家哪怕再家大业大,想要凑齐这一万灵晶,也要伤筋动骨,不变卖几处支柱产业,绝无凑齐可能。”

    “这么说来,叶鸿是找我来兴师问罪了?”沐清雨问道。

    黑鸦直了直腰板,道:“只要他敢,属下和兄弟们不介意手中再添一条亡魂,说句实话,自从来到黄城市,干完那一票大的之后,属下可是一直没有酣畅淋漓的打过一场,手上痒痒的紧。”

    沐清雨招了招手,一只灰背白肚淡黄嘴巴的画眉鸟,从窗台蹦蹦跳跳来到她的手掌之上,张嘴鸣叫,一串音符的般婉转叫声流转而出,活灵活现,足以以假乱真。

    黑鸦怔了怔,暗自谈一句,主人的傀儡符箓之术又有精进,一截朽木在她手中也能变成如此可爱奇巧的傀儡玩物。

    沐清雨逗弄了一阵那画眉鸟,道:“你若是解了痒,那我们的秦大供奉怎么办?他可是也痒痒的很,只不过不是手痒,而是皮痒!”

    黑鸦脑海之中想起那个表面轻佻浮夸,实则城府深刻的年轻同僚,不由略带揶揄的笑了笑,说道:“主人是想让他痛一些,知道玩火过头后果便是容易**,再出手相救?”

    “不是如此,这家伙怎会老老实实听话,不在他上天无路叫地不灵的时候再出手,他又如何会记得本城主的好?”

    “可是……”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

    “属下是说万一啊,万一秦供奉还有底牌,不用主人出手,便能化解这场危机,那我们做的这些,会不会,让他对您越发离心离德,到头来更加难以收服这头野马驹?”

    “哈哈,底牌?他现在不是已经底牌尽出,黔驴技穷了吗?若不是如此,又怎会连夜搬离,逃到那没几个人能找到的犄角旮旯里去呢?”

    沐清雨毫不顾忌形象的大笑,笑声清脆中透着几丝爽朗,像是听到了某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她继续道:“放心吧,先让那小子再滑头上些日子,等到他灰头土脸的时候,自然会记起我。”

    “那位叶鸿怎么办?我随意打发了吗?”

    “你去告诉他,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便可,我保证不会出手。”

    黑鸦一愣,略带深意的笑了笑,转身而出,临行前还不忘将那上等檀木大门闭紧,直后他便再次变回那面无表情,黑袍加身,浑身上下散发阴冷气息的黑鸦。

    叶鸿等在门外,实在心焦,更是恼火,昨天他来时,那小女娃娃还礼节十足,一口一个叶前辈,可今天再来,却是被人挡在了门外。

    他倒是很想闯进去,可经过昨日一番接触之后,那小女娃娃看似无意,实则故意为之的露出一手,将一尊金丝木侍女摆像,随手间雕刻成一只足以乱真的画眉鸟,论精巧程度,论随手间化腐朽为神奇的风采,他叶鸿是拍马都赶之不及的。

    当然,这其中也存在着术业有专攻,他不善于此道,自是不能与在此方面一较长短,但是他那份眼力还是有的,绝对是举重若轻的大家手笔,妙到毫巅。

    以管窥豹,见微知著,那小女娃娃对灵力的操控与把握颇有精妙之处,若是化为大开大阖的战力,恐怕要更胜几分。

    那一幕在叶鸿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所以他再次登门拜访,一切都是按照规矩,不再如昨日般肆无忌惮。

    黑鸦走了出来,与那叶鸿耳语一番,叶鸿面色数次变化,有怒有喜,最终还是拱手一礼,谢过黑鸦,带着幼子叶长年快速离去。

    “爹,那黑鸦说的什么?难道要与秦远一起,对我叶家釜底抽薪吗?”叶长年黑着一张脸问道。

    今天的情况与昨日大不一样,他父亲竟然吃了闭门羹,被人拦在门外,连见都没有见上一面,他不由将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去。

    叶鸿冷笑一声,道:“呵呵,这城主也是诡计多端,小小年纪,一些事情的分寸拿捏很是恰当,姓秦的不卖她的面子,她便要借我们的手敲打一番,既挽回颜面,又不得罪我等,一举两得。”

    叶长年想了一下,说道:“那父亲想要如何?”

    “当然要敲打一番,只是如何敲打,敲打的程度,还是捏在我们手里,哼,他姓秦的小崽子也想跟我玩猫腻?哼,老夫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饭还多,咱们大可以走着瞧!”

    “可是城主府那边?”

    “没什么好可是的,一个小小供奉而已,大不了打杀之后,再去赔个礼道个歉,给足她的城主颜面。一次低头换回我叶家半数家产还有你大哥等人的性命,值得!”

    叶鸿张嘴吐出一口飞剑,两人一起跃上,飞沙走石,迅疾如电,几乎是转瞬之间,便穿越黄城市大半城区,来到秦远住所上空,两人俯首下望,顿时眉头大皱。

    那座黄城市修行界人人清楚知晓的,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巨大宅院,竟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块被铲平的斑驳地面。

    “哼,这小子倒是奸猾,知道我要来找他,竟然先滑脚跑了!”

    叶鸿冷笑说道,倒也不着急动怒,若是那秦远傻乎乎等在家里,那他才是失望,既对秦远失望,又对他那两个儿子失望,败在此等蠢货手中,简直就是耻辱。

    “嗖!”

    飞剑载着两人,继续在高空盘旋,穿云行雾,如同仙人一般。叶长年站在父亲身后,朔风吹拂,地下景物一闪而过,应接不暇,根本看不清何人在行走,更别说是要看清楚那些人的面目了。

    而那比他高出一个境界的叶鸿却是洒脱随意,丝毫不受那如刀般罡风的影响,一双鹰隼般的眸子,将地上所有人物尽收眼底,哪怕是身处屋内房中,也能通过灵力波动,看出有几人,处于什么状态。

    可以说,只要没有特殊秘法隐藏身形,或者处于某种遮蔽阵法之内的修者,基本上都逃不过叶鸿的眼睛。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他们搜遍了泉城的角角落落,并没有找到秦远的身影。

    “哼,那小子还能打个洞藏在地下不成?”叶鸿冷哼一声,并不放弃,他活了一百七十多岁,最不缺少的便是信心。

    差不多在半个小时后, 他们终于在黄城市南部的一片山区之中找到了秦远的身影。

    一处蜿蜒河流与苍翠青山之间,坐落着一处巨大宅院,青砖璧瓦,廊檐飞庭,数千平的院落之中,几名大妖或是对练或是单独演练拳法,而那秦远则是独自一人坐在一张躺椅之上,两名娇俏少女,一左一右,给他捏着肩膀,好不惬意。

    叶长年恨得牙根痒痒,他们着急上火,舌头上差点没起水泡,这家伙竟然在这里过着如此舒坦的日子。

    叶鸿同样老脸阴沉,就是这个小兔崽子将他叶家闹得鸡犬不宁,更是将其从闭关中惊动而出,虽然不是关键时刻,但猝然打断,对其影响还是很大的。

    叶鸿早年征战仙墟,杀伐果决,被这个小子弄得如此灰头土脸,岂能有好脾气。

    他来到秦远院落的正上空,脚下飞剑蓦然震动,嗡鸣响彻天地,同立于飞剑之上的叶长年站立不稳,若非他的修为极其精深牢靠,恐怕现在已经摔下去。

    飞剑嗡鸣之时,伴着刺眼金光,分身化影般,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

    直到最后,一把飞剑分生出三十六条一模一样的飞剑,剑影呼啸,空气之中爆鸣不断,那是超越声速之后带来的音爆声响,而后所有飞剑一起刺向地面,气势磅礴。

    “轰轰轰……”

    三十六把飞剑刺入下方的院落之中,肆意破坏,纵情绞杀,无论是人还是物,片甲不留, 摧枯拉朽,片刻之间,在那巨大的轰鸣声之中,便硝烟弥漫,浓烟滚滚。

    那精美的宅院彻底消失在烟尘之中。

    “呵呵,父亲,稍后留那小子一命,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他说!”叶长年冷冷一笑,与叶鸿一起,大袖飘飘,缓缓落下,如同仙人,只是他脸上那阴沉的神色,却是破坏了他那谪仙神采,倒是更像阴狠魔道。

    他可忘不了昨日之事,哪怕叶家再不对,也轮不到他一个姓秦的小子指手画脚!

    叶长年侧脸看向父亲,却发现他的面上并无任何喜色,反而写满凝重,他沉声说道:“不对,有诈,我们中了这小子的障眼法!”

    PS:第二章遇上了点小麻烦,但总归码完。已经除夕,祝大家节日快乐,阖家团圆,健康如意。好好玩,一年之中像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可不多,莫辜负良辰美景,哈哈,睡觉去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都市最强地师249》,方便以后阅读都市最强地师第二百四十九章 障眼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最强地师249并对都市最强地师第二百四十九章 障眼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都市最强地师249。